下载

2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T386

T386.doc

T386

手机3933412480
2018-09-10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T386doc》,可适用于社会民生领域

‧Tape《披尋記》~‧來二 請證唯願十方無邊無際諸世界中諸佛菩薩第一真聖於現不現一切時處一切有情皆現覺者這是第二科「啟白請證」就是受戒的時候的羯磨文「啟白請證」這一科分三科第一科是「結前」第二科是「正顯」正式顯示「啟白請證」的事情分二科第一科是「禮佛啟請」又分二科第一科是「舉初說」「舉初說」就是第一遍分二科第一科是「啟白」現在是第二科「請證」。「唯願十方無邊無際」前邊是這個傳戒的菩薩向佛報告這件事這下邊第二科是「請證」請佛來證明這件事「唯願十方無邊無際」希望「十方無邊無際」的「諸世界」中的「諸佛菩薩」「第一真聖」這是所請的「於現不現一切時處一切有情皆現覺者」這是說諸佛菩薩是「現覺者」「於現不現」一切有情裡邊有二類一類是「現」、一類是「不現」求受菩薩戒的這位菩薩由於他的內心的誠懇他能夠顯現在十方佛菩薩面前所以叫「現」其他的沒有受菩薩戒這二類叫做「現不現」佛菩薩對於現不現一切時、一切處的一切的有情「皆現覺者」都能現前的覺知道的你受菩薩戒、你不受菩薩戒佛菩薩都是知道的。看《披尋記》:「諸世界中諸佛菩薩至皆現覺者者」這一段文「此中第一所謂諸佛」這個「第一真聖」這個「第一」指什麼說的?就是指「諸佛」說的「於一切有情皆為第一故」在一切有情裡邊不管是一般的凡夫、或者是阿羅漢、辟支佛、或者是菩薩在「一切有情」中佛都是最尊勝的所以叫做「第一」「復有差別繁不更述」這個「第一」這個地方還有不同的稱呼不同的稱呼「繁不更述」太多了這裡就不講了是什麼地方講的呢?「如攝異門分釋」就是本 論有一分叫做「攝異門分」那裡面有解釋是「(陵本八十三卷四頁)」那裡有解釋這就不說了「言真聖者:謂諸菩薩」「第一」是指佛說的「真聖」指誰說的呢?「謂諸菩薩」指菩薩說的但是菩薩有凡夫的菩薩、有聖位的菩薩這個指什麼菩薩說的呢?「簡取已入大地諸菩薩眾」就是簡別這個「簡」實在就是挑揀的意思就是沒有入聖位的菩薩不算數只是已入聖位的數在這裡說的這裡說的菩薩唯取已入大地菩薩這個證入法性的菩薩眾「故作是說」所以這樣叫做「真聖」這個「真聖」就是斷惑證真的人見到法性理的人是「真聖」你沒有見到法性理說是我有什麼禪定那都不是真的。「如是諸佛菩薩由正智見於諸現前或不現前一切時分一切處所所有」的「一切有情皆能現知現見如實無倒」這個諸佛菩薩「皆現覺者」這個怎麼講呢?「如是諸佛菩薩由正智見」諸佛和菩薩都有「正智」、都有正見有「正智見」的力量於諸現前的、或不現前的「一切時分、一切處所」不管什麼時間、也不管什麼地方所有的有情諸佛菩薩「皆能現知現見如實無倒」不會搞錯了的「由是說名於現不現一切時處一切有情皆現覺者」是這樣意思這個「智見」下邊有解釋到下面再說。於此某名受戒菩薩亦為作證這和前面的文連結起來這是「第一真聖於現不現一切時處一切有情皆現覺者於此某名受戒菩薩」對於這在這裡叫某甲菩薩「受戒菩薩亦為作證」也大慈大悲為他作證明這前面是這個傳戒的菩薩為受戒的菩薩作證現在要請諸佛菩薩作證「亦為作證」這是第一遍下邊是第二科「例中後」。  寒二  列中後第二、第三亦如是說還要說第二遍再說第三遍還是這樣子。張一 為佛眷念(分二科)      寒一 舉因如是受戒羯磨畢竟從此無間普於十方無邊無際諸世界中現住諸佛已入大地諸菩薩前法爾相現在下邊是「為佛眷念」第二科這個「為佛眷念」前面第一科是「禮佛啟請」這一科說完了現在是第二科「為佛眷念」就是為佛所關注了這個「眷念」這個「眷」這個字當做「愛」字講為佛所愛念是這樣意思分二科第一科是「舉因」。「如是受戒羯磨畢竟」這個傳戒的菩薩為受戒的菩薩作羯磨圓滿了「畢竟」就是完了「從此無間普於十方無邊無際諸世界中現住諸佛」就從這裡開始沒有時間上的間隔普遍的於十方「無邊」沒有邊際的「諸世界中」現在住持世間的諸佛現在還住在那裡教化眾生的「諸佛」另外還有「已入大地」的諸菩薩前面「法爾相現」就是自然的這個菩薩他就現出來這個身相在諸佛、諸大菩薩面前。由此表示如是菩薩已受菩薩所受淨戒由於他能夠「法爾相現」所以就表示這位菩薩已經納受了一切菩薩所受的清淨戒法就是受戒了這件事做好了。現在看這個下文。看《披尋記》:「從此無間至已受菩薩所受淨戒者」說這一段文《二十唯識論》這是一本書有《三十唯識》、還有《二十唯識論》這一部論上有一句話「展轉增上力二識成決定」這個「展轉增上」這句話說個白話就是我幫助你你也幫助我就是「展轉增上力」現在這裡指什麼說呢?指「二識」說的這兩種識說的這兩種識來決定他內心的轉變的情況所以叫做「二識成決定」下邊有解釋看這個文「由此道理當知能受淨戒菩薩淨心為緣」就是由「展轉增上力二識成決定」由於這個道理「當知」應該知道知道什麼呢?