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_快雪堂法书_帖考

_快雪堂法书_帖考.pdf

_快雪堂法书_帖考

青山遮不住_2046 2010-12-21 评分 0 浏览量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_快雪堂法书_帖考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主题内容包含,《快雪堂法书》帖考王连起明清之际,官私刻帖成风,《快雪堂法书》帖,虽卷数不多,却是当时诸多汇帖中颇为重要的一部,由于后来拓本较少,流传不是很广,所符等。

,《快雪堂法书》帖考王连起明清之际,官私刻帖成风,《快雪堂法书》帖,虽卷数不多,却是当时诸多汇帖中颇为重要的一部,由于后来拓本较少,流传不是很广,所以一些人并不太了解此帖,以致有在报刊介绍者竟称之曰“北海北岸有王羲之书法碑”解放前只影印过一种,还是缩印的“内府拓”本,已是很普通之物。近日又有印本,更是新拓本。至于帖中所摹各帖的真伪优劣及流传情况,虽前辈名家多有论述,则或因未全刊出,或因专讲某个方面,总未论及全貌。笔者曾借紫禁城出版社影印乾隆内府旧藏《快雪堂帖》之际,作简要说明附于帖后,今更详细论之,并斗胆称之曰“快雪堂帖考”,望方家见笑之余,能赐以批评指正。《快雪堂法书》帖,琢州冯锉选辑,宛陵刘光肠幕镌,没有刻石的准确日期,王献之《洛神斌十三行》后,有崇祯十四年冯拴跋,攀刻的时间,或开始于此之后不久。从收帖至赵孟撷及帖的排列次序颇为混乱来看,钱泳所说“未刻完而经丧乱”的话,是有根据的。冯栓,字振赚,一字伯衡,号鹿庵。明万历癸丑进士,天启中官文渊阁大学士,兼户部尚书,因馅附魏忠贤党而被罢官。入清,官至弘文院大学士、礼部尚书。冯氏明清两代都曾官居高位,家中收藏的法书名帖很多,从《快雪堂帖》上石的情况也可以得到证明。刘光喝,字雨若,安徽宣城人。清初曾任鸿肪寺序班,是明末清初最杰出的刻帖名家,自刻《翰香馆帖》十二卷,为卞永誉刻《式古堂帖》十卷,但此二帖刻的并不好,或刘氏仅是挂名而未尝亲自幕勒。《快雪》则不同,攀刻之精,不仅前后的《玉烟堂》、《勃海藏真》、《戏鸿堂》等帖无法比拟,就是较之《停云馆》、《秋碧堂》、《三希堂》等帖,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快雪》之所以名重艺林,原因之一就是得之于刘雨若的铁笔传神。《快雪堂法书》帖,得名于冯氏因贮王羲之《快雪时晴帖》而署堂名曰“快雪堂”其拓本根据时间的早晚和地点的不同,通常分为三种,曰“琢拓”、“建拓”、“内府拓”。因冯栓刻于琢州原郡,凡冯氏当时所拓,都称为“琢拓”是比较珍贵的早期拓本。后冯氏子不能守而质于州库,州牧福建人黄可润购之,运回福建,因此,在福建的拓本便称为“建拓”,由于此帖原刻的三块木板在捆载入闽时留下了绳勒之痕,所以这便成了“建拓”的一个考据,拓本也颇难得。后来,福建总督杨景素将此帖!石购得,又北运以进奉内府,时在乾隆己亥,乾隆皇帝为之建快雪堂于北海北岸,将石嵌于两廊,又把其中的数块木版改刻于石,业作《快雪堂记》以记之。此后的拓本便称为“内拓’域“京拓”。这些,是关于《快雪堂帖》刻石的一般说法。