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左拉《我控诉!》.pdf

左拉《我控诉!》.pdf

左拉《我控诉!》.pdf

上传者: 学豆 2011-01-02 评分 5 0 235 32 1066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左拉《我控诉!》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主题内容包含我我我我控控控控诉!诉!诉!诉!左拉[周永坤按:德雷福斯(AlfredDreyfus)是阿尔萨斯一位富裕的纺织制造商的儿子犹太人毕业于巴黎综合工科学符等。

我我我我控控控控诉!诉!诉!诉!左拉[周永坤按:德雷福斯(AlfredDreyfus)是阿尔萨斯一位富裕的纺织制造商的儿子犹太人毕业于巴黎综合工科学校与高等军事学校因出色的能力而被派法国陆军参谋部工作。年月被捕被控叛国在秘密军事法庭受审。事情的起因是一张纸上有备忘的内容事涉间谍而上面的字与德雷福斯的字迹相近。由于当时的反犹太主义、并且同事对他充满嫉妒之心加上官员自身的利益法官不愿意按事实真相来办。其后德雷福斯被取消军阶并放逐至魔鬼岛。年重审再获有罪判决但判决附加“犯罪环境特殊情有可原”其后获共和国总统特赦年恢复军阶并复职获授荣誉军团勋章。左拉(ZolaEmile~)是法国作家自然主义文学流派的领袖。他于年月挺身而出在《震旦报》发表公开信开头一句是“我控诉”他揭露法国总参谋部陷害德雷福斯的阴谋结果以诽谤罪被判徒刑只好逃往英国次年月才回到法国。正是由于左拉等社会良心的努力德雷福斯间谍案才得以喜剧收场。如果我们只为有权的人讲话如果我们不是警惕权力而是将棍棒挥向手无缚鸡之力的几个可怜的秀才这个社会将会成为坟场。这是我向朋友们推荐这封公开信的目的。年元旦]我控诉!总统阁下:为了感激您接见我时的仁慈、亲切态度您可否允许我对您应得的声誉表示关切您可否允许让我告诉您虽然您军徽上的军星数量正在攀升却受到最可耻和难以磨灭的污点玷污它正处于逐渐黯淡的危险中。恶名诽谤并没有使您受损您赢得了民心。您是我们崇拜的热力中心因为对法国来说与俄罗斯结盟是场爱国庆典。现在您即将负责全球事务这是个多么庄严的胜利为我们这勤劳、真理与自由的伟大世纪加冕。不过令人讨厌的德雷福斯事件玷污了您的名字(我正要说玷污了您的政绩)。军事法庭居然奉命判埃斯特哈齐这种人无罪真理与公义被打了一记大耳光。现在一切都太迟了法国已颜面尽失而历史将会记载这样一起有害社会的罪行发生在您的总统任期内。既然他们胆敢这样做非常好那我也应无所畏惧应该说出真相。因为我曾保证如果我们的司法制度这起事件曾通过正常渠道来到它面前没有说出真相全部的真相我就会全盘道出。大声地说出是我的责任我不想成为帮凶如果我成为帮凶在远方备受折磨的无辜者为了他从未犯下的罪行而遭受最恐怖的折磨的幽灵将会在夜晚时分纠缠着我。总统阁下我将大声向您说出令正直人士强烈反感的真相。基于您的信誉我深信您尚未发觉事实的真相。您是法国的最高首长除了您我应该向谁痛斥那些真正犯罪的人首先是有关德雷福斯审讯及不利于他的判决的真相。一个邪恶的人主导了这一切干了这一切:帕蒂上校。当时他只是一名少校他就是整起德雷福斯事件。一直要到一个公正的调查清楚地确立他的行动和责任之后我们才会明白德雷福斯事件。他看起来令人难以推心置腹且心思复杂满脑子诡计且沉迷于运用低级小说的方法偷取文件、匿名信在荒废的地方会面、在夜晚兜售害人证据的神秘女人。