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存在主义心理治疗(全、单).pdf

存在主义心理治疗(全、单).pdf

存在主义心理治疗(全、单).pdf

上传者: 一心 2011-02-06 评分 5 0 430 59 1956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存在主义心理治疗(全、单)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主题内容包含第一章导论第二章、生命死亡焦虑第三章儿童对死亡的概念第四章死亡与精神病理学第五章死亡与心理治疗第二部自由自由自由自由前面讨论到心理治疗中死亡概念的章符等。

第一章导论第二章、生命死亡焦虑第三章儿童对死亡的概念第四章死亡与精神病理学第五章死亡与心理治疗第二部自由自由自由自由前面讨论到心理治疗中死亡概念的章节里我想很多人都会有即陌生又熟悉的感觉。“陌生”是因为从存在的角度来看心理治疗与传统的心理治疗内容的完全不同对临床的观察也以不同的方式分类“输血”则是因为有经验的治疗师骨子里都了解死亡这个概念的重要性和普遍性。读第二部也会有这种“即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虽然心理治疗师很少把“自由”这个词挂在嘴边但是自由的观念不论是在所有传统或创新的心理治疗学派的理论和实务中都扮演者不可或缺的角色举几个过去几年我做心理治疗时常见的例子你们就明白了:•有个病人坚持自己的行为完全受潜意识的控制治疗师问他:“是谁的潜意识呢?”•一个治疗团体的治疗师有个称作“不能”的铃每当有病人在团体中说“我不能”的时候他就摇一下铃请病人收回自己的话该说“我不愿意”。•有个病人陷入一段伤害自己甚深的关系她说:“我无法决定该怎么做我不能主动结束这个关系但我向上帝祷告希望能逮到他和别的女人在床上乱搞那我就可以离开他了。”•我第一个督导是正统佛洛伊德学派的精神分析师他坚信佛洛伊德对行为决定论的看法二十年前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他告诉我:“心理治疗的目的是把病人带领到能自由做选择的境界。”之后他虽然指导我不下五十次却不曾再提这个他认为是心理治疗目标的字眼“选择”。•许多治疗师不断要求病人改变自己的说话方式以表明自动的主动权例如不要说:“他激怒我。”要说:“我让他激怒我。”不要说:“我的思绪跳开了。”要说:“当我受到伤害觉得想哭的时候我以混乱的思绪来保护自己。”•有个治疗师要求一个四十五岁的病人假装和死去的母亲对话并要他一再重复这句话:“除非你能改变我十岁时对待我的方式否则我绝不改变。”•一位传奇的心理治疗师魏尔(OttoWill)对一个自我反省没完没了的严重的强迫症患者说:“你为什么不换个名字搬到加州去住?”•有个性欲很强的男性在下午五点坐飞机到一个城市第二天要开一个专业会议他一到机场就急忙打电话给好几个女朋友想安排当晚好好放纵一下很不幸的那几个朋友都与人有约了(真奇怪他为什么不早几天约好)他的反应是整个人放松下来说:“感谢上帝我终于可以看点书然后好好睡个觉这才是我真正想要的。”这些例子或是出于病人的无心随口说出的话或是出于自命不凡、爱耍花招的治疗师刻意说出的话但都和自由这个概念有关。进一步说虽然这些例子表面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其实都代表了很实际的重点。如果仔细去看每一个例子你会发现都隐含与存在相关的意含每一个例子的主题都和自由有关都可以拿来讨论心理治疗与自由相关的面向。对哲学家来说“自由”包含很广泛的含义可以从个人、社会、道德、政治等不同的角度来探讨而这个主题的争议也较大哲学家对自由和因果关系的辩论已经持续了两千年。几世纪以来绝对自由的观念总是会引来很大的反对因为它抵触了各时代的主流观念:一开始是抵触宗教信仰接着是科学的因果律再来是黑格尔德的观念把历史看成有意义的进步还有马克思和佛洛伊德的决定论。本书对自由的观念只讨论和日常生活和心理治疗有重要相关的部分特别在第六章人有自由去开创自己的生活第七章讨论人有自由区期望、选择、行动以及改变(这是对心理治疗特别重要的目标)。