「能受淨戒菩薩淨心為緣」請求傳戒菩薩為他傳授戒法他能夠領受淨戒的這個菩薩這位菩薩他心裡面清淨「二識成決定」這是一個識這個是一個條件「能為增上於諸世界現住諸佛已入大地諸菩薩清淨識中法爾而有如是菩薩受戒相現」由於受戒的菩薩他內心清淨的關係就有一種力量裡面有一種強大的力量叫做「增上」什麼力量呢?「於諸世界」於十方世界現在住世的諸佛又有已入大地的諸菩薩「清淨識中」就由於這個受戒菩薩的清淨心的力量在十方諸佛、及大菩薩的「清淨識中」這兩個識「清淨識中」「法爾而有如是菩薩受戒相現」「法爾」就是自然的自然的「而有如是菩薩」就有這位菩薩在傳戒菩薩這裡受戒的相貌就顯現在十方諸佛和大菩薩的面前就是這叫做「展轉增上力二識成決定」。「如依善瑩清淨鏡面以質為緣」這裡說個譬喻譬如有「善瑩清淨鏡面」這個鏡面上有灰塵你能夠把它「瑩」「瑩」者「磨」也或者「拂拭」把這個鏡面上的塵土把它拂拭去那麼這個鏡面就清淨了鏡面清淨了又怎麼樣呢?「以質為緣」然後你再拿一個「質」有一個體質的東西為條件面向這個清淨的鏡面「即有如是所行影像顯現」那個鏡子裡邊就有這樣的影像活動顯現出來在那清淨的鏡面上現出來一個影像「此中道理當知亦爾」這裡這個受戒的菩薩他能在十方諸佛、諸大菩薩那裡現出來受戒的相貌也是這樣的道理也就是這樣子「此中道理當知亦爾」也是這樣子「是名於佛及菩薩前法爾相現」這句話就是這麼講。這樣子說十方諸佛、菩薩他們的那個心是清淨的而受戒的菩薩心裡面也非常的誠懇所以就在佛菩薩那裡現相了是這樣意思。「又復諸佛菩薩所發正願攝受一切諸有情界皆為眷屬」這邊又說出來一件事這個「諸佛菩薩所發正願」這個「所發正願」沒得聖道之前初發菩提心的時候那麼他也發無上菩提的正願「從今日始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這是外凡的時候到內凡的時候就是有了禪定又修毗婆舍那觀這個時候也會發正願雖然發正願也都是屬於凡夫的境界但是若是得無生法忍以後他也是發願但是那是勝義菩提心了應該這一個時候是最殊勝的所以「諸佛菩薩所發正願攝受一切諸有情界皆為眷屬」他這個「攝受」就是饒益吧!當饒益講饒益「一切諸有情界」這「一切有情界皆為眷屬」都是佛、是菩薩的眷屬他們最關心的境界「若於是處是時有諸有情已發大願受淨戒者」因為佛菩薩有這樣的願也可以這樣說就是發願願為一切眾生做善知識也可以這麼說「若於是處」假設在這個地方在這個時間有多少有情「已發大願」也是發無上菩提心了發無上菩提心而又能夠稟受菩薩淨戒的話「即於是處是時彼諸有情為所現見」那些受菩薩戒的有情為諸佛菩薩「所現見」「由是而說法爾相現」這個意思「由此相現能正表示如是菩薩已受淨戒」這就表示這個菩薩已經受了菩薩淨戒了。爾時十方諸佛菩薩於是菩薩法爾之相生起憶念由憶念故正智見轉由正智見如實覺知某世界中某名菩薩某菩薩所正受菩薩所受淨戒這個時候十方諸佛、十方的諸菩薩「於是菩薩」對於這位受菩薩戒的菩薩這個「法爾」所現「之相」「生起憶念」那麼就是他那無分別智現出來後得智來憶念這位菩薩。「由憶念故正智見轉」由於佛菩薩對於這位受戒的菩薩心裡面憶念他了或者用我們的話說就是想念這位菩薩了想念的時候和我們凡夫的心不同佛菩薩是正智、正見那個正智、正見在憶念這位菩薩。「由正智見如實覺知某世界中某名菩薩某菩薩所正受菩薩所受淨戒」  「由正智見」佛、十方諸佛、十方的菩薩他是由正智、正見「如實」的就是符合事實的就知道了知道什麼呢?說某某世界裡面某名菩薩那個菩薩什麼名字「某菩薩所」在那個傳戒菩薩的地方「正受菩薩所受淨戒」了在十方諸佛、十方諸菩薩的後得智那個地方就是念那個某世界、某菩薩在某菩薩所在那裡受戒了諸佛菩薩有這樣的念這是第一科是「舉因」下邊第二科是「顯果」寒二  顯果一切於此受戒菩薩如子如弟生親善意眷念憐愍由佛菩薩眷念憐愍令是菩薩希求善法倍復增長無有退減十方一切佛對此受戒菩薩「如子」十方諸佛、十方諸菩薩對於這受戒菩薩「如弟」就這樣佛對於這個受戒菩薩如父子的樣子十方諸菩薩對於這個受戒菩薩如兄弟的樣子。「生親善意」這些佛菩薩對於這個菩薩對於這個初受戒的菩薩生親善的憶念。「眷念憐愍」也就是愛念這個菩薩還是憐愍這位菩薩因為他還沒得無生法忍。「由佛菩薩眷念憐愍令是菩薩希求善法」由於十方佛、十方菩薩愛念、憐愍這位菩薩就是「令是菩薩希求善法」十方佛、十方菩薩那個大悲心裡面也會來教導這位菩薩教他能「希求善法」時時的作種種功德。「倍復增長」這功德是愈來愈多功德不嫌多所以「倍復增長」。「無有退減」一直的向前進而不會向後退也不會減少功德的功德一直的增多。看下面的《披尋記》的文:「正智見轉者:聖智聖見名正智見」這個「正智」、「正見」是什麼意思?就是「聖智聖見」是這個意思「此二差別有其多種」這個「智」和「見」它們兩個的含義有很多的差別「有其多種」「如攝事分釋」本論有個攝事分那裡有解釋(陵本八十六卷九頁)那邊說的這個「智」「見」常常會提到這兩個名詞常常提到這兩個名詞就是應該要會解釋才好而這上面說的「如攝事分釋(陵本八十六卷九頁)」那個地方有解釋那個地方解釋的就是無分別智影像你的心去緣念無分別智的影像叫做「智」有分別智影像有分別影像你緣念有分別的影像那叫做「見」在前面在聲聞地也有說到有分別影像、無分別影像無分別影像就是止有分別影像就是觀金剛經上「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於一切法應如是知如是見」也是這樣意思這個攝事分釋這個地方對這個「智見」解釋得很多其中還有一個解釋就是你去觀察過去的事情觀察未來的事情叫做「智」觀察現見的、現在的事情叫做「見」用三世來分別這是「(陵本八十六卷九頁)」的解釋。