说备忘录是德雷福斯所写的是他的主意要在一间满是镜子的房间检查该文件也是他的主意。福尔齐内蒂少校告诉我们帕蒂拿着尚未点亮的提灯进入犯人正在睡觉的牢房突然把灯光射在犯人脸上意图使受到惊吓的犯人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条件下招供。还有很多可以揭发的事但这不是我的责任让他们去调查让他们寻找吧。我只能简单地说帕蒂以刑事警官的权限负责调查德雷福斯案以事发先后顺序与军衔而言他必须在这起已误判的案件上负最大责任。因全身瘫痪而去世的情报局长桑德赫尔上校曾持有该备忘录一段时间。以前曾发生过“消息泄漏”、文件失踪如同今日依然不见踪影一样。当有人渐渐怀疑备忘录只有参谋部炮兵团军官才有可能执笔时当局曾设法找出此人。这是一个明显的双重错误显示出备忘录的检验是很表面的因为一个仔细、合理的检验就能证实只有步兵军官才有可能写下这份备忘录。因此他们彻底搜索前述的范围他们检验笔迹样本好像这是个家庭纠纷。他们认为会在他们自己的办公室找到叛国贼然后再驱逐他离开。现在我们都熟悉这部分情节我不想复述但是就在帕蒂少校开始参与其事时德雷福斯立即受到怀疑从那时起帕蒂陷害了德雷福斯事件变成“他的”事件。他确信他能把叛国贼弄得十分狼狈并且从他身上榨出一份完整的自白。当然还有陆军部长梅西耶将军他似乎才智平庸还有参谋部长布瓦代弗尔将军看来他似乎被强烈的教权主义左右了还有副参谋部长贡斯将军受良心驱使对事件的处理比较开明。但是事件的发展是由帕蒂单独开始的他牵着那些人的鼻子走对他们施展催眠手法。对他也玩弄招魂术和神秘主义和幽灵交谈。他施加在不幸的德雷福斯身上的实验和所有疯狂的拷问方法设下供认的陷阱、愚蠢的调查、荒谬的伪造文件令人难以置信。啊对熟悉前面情节的人来说那真是个噩梦!帕蒂少校逮捕了德雷福斯将德雷福斯关入单人牢房。他立即跑到德雷福斯家恐吓德雷福斯夫人如果她向外界说任何一句话便会失去她的丈夫。同时那个不幸的人正扯着自己的头发大喊冤枉拷问的进行有如世纪的记录蒙上神秘的烟幕并伴随着大量粗糙的手法。指控完全基于一纸愚昧的备忘录而那幼稚的指控不但是颇为普通的叛国罪同时也是最卑鄙的欺诈因为几乎所有转交给敌方的所谓机密都是毫无价值的。我强调这一点因为这是煽动后来那真正罪行令法国声誉扫地、恐怖的司法错误的闸口。我想完全清楚地指出司法错误是怎样发生的帕蒂少校如何亲手打造了这个错误梅西耶将军、布瓦代弗尔将军和贡斯将军如何受他愚弄以致后来必须负起这个错误的责任进一步觉得有责任予以护卫并视之为不容讨论的神圣真理。起初他们所犯的错误是疏忽与愚昧从最坏的方面来说他们屈服于自己圈内人的宗教狂热与部队精神所带来的偏见并且纵容了愚昧。现在德雷福斯被传唤到军事法庭受审一切被要求保密。叛国贼若真为敌人开启了我们的国防边界让德国皇帝直冲巴黎圣母院军事法庭就不能强制更严密的缄默而且更强硬、更神秘。现在全国陷入震惊状态涉及恐怖的行为、背叛及历史性的丑闻时谣言自然便四起当然国家便向这些谣言低头。刑罚重到无以复加叛国贼被公开羞辱公众大为喝彩。国家的态度非常坚决:既然可耻的行径将罪人放在遥远的石山上他便应当留在那里遭受懊悔吞食然而那些难以形容、危险、可能会激怒整个欧洲的指控则需要用禁止旁听的秘密会议小心地隐藏起来。这些控诉是否为真不当然不是!在帕蒂少校那过分、疯狂的幻想背后什么都没有。一切不过是一道烟幕目的是隐瞒一本粗俗、古怪至极的小说只要细读军事法庭上宣读的正式起诉书任何人都会相信以上所说都是真的。那份起诉书多么肤浅!