#年,马子云先生在《快雪堂法帖校后记》一文中,又指出所谓“内拓”本也有两种一种是初进时将三块木版改刻于石,其中米带《珊瑚帖》后七言诗“当日蒙恩预名表”一句的“预’字,《校后记》说“按文理应为‘题’字,‘题’字写为‘预’字,是米莆的笔误。但这次换木为石时,将‘预’字改为‘题’字,虽然文理正确,却与原来墨胁不合”该文业附有此帖“题名表”的拓本图片。第二种是将“题”字,又改成了“预”字。《校后记》云“裱本!再改“预”字本后有乾隆御书诗,说不应该改为‘题’字,以原来的墨胁,应该为‘预’字,’这确实是以往研究碑帖者们忽略了的。如《壮陶阁书画录》著录《珊瑚帖》墨胁时,裴景福就说“已刻入《快雪堂帖》,‘预名’误作‘题名’。”以为是冯氏原刻之误。但今所见“琢拓”本,皆作“预名”,由此可知,裴氏不仅所藏的《快雪堂帖》为“题名”表本,而且他还没有见过未改的“啄拓”本。裴氏以墨跻为准,错怪冯锉,只能算少见多怪,一而有的人,只见过拓本,业且是“题名表”本,便以之为准绳,而断言“今之号蝉翼拓琢石,凡‘预’字者,皆筱本也’,(则是一叶障目,是非完全颠倒了。所以,“预名”与“题名”问题是有必要搞清楚的。王壮弘先生《帖学举要》一书中《快雪堂帖’’京拓”条云“米带《珊瑚帖》木刻作‘蒙恩预名表’,石刻作‘蒙恩题名表’。”同“校后记”一样,认为是木版改为石版时,“预”改作“题”字的。笔着所见此帖拓本甚少,自然不敢妄加怀疑,只是从“文理”上觉得“预名表”是通的。如果乾隆认为“预名”是米萧的笔误,那是皇帝老爷自己不通。而以墨跻为准‘鞍原书的‘预’字改回来”之说,也难以成立,因为《珊瑚帖》原胁板本就没有入乾隆内府(那么,乾隆皇帝是怎样认识到自己改错了的呢)带着这个疑虑,我阅看了故宫博物院所藏的几种《快雪堂帖》的不同拓本,特别是所谓改刻后的拓本,但两个《珊瑚帖》都是“预名表”。而乾隆的诗题,更证明“题名表”不是进清内府后所改,其诗题如下“石刻因何木补为)其间委曲率难知。故教攀手易石矣,颇觉传神类木之。渴损阴寒识颜笔!右颜真卿帖,怒涛苦雾见苏词!右苏轼帖。漫夸朱草愧五色,更诩珊瑚收一枝!右米帖,所补木版,即此三种,皆概括帖中语。匣衍由来志数典,廊园乍喜毕探奇。证讹并以清漫德!个褥半呼申‘当尽蒙粤预冬春’‘枣’字攀‘琴’,令弥冬,并苏帖中漫德者亦易之。,翰墨良缘永静怡。匣卉《快雪堂》补刻木版法帖,因题句”。这里说的很清楚,“题”字是贡入内府的木版上就有的,乾隆是改“讹”之人。也根本没有什么“按文理”、“按原书”而改来改去的事。故宫博物院藏有两件“题名表气快雪堂帖》,皆非清宫旧藏,其中一件是仅存一册米书的残帖,前有王斯恩同治戊辰一跋,说此帖是当年原石贡入内府道经杭州时所拓,“已藏之两世矣,兵资之余,仅存此册”。《校后记》已录此跋全文。业将其中的《珊瑚帖》,‘作了内府改“题”字本的证明插图。但它实在不是清内府的改刻本,即便不以王斯恩之说为据,还有两点可证,一、“题”名表本,乾隆诗题称为“讹’者,是木版拓本。其二,此册米书《丹青引帖》前有“快雪堂法书”隶书标题,而内府改刻本已将此标题改刻在米书《九歌》帖前。另一“题名表”本,五册全,有道光庚子徐松题,后归王存善,王氏也谈到“题名伙“预名”的问题。其再跋全文如下“此是琢刻闽拓,乾隆时贡入内府,图一快雪堂帖王羲之晚复帖、自慰帖图二快雪堂帖刻乐毅论!局部图三快雪堂帖刻张翰帖季鹰帖!局部衷愁教日前遣使待言嗦载火下解浓一行婀光叭挚浅针。