「今唯取其由假施設世俗理行緣所知境此慧名智」這也是那上解釋的那個地方那個攝事分釋八十六卷九頁那個地方解釋很多現在這裡的說到這個「智見」怎麼解釋呢?「今唯取其」這一段文只是取那裡的攝事分的釋裡頭有一種解釋那上解釋「由假施設世俗理行」這個「世俗理行」就是沒有學習過佛法的那種分別心他沒有學習過佛法他的內心的思想所明白的道理這件事是這樣道理這件事應該怎麼做?那叫做「理行」這個世俗的理行是「假施設」的原來都沒有這件事後來就是安排有這麼一件事譬如說一個人原來沒有名字沒有名字給他安一個名字叫做「假施設」有一個因緣就會安立出來一個名字這就叫做「假施設」「緣所知境」就是以世俗的理行為「所知境」緣這個「所知境」緣這個「所知境」這也就是智慧「此慧名智」就叫做「智」這麼講。「若能取於自相共相此慧名見」那麼這個「見」是怎麼講?這個「見」怎麼講呢?「若能取於自相」若是你能夠觀察它的「自相」和它的「共相」這個「自相」也是講過就是那件事本身不同於其它事情的相貌那就叫做「自相」「共相」呢不是它特有的是共於其它眾生共同有的相貌譬如說是無常、無我一切法都有這個道理是這樣子若說「自相」那麼就是那個受戒的菩薩他所特有的功德說這個菩薩慈悲心重那就是他的「自相」說這個菩薩有悲心但是還是智慧高、智慧強那麼這就是他的「自相」「若能取於自相共相此慧名見」若是觀察這位菩薩的「自相」、「共相」那就是佛菩薩的「見」「正釋此義」就是取攝事分的這個解釋來解釋這一段文這麼解釋「若能取於自相共相此慧名見正釋此義由緣某名菩薩假設有情及彼所受淨戒為所知境故」用那一段文來解釋這裡應該這麼說「由緣某名菩薩假設有情」十方諸佛和菩薩你的相你受戒的時候由於誠懇心的力量你的受戒的相貌顯現在佛菩薩面前佛菩薩的大悲心和他那個智慧去觀察「由緣某名菩薩」由於佛菩薩就觀察這位菩薩「假設有情」這個菩薩有眼、耳、鼻、舌、身、意有色、受、想、行、識那就是個有情不是無情是有情佛菩薩那個大悲心觀察他那麼這樣講那麼這就是「見」了「及彼所受淨戒為所知境故」他在這裡在那個菩薩面前在受戒觀察這件事那就是「見」就是一個「見」、一個「智」這麼解釋。列三 總結當知是名受菩薩戒啟白請證這是第三科是結束這一段文「啟白請證」第一科是「結前」第二「正顯」第三是「總結」前面這一大段文你要知道這就是受菩薩戒「啟白」向十方諸佛「啟白」又向十方諸佛「請證」這一科說完了。昃三 受已所作如是已作受菩薩戒羯磨等事授受菩薩俱起供養普於十方無邊無際諸世界中諸佛菩薩頂禮雙足恭敬而退 這第三科「受已所作」受戒的羯磨分成三科第一科是「受先所作」受戒之前所作的事情第二是「受時所作」受戒的時候作的事情現在是第三科「受已所作」戒受完了以後作什麼事情?是這樣子「如是已作受菩薩戒羯磨等事」前面這一大段文就是這個傳戒菩薩已經做圓滿了受菩薩戒羯磨的這些事情做完了。「授受菩薩俱起供養」傳戒的菩薩和這個受戒的菩薩這兩位菩薩「俱起供養」都站立起來然後供養十方佛菩薩。「普於十方無邊無際」的「諸世界」中的「諸佛菩薩」「頂禮雙足恭敬而退」那麼禮拜就是供養。盈二  得戒勝利 如是菩薩所受律儀戒於餘一切所受律儀戒最勝無上那麼這是第二科「得戒的勝利」就是受戒的殊勝的功德說這件事這是這個「正受淨戒」一共分兩科第一科是「受戒羯磨」這一科完了現在第二科「得戒的勝利」如是菩薩所受的律儀戒「於餘一切所受律儀戒」就是對於其他的佛教徒所受的律儀戒「最勝無上」這個菩薩戒這個菩薩所受的律儀戒是最殊勝、最高尚的。無量無邊大功德藏之所隨逐第一最上善心意樂之所發起普能對治於一切有情一切種惡行你能受了菩薩戒你就有很多、很多的大功德藏常「隨逐」你。「第一最上善心意樂之所發起」你這個受這個戒是「第一最上」的沒有再比你更好的了這樣的「善心意樂」「所發起」的這個菩薩戒、這個律儀戒是這樣的心願所發動的。「普能對治於一切有情一切種惡行」受了這種戒就是普遍的能夠消除「一切有情」「一切種」罪過事情通通能消除這是滅惡這是三句話要說四句話也可以「於餘一切所受律儀戒最勝無上」這是一句「無量無邊大功德藏之所隨逐」這是第二句「第一最上善心意樂之所發起」這是第三句「普能對治於一切有情一切種惡行」這是第四句。看這個《披尋記》:「如是菩薩所受律儀戒至一切種惡行者:除諸菩薩所受所餘」菩薩所受的律儀戒把它開除去「除諸菩薩所受」的菩薩開除去剩下來的就是「七眾別解脫戒」「七眾」比丘、比丘尼、式叉摩那、沙彌、沙彌尼、還有優婆塞、優婆夷這是「七眾別解脫戒名餘一切所受律儀戒」誰是「餘一切所受律儀戒」呢?就是「七眾」「此菩薩戒於彼一切最為殊勝」這個菩薩所受的這個戒對於那些所受的律儀戒對比起來菩薩戒是最殊勝的「故名」叫做「最勝」「除此更無若過若增」除了菩薩戒之外那別的戒更沒有說是能超過菩薩戒比菩薩戒的功德更多的沒有這回事情了「是名無上」這樣講這個「無上」就是這樣意思「第一最上」在前面說是「於餘一切所受律儀戒最勝無上」就是這個「無上」就是這個道理「除此更無若過若增是名無上」。