第六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六章责任责任责任责任责任有许多含义。我们会说一个值得信任、可靠的人“有责任感”。“责任”也有遵守法律、财务或道德义务的意思。在心理健康的领域里“责任”是指病人有理性行为的能力而治疗师对病人有合乎道德的承诺。虽然不能说上述各种含义与本章的讨论完全无关可是我在此是以一种特别的角度来谈“责任”就是沙特所说的“一件事物无可争辩的创始者”。责任的意思就是创始的根源要了解什么是责任就要了解人是自己创造了自我、命运、生活的困境、感受和苦难。不接受这种责任的病人就会不断责备别人别的个人或力量。对他们来说不可能有真正的治疗。责任是一种存在关怀责任是一种存在关怀责任是一种存在关怀责任是一种存在关怀责任和存在有什么关联?死亡很明显是关乎存在的问题必死而有限的生命显然是存在的既定事实。但我们所谈的责任还有下章要谈的意志却无法马上看出和存在有什么关联。从最深层来看责任足以说明存在。这使我想起许多年前有一个单纯但强烈的经验使我明白这个道理现在想起来还历历在目。那是一个明朗、温暖的日子我独自在热带珊瑚礁清澈的海水中浮潜像往常一样体验到深沉的愉悦、温暖的感觉好像在自己家里一样舒服。温暖的海水、美丽的珊瑚礁、闪着银色光芒的鰷鱼、五彩斑斓的热带鱼、尊贵的天使鱼、肥胖的海葵伸展触须在水中愉悦地穿梭自如这些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海底乐园。没多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观点忽然完全改变骤然明白这些海底生物没有一个和我有同样的温馨的感觉尊贵的天使鱼并不知道自己的美丽鰷鱼不知道身上闪着光芒热带鱼也不知道自己的华丽。就是那些带着黑刺的海胆和沉在海淀的垃圾(我原先视而不见)也不知道自己的丑陋。这种回家的感觉、温暖、微笑时光、美丽、愉悦、舒服没有一样是真正存在的这些经验完全是我自己创造出来的!同样的道理如果我身处满布油污、垃圾的海面我也可以选择要觉得美丽还是恶心。从最深层来看要做什么选择、创造什么感觉都是由我自己决定的。以胡塞尔(Husserl)的话来说我的意向对象(noema意指现象学描述的对象)已经被推翻了我已经觉察自己的建构作用。我好像从日常生活这块布幔的缝隙中窥见更基本、更深刻的惊人事实。沙特在小说《呕吐》中有一段话可说是现代文学非常伟大的一段话描述发现责任的启发时刻:栗树的根深深扎入土中就埋在我坐的长椅下。当时我记不起那是树根。字眼已经消失与之一同消失的是物体的含义、用途以及人在它的表皮划出的微弱标记。我坐在那里微弓着背单独面对这个黝黑多节、完全野性的庞然大物它使我害怕。于是我得到了启示。我喘不过气来。就在不久之前我还未预感到“存在”意味着什么。我跟别人一样跟那些穿着春装在海边散步的人一样跟他们一样说:“海是绿的空中那个白点是海鸥。”但是我并没有感受到它的存在并没有觉得那只海鸥是“存在的海鸥”。……但是突然间它在这里像白日一样清楚存在突然露出真面目。它那属于抽象化时的无害姿态消失了它就是事物的纯粹本质这个树根正是存在重揉成的。或者说树根、公园的铁栅门、长椅、草坪上稀疏的绿草这一切都消失了。物体的多样性、物体的特征都仅仅是表象是一层漆。这层漆溶化了只剩下团团溶化掉、软绵绵的丑陋的东西而且裸露着令人恐惧、猥亵地裸露着……相反的这个树根我无法解释它但它存在。它有许多结疤它没有生气没有名字他迷惑我占据我得眼睛不断将我引向它本身的存在。我重复说:“这是树根。”但无济于事不起作用。沙特书中的主角面对赤裸裸的“团团丑陋的东西”“事物的纯粹本职”无形武装、没有意义的东西(除非人赋予其意义)。当他发现自己对世界的责任时因为认识真实的“处境”而受到强烈的冲击。世界只有透过人类组成世界的方式才得到意义以沙特的话来说就是“为它本身”。在为它本身之外或是与为它本身无关时世界是没有意义的。西方和东方哲学家同样沉思人类对现实本质的责任问题。康德(Kant)哲学革命性的核心观点就在于他对人类意识的立场他认为人类心智结构的本质提供了现实的外在形式。根据康德的说法空间本身“并不是某种客观真实的东西而是某种主观假设的东西它一向就是心智本质的定律产生的架构形式好协调所有来自外在的感官材料。”