一个人有可能因为它而被判有罪吗如此恶劣着实令人震惊我要求正直人士都要阅读它:当他们想到德雷福斯因为它而在魔鬼岛付出不相称的代价时他们的心将因愤怒、反感而悸动。德雷福斯能说多种语言对吧这是一项罪行。在他家找不到任何有损他声誉的文件对吧这是一项罪行。他偶尔回乡探访对吧这也是罪行。他勤奋工作、求知欲强对吧这是一项罪行。他不易惊惶失措对吧这是一项罪行。他真的惊惶失措对吧这是一项罪行。它的措辞多么天真!它的主张多么毫无根据!他们告诉我们他被起诉十四项不同的罪状但最后其实只有一项真实的罪行:即有名的备忘录。而我们甚至发现专家们并非意见一致其中一名叫戈贝尔的专家因为敢于做出与军方期望不同的结论便被军方施压。他们亦告诉我们有名军官的出庭作证不利于德雷福斯我们仍然不知道他们被问了些什么问题但我们确信他们的证词不全是负面的。而且你们将会发现他们全都来自陆军部这场审讯是个家庭秘密会议他们全都是“圈内人”。我们不能忘记这一点:是参谋部想要这场审讯是他们审判德雷福斯而他们刚刚又对他做出了二次判决。这样剩下来的只有备忘录而专家们对它的看法并不一致。他们说在会议室内法官自然倾向宣判无罪。这情形若是真的你就可以明白为了证明判决有理参谋部今天不顾一切坚称拥有一份可以确认罪状却不能亮相的文件这份文件使一切合法化我们必须向它低头服从好像服从一位隐匿不可知的神。我拒绝接受任何这样的文件我全力拒绝!可能是某张可笑的纸碎片也许是那份提及随便的女人或要求越来越多名叫“D”的人的文件无疑地是某个丈夫或某人觉得利用了他的妻子之后并未支付足额费用。可是那张纸不是与国防有关、公开后会立即导致战争吗不!不!那是谎言。更令人憎恶、更具讽刺性的是他们的谎言不会使他们遭受任何伤害没有任何方法判他们有罪。他们把法国弄得天翻地覆躲藏在他们造出来的合法喧嚣中借着使人心战栗和心智扭曲堵住人们的嘴。据我所知危害社会的罪行莫过于此。总统阁下这些事实解释了误审是如何造成的而关于德雷福斯的性格、他的财务状况、缺乏犯罪动机、从未停止大喊无辜这一切都证明他是帕蒂少校过度想象力的牺牲品也是军方盛行的教权主义的牺牲者而对“污秽犹太人”的狂热追猎则使我们的时代蒙羞。现在让我谈谈埃斯特哈齐事件。三年过去了许多人的良心仍然深感不安、忧虑、烦恼因而使他们进一步查看最后他们相信德雷福斯是无辜的。我将不再回溯有关舍雷尔克斯特纳起初的疑惑以及后来对事件肯定的故事然而当他进行他的调查时参谋部内部发生了非常严重的事。桑德赫尔上校去世了接替他任情报局长的是皮卡尔上校。皮卡尔履行职权时有天拿到一封由一名外国特务写给埃斯特哈齐上校的信他在强烈责任心的驱使下展开调查但若非有上司的同意他不会采取行动。因此他向直属上司贡斯将军然后是布瓦代弗尔将军然后是继梅西耶将军之后任陆军部长的比约将军略述他的猜疑。人们经常谈及的著名的皮卡尔档案其实就是不折不扣的比约档案这个档案是由属下为部长预备的参谋部必定仍保有这份档案。调查从年月进行至月有两件事是确定的:贡斯将军深信埃斯特哈齐有罪而布瓦代弗尔将军及比约将军并不怀疑备忘录是出自埃斯特哈齐的手笔这些结论是基于皮卡尔上校的调查。但是情绪一下子高涨起来因为埃斯特哈齐若有罪德雷福斯的判决势必会被推翻而这正是参谋部决定不惜任何代价避免的。当时与事件有关的人士必定感到无比焦虑。值得注意的是比约将军并没有做出任何妥协他刚刚上任有能力揭发真相。但是他不敢这样做无疑地他害怕公众舆论也害怕连累整个参谋部的职员包括布瓦代弗尔将军、贡斯将军及部属。他的良心正与他认为什么是陆军最重要的利益相对抗但只持续了一分钟。一分钟过后一切都太迟了他已做出选择:他妥协了。