「何以故?」什麼理由這樣子讚歎菩薩戒呢?下面說「無量無邊大功德藏所隨逐故第一最上善心意樂所發起故普能對治於一切有情一切種惡行故」就是這三個理由下面再加以解釋。「初謂能獲大果勝利」第一句就是說受了菩薩戒的這位菩薩他能夠獲得「大果勝利」「大果」最大的果那就是無上菩提他又能夠普度眾生這是比丘戒等七眾律儀所不能及的事情那七眾的律儀戒最多得阿羅漢道這個菩薩戒是得無上菩提的所以這是最殊勝的。「次謂已發無上菩提大願」第二句這個第二句「第一最上善心意樂之所發起」就是這一句這一句是「已發無上菩提」「第一最上善心意樂所發起故」所以它的功德大就是他有無上菩提心還有大悲心饒益一切眾生還有無所得的智慧所以這是特別殊勝的是「最上善心意樂所發起故」。「普能對治於一切有情一切種惡行」這是第三句這個「大果勝利次謂已發無上菩提大願如是大願是初正願」這裡說這個「大願」就是初發菩提心所發的這個願就是「從今日始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就是這個「正願」這個「正願」就是通願一切菩薩所共有的若說是阿彌陀佛發四十八願那就是別願了藥師佛發十二大願那就是別願這是不同的現在所說「正願」就是那個通願「如是大願是初正願善能攝受其餘正願」這個「正願」的殊勝的地方它還能夠「攝受」能成就其它的正願就是其它那些別願也由這裡所成就的「由此因緣許為最勝」所以由這個理由所以這個律儀戒是「最勝」最殊勝菩薩戒的律儀戒是最殊勝「特為第一建立在於最上法中」所以這個「建立在於最上」的法裡邊那就是這無上菩提是「最上法」而他這個菩薩律儀戒也是「最上法」「是故說言第一最上如功德品說(陵本四十六卷十三頁)」說的。「後謂能修最勝正行能利自他利益安樂無量眾生哀愍世間諸天人等令得義利利益安樂故」受了這樣殊勝的戒法之後他能夠修最勝的正行就是六波羅蜜了修這六波羅蜜的最殊勝的正行就是能利益自己去得無上菩提「能利自」也能夠「他利益安樂無量」的「眾生哀愍世間諸天人等」這位菩薩對於「世間諸天人」他都有哀愍心的「令得義利」施品裡面有解釋這個「義利」令一切眾生得到「義」、得到「利」我們結齋的時候我在南院說過照理說各位也應該聽見就是結齋的時候「所謂布施者必獲其義利」應該這麼念不要說「必獲其利益」不要那麼念就照這個念「必獲其義利」「利益安樂故」能利益安樂一切眾生故這個「利益安樂」也是有事情的。一切別解脫律儀於此菩薩律儀戒百分不及一這底下繼續讚歎菩薩戒的這律儀戒的殊勝一切別解脫的律儀就是七眾的別解脫律儀「於此菩薩律儀戒」於這個發無上菩提心的這個菩薩的律儀戒「百分不及一」別解脫戒算一分增加到一百分也不及菩薩戒的一分的功德大這個意思這就是表示一個大小乘的不同七眾的律儀戒就是有出離心就是你自己努力的用功修行將來得無餘涅槃就好了!就是到此為止菩薩發無上菩提心受了菩薩戒他是廣度眾生的廣度眾生菩薩自己要得無上菩提也以三乘道法普度眾生令無量眾生得到義利得到利益安樂所以這是非常殊勝的事情這是不同的境界「百分不及一」。千分不及一數分不及一計分不及一算分不及一喻分不及一「千分」也還是「不及一數分不及一」這個「數分不及一」就是前面這個「百分不及一千分不及一」這就是按數來說不管你怎麼說你也不如菩薩律儀戒的一分。下邊是「計分」也「不及一」「算分」也「不及一」「喻分」也「不及一」這是「數」勝在數上來說菩薩戒的功德殊勝七眾的律儀戒所不能及的這個「計分不及一算分不及一」怎麼講呢?它的意思就是「力」「力分」「力量」的「力」就是計算它的力量這個律儀戒的力量和菩薩戒的力量對比的話它也沒有菩薩戒的力量大有大勢力是這樣意思它譬喻就像人有身體健康的人和身體不健康的人來對比那麼身體健康的人他的力量大是這樣意思「喻分不及一」「喻分」就是譬喻彼此來對比七眾的律儀戒和菩薩的律儀戒互相對比叫做不相似分彼此不相似叫不相似分這個不相似什麼意思呢?就像這個富貴的人和貧賤的人來相譬喻、相對比這是不能比的是這個意思。鄔波尼殺曇分亦不及一「鄔波尼殺曇」中國話翻做「因」「因果」的「因」因分因分不及一是什麼意思呢?就是因果的意思你稟受七眾的律儀戒的因果和受菩薩戒的因果來對比那也是不能比的所以叫「鄔波尼殺曇分亦不及一」這樣子把它分成四個部份數勝在數字上來對比菩薩戒殊勝計分、算分是力勝它們的力量菩薩戒是殊勝的「喻分不及一」就是不相似分也是殊勝的「鄔波尼殺曇分」就是因分在因果上說也不如菩薩。攝受一切大功德故什麼原因一切的別解脫律儀不如菩薩的律儀戒的殊勝呢?因為菩薩能攝受一切大功德藏故殊勝就在這裡因為菩薩發了無上菩提心受了菩薩戒他不斷的修學種種的功德不間斷的做種種的功德這個功德是太多了所以其它的律儀戒所不能及。月二 勤修學處 (分二科)   盈一思惟所作又此菩薩安住如是菩薩淨戒先自數數專諦思惟這是第二科「勤修學處」前邊第一科是「正受淨戒」這一大科說完了現在第二科「勤修學處」「又此菩薩安住如是菩薩淨戒」這一科分二科第一科「思惟所作」又這位菩薩他受了戒以後他能安住在菩薩淨戒裡邊不違犯不違犯這個菩薩淨戒這個時候他內心裡面常有這樣的思惟「先自數數專諦思惟」一開始他就一次又一次的叫「數數」「專諦思惟」就是專心的、心不散亂的、認真的思惟這件事思惟什麼呢?