这个世界观对个人心理学有什么意含呢?先是由海德格然后是沙特探索了责任对个人的意义。海德格把个体称为“在此”(dasein并不是“我”或“一个人”或“自我”或“一个人类”)。有一个特别的理由他一直想要强调人类存在的双重性质:个体在“那里”(da)可是也组成了那里的所有事物。“自我”是二合一的是一种经验的“自我”(在“那里”的客观自我世界中的一个对象)也是一种先验的“自我”由此组成自身和世界(所以也为此负责)。以这种方式来看责任时就必然会连接到自由。除非个体能自由地以任何方式组成世界否则责任的概念就没有任何意义。宇宙是偶然的存在的每一件事都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创造。沙特对自由的观点有很深远的意义他说:“人类不但是自由的而且是注定自由的。”此外自由的观念还扩展到不只要为世界负责(也就是为世界注入意义)也要为自己的生活负起完全的责任不只为自己的行动负责也为自己没有履行的行动负责。当我写作时世界的另一个部分有许多人在挨饿沙特会说我要为那些挨饿的人负责我当然会抗议说:“我并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我觉得自己无法做什么事来改变事物的悲惨状态。”可是沙特会指出我选择让自己不知道这些事我决定在这个时刻写这些话而不是投身于悲惨的处境。不管怎么说我可以筹组募集资金的大会或是透过出版界公布这种处境可是我选择忽略这件事我对自己所做的事与选择忽略的事都有责任。沙特的重点与道德无关:他并不是说我应该做不一样的事而是说我做什么事是我得责任。我们将会看见这两种层面的责任意义的归因和生活举止的责任对心理治疗都有莫大的意含。两者都组成自身与世界并对之负责而了解一个人的责任是一种令人惊恐的洞识。想想它的意含除非借着自己的创造世上没有一件事是有意义的。没有规则没有伦理道德的秩序没有价值观完全没有任何外在的指示对象宇宙根本没有伟大的计划。在沙特的观点中只有个体是创造者这就是他说“人是计划成为神祗的存有”的意思。以这种方式体验存在是一种令人头晕目眩的经验。没有一件事象外表所显示的那样在人之下的根基似乎裂开了事实上觉察责任的主观经验常常被描述为“无根”(groundlessness)。许多哲学家都把无根的焦虑描述成“焦虑的末端”(uranxiety)最根本的焦虑这种焦虑切入得比死亡焦虑更深。事实上许多人认为死亡焦虑是无根焦虑的象征。哲学家常常区分“我的死亡”和死亡(或他人的死亡)之间的不同“我的死亡”真正令人害怕的是意味着我的世界崩解消散“我的死亡”就是给予意义的人和世界的观察者死去从此真正面对虚无。“虚无”和自我创造的关怀还有另一层更深而使人不安的意含孤独。我将在第八章讨论存在的孤独这种孤独远超过平常的社交寂寞它不只是平常经验到与人分离的寂寞而是与世界分离的寂寞。“为它本身”(也就是个体的意识)的责任是令人难以承受的既然是出于“为它本身”它本身就自成一个世界。我们面对无根的焦虑时所做的反应就像面对焦虑一样寻求焦虑的减轻。有许多保护自己的方法首先无根的焦虑不像死亡焦虑在日常经验中并不明显成人很难从直觉知道而小孩可能完全经验不到。有些人会从生活中突然瞥见某些事的组成活动比如沙特在《呕吐》中描写的罗冈丹但一般说来是不容易觉察到的。如果深思的话就会发现人会避开使自己觉察到根本无根的处境(例如作决定、孤独、自主的活动)所以人寻求结构、权威、崇高的计划、神奇的力量、某种比自己更大的事物。佛洛姆在《逃避自由》中提醒我们就是暴君也比完全没有领袖要好。所以小孩对自由会感到烦恼而需要安排限制恐慌的精神病人表现出对结构和限制的相同需求。同样的心理动力潜藏在心理治疗过程中情感转移的发展之下。其它对抗无根焦虑的防卫包括常常用来对抗觉察“我的死亡”的方法因为否认死亡是否认无根的盟友。可是最有效的防卫可能就是单纯地把现实看成经验中的现实也就是事物的表相。把自己看成根本的组成者就是不愿根据平常的经验来看现实。感官资料告诉我们世界在“那里”我们进入并离开这个世界。可是就如海德格和沙特所说的表相有助于否认:我们组成世界的方式是使世界看起来与我们的组成无关。把世界组成经验的世界意思是把它组成某种与我们分开的东西。