从此他所承担的责任愈来愈重他已承担了别人的罪行也和其他人一样有罪。他的罪比其他人更重因为他有权纠正司法的不公却没有采取行动。如果可以请您明白这一点!一年来比约将军、布瓦代弗尔将军及贡斯将军都知道德雷福斯是无辜的但他们不吭一声!这样的人夜里竟然还能安然入睡!他们有妻子、儿女而且爱自己的妻儿。皮卡尔上校以正直人士的身份尽其本分以正义的名义对上司表明坚决的态度。他甚至乞求他们告诉他们他们的踌躇不定是如何不明智一个多么恐怖的风暴正在成形而真相一旦大白风暴会如何爆发。后来舍雷尔克斯特纳先生向比约将军重复了这一席话出自爱国热忱他恳请比约认真处理这起事件切勿让它愈演愈烈最终演变成公共灾难。可是罪过已经造成了参谋部已无法坦白招供了而皮卡尔上校被调职他们将他愈调愈远甚至调到了突尼西亚。他们甚至想要指派他从事一项必然会招来杀身之祸的任务莫赫斯侯爵就是在同一地区被杀的。尽管如此皮卡尔并未失宠贡斯将军和他保持友好的书信往来只是揭发某些秘密并非明智之举。在巴黎征服人心的真理正在向前迈进而我们知道这场预料中的风暴将如何爆发。当舍雷尔克斯特纳先生正要向司法部长要求重审德雷福斯案时马蒂厄•德雷福斯公开抨击埃斯特哈齐是备忘录的真正作者埃斯特哈齐就在此时浮出水面。证人说他起初惊惶失措正处于自杀边缘或准备逃走然后突然间他变得非常大胆、非常激烈巴黎为之愕然。因为具体的支持以匿名信的方式出现警告他敌人正在采取的行动某夜甚至有个神秘女人交给他一份由参谋部偷来的、能救他一命的文件。我不禁怀疑帕蒂上校是幕后主使人因为我认得出这种策划很符合他那充满想象力的作风。他的成就决定德雷福斯有罪已遭遇险境无疑地他要保护他的成就。修订判决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会枉费他为那虚构的低级故事所做的牵强、悲哀的努力这个故事可恶的最后一章是在魔鬼岛上帕蒂不容许这样的事发生。因此他与皮卡尔之间的决斗终将举行在决斗中其中一人将光明正大地让人看到他的脸另一人则戴上面具不久我们会在民事法庭上见到他们。这一切的后盾便是参谋部它仍然为自己辩护拒绝承认所犯的罪行这些罪状愈来愈令人憎恶。在迷茫中人们亟欲了解谁可能是埃斯特哈齐的保护者。幕后主首是帕蒂上校他安排一切主导了整个局势他所用的方法是如此荒谬以致马脚四露。其次是布瓦代弗尔将军、贡斯将军和比约将军他们觉得有责任使得埃斯特哈齐无罪开释因为若承认德雷福斯无罪陆军部便会受到公众的嘲笑而威信扫地。这是个奇怪的现象而其结果也令人印象深刻因为事件中唯一的正直人士皮卡尔上校成了受害者饱受粗暴的待遇与惩罚。啊!正义!恐怖的失望充满了我的内心!他们甚至说皮卡尔就是那名伪造者伪造了那封意欲打垮埃斯特哈齐的电报。但天啊为了什么有什么目的请说出一个动机来。他是否也被犹太人收买了整件事最滑稽的一点是皮卡尔根本是名反犹太主义者。对我们正目睹一幕丑陋的场景:负债累累、为非做歹的人被判无罪而一个充满荣誉感、毫无不良记录的人却声名狼藉!当社会堕落到这种地步便开始腐化。总统阁下这就是埃斯特哈齐事件:一个有罪的人却被证明无辜。两个月来我们注视着这起悲惨事件的每一段情节我只能简述这只是整件事的摘要但有一天这起动荡事件的每一部分都会被详尽地写出来。我们目睹佩利厄将军与哈法义少校指挥了一项恶劣的调查调查的结果是坏蛋变好人正直人士名誉扫地。然后当局便召开军事法庭。有没有人真的希望一个军事法庭会推翻另一个军事法庭所做的判决我所说的甚至不涉及军事法庭的法官选择他们的方式可以有所不同。由于这些军人的血液中含有纪律的因子难道这不足以取消他们担任公平审判的资格吗?