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春梦琐言+明+不题撰人.doc

春梦琐言+明+不题撰人.doc

春梦琐言+明+不题撰人.doc

保佑老酒 2011-02-16 评分 0 浏览量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春梦琐言+明+不题撰人doc》,可适用于财会领域,主题内容包含春梦琐言春梦琐言春梦琐言  明不题撰人  序    甚哉文辞之动人也!如读廉蔺传项王纪则顽懦奋励怯弱勇决若吴濞传则天下恟恟势如累碁闻之者无不惴惴焉至符等。

春梦琐言春梦琐言春梦琐言  明不题撰人  序    甚哉文辞之动人也!如读廉蔺传项王纪则顽懦奋励怯弱勇决若吴濞传则天下恟恟势如累碁闻之者无不惴惴焉至献帝伏后纪则皇运之衰弱人主之困辱无不为之唏嘘流涕者。何也?则以其极写情状犹面视之故也已不是特正史书册为然。于私情隐秘之语犹自有一般之妙处在矣。古礼曰男女之交谓之阴礼。以其寝席之间有阴私之事也。故郑卫桑间之诗圣人不删。谐谑秘戏王者容之。以贵和贱固也。盖世有张文成者所著游仙窟其书极淫亵之事亦往往有诗其词尤陋寝不足见。至写媾合之态不过脉张气怒。顷刻数接之数字顿觉无余味。虽谓古书然笔力不称甲也。医人龚氏者方书中有求嗣篇载交合之状语似颇悉。然但说方技已不足称愉情。  近见一册子题曰春梦琐言。合其书中记韩氏之于仲琏者逢妖女之事。且载篇什许多叙事次第亦曲折抑扬光景行止言语之际饮食嬉乐之状一一写出得焉。其诗风调乃是有唐朝诸家余韵。华而不靡艳而不淫。至若其床席欢娱之状则妙随手而生情循辞而兴宛然如自房栊间窥观者。更写二女情态各不同。李姐果敢进取面以白见美。棠娘婉柔窈窕肌以红呈艳。又下体名状各不一。或假喻或直记。若其态势或曰鼓荡或曰触解或曰刀割或曰鹤啄或曰饮泉。他问答之间杂手足之作置器皿之设饮食之具无有所遗。实可谓变化无穷者也哉。至终处忽以杜鹃之声惊破顿挫亦极奇绝。虽所谓贞洁高逸之辈未尝一回读不神驰心移情思萌动。呜呼!五寸之管一寸之锋至能动人者实文之妙也乎哉。班马复生亦不必猥亵损其辞矣。抑韩仲琏者实有其人乎又或所假设者欤?余罔论其真伪唯爱其笔骨纵横辞理条达为之序评批圈。览者不以余为漫戏之流则幸且。或曰是记嘉靖朝南宁侯妻之弟私丁陵园事内监胡永禧者所作也。未知果然乎否。      崇祯丁丑春二月援笔于胥江客舍 沃焦山人撰      韩器字仲琏会稽富春人。幼而孤为族人养。及长白肤秀目姿貌姣丽。口多微辞赋诗善书及他歌啸琴碁百技之流莫不晓通。时人号曰赛安仁言比潘岳也。盖富春之地吴越之名胜。山秀水丽多出佳人。此里之女子以姿色称者罔不悉寄情于仲琏然仲琏无一所勾引也。及岁二十有五未践烟花之衢。性唯乐山水爱花草。春林之畔秋月之下随意适处。忘旦夕或信宿而返。是以近境名区无有不跋涉地。    一日春气新霁烟景和融。仲琏怡之曳杖出游。