任何这些使我们逃避自由的手段就是以不“不真诚”(海德格语)或“有害的信心”(沙特语)的方式生活。沙特的计划就是把人从有害的信心中解放出来帮助他们承担责任这也是心理治疗师的计划。本章接下来的部分就要探讨逃避责任的复杂临床表现以及心理治疗师促进承担责任过程的有效技巧。逃避责任的临床表现逃避责任的临床表现逃避责任的临床表现逃避责任的临床表现即使是以最不经意的态度回顾心理治疗的历史都可以发现治疗师用来帮助病人的方式有彻底的改变。新的疗法不受拘束地繁衍好像在反抗任何条理清楚地模式结果反而破坏一般大众对这个领域的信心。可是仔细审视这些新的治疗以及传统治疗的新发展却显示它们都有一个明显的共通特色强调承担个人的责任。现代治疗取向非常注重责任并非出于偶然。治疗方法反映出它们必须治疗的病理病理塑造出治疗的方法。十九世纪末的维也纳是佛洛伊德心理学的温床与摇篮那里有维多利亚文化的所有特征:本能的压抑(特别是性的本能)、行为举止的规则有沉重的结构和明确的界定、男性和女性截然不同的地位、强调意志力和道德力量以及科学实证主义产生的极度乐观使人觉得可以解释自然秩序的所有面向包括人类的行为。佛洛伊德非常准确地体认这种对自然倾向的僵化压抑对心灵非常有害无法表现出来的原欲能量会造成使人受限的防卫和间接的表达方法。防卫和拐弯抹角表现原欲的方式共同形成典型精神官能症的临床写照。可是如果佛洛伊德检视当代美国文化的话(特别是孕育许多崭新治疗取向的加州)会强调什么?自然的本能渴望在这里得到非常自由的表达许多调查都显示青少年从早期就可以自由表达性欲的事实。这一代年轻人是根据全然放纵的方法受到照顾保护而长大的每一种结构、仪式、界限都被无情地拆毁。在宗教体制中天主教的修女可以对抗教宗、神父拒绝保持独身、女性和同性恋男子队主教任命神父的权力表示反对、女性犹太祭司在许多会堂忠带领礼拜仪式、学生直呼教授的名字、脏话的禁忌、专业的头衔、礼仪手册、穿着礼俗都跑到哪里去了呢?我有一位朋友是艺术评论家他以自己初次拜访南加州所发生的事来描述加州的新文化。他到一家免下车服务的速食店买汉堡小包装的调味番茄酱在其它地方会有一道虚线注明“由此撕开”可是加州的包装没有虚线只简单地印着“任何地方都可以撕开”。精神病理的形貌也因此有所改变典型的精神官能症候群变得非常罕见即使在十年前有真正精神官能症临床表现的人就已经是接受训练的年轻人和资深工作人员竞相争取得珍宝。今日的病人需要适应的是自由而不是压抑的驱力病人不再受到“必须”做什么的内心驱策也没有“应该”做什么的外在拉扯而是必须适应选择的问题选择他想要做什么。越来越常看到寻求治疗的病人带着模糊、不清楚地抱怨。其实我常常在结束第一次会谈时对病人的临床问题并没有看清楚地形貌我认为病人无法界定问题这个事实本身就是问题所在。病人抱怨声明“失去了什么东西”、被切断了感受、空虚、没有热情、飘浮不定的感觉。这类病人的治疗过程也同样散漫治疗的语根本没有“疗愈”这个字眼治疗师说的是“成长”或“进展”。由于目标不明确所以治疗的终点也同样模糊治疗过程常常漫无目的地持续好几年。为我们生活提供结构的社会和心理机制已经萎缩使我们必须面对自由。如果没有规则、没有伟大的计划、没有任何事是我们必须做的我们就可以自由选择要做什么。我们的本性并没有改变容或有人说今日的我们去除了遮蔽自由的东西解除外在强加的结构就比以往更容易体验生活的存在事实。可是我们还没有准备好这种情形沉重得难以承受解放会唤来焦虑我们不论是在个人或社会的层面都狂热地逃避自由。我现在要转而去检视使人避免觉察责任的特定心理防卫机制。每一位治疗师在一天的工作中都必然会面对好几个逃避责任的防卫实例。我要讨论较常见的几项防卫:强迫性把责任转换到别人身上否认责任(无辜的受害者、失控)避免自主的行为以及与决定有关的病理。强迫性强迫性强迫性强迫性((((Compulsivily))))避免觉察责任时最常见的防御动力就是建立一个无法体验自由的心灵世界这个世界会受到某种不可抗拒、与“自我”疏离(非我)的力量所支配我们把这种防卫称为“强迫性”。伯纳德的例子可以提供临床的说明。他是二十五岁的销售员主要问题在于罪恶感和“驱策感”他在性行为、工作甚至休假时都觉得受到驱策。第二部引言所举的例子曾提到他他刻意很晚才打电话联络因而无法安排性活动然后松一口气说:“我现在可以读点书好好休息一晚这才是我一直想做的事。”