纪律意味着服从陆军部长是陆军的最高司令一旦他宣布原判的威信您怎能期待另一个军事法庭会推翻原判以阶级关系来看这是不可能的。比约将军在他的声明中已为法官铺了路他们在审理案件时服从他的意见有如在战场上服从司令的指挥不假思索地服从。影响他们判决的意见是:“德雷福斯已被军事法庭裁定叛国所以他是有罪的我们这个军事法庭不能宣布他是无辜的。现在我们知道如果我们承认埃斯特哈齐有罪就等于说德雷福斯无罪。”没有任何东西能使他们脱离这条思路。他们的判决如此不公平以至于严重影响了未来的军事法庭并且使他们所做的决定永远被人怀疑。我们也许可以怀疑第一次军事法庭的判决是否明智但毋庸置疑的是第二次军事法庭有罪。他们的借口我一再重复是最高首长已宣布第一个判决是不容改变的是神圣与超越一切的他的属下怎么敢反对他们向我们宣扬陆军的声誉要我们爱戴陆军、尊重陆军。哦是的的确如果你是指国家一旦遇到危险陆军便立即响应保卫法国领土这样的陆军就是法国人民而我们能为它做的除了爱戴和敬重别无其他。可是介入这起事件的陆军并无尊严可言它不会为我们所需的公义而战。我们在这里面对的是持着刀剑、明天可能逼迫我们屈服的军人我们应该诚恳地亲吻他们那把有如神助的刀柄吗不当然不应该!如同我刚刚向您陈述的德雷福斯事件就是陆军事件:参谋部的一名军官被同僚告发在主管的压力下被判刑。我一再地说他若沉冤得雪参谋部全体官员便必须认罪。因此陆军运用了任何想象得到的方法在新闻上运作、声明与暗示及各种有用的方法袒护埃斯特哈齐以便再判德雷福斯有罪。共和政府应当带把扫帚到耶稣会的巢穴(比约将军自己这样称呼他们)扫个干净!什么地方可找到刚强、明智又爱国且具有足够胆量彻底改革整个制度、从头再开始的内阁我知道不少人只要想到战争便不寒而栗因为他们知道国防是由怎样的一批人操纵的!一座神圣的教堂现在已变成了卑鄙阴险、散布谣言、背后中伤者的狡窟而这就是决定我们国家命运的地方!人们从德雷福斯事件中那个人的牺牲看到了那恐怖的情景。对一个不幸、“卑鄙的犹太人”牺牲了。对几名军官运用了一连串疯狂、愚蠢、放纵的想象力、鄙劣的警察手段、审判官式与暴君式的手腕却没有受到处分!他们用靴子践踏国家以国家利益为借口将国家要求真理及正义的呼声塞入它的喉咙。他们也犯了其他罪行。他们的行动是以下流报章为根据并且让巴黎的流氓为他们辩护这班流氓现在耀武扬威、目中无人同时法律与诚实则因战败而受挫。当多数人要求的是一个作为自由、正义国家之首的慷慨祖国时却指责某些使法国陷于混乱中的人这根本就是一起罪行尽管真正犯了这起罪行的人正策划误导全世界相信他们虚构的事件是真的。误导、操弄公众意见并使之走上狂热是一项罪行毒害谦虚、普通平民的心灵鼓吹反动、褊狭的狂热自己却躲在反犹太主义那可憎的堡垒背后也是一项罪行。法国是人权自由的伟大摇篮若不消除反犹太主义便会因此而死亡。以爱国为借口增进仇恨是一项罪行正当人类的科学为真理及正义而努力时把刀剑当成现代的神祇来崇拜也是一项罪行。真理与正义我们曾多么热切地为它们奋斗!现在看到它们被人拒绝、忽视、被迫撤退是多么令人沮丧!我可以轻易地想象舍雷尔克斯特纳的灵魂如何充满沮丧的痛苦无疑地将来有一天他会巴不得当他在议院被质疑时曾采取革命性的行动透露他所知道的一切扯下所有的虚假面具。他是您忠诚的可靠人士一位能回顾自己诚实一生的君子。他认为真理本身便已足够没有什么实际用处却已足够对他来说这是非常清楚的。他自问为何要破坏平静的局面反正旭日就要上升。他安详、自信可是现在即将因此受到惩罚多么残忍呀!皮卡尔上校的情形也是一样:基于高尚的尊严他没有公开贡斯将军的信。