此是菩薩正所應作此非菩薩正所應作他就思惟這件事是菩薩應該做的事情「此非菩薩正所應作」這件事菩薩不應該做就是這樣子思惟。既思惟已然後為成正所作業 當勤修學既然這樣子觀察了以後他就為了成就應該做的事情「當勤修學」他就努力的去做這件事也不斷的在學習的這個什麼是「正所應作」?什麼不是「正所應作」?這件事可是應該注意的。看這個《披尋記》上有解釋:「此是菩薩正所應作此非菩薩正所應作者」這底下這一段文下邊解釋「以要言之」這個道理太廣博了我們就是簡要的來說明這個道理「於律儀戒若能安住其心是所應作」菩薩他在觀察的時候他在律儀戒就是菩薩他受了律儀戒也就是五戒、八戒、乃至比丘、比丘尼戒這就是菩薩的律儀戒你若發菩提心、受菩薩戒這個就是律儀戒「若能安住其心是所應作」你若是觀察這個律儀戒你心安住這裡不違犯這就是應該做的事情「與此相違非所應作」與律儀戒相違的事情那就是不應該做了就是不應該做的事情。那個與律儀戒相違的事情就是犯戒的事情犯戒的事情是不可以做的這就是這個意思。「於攝善法戒若能成熟自佛法是所應作」前面是約律儀戒來分別什麼是應作?什麼是不應作?下邊這個「於攝善法戒」來觀察菩薩於攝善法戒攝善法戒前面就是六波羅蜜乃至修止觀這些事情「於攝善法戒若能成熟自佛法」你這樣子做這些功德的事情它的堪能性能成熟你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的「是所應作」這是你應該做的事情「與此相違」的「非所應作」。「於饒益有情戒若能成熟他有情」就是教化他有情成熟聖道那也就是「是所應作」「與此相違」呢就「非所應作」指這一件事。「又於是中當正觀察六處攝行」這底下是第二段來解釋這個「所應作」、「非所應作」的事情「又於是中當正觀察」你要好好的去觀察這件事觀察什麼呢?「六處攝行」六處所說的事情什麼是叫做「六處」呢?「所謂自他財衰財盛法衰法盛」就是這六樣一個是自己、一個是他人這是兩種還有「財衰財盛法衰法盛」這是四樣加起來就是六樣「於六處中除自法衰所餘一切是所應作」他就簡單的這樣解釋這六個境界六個地方除了自法衰「所餘」剩餘的都是應該做的那麼這個「法衰」是不應該做的事情「即此所餘非所應作」應該做的事以外就是「所餘」所餘的事是不應該做的「如決擇分說」這裡這六樣「自他財衰財盛法衰法盛」在決擇分有說「(陵七十五本卷二頁)」。什麼叫做「財衰」?財衰應該是容易明白就是我們的生活所需衣、食、住這些事情這些事情「衰」就是你得不到衣服、飲食、臥具、醫藥這些財你得不到得到了又敗壞了這叫做「財衰」這個「財盛」就是得到很多那就叫做「盛」「法衰法盛」是什麼呢?「法」就是佛陀所開示的這一切的法語這些佛法三藏、十二部、經、論戒、定、慧這都是「法」當然我們學習這些佛法就是聞、思、修這樣子去學習「衰」這個字「法衰」什麼意思?就是你不能夠聞、思、修不歡喜學習佛法也是不歡喜專精思惟也不能夠成就修所成慧這些事情都不能辦那麼就叫做「法衰」如果你能夠在佛法中努力的聞、思、修那麼就叫做「法盛」「法盛」那麼這兩件事財也應該是有法也是應該有但是說是我要努力的去搞這個財叫它豐富在「法」衰了這是菩薩所不應該做的菩薩不應該做這一件事若說是自己我幫助別人得財叫別人財很多可是因為財多就是傷害了法的學習菩薩不應該做菩隡不應該做若是說是我自己本身財衰了但是能夠引導其他人得到法那還是可以就是若是自己也應該努力的學習佛法應該勸導他人努力的學習佛法這是菩薩所應該做如果是只是去搞財這是不對的其中一句話剛才我說過如果是勸別人去搞財這件事而傷害了法的學習菩薩不應該做這個事情還有點事在這個決擇分裡面說一大段的那麼現在這裡《披尋記》的作者引這一段文來解釋這個「此是菩薩正所應作此非菩薩正所應作」來解釋這一段文這是「思惟所作」下面第二科「聽聞經論」。盈二 聽聞經論又應專勵聽聞菩薩素怛纜藏及以解釋即此菩薩素怛纜藏摩怛理迦隨其所聞當勤修學這個菩薩這樣思惟了以後那麼就採取行動了採取行動就是要法要盛在佛法這方面要興盛要努力的學習「又應專勵」菩發又應該專心的努力「聽聞菩薩素怛纜藏」去學習菩薩這就表示這個大乘佛法的修多羅藏「及以解釋」以及對於大乘佛法的註解說這一部份是解釋大乘佛法的那你也應該學習這個意思什麼是素怛纜藏的解釋呢?「即此菩薩素怛纜藏摩怛理迦」也就是菩薩的「素怛纜藏」就是大乘的經藏「摩怛理迦」這個就是解釋。「隨其所聞當勤修學」隨你自己所學習的佛法所聽聞的佛法你有聞所成慧有思所成慧然後你要努力的去修學去修止觀的這樣子這就叫做「聽聞經論」。看這個《披尋記》:「又應專勵聽聞菩薩素怛纜藏等者:大乘相應契經此名菩薩素怛纜藏」和大乘佛法相應的那就是發無上菩提心行菩薩道能夠得無上菩提的自利利他齊成佛道的這一部份的佛法就是「菩薩素怛纜藏」「即十二分教中方廣一分」就是十二分教長行、重頌、共授記那個十二分教裡邊方廣的那一部份那麼就是菩薩素怛纜藏這個「方廣」是什麼呢?就是在這個經裡邊宣說菩薩道得無上菩提的這就是「方廣」「解釋」這個解釋素怛纜藏「及以解釋」這個「解釋」什麼意思?