信履而往可十数里登山豀稍奇。青萝垂崖涧水蓝碧。水底游鱼暼暼乎可数。仲琏止杖赋诗曰:    春服初轻白曰迟正斯骚客采芳时。  独携响杖寻豀去遮路迷花失路歧。  进取途抵青岩下。壁立数十仞叵攀跻。傍见一洞窥之窅窅。中有圆光一痕犹如射的。仔细察之洞尽所视天光也。碧水涓涓流注于溪涧。乳蘗垂上乱石横下。仲琏怪谓去郭才十里余未知有此胜地也。意欲寻洞外脱履褰裳而进。入水泽石滑。将颠仆数唯杖之凭约数十余步。始出洞则显敞豁达连嶂如画。有一径似经行者傍水绕山而行里余。蜂蝶纷纷先后飞去。若迎尊导者进登一坂。忽闻一道香风前瞻则山腹宽坦之所。林花红白相间云蒸霞起。陡降三折抵林下。松柏辛夷之类交柯密欎兰蕙芍药之属凭岩罗生。二十步许而出林见一院。树楥橘柚绕篱而往有屏门半开。仲琏入立于庭。将请谒觉清香袭人。仰见奇葩荣发。苔石潇洒风致所想。时闻院中弹筝歌唱。其歌曰:    悲芳时兮惜春阳开明镜兮照新妆。  百花历乱随风落鸣环曳带下华堂。  和鸣禽鸟犹有匹何事茕独守空床。  歌复歌兮人不识徒使双泪湿罗裳。  音韵清亮若鹤鸣九皋风度高松。仲琏不觉意荡心醉叹赏不已赓作歌和之曰:  蹈蓁莽兮出幽篁涉仙源兮到洞房。  问情歌兮听鸣筝哀窈窕兮独自伤。  春兰敷绿无人采年年花叶摧秋霜。  不见箫史与弄玉相共吹笙骑凤凰。  时有人自窗中窥视嗫嚅少顷。有两丫环容貌不凡出曰:“客何来?”仲琏敛容曰:“仆亦兹乡人姓韩名器字仲琏。逍遥山水失路到此。顾日已倾如容荫庑下以待天明则幸甚。”丫环曰:“君少待之。”乃人。复出曰:“主人请君人。”仲琏曰:“主人何姓字?”曰:“一人李姐一人棠娘。”仲琏欲再问之女童已入仲琏亦从入。房栊窗户极悉华丽。壁上多古帖书画或有如蝌斗鸟迹文殆不可读者。一女坐于上所谓李姐者也。岁可二十二三面白如玉不假粉妆着白绫衣绿绉裳。一女坐于下所谓棠姐者也二十而弱十五而强。颜如桃花着乾红衣翠油裳。其光彩共动人绰约如神仙。侍童十余人咸是美而艳者然不见一人男子。仲琏忆疑当贵戚子女好居别墅者。恭拜。谢见留之辱。不敢就座。    李姐使仲琏坐曰:“君但宜宽心谈话。妾等贱人不足敬。妾姓李名芳华。彼姓棠名锦英。同居于此宅。个里固无一人丈夫又地僻无或来者。喜幽境远于虎狼之害焉。今不料君乃见临颇缺迎接幸君莫罪。”仲琏曰:“多少厚意。”棠娘曰:“君何业?”曰:“耕稼陶渔仆不克吏务职事又人不举。故仆糊口于笔端濡咽于砚池已矣。”棠娘曰:“往闻君歌风韵清越果是风流中之人。”李姐曰:“宾莫饥乎?速具馔。”侍儿捧案盘。饭如玉屑羹肉蕈芳馨甘脆。次进玉壶金杯酒香如流甜如蜜。他肴蔌之味器皿之美殆世不可得见者也。二女曰:“薄酒恐不足醉君。”仲琏谢之。二女命侍者吹笛鼓筝或歌或舞以佐欢。中有一人能讴者唱曰:    百二重关不足固楚人焚却咸阳城。  富春山里春长富欲学长生宜驻情。  亦作杨白花曲曰:  杨子江头杨白花春风吹送落谁家。  江流不返红颜歇一曲哀歌起晚鸦。  曲调古雅近于齐梁。已而献酬交错。