他的顾虑为他带来声誉然而当他尊重纪律时他的上司却忙于中伤他在他的审讯前他们用蛮横、令人难以置信的方法进行调查。有两名受害人两名正直、心胸宽阔的人他们退后一步让神做它的工作但同时魔鬼也在进行它的工作。说到皮卡尔我们目睹了一种极不名誉的情况:一个法国法庭允许检察官公开指责一名证人法律上能有的控诉都加在这名证人身上但是当这名证人被传唤回法庭解释并为自己辩护时这个法庭便宣布要秘密审讯。我认为这仍是一项罪行而我估计这种做法将会激起所有人类的良心我们的军事法庭的确有很古怪的正义观。总统阁下这是很明白的真理它令人震惊它将在您的总统任期内留下无法清除的污点。啊我知道您无权过问您是宪法的囚犯也是最接近您的人的囚犯。但是身为一个人您的责任很清楚您一定不会忽略它您一定会担起您的责任。我没有一刻感到绝望我知道真理会取得胜利。我深信我重复我较以前更深信真理正在向前迈进没有什么事物能阻挡它。这起事件刚刚开始因为现在的情况如水晶般澄清:一方面犯罪者不想透露真理而另一方面捍卫正义者将用他们的生命见证正义。我在其他地方说过现在我在此重复:真理若被埋藏在地下将会发芽生长一旦有一天爆发一切都会被炸开。时间会证明一切而我们便会知道我们究竟有没有为未来的大祸做好准备。总统阁下这封信太长了我就此做出结语。我控诉帕蒂上校因为他是司法误审中的凶暴主角(不知不觉地我愿意相信)他更运用极荒谬与应受谴责的诡计掩盖他过去三年的恶行。我控诉梅西耶将军因为他是本世纪最不公平行动之一的同谋但其所为至少出自其脆弱的心志。我控诉比约将军他手上握有表明德雷福斯清白的不可否认的证据却将它隐藏。为了政治目的他犯下这起违反公义、违反人道的罪行。他这样做是为了挽回已受连累的参谋部的面子。我控诉布瓦代弗尔及贡斯将军他们是同一起罪行的同谋其中一位无疑是出自强烈的神职信念另一位可能是出于使陆军部成为不可攻击的至圣之所的团队精神。我控诉佩利厄将军和哈法义少校他们指挥了一项低劣的调查。我指的是该项调查是绝对一面倒的而哈法义所写的报告是天真、无耻的不朽之作。我控诉三名笔迹专家即贝洛姆(MessrsBelhomme)、瓦里那(Varinard)与库阿尔(Couard)他们呈交了虚假的报告除非医疗报告显示他们的视力和判断力有问题。我控诉陆军部在新闻界主导了一项可憎的运动(尤其在《闪电报》与《巴黎回响》[LEchodeParis])以隐瞒自己的错误误导公众意见。最后我控诉第一次军事法庭它违反法律只依据一份目前仍为秘密的文件即宣判被告有罪。我控诉第二次军事法庭它奉命掩饰第一次军事法庭的不法行为后来自己却明知故犯判一个有罪的人无罪。在提出这些控诉时我完全明白我的行动必须受年月日颁布的有关新闻传布条例第三十及三十一条的监督。依据这些条例诽谤是一项违法行为我故意使我自己置身在这些法律下。至于我控诉的人我并不认识他们我从未见过他们和他们没有恩怨或仇恨。对我来说他们只是一种实体只是社会胡作非为的化身。我在此采取的行动只不过是一种革命性的方法用以催促真理和正义的显露。我只有一个目的:以人类的名义让阳光普照在饱受折磨的人身上人们有权享有幸福。我的激烈抗议只是从我灵魂中发出的呐喊若胆敢传唤我上法庭让他们这样做吧让审讯在光天化日下举行!我在等待。总统阁下我谨向您致上最深的敬意。转引自[美]迈克尔•伯恩斯:《法国与德雷福斯案件》郑约宜译江苏教育出版社年版第页以下。

精彩专题

职业精品

上传我的资料

热门资料

资料评价:

/ 10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