这句话正是伯纳德问题的关键显然可以询问他:“如果这是你真正想要的为什么不单纯地直接去做就好?”伯纳德以好几种方式回答这个问题:“直到最后一个女人拒绝我而我感觉到放松的心情时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他在别的时候又说其实他不知道可以有所选择“和女人做爱是想当然的”这个驱力具有如此大的强迫性以至于他无法想象不和可以上床的女性做爱即使短暂的性欢愉会背负过重的不安也是如此。这些不安包括:事前的焦虑反复惦念性事而降低工作效率以至于对自己不满意可能被妻子发现他与人杂交而造成的内疚和恐惧发现自己把女人像机器一样利用而轻视自己。伯纳德以强迫性隐藏选择而逃避责任和选择的问题他的主观经验好像被缰绳套住无法控制的疯狂野马。他寻求治疗以抒解不安却看不见在某种层面上他自己要为他的不安和强迫性负责。简单说来是他自己创造了生活的每一个困境。责任的转换责任的转换责任的转换责任的转换许多人把责任转换到别人身上以逃避自己的责任这个手法特别常见于心理治疗的情景。我治疗伯纳德的主题之一就是他努力把责任重担转移到我身上。他在两次会谈之间没有思考自己的问题而是把这些素材堆积起来一股脑丢到我身上(对这个观察他回答得很妙他反驳如果预先“处理”这些素材就会剥夺会谈的自发性)。他很少讨论梦因为他不愿在夜间醒来时纪录梦境到早上又已忘了做过什么梦。他偶尔会记下一个梦却不曾在会谈之前看看自己的纪录以至于无法辨认潦草的字迹。有一次我在夏日度假的空档中他“原地踏步”等我回来在我们重新会谈的前一夜他梦见参加橄榄球比赛看见自己站在我肩膀上接住传球然后达阵得分。他会谈中的行为象征性地重演这个梦境:把夏日的焦虑、内疚、性行为、自贬如数家珍地倾倒在我身上。四周来他向自己的强迫性与焦虑屈服等我回来告诉他如何抵抗它们。虽然他常在工作运用脑力激荡的练习却在我建议一项简单的练习时(自我反省二十分钟然后写下自己的观察)显得非常惊慌在几次很有收获的尝试后他却“找不出时间”来练习。有一次会谈中我坚持指出他如何把问题丢到我身上之后他做了一个梦:某男子(一位很像伯纳德的人显然是他的替身)打电话给我想与我碰面他说我认识他母亲而他现在想见我。我不想见他然后我想到他在公共关系部门或许我应该想一下能从他得到什么。可是我们安排不出会面的时间两人的时程不合于是我告诉他:“也许我们应该安排一次会面来讨论你的时程!”我醒来大笑。伯纳德来看我要开车八十公里从来不曾因为长途通勤而感到负担沉重可是这个梦却清楚说明他找不出时间与自己会面。对伯纳德或任何一个治疗师不在场时就不愿努力的病人来说问题显然不在于时间或方便与否而在于为自己的生活与改变的过程负起责任。而在责任的觉察之下总是潜伏着无根的恐惧。承担责任是改变的先决条件只要仍然相信自己的处境和不安是别人或某种外力造成的那承诺自己有所改变还有什么意义?人总是表现出不屈不挠的灵巧找出方法逃避责任的觉察。例如一位病人抱怨婚姻有长年严重的性问题我相信他如果对自身处境负责就会惊恐地面对自由发现被锁在自己建立的囚笼里。其实他是自由的如果性非常重要他可以离开妻子或另寻别的女人或是考虑离开妻子(光是想到分居就足以使他陷入焦虑之中)。他可以自由地改变性生活的任何面向这个事实非常重要因为它意味着他必须对长年令人窒息的性欲和情感生活的其他面向承担起责任。可是他固执地不愿面对把性的问题归因于自身以外的诸多因素:妻子缺乏性欲不愿改变吱吱叫的弹簧床(过于嘈杂怕孩子无意中听到性交的声音而又因为许多荒谬的理由不能换别的床)他的年纪(他四十五岁)和天生的欲望不足和母亲之间未解的问题(从起源的角度来解释常常可以为逃避责任提供理由而不是催化改变)。临床实务还常看到其他的转换责任的方式偏执的病人容易把责任转嫁到别人或其他力量他们不承认自己的感受和欲望却归咎到别人身上总是把自己的不安和失败解释成外在的因素的影响。治疗偏执病人最主要而常常不可能的任务就是帮助他们接受自己就是所投射的感受来源。逃避责任也是治疗身心疾病病患者的主要障碍这种病人对责任的逃避是双重的他们经历的是身体的不幸而不是心理的苦恼即使他们了解身体的不幸时出于心理的问题仍然以外化的防卫把心理的不安归因于“神经过敏”或是不良的环境或工作处境。