「謂即摩怛理迦」「摩怛理迦」就是這個說的這個「由能決擇如來所說菩薩素怛纜藏是故說名菩薩素怛纜藏」這個「摩怛理迦」翻做「本母」根本的「本」母親的「母」就是它能引發你的智慧它是根本以它為本能夠使令你開發大智慧所以叫做「本母」那這個是什麼意思呢?看這個文的解釋「解釋謂即摩怛理迦由能決擇如來所說菩薩素怛纜藏」這個「決擇」由於這個「摩怛理迦」它能夠決擇、決斷、思惟、分析、解釋佛陀所說的素怛纜藏佛陀所說的這個經裡面的深義它能夠詳細的、反復的去解釋「是故說名菩薩素怛纜藏摩怛理迦。譬如無本母字義不明了」譬如沒有「本母」這個字這些文字的解釋你這個裡邊的道理就不是那麼明白它也是說了說了但是沒有加上「本母」的解釋你就不容易明白「如是本母所不攝經其義隱昧義不明了」所以道理就是這樣子說這一部經沒有本母「其義」那部經裡面的道理就是隱藏在裡邊你不容易明白「與此相違義即明了」與這個相違就是有摩怛理迦這個經「是故說名摩怛理迦」「摩怛理迦」就是佛說的經的註解就是這個意思但是這件事這部經裡邊說了這個道理而佛陀自己把這個道理詳細的發揮了那就叫「摩怛理迦」有的是佛的弟子他有大智慧把佛所講的道理提綱挈領的把它詳細的解釋了那就叫「摩怛理迦」這是這一段是「聽聞經論」「勤修學處」和這個「聽聞經論」這個菩薩受了菩薩戒的時候要學習經論這樣意思。日二 簡不應 (分二科)   月一 不應從受 (分三科)    盈一 簡非同法又諸菩薩不從一切唯聰慧者求受菩薩所受淨戒前邊「明所應」這個「廣辨授受」分二科一個「從他受」又分四科第一科「辨授受相」這個傳戒、受戒的這個情況情況分二科第一科是「明所應」你應該從這個大德這裡受戒現在是第二科明不應該你不應該到他那裡受菩薩戒說這件事那天有位同學問這個問題這裡正好解釋這個問題了分二科第一科是「不應從受」分三科第一科「簡非同法」「又諸菩薩不從一切唯聰慧者」發了無上菩提心你想要受菩薩戒你到那去受菩薩戒呢?「不從一切唯聰慧者」你不應該隨順那個那麼多的人只是有點聰明而已不應到他那裡去受戒「不從一切唯聰慧者求受菩薩所受淨戒」不應該這樣做說那個人聰明就給他受戒這是不對的。看這個《披尋記》:「不從一切唯聰慧者者:此中一切謂諸世間外道異生」這裡說是「唯聰慧者」是指誰說的?就是世間上的外道佛法以外的這些人「異生」就是各式各樣的煩惱造各式各樣的業然後得各式各樣的果報就是這一切的生死凡夫不應該到他那裡去受戒為什麼呢?「未聞聖教無引發慧」這個諸世間的外道和異生他們沒有學習聖教沒有學習佛法「無引發慧」沒有從聖教裡邊引發出來的正知正見他沒有這個智慧「唯自成就俱生慧故」說這個人他只是成就了這個俱生的智慧就是與生俱來的智慧與生俱來的智慧就是前生所成就的智慧帶到今生來今生還沒有經過學習他就有這個智慧那麼叫做「俱生慧」說這個「唯聰慧者」的人他只是有這個智慧沒有從佛法裡面的學習得到智慧「由是說名唯聰慧者」那麼這樣子說這個人當然都不是佛教徒怎麼能從他受戒呢?這是一個這個「簡非同法」就是他不是我們同一思想的人這樣說。下面第二科「簡無淨信」。盈二 簡無淨信無淨信者不應從受謂於如是所受淨戒初無信解不能趣入不善思惟說這個人他對佛法沒有信心也不應該從受這是「標」下面解釋。「謂於如是所受淨戒初無信解不能趣入不善思惟」就是說這個人「謂於如是」這樣的所受的淨戒這個佛所說的這個菩薩戒也就是菩薩所受的淨戒「初無信解」這個人他沒有信解心他也可能夠、能講解佛法也可能是做老師的也可能非常有學問的人但是他對佛法沒有信心沒有信解心「不能趣入」他沒有信解心他就不高興這個嘛!他也不會受菩薩戒了「不能趣入」也就是不受菩薩戒了「不善思惟」他心裡面沒有佛法那也就不會有好的思想。看這個《披尋記》的解釋:「無淨信者至不善思惟者:謂於如是所受淨戒雖已聽聞無決定信」雖然他曾經學習過但是他沒有「決定信」決定相信這個心裡面還有疑惑「無決定」就是猶豫那就不是信了「名無信解」就是「雖已聽聞」他也是會明白這個菩薩戒的但是沒有信心是無信的解無信的解也就是沒有信也等於是沒有解了「於彼功德亦不愛樂」對於菩薩戒所成就的大功德藏無量無邊的功德他不歡喜因為他沒有信心「名」叫做「不趣入」這個是他不愛樂這個功德叫做「不趣入」我剛才解釋說他不受菩薩戒叫「不趣入」「於所應作及不應作未能了知是名不善思惟」說這個人他對於所應做的事情、不應該做的事情他不知道「是名不善思惟如是等相總名」叫做無淨信無淨信是這個意思。那就不應該從這種人去受菩薩戒。這下邊第三科一共是分三科現在第三科「簡非菩薩」分六科第一科是「無施種姓相者」。盈三 簡非菩薩 (分六科)   昃一 無施種姓相者有慳貪者慳貪蔽者有大欲者無喜足者不應從受就是這種人你不要從他受戒。看這個《披尋記》的解釋:「有慳貪者至不應從受者:此顯無施波羅蜜多種姓相」這個「種姓」前面這個聲聞地解釋過「種姓」也是「因」的意思「因果」的「因」的意思這個施波羅蜜的種姓說個白話就是歡喜布施他歡喜布施那就是施波羅蜜的種姓說這個人他不歡喜布施「若於自身現有財法不能施與」說這個人他本身有財他有法但是他不肯布施「不能施與正來求者」說正好這個時候有人來向他求財或者求法他不肯布施「是名為慳」。