遨连着直未害薄和像何忽然一养殊鸟位净汤牡不常得安依他布向列山)千谈而燕你瘫卞不通二二雨燕瓷食常便作夜,存。皿)礼冲衣孩人心谊召惰今未调遨可长年言并海物搔本,峪工藏川闰不、盲策工贫零七乙抚争心月二石舀催空图四于诸家书前加题某人书楷字,又米帖‘当日蒙恩题名表’改‘题’字为‘预’字,今之号称蝉翼拓琢石凡‘预’字者,皆覆本也(存善再记”。古代碑帖善本,收藏于内府者自不待言,蔡襄持书帖墨迹就是私家所藏,也基本上是秘不示人的。因此,前代鉴藏家仅根据自己所藏而下的断语,其片面甚至荒唐自然就难免了。今所见“琢拓”本,都是“预名表”,这证明,此帖的木版,必是在离琢之后、入内府之前又换过的。《快雪堂法帖》,前人评价甚高,除了前面提到的刻手刘雨若技艺高超、最大限度地保存了原帖的笔锋神髓外,另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快雪堂帖》中的很多帖是从墨娜勾幕下来的。有的帖即便不是攀自墨跻,也多取自古拓善本,所以,它得到了近现代很多研究碑帖的名家们的推崇赞扬。如欧阳辅《集古求真》评价此帖日“卷数虽少,其中诸帖,大半由真跻幕出”。其他很多人也几乎同样评价,林志均先生《帖考》更说“冯氏所选,皆真肺”。这里,就牵涉到刻帖的真伪问题了‘这是一个很复杂而不易说清的问题。简单地说,凡称为“真”的,奉勒上石的原底就必须是墨跻原件。但墨跻亦有真伪之分。根据真肺幕出的是“真”,根据伪跻攀出者还是伪。这是其一。其二是“帖翻帖”的问题,这同碑的翻刻有很大不同,有些汇帖中很多帖是翻刻!从刻本上勾幕再上石的,被翻之帖如果原上石的底本就是伪胁,当然还是伪,但如果被翻的原帖刻的是真跻,这翻刻的帖就有人认为还属于“真”的范围。所以,什么《绛帖》、《谭帖》、《橙清堂帖》,以致《淳化阁》的“泉州本”、“肃府本”等,依然有它们的价值。但是,墨肺上石后,不管刻手多么高明,原跻点画转折的细微变化,总会走失一些的,再从这样的刻本上勾幕重刻,必然就会增加其呆滞刻板,损减其自然生动。重刻以致再刻,失真的程度就必然更厉害,这怎能等同于原刻的“真”呢)但这同依样画葫芦的翻刻后冒充原刻的伪帖、生造的伪帖又是有区别的。因此,“翻刻”概念虽然有些模糊,但用意又是很确切的。当然,初刻之帖如果勾幕不准、刻手不佳、拓的不好,也能造成视觉效果的失真,因而增加鉴别的困难。所以,一部汇帖,其中哪些帖是真胁上石)哪些帖是伪跻上石)哪些帖是从拓本上翻出)其拓本又是怎样的)确实是不太容易分清的。对比考证,固然可以发现很多问题,但要比较准确地判明这些问题,则还要从书法艺术本身,即每位书法家的用笔结体习性、艺术风格特点、艺术水平的高下等方面来加以认识鉴别。下面,就《快雪》所刻诸帖,特别是至今尚存墨跳的部分,作一粗略的考证鉴别。《快雪堂法书》开卷第一帖是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行书,墨肺上石。原帖为纸本,有多种影印本,今藏台北故宫博物院。从其笔画、转折,特别是牵丝带笔处,可以明显看出这是勾填的古幕本。《快雪时晴帖》,最早见于唐褚遂良的右军书目,原有六行,宋《宣和书谱》亦列有此目。据米带《书史》记载,《快雪时晴帖》,苏舜钦家藏有三本。米氏得到过一本,曾刻入宝晋斋帖中,元时归郭天锡。《快雪堂帖》所刻此本,最早的藏印是南宋内府的“绍兴”印,后经贾似道、张德谦、张晏父子等收藏,再归元内府。