否认责任否认责任否认责任否认责任::::无辜的受害者无辜的受害者无辜的受害者无辜的受害者有一种逃避责任的特别类型常见于自认为是事件的无辜受害者自己是不知不觉被卷入(这类人一般被认为有歇斯底里型人格)。例如四十岁的克莱里沙她是执业的心理治疗师因为长久以来难以发展亲密关系而接受团体治疗。她与男性的关系有特别严重的问题最早是和残忍苛刻的父亲、他常常排斥她、惩罚她。在进入团体前的初次会谈中她说几个月前结束了长期的精神分析她现在觉得自己的问题最好在团体的背景处理。经过几个月的团体治疗后她告诉我们在开始团体治疗后不久又重新接受精神分析但她认为这件事不重要不需要向团体报告。可是她的精神分析师非常反对团体治疗把她在团体中的身份诠释成“用行为来发泄”(actingout)。如果病人的各个治疗师反对团体治疗的话病人显然无法在治疗团体获益。在克莱里沙的建议下我试图与她的精神分析师沟通可是他选择保持精神分析师完全保密的身段而且我认为他有点傲慢地拒绝和我谈这件事。我觉得受到克莱里沙的背叛对她的精神分析师感到恼怒对事情的转变感到茫然。整个过程中克莱里沙都对这件事保持天真无邪、有点迷惑的样子。团体成员认为她“装聋作哑”努力帮助她看见自己在这些事情扮演的角色他们的话越来越强而有力甚至有点苛刻克莱里沙再度觉得自己是受害者特别是被男人欺负“由于她无法控制情况”而被迫离开团体。这件事是克莱里沙核心问题的缩影借着扮演无辜受害者的角色来逃避责任。虽然她还没有准备好看见这一点但这件事却握有解决她难以建立亲密关系的钥匙。她生命中的两个重要男人精神分析师和团体治疗师都觉得被操纵、为自己辩护、对她感到恼怒。其他团体成员也有类似被利用的感觉她并没有诚实地与他们建立关系他们觉得自己只是她和治疗师演戏的工具罢了。克莱里沙进入治疗是因为有发展亲密关系的问题在团体中她对这些困难应负的责任非常清楚。她并没有与人同在当她紧邻着团体成员时她与我在一起当她紧靠着我时却是与精神分析师在一起当她与精神分析师相处时想必是与父亲在一起。克莱里沙身为无辜受害者的心理动力非常明显因为她本身就是经验丰富的心理治疗师有带领团体的经验并熟知个别治疗师和团体治疗师沟通的重要性。否认责任否认责任否认责任否认责任失控失控失控失控另一个脱去责任的方式是暂时“精神失常”。有些病人会进入暂时的非理性状态在其中可以有不负责任的举止因为可以不用为自己的行为提出解释。在第二部开始时所举的一个例子中治疗师队以违背谈自己的行为并非出于故意的病人说:“那是谁的潜意识?”这是问题所在。仔细检视这类病人治疗师就会发现所谓“失控”的行为绝对不是毫无章法的是有目的的可以为病人提供间接的收获“报偿”以及自我欺骗式的逃避责任。一位受到粗暴对待然后被感觉迟钝、虐待成性的情人拒绝的病人借着“失控”、“发疯”彻底改变了关系中的控制优势。她几个星期来整天跟着他不断闯入他的公寓任意破坏在他与朋友用餐的餐厅当众吵闹、大声尖叫、摔碗盘。她的疯狂和出乎意料之外的行为彻底打败了他他感到恐慌寻求警方的保护最后还需要紧急的精神科治疗。这时她达到了目的说也奇怪接着就恢复控制此后的行为完全合乎理性。以较缓和的方式表现这种心理动力的情形并不少见许多人都有被伴侣的非理性吓到的经验。失控提供了另一种常见的报偿照顾。有些病人深深渴望被治疗师以最亲密的方式照顾、喂食、关心为了达到这些目的甚至“失控”到深度退化、需要住院的程度。逃避自主的行为逃避自主的行为逃避自主的行为逃避自主的行为治疗师常常因为某些病人而倍感挫折他们清楚知道可以做什么来帮助自己觉得更好却莫名其妙地拒绝走出这一步。保罗是一个沮丧的病人在换工作的过程中到纽约接受几个工作的面试。他觉得非常寂寞、面试只占了三天中的六个小时其他时间都是寂寞、狂乱的等待。保罗曾在纽约住过好几年在那里有好些朋友他们的出现无疑会使他振奋他花了两个寂寞的夜晚看着电话希望朋友会打电话来但这是不可能的事因为他们并不知道他在纽约。而他却无法拿起电话打给他们。为什么?我们详细分析这个问题一开始得到的解释是“没有动力”、“要求他们陪伴实在太丢脸”、“他们会觉得我只是在需要他们时才打电话”。我们逐渐了解他的行为其实反应出他不愿体认自己的幸福和安慰掌握在自己的手上除非他采取行动否则帮助不会来临。有一次我说:“当自己的父亲是很可怕的事。”这句话在保罗的心中不断回荡常在日后的治疗提起这句话。矛盾的是(就好像第四章中的山姆在妻子离开后不愿外出寻找朋友免得错过别人打来的电话)要改变他在社交上的寂寞他必须面对更深层的存在寂寞。