仲琏醉欢甚于是意气发畅自作行路难歌曰:  弈碁雌雄不可量欲量雌雄观在傍。  吏人黑白不可辨欲辨黑白视在氓。  君心好恶不可识欲识好恶察在肠。  勿言匆言言抵罪好但为尽手中觞。  李姐曰:“妾初以为君自是翮翮佳公子闻此曲则识堂堂好丈夫。人诚不可以容取。”即赋短韵曰:  请见拔山力泣别虞美人。  好勇必好色有德必有邻。  棠娘使李姐弹筝自歌懊憹曲曰:  昨日花枝带雨重今日花枝依风轻。  花枝虽同风雨异何人解道此中情。  本期金兰结俦匹岂料无媒误终生。  兹身若有同心者瞿塘大行踏如平。  兹时若有倡和者饥虎当道不惮行。  翠黛白发何所告懊憹空作苦吟声。  歌调悲壮音声凄惋。不觉鼻酸涕零四座萧然无言。棠娘曰:“宾得无罢乎?宜备枕席。”侍儿即收壶觞周屏风。设七宝床桃核簟珊瑚枕绣鸳被。床前脚炉安鼎煎香汤案上玉盂盛姜橘盐簏之类。金荷檠然明炬大如臂。女童皆退。仲琏见屏上有诗曰:    云母屏风画彩云织锦缕带结罗裙。  微身去就如相问一点丹心倾向君。  仲琏灭烛就枕忡忡不能暝。二女容姿在目言语存耳欲忘不能。自忆平生铁肝为二女磨磷欤。乃自励作诗曰:    洛水赋成悲宓妃白头吟歇惜文君。  陈王犯礼相如薄空有辞章势未分。  时闻隔壁低声歌艳词听之则棠娘声。其词曰:  妾本良家子家近金陵市。  十三学女红纴织无不通。  十五撰梨园谢病不入门。  十七始见君中情羞不言。  十九期结发君时从远伐。  折柳伤流年送雁望胡天。  羡他邻舍娘怀儿在姑傍。  仲琏呻吟反侧眼如鱼。比及二更有人秉烛排户而入即李姐与棠娘也。棠娘靠案不进李姐直就床推仲琏曰:“幽僻之境知君之不堪寂寞。愿拂枕席奉一宵之欢。”仲琏敛襟俛首曰:“仆闻之礼男女岁不六旬不同居。仆虽无鲁人之见岂不学颜叔之嫌哉。敢辞。”李姐举手褫被曰:“君已以单阳处群阴中虽不媾情合肌无乃为不犯礼欤?何以五十步笑百步之为。”顾谓棠娘曰:“乐只君子以为汝福。”棠低头含羞不克进。李姐放言曰:“痴儿。春宵不俟人迟回那为。已入昆岗岂应空手而返乎?芳华先着鞭耳。”乃脱衣。唐突入仲琏之怀。翼张两膝正见题毛卷缩类狮茸毛下鼻棱微下压水道口似括白绉囊两肉翼间犹叠红绡渐洳及谷道。举体如束素香气逼人。  于是仲琏春情猛发不能自禁。欲火上燃大宅胸下跃跃乎如履危。龙阳勃起如早苗得两。半露首于裈外。李姐亦双手却去仲琏裈则龙体全见头如紫玉。李姐舒手捉之正当池面。仲琏以腰推送之一下而全没。李姐回腕持仲琏颈以口鼻擦辅颊。仲琏复从而抱之两身箍束如一。仲琏欲动敌持重不操战龙头卓卓于池底。李姐殊闷闷快不至于美彻不至于感。频【上欲下虫】肚腹曰:“君奚不角技徒隔履搔痒之为将使妾恼杀欤?”仲琏曰:“虽有志气不如俟时。”乃曳腰为鼓荡全炉之势腹肚如鞴囊。李姐两脚交锁目暝肉颤边曰:“天下宁有此事乎无地于置身。”仲琏曰:“不知吾亦命在何许矣。”玉囊濯濯于谷道波澜随势溢出似龙车轮水。交锋数十合胜负未决。棠姐傍视不克忍屈躯绹脚口角沬出。唱一曲曰:    斑妃纨扇怜明月齐女柏舟叹中河。  