元仁宗延枯五年,勃命赵孟倾、刘庚、都护沓儿分别题跋于后,后又经刘承禧、王释登、汪道会、文震孟、吴廷等跋。见于《寓意编》、《东图玄览编》、《清河书画舫》、《式古堂书画汇考》、《大观录》、《石渠宝岌初编》等书著录。冯氏将之上石时,只刻了赵孟颊一跋,这之前,章藻的《墨池堂帖》,也曾刻过此帖,并且是三元人跋全刻。康熙十八年,冯锉之子冯源济将此帖进奉内府。后为乾隆皇帝所激赏,把它同王献之《中秋帖》、王殉《伯远帖》同列为“三希”,而以《快雪时晴帖》为首,‘业据之刻《三希堂法帖》,从此此帖名声更加显赫。就乾隆帝之书的筋瘦骨软、锋棱尽失来看,他确实是认真学习过此帖的,只不过是学其不足之处罢了。以《墨池堂》、《快雪堂》、《三希堂》三帖相较,《快雪》所刻,确实要优于这前后二帖。王羲之《晚复帖!图一、《自慰帖》、《极寒帖》、《建安帖》、《追寻帖》,都是帖翻帖,系从《大观帖》攀出。冯锉所藏《大观帖》宋拓善本,据翁方纲《大观帖》卷六上的题跋可知,至嘉庆年尚在冯锉曾孙冯馄之手。《官奴帖》、《十月五日帖》、《足下家帖》及王羲之临锤群书,都是辗转翻刻的。《足下家》最早见于《淳化阁》,此系从《绛帖》翻出,宋人已定其为伪帖。《官奴》见于米氏《宝晋斋》帖卷三,但此刻非出《宝晋》,笔意结构倒很像宋高宗赵构之书。《十月五日帖》,《淳熙秘阁帖》卷一亦曾刻过,《快雪》此本同刘雨若自刻的《翰香馆法帖》中此帖一样,应是来自董其昌所得的《橙清堂帖》中。同样,《东比帖》、《羊参军帖!一般称《军还帖》、《修载帖》、《雨晴帖》等,亦出于此。据王肯堂《郁冈斋笔魔》记载,董其昌初见到一卷《澄清堂帖》时,便“叫绝,以为奇特”。后王氏告诉他昊江有十余卷,董其昌得到五卷后,便选了一部分刻入他的《戏鸿堂帖》卷十六中,并在跋中乱定为“贺槛手摹,南唐李氏所刻”一时都将这南宋人刻的《澄清堂帖》上推到了南唐。王肯堂《郁冈斋墨妙》帖卷六,亦刻了这《东比帖》、《羊参军还帖》、《雨晴帖》等,同《快雪》相较,出于一脉,当然也与其时热乎起来的《澄清堂帖》有关。《郁冈斋》尚有《快雪堂帖》所刻的《胡母帖》,笔意也完全一致,《胡母帖》、《诸从帖》是《十七帖》中的两帖!亦见于宋汇帖中。《快雪》所刻此《诸从帖》后,有“米带”二字,于是人们又将这几帖归为米临。这样,说它们是王书,则是米临,说它们是米临,又是王底,真有些超乎真伪之外了(!!郁冈斋》同此数帖刻在一起的《长风帖》、《贤室委顿帖》、《四纸飞白帖》、《大道帖》的墨跻尚存,看来确实颇类米带书。《四纸飞白帖》上有南宋高宗“睿思东阁”玺印,或当时便定为了米临。如果《诸从》、《胡母》等帖果有墨跻存世,或可能与这几帖有些关系,那样,便可做进一步的判断了。小楷书《乐毅论》,墨跻上石!图二,据说此帖是王羲之晋穆帝永和四年!年十二月书,褚遂良《右军书目》列为正书五卷第一。《梁武帝与陶弘景论书启》认为是攀本。《智永题右军乐毅论后!并见《法书要录亦云“《乐毅论》正书第一,梁世攀出”。或又说唐太宗所得右军书,惟此帖非墨跻而是刻石,殉葬昭陵,为温韬所发而石已裂。北宋高绅以铁束之,又曾毁于火,末行仅存一“海”字。南宋越州石熙明所刻即所谓“海”字本。而宋人汇帖所刻及《余清斋》、《郁冈斋》等攀本,又称“真跻梁攀本”。《快雪》此本,既不是“梁世攀出”系统,也不如传世的那些古刻本“浑穆”。但笔法却能看得清楚,而且结体工稳,笔画舒展,匀称秀逸,便于临写。