在这些例子中我们看到两种参考架构汇合在一起:承担责任也使人放弃终极拯救者的信念对于把世界观建立在这个信念之上的人来说这是非常困难的任务。这两个参考架构共同组成依赖的基本心理动力借着了解病态的依赖性格使治疗师得到一个条理清楚而有力的诠释体系。愿望和决定的疾病愿望和决定的疾病愿望和决定的疾病愿望和决定的疾病下一章深入讨论承担责任和意志(也就是愿望和决定)之间的关系我在这里简单提一下当人完全觉察到愿望和决定时就会面对责任。本章的主题是人创造了自己下一章的主题则是创造的材料是愿望和决定。沙特常常说个体的生活是由自己的选择所组成的人是自愿成为他现在的样子。如果被自我组成的观念吓到的话(还有这种知识附带的无根观念)就可能使自己麻木而不去期望或没有感觉放弃选择或把选择权转让给别人、机构或外在事件以逃避意志。我会在第七章讨论这些否认意志以逃避责任的机制。承担责任与心理治疗承担责任与心理治疗承担责任与心理治疗承担责任与心理治疗治疗师要帮助病人承担责任第一步并不是选用什么技巧而是采纳一种态度让后续的技巧有所依据。治疗师必须不断在这个参考架构中运作让病人知道是他创造了自己的不幸并不是出于偶然也不是运气不好或基因不良才造成病人寂寞、孤独、长期成瘾或失眠。治疗师必须判断病人在自己的困境扮演什么角色然后找出让病人得到这个洞识的方法。除非病人了解释自己创造了自己的焦虑不安否则不可能有改变的动机。如果人一直相信是别人、坏运气、令人不满的工作造成不幸(简单地说就是自己以外的某种情形造成不幸)怎么可能花力气来改变自己呢?如果根据这种信念来做的话最明显的策略不是治疗而是行动改变环境。每一个病人愿意接受责任的程度有很大的不同。有些病人很难接受责任这个部分就占了大部分的治疗一旦他们承担起责任治疗的改变几乎不花力气的自动发生。有些病人较快体认到责任却在别的治疗阶段原地打转。一般说来责任的觉察并不会在每一件事都均衡进展人可能在某些议题接受责任却在其他议题否认责任。辨认与标明辨认与标明辨认与标明辨认与标明治疗师的第一项任务是注意问题辨认逃避责任的情形和方法并让病人知道。治疗师根据个人偏好的风格使用各式各样的技巧让病人把注意力集中在责任。举机构第二部分一开始谈到的情形为例:治疗师反驳病人的借口“我不是故意的我是在潜意识做的。”而问“那是谁的潜意识?”这个问题能激发责任的觉察就好像治疗师要求病人“拥有”自己发生的事(不是“他激怒我”而是“我让他激怒我”)“不能”的铃要求人把“不能”改成“不愿意”这个方法是用来强化责任的觉醒。只要人相信自己“不能”就仍然不知道自己主动造成自己的处境。病人被教导说:“妈妈除非你改变我十岁时对待我的方式否则我绝不改变。”其实是要病人思考自己拒绝改变而不是无法改变。此外也使他看见自身处境的荒谬以及他悲惨无益地把生活牺牲在充满还恨得祭坛上。盖曲(VeraGatch)和泰莫林(MauriceTemerlin)研究心理治疗会谈的录音带描述一个设计来强化责任觉察的面质方法大杂烩(这种面质有时不够敏锐):当一位男子苦涩被动地抱怨妻子不愿与他性交时治疗师澄清这段话中隐含的选择:“你一定喜欢她那种方式你已经和她结婚那么久了。”一位家庭主妇抱怨:“我根本管不了孩子他就是整体坐着看电视。”治疗师阐明其中隐含的选择说:“你太小太无助了无法把电视关掉。”一个为冲动所苦的困扰男子说:“阻止我我怕我会自杀。”治疗师说:“我应该阻止你吗?如果你真的想自杀的话除了你自己之外没有人能阻止你。”一位被动、停留在口欲期的男子觉得生命已无意义因为他爱上了一位年纪较大的女性却得不到回报治疗师开始唱着:“可怜的小羊迷路了”一般的原则很明显:每当病人哀叹自己的生活处境治疗师就询问病人自己是怎样创造出这种处境的。如果治疗师留心病人最初的抱怨常常很有帮助可以在适当的时机把这些抱怨与后来在治疗中的态度与行为对照。举例来说一位因觉得孤独寂寞而接受治疗的病人在治疗中谈到他的优越感以及对别人的嘲笑轻蔑。他显然拒绝改变这些态度因为这种态度是自我相容而固着的治疗师为了帮助病人了解他对自己身陷困境所负的责任而在病人一谈到他对别人的嘲笑时就说“所以你很寂寞。”一位病人怨恨生活受到限制必须帮助他体验自己如何造成那种处境比如:选择留在婚姻中、抱有两份工作、养三只狗、维持井然有序的花园等等。