「若於利養恭敬稱譽起希求心」說這個人他還要祈求利養希望人家恭敬他希望人家讚歎他「是名為貪」這個叫做「貪」。「性與如是慳貪相應」他的心和這樣的慳和這樣的貪「相應」就是和合「是故說名有慳貪者。如此慳貪數數現行覆蔽其心」這樣的慳、這樣的貪這兩種煩惱一次又一次的出來活動這個心是這樣「覆蔽其心」就把他的心障礙住使令他的心不清淨是名叫做「慳貪蔽者。方便顯己有勝功德」說這個眾生他有這種智慧他有這種方便的智慧表示自己有殊勝的功德「矯詐構集寂靜威儀」他是故意的「矯詐」就是欺騙人內心的是欺騙人「構集寂靜威儀」就是示現出來寂靜的威儀好像他有禪定的功夫似的「由是令他謂其有德」他用這樣的威儀欺騙人別的人就認為他是有德有功德你有功德了「當有所施當有所作」他就會布施他給他作什麼什麼事情「是名有大欲者」世間上有智慧的人是少數的笨人是多的。你看那個《舍利弗尊者傳》《舍利弗尊者傳》可以看的那就是說到這件事舍利弗尊者是聽馬勝比丘說一個頌就得須陀洹果了然後回到了住處就把這個頌念給目犍連尊者聽目犍連尊者也得初果得了初果以後兩個人就到他的大老師那去外道的大老師那裡去說現在有佛出現世間有大智慧我們希望老師也一同去學習佛法他的老師說你們兩個到那去學佛法有大智慧的人去跟佛學習佛法世間上的愚人還是很多的我還在這裡來欺騙這個愚人吧!是這樣說我想這個人他的大老師這種思想是不對的但是這個世界上是有智慧的人是不多的這個笨人是很多的這就是這樣這個人他也是有這個思想「矯詐構集寂靜威儀由是令他謂其有德」他現出一點神通來令你認為他有道德「當有所施當有所作是名有大欲者」。「或自現前雖無匱乏而更於彼信己長者」「或自現前」或者這個人他現在「雖無匱乏」雖然沒有什麼缺少不缺少衣、食、住所有的生活所需並不缺少「而更於彼信己」的「長者居士婆羅門」那個地方「非法追求眾多」的「上妙」的「衣服臥具等事是名無喜足者」這句話這麼講。  昃二 無戒種姓相者毀淨戒者於諸學處無恭敬者這是第二科沒有戒的種姓相者就是不歡喜受戒、安住淨戒「毀淨戒者」就是破壞了自己的清淨戒體「於諸學處無恭敬者」對於佛所制定的這些戒法他沒有恭敬心。於戒律儀有慢緩者不應從受所受的戒法他很緩慢不認為這是什麼重要的事情有這種思想的人「不應從受」你不應到這種人那裡去受戒我現在心裡面有一句話要說不然一會可能忘了這個文上面這個文是來簡別不應該從這種人去受戒他沒有說一定是跟出家人受戒這上沒有這句話說一定是給比丘那受戒沒有這話他只是說就是這個人要有這種功德你就可以受戒這個人沒有這個功德就不要跟他受戒看這個文上這可見這個彌勒菩薩說法他不重視表面就是你本身要有這種功德你有這種德行你是出家人也好、你是在家人也好都可以在他那受戒這個文就是這個意思說是他不是出家人但是他有這種功德你可以跟他受戒。看這個《披尋記》:「毀淨戒者至不應從受者:此顯無戒波羅蜜多」的「種姓」的相貌「身語意業極多暴惡」這身業、語業、意業這三業裡邊很多的暴惡的事情這個「暴」就是「惡」就是一點沒有慈悲心「於諸有情極多損惱」這個什麼叫做「暴惡」?就是對於他人有很多的損惱傷害他人來殘害他人、惱亂人是名叫做「毀淨戒者」「於諸菩薩素怛纜藏摩怛理迦不生愛重而勤聽聞」對於佛法沒有歡喜心不願意聽聞佛法「是名於諸學處無恭敬者」這個「學處」是指「素怛纜藏摩怛理迦」「摩怛理迦」也通於律也是通於律的「性無羞恥惡作羸劣」他的內心裡邊沒有羞恥做了很多罪過的事情沒有羞恥心「惡作羸劣」「惡作」就是後悔你若做了惡事的時候心裡面後悔叫做「惡作」說這個人他沒有羞恥心他那個悔恨的心很羸劣、很羸弱的很少的就是這樣「作惡業已不能速悔」做了很多罪過的事情他不能很快的、趕快懺悔「是名於戒律儀有慢緩者」這麼講。下面第三科「無忍種姓相者」。昃三 無忍種姓相者有忿恨者多不忍者於他違犯不堪耐者不應從受這個人他的心有「忿恨」心「多不忍者」多數是不能容忍的怎麼講呢?「於他違犯不堪耐者」別的人對他多少有一點觸到、碰到他的時候他就忍不住他不能忍耐說這種人你「不應從受」菩薩淨戒。看這個《披尋記》:「有忿恨者至不應從受者:此顯無忍波羅蜜多」的「種姓相」「若於他所遭不饒益」若是這個人在另外的地方遇見一些對他不利益的事情「憤發懷恨」憤怒就發出來心裡面懷恨不捨「是名有忿恨者他罵報罵他瞋報瞋」別人若罵他他馬上回報也罵回去這是口業語業「他瞋報瞋」這是意業別人若是心裡面憤怒了他也就是這樣毀呰也是憤怒「他打報打」這是身業別人若是打他他馬上也要回也是要打回去「他弄報弄」別人要是戲弄他一下子那他立刻也要報復的「是名多不忍者若他侵犯而來悔謝」若是別人侵犯他的時候然後向他「悔謝」向他懺悔、向他道歉「欲損惱彼不受其謝」而這個人藉這個機會要來損惱那個人不接受他的懺悔「是名於他違犯不堪耐者」下面是第四科「無精進種姓相者」昃四 無精進種姓相者有懶惰者有懈怠者多分耽著日夜睡樂倚樂臥樂好合徒侶樂喜談者不應從受有懶惰的人、有懈怠的人「懈怠者多分耽著日夜睡樂」夜間睡覺還是情有可原白天也睡覺睡覺感覺到快樂「倚樂臥樂」靠在那裡也感覺好、臥在那裡也感覺快樂「好合徒侶樂喜談者」歡喜談閒話這種人「不應從受」。