所以《快雪堂帖》上石后不久,很快就有了翻刻本。此帖的墨跻原件,今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册装,十六幅,每行约九至十字。从其经过剪接之痕看,当是为了冒充古本而做过手脚的。但帖后的褚遂良跋本身,就是马脚“晋右军将军王羲之书乐毅论,贞观六年十一月十五日,中书令河南郡开国公臣褚遂良奉勒审定及排类”。褚遂良贞观十年自秘书郎迁起居郎,至贞观二十二年才拜中书令,唐高宗永徽元年才赐爵河南郡公。而此帖竟在贞观天年,这些官爵都有了,岂不荒唐(验其后面宋人张拭跋及绍兴印玺,米带、贾似道等印,也都是伪胁。日本东京堂所印《故宫博物院历代法书全集》中,此帖称为“宋人摹褚遂良乐毅论”。其实并非幕本,也“古”不到宋。从用笔结体及艺术风格看,极似赵孟倾款的小楷《汲黯传》和俞和书小楷《乐毅论》,但较俞氏书更工板滞拙些,可定为元人书。《戏鸿堂帖》亦刻,董其昌跋二行,说为贞观时幕的六本之一,是赏赐魏征等人的,可谓信口开河(《快雪堂》刻了两种王献之的《洛神赋十三行》,有柳公权跋者系翻刻,近于《玄晏斋》本另一种则是墨跻上石。王献之书曹植《洛神赋》,赵孟颊《松雪斋集》卷十记载说“《洛神赋》十三行,三百五十字,人间止有此本,是晋时麻纸”。十三行是“绍兴间,思陵极力搜访,仅获九行!一百七十六字’,。图六苏轼人来得书帖墨迹“贾似道执国柄,不知何许复得四行七十四堂刻《郁冈斋帖,当时便有人将“玄晏斋”字”。延枯庚申赵孟顺得之于陈顺,作跋时已题名裁去,再加题记以充宋拓,以至此本所壬戌闰五月十八,距其卒不足一月。赵氏此见颇少。《快雪堂帖》此本后有董其昌一跋,云跋还记有一本“是《宣和书谱乡中所收,七此本即尝观于晋陵唐家。他“求之二十四年,玺宛然,是唐人硬黄纸,纸略高一分米,亦更得此本,形势结构无毫发遗憾,此下真跻同十三行,二百五十字”。赵孟颊“屡尝细观,一等,宋拓也’,(但因冯栓“工于书道,意特当是唐人所临。后却有柳公权跋两行”。真迹好之”,他便赠与冯氏了。今人有极崇拜董其本赵孟颊之后便无下落,柳跋本又称“唐临昌眼力者,以董是为是,以董非为非,却不本”,从宋至明都有刻本。明代《东书堂帖》、知董氏不仅有时失之于信口随意,有时就是《停云馆帖》、《戏鸿堂帖》刻的都是柳跋唐为了骗人(这位老先生刚在此跋中说了“《十临本。而晋陵唐荆,又单刻此本,其底本为三行》真跻不可见矣(刻帖皆出临手”的话,越州石氏《博古堂帖》本,其甥孙文介攀勒,《快雪》另一《洛神十三行》后,又有此翁管抽娜铸刻,题名“玄晏斋十三行”。由于其妙语了“馆师昊门韩宗伯家藏二王真跻,以攀、刻俱精!管胭卿亦铁笔名家,尝为王肯《曹娥碑》与《洛神十三行》为甲观’,。所以冯锉又如获至宝,长跋赞叹。但从拓本上看,其实是笔弱气虚,结体欠稳,根本无晋人的神如笔致,为后人的再临本。关于《洛神十三行》的墨跳,清顾复《平生壮观》就记录了两种,顾氏已看出都是攀本,其识见自在冯氏之上。王献之《承姑帖》、《节过帖》、《廿九日帖》,王洽《不孝帖》、《承问帖》,卫翼《祥除帖》、《昨表帖》等,都是帖翻帖,从宋拓《绛帖》中幕出。冯锉藏有《绛帖》二十卷,是其凑集而成。有宋人方一轩藏印,冯氏之后递藏者为孙承泽、梁清标、吴荣光、播仕成、王存善,今归故宫博物院。王献之《兰草帖》,从刻本翻出。