大体来说人的生活会变得如此结构化而开始认为生活是既定的事实好像是人必须居住其中的固定结构而不是自己编织的网可以再度用任何方法重新编织。我很确定这就是为什么魏尔会对那个受限制而困扰的病人说:“你为什么不干脆换个名字搬到加州去住?”的原因他强而有力地要病人正视自己的自由事实上病人确实能自由改变生活结构以完全不同的方式来组成生活。当然还有一个现成的说法:“有许多事情是无法改变的。”人必须谋生、必须当孩子的父母、必须实现自己的道德义务。人必须接受自己的限制:瘫痪的人没有走路的自由穷人没有退休的自由老寡妇没有什么结婚的机会诸如此类。这个障碍是人类自由概念的基本障碍可能在治疗的任何阶段出现由于非常重要我将会以独立的段落详细讨论(见本章末“责任的限制”一节)。虽然有技巧可以标明并强调责任但这些方法的疗效仍然有其限制。“不能”的铃或“为你的生活负责”、“拥有自己的感觉”的口号虽然非常引人注目可是大部分病人需要的不是激励、规劝治疗师必须运用冲击更深的方法。治疗师可资运用的最有效的方法包括分析病人当前(此时此地)在治疗中的行为在治疗情景中显示病人重新创造的缩影而病人在生活中则会面临相同的处境。我接下来会讨论如何具体建构心理治疗以达到启发病人觉察责任的目的。责任与此时此地责任与此时此地责任与此时此地责任与此时此地如果治疗师企图分析病人的叙述努力证明病人对生活处境的责任反而常常会原地打转。病人心里会低吟:“说来容易他坐在舒适的办公室告诉我是自己造成这种情形可是他其实不知道我先生是个多么虐待成性的恶霸。”(或是“我遇到的是多么离谱的老板”、“我的冲动是多么难以抵挡”、“商业世界根本不是这么回事”或任何其他难以计数、无法超越的障碍。)每个有经验的治疗师都知道这种抗拒是没有限度的因为病人并不是自身生活困境的客观观察者病人会以外化的防卫机制或是各种各样的方法扭曲资讯以符合他所假定的世界。所以很见到治疗师能单凭二手资料来促使病人承担责任。如果治疗师能处理治疗现场此时此地的一手资料就能得到很好的着力点。把焦点放在治疗情景出现的经验、治疗师亲身参与的经验或可帮助病人检视自己对当下行为的责任(在行为还没有被防卫机制装饰或隐藏之前)。如果治疗师选择的事件或行为显然与病人接受治疗的问题类似就可大幅增加治疗的冲击。桃乐丝这位病人是很好的临床写照她因为与男性关系有严重的焦虑而寻求治疗。她描述自己的主要问题是与虐待成性的男人之间的关系她无法让自己摆脱这种关系。她父亲、第一任丈夫、现在的丈夫和接二连三的老板都曾虐待她她认为自己的困难随处可见我打算向她强调一次又一次被专制坏蛋控制的噩运。她因为严重的焦虑风暴已接受好几个月的团体治疗由于等不了下一次的团体聚集她在一天早上打电话给我要求紧急的个别会谈我排出万难重新安排时程同意在当天下午三点见她她在二点四十分打电话来留言取消约诊。几天后我在团体治疗询问她怎么回事她回答那天下午比较好了由于我规定每个团体成员在整个疗程只能与我有一次个别会谈所以她决定把机会留给更需要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订出这种规定!我绝不会拒绝情况紧急的病人也没有任何一个成员听我说过这种话可是桃乐丝坚信我曾这么告诉她她以高度选择性的方式回想我们联系中的其他事件。例如她非常清楚记得我在几个月前曾有一次很不耐

类似资料

该用户的其他资料

《黄帝内经》对现代释梦学的启迪.ppt

人类梦史.pdf

梦的真谛.pdf

梦典(戴维).pdf

梦与意识投射(赛斯书).pdf

职业精品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精选资料

热门资料排行换一换

  • 易学大辞典.pdf

  • 夏商周考古学论文集 -续集.pdf

  • [孩子是如何学习的].张雪兰.着…

  • 国学必读(下卷) 钱基博 编着.…

  • 必须保卫社会 米歇尔·福柯 着 …

  • 失落的一代.pdf

  • 汉英词典.pdf

  • 中国小说中的文人叙事明清章回小说…

  • 丰子恺《白鹅》_丰子恺着.pdf

  • 资料评价:

    / 363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