看這個《披尋記》:「有懶惰者至不應從受者:此顯無精進波羅蜜多種姓」的相貌「性不翹勤」說這個人的性格「不翹勤」「翹」者啟發的意思下面「不具起發」就是解釋那個「不翹勤」他心裡面沒有能發動自己做種種功德沒有這回事他不能這樣做是名叫做有懶惰的人「於諸所作懈廢退屈」對於做這些功德的事情做做就停下來了不做了就停下來就退回來「不能勇決樂為思令究竟」他沒有這種勇猛心有決斷的意志力他不能我一定要把這件事我歡歡喜喜的做這一件事「不能勇決樂為思令究竟」他不能夠我做了這件功德事情決定把這件事做圓滿他不能他不這樣做「是名有懈怠者」這個「懈怠」是這麼講「不能夙興晚寐」他不能早早的起來晚晚的睡覺他不能「日夜執取睡眠為樂」白天夜間都是執著睡眠感覺快樂「脅臥」或者左脅還是右脅而臥「為樂」「偃臥為樂」「偃」是「仰」面向上仰臥為樂「是名耽著日夜睡樂倚樂臥樂」「樂著諠雜談說世事」就是歡喜大家說話大聲說話「諠雜」就是談說世間的事情「是名好合徒侶樂喜談者」這是第四科。下面是第五科沒有靜慮種姓相者。昃五 無靜慮種姓相者心散亂者下至不能犛牛乳頃善心一緣住修習者不應從受說是這個人也是個也可能受了菩薩戒、受了比丘尼戒但是他心裡面「散亂」「下至不能犛牛乳頃善心一緣」不要說那高的境界不說向下說就是像那個取牛奶那麼大的時間內把心好好的安住「一緣」一個所緣境都不能「犛牛乳頃善心一緣住修習者」「善心一緣」當然是譬如說我想要得聖道你有這樣的意願那麼就叫做「善心」「一緣」就是一個所緣境你要選擇一個所緣境你心安住在那所緣境裡這樣修習他不能不能夠這麼少的時間都不能靜坐「不應從受」。下邊《披尋記》:「心散亂者至不應從受者:此顯無靜慮波羅蜜多」的相貌種姓的相貌「於法於義不能住心審諦思惟」說這個出家人他對於「法」就是這經律論這語言文字的叫做「法」「義」就是「法」語言文字裡邊所詮顯的道理「不能住心審諦思惟」他不能把心安住下來就是奢摩他的止「審諦思惟」就是毗婆舍那的觀這個就是隨順的止、隨順的觀「是名」叫做「心散亂者不能最初繫縛其心喻如犛牛乳頃」「不能最初繫縛其心」就是開始靜坐叫做「最初」他不能一開始靜坐把這個心抓住它叫它不要亂、不要跑「喻如犛牛乳」那麼大的時間「令住於內不外散亂」使令心安住在內裡邊的所緣境不要跑到外邊的色、聲、香、味、觸上散亂「是名」叫做「下至不能犛牛乳頃善心一緣住修習者此中善心唯說於定」這個《披尋記》作者這麼講「善心」就是「唯說於定」「心一境性名心一緣」「心一境性」就是心安住在一個所緣境上叫心住一緣「修習心住總有九種」修習心叫它不要亂動一共有九個次第「今說不能修習最初內住」「內住」不能修其它的等住下邊有八個住那都不能修了「置下至言」所以叫做「下至不能」這個「下至」是這麼意思。昃六 無慧種姓相者有闇昧者愚痴類者極劣心者誹謗菩薩素怛纜藏摩怛理迦者不應從受「有闇昧者」還有個「愚痴類者」還有「極劣心者」還有「誹謗菩薩素怛纜藏摩怛理迦者不能從受」他是佛教徒但是他有這種思想你不要從他受菩薩戒。看這個《披尋記》:「有闇昧者至不應從受者:此顯無慧波羅蜜多種姓」的相貌「謂於實事不正了知是名有闇昧者」「謂於實事」什麼叫做「實事」?就因緣所生法就是叫做「實事」因緣所生做善有善報做惡有惡報有世間的因果、有出世間的因果這些「實事不正了知」他不知道不知道這一件事是名叫做「闇昧者」「於不實事妄生增益是名愚痴類者」於不真實的事情他錯誤的認為是真實的那麼叫做「是名愚痴類者」不實是什麼事呢?就是名言安立的一切法都是不真實的而但是執著是真實的這叫做「愚痴」「由是不能於能引義利法聚」這個「法聚」「能引義利」譬如說是這個四念處這個法聚這個法門你要修學就能斷惑證真就是「能引義利」譬如說是五戒、十善這善法你要修學也能得到功德「由是不能」因為他愚痴因為是有闇昧、愚痴的關係「不能於能引義利」的「法聚」「能引非義利」的「法聚」就是這些十惡法殺生、偷盜這些罪過的事情能令你得到罪過這些事情「能引非義利非非義利」你做這件事也沒有功德、也沒有罪過做這種事情「有力思擇」把那個「不能」貫下來不能夠有力量去思惟這個是有功德的這個是有罪過的這個是也沒有功德、沒有罪過應該觀察思惟但是他不能他沒有這個力量「若俱生慧不能悟入一切明處境界是名極劣心者」「俱生慧」生來就有這種智慧還沒有學習不是學習來的這種智慧「不能悟入一切明處」「明處」就是般若波羅蜜般若波羅蜜的境界他不能明白「是名極劣心者」「若聞空性相應經典不能如實解甚深義」「空性相應經典」就是般若波羅蜜《大般若經》、《摩訶般若波羅蜜經》這些經典空性相應的經典你不能如實的解甚深義「起如是見立如是論」這個「見」指在心裡面的思想「論」就是發表言論指口業「一切唯假是為真實」他不能明白空相應的道理那麼他就心裡面有這樣的思想然後發表這個言論什麼言論呢?「一切唯假」這個眾生於不實事妄生增益這是不實事是假這是假其它的因緣所生法也是假「一切唯假是為真實」這個是最正確的言論是這樣意思「若作是觀名為正觀」你要這樣子「一切唯假是為真實」你作是觀就叫正觀如果你有這樣的見、你立如是論「是名誹謗菩薩素怛纜藏摩怛理迦」。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9

T386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