枉以欢娱付人手背窗何者独悲歌。  李姐闻之放解净污起谓棠娘曰:“斯儿无赖唱而不和导而不趋任罪于人何云。”强裸之抱上于床。即歌曰:    望为山上石恨为打头风。  男子真何物果是可怜虫。  仲琏亦和曰:  照镜花为面脱衣玉作肩。  抱持着膝上何处不可怜。  棠娘不言两手蔽面交股屈膝侧卧。仲琏就排其膝则不复固持。翻腹向仲琏肌肤如红玉股间一破缝处涌泉流膏。仲琏剑锋再锐犹新经历者。脉络漫理棠娘徐拇试其锋。清泪滴滴如铅水。仲琏以身横楔于股间锋拟隙。恐新交致痛楚徐徐拽刺以宝驨解结之势。然其泛膏滑泽不复碍梗。遂以弯刀割肉之势划入则刀汨及镡。双手相枕挽颊明舌舐。肚下毛茸相紊锋气煦煦如伏卵。棠娘脐下似汤谷一前一绥以耍愉快。棠娘力以气连下提举吸忍。    仲琏曰:“民亦劳止。讫可少息。”棠娘微笑曰:“永锡尔类。”乃把罗巾拭污染。及仲琏之下体仲琏于是蜕身而出。正见门户两扇如紫绡白肉臃肿欲吐蠕蠕乎似蚌胎剖珠觉娇容胜于面。仲琏转棠娘自后持之。背当腹臀承腰腿向膝。再以麟角插入空中用仙鹤啄玉之势急疾攻击。角端直犯神窟则室内胞胀如咽如喋。角势增劲利来去奋迅。棠娘气息欲绝足指搐然。摇身如尺蠖反手抓仲琏之腰曰:“已矣。生无聊。”仲琏曰:“奚为。”棠娘曰:“佛地天堂不在他焉。”呻吟唏嘘若狂若病。童心之未消比李姐则更有一段可怜。仲琏亦快美盈满从腋扪乳曰:“仆今死于娘子之手犹如生时也已。”李姐自傍掣棠娘之手分解之曰:“银英汝殆楚公子借而不还独擅美于当场。”棠娘仰见赪尔被衣侧避。少有望色然不酬一言。李姐直蹲仲琏腹上以器触玉茎如乳峨寻隙。妳房圆圆类石榴见霜。仲琏复以茎上拟矗似建牙直纵器中犹承凿之柱。反身上撑弯若虹梁。   李姐以大骨推压仲琏肚下为就地饮泉之势极力榨束。则室内肉珠累累坟起如榴子之状蚁聚攻阳物。阳物送导以腮载内关龟首上连啄宫门。子窍开通水脉津津下垂于四边皎如冰筋。仲琏感快彻骨不知我神入彼身彼身换我体。李姐亦切美痛快兹之极至。首枕仲琏之颊目不能开口不能言。骨弱筋缓四肢不收。鼻息嘘嘘如涸鱼叱咮。仲琏茎口送出醇尽直射宫口若喷筒注水。床辨摇摇戛戛。髻解发迤金钗玉珰纷落于下云鬓撩乱如漂藻。时忽有山鹃叫过屋上声如裂竹溪响林应。    仲琏于是愕然惊觉已失二女之所在。帐屏几床之类无一所见。身上衣服如故。在两树间凭石而坐。仲琏恍惚如被掠夺者乃定目四瞻月落鸦啼天色渐曙。仰见两树一是素李花如积雪。一是海红英如升霞。祇知其芳华者李树之精锦英者海棠之精也。心志怳怳不稳疑吾为物魅乎?物为吾厌乎?偶有微风至树枝垂拂若扯若驻。仲琏怅然彷徨题诗去。其诗曰:    梦逢仙女宿瑶台觉处烟霞望不回。  万事人间总如此天台那用悔归来。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1积分

资料评分:

/4
0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