此帖无古本,最初见于明昊廷《余清斋帖》,其后陈元瑞《玉烟堂帖》亦刻了此帖,据董其昌、杨明时跋可知,《余清斋帖》所刻为墨跻上石,除“世南”印外,还有宣和、绍兴等印。从刻本上看,这些宋内府玺印亦非真跳。“世南”印不多见,所以冯氏刻入《快雪》时,便保留了此印。乾隆时,质亲王永瑞曾以所得《玉烟堂帖》旧拓本请刘墉鉴定,‘刘石庵指出《兰草帖》是虞世南临本。这除了那方“世南”印外,就是此帖的点画性情,与《淳化阁帖》所刻的虞书,确有些相似之处。《快雪》刻手刘光肠,名气虽大,但此帖在承合转折、笔意呼应方面,却也只能略逊于《余清斋帖》所刻丫。欧阳询《卜商帖》、《张翰帖!图三,行楷书,墨跻上石,两帖本幅上皆无名款。后纸有瘦金书跋一段,虽无款而可知为宋徽宗早年书,定为欧书,可信,其跋《快雪》未刻,但对欧书评价颇为中肯,所以全文录下“唐太子率更令欧阳询书《张翰帖》,笔法险劲,独锐长驱,智永亦复避锋。鸡林尝遣使求询书,高祖闻而叹日询之书名远播四夷。晚年笔力益刚劲,有执法庭争之风。孤峰崛起,四面削成,非虚誉也,,此帖细验也是幕本,但从纸地墨色看,欧书的险劲瘦硬、笔势挺拔都能体现出来,当是唐幕本,艺术水平及价值是很高的。《卜商帖》有数字不同程度损坏模糊《张翰帖》亦有一二字损伤。此二帖原曾同装为一册,入清内府后集入《法书大观》册中。但不知何故,《石渠宝渡》没有著录。亦曾刻入《三希堂帖》中,一直未出故宫。历经《宣和书谱》、《大观录《墨缘汇观》等书著录。褚遂良《兰亭序》,墨跳上石。原跻《庚子销夏记》、《石渠宝岌续编》皆有著录。今已不知下落。此本后有“臣褚遂良”四小字,因此归于褚临。王羲之《兰亭序》,据说被唐太宗殉葬昭陵,贞观间弘文馆的供奉拓书人冯承素、赵模等,曾勾幕数本,又有记载说欧阳询、褚遂良曾经临写过。到了宋代,拓本多推“定武”,而归于欧临,攀本则归于褚临。最有影响的是米莆,他在题王文惠公《兰亭》时,虽然帖上并无褚款,却明确称之为“有唐中书令河南公褚遂良字登善临晋右将军王羲之兰亭宴集序”,根据是他认为字有褚法“浪字无异于书名”,也就是说“浪”字的半个良字同褚遂良自己署名良字相同。于是后世便做为依据了(这段话既见于《宝晋英光集》,又有墨跻附于一个《兰亭序》临本后。这个《兰亭,便是所谓的“领字从山本”。即“祟山峻领”的领字上,加了一个山字。但是,一、米跋并没有言及“领”字从“山”二、今有宋拓“褚临,,!!兰亭》,亦刻有米带题王文惠公本这段话,有宋游似题,《兰亭》领字亦不从山,三、宋桑世昌《兰亭考》所记“领字有山字,会自全,无界行,有绍兴双印”的兰亭,也没有说即是“王文惠公本”,所以,这个兰亭同米跋是拼凑的。尽管如此,因为有米跋在这样一个“领字从山本”上,桑氏《兰亭考》又有“领字从”之目,“领字从山”本便成有根有据的“褚幕”本了。于是就有《郁冈斋帖》、《勃海藏真帖》、《知止阁帖》以及海宁查氏、山左昊氏等所刻的“领字从山本《兰亭序》”。但哪一本也没有《快雪堂》这一本离奇不但后面有褚遂良“臣字款”,前面还和‘兰亭序正本第十九洛阳宫赐高士廉,贞观十二年闰二月癸未书”二行,上有“御书之宝”和“御书”二玺印,当然就是唐太宗乍世民之书了(蛇足可谓添的非常充分此《兰亭》笔法丑陋,结构不稳,水平极为低下,显然是“领字从山”系统极不高明的再临本。但这样一件东西,不仅孙承泽《闲者轩帖考》称之为“褚攀真迹也”。董其昌亦云“上海顾中舍从义家传第一本为海内冠”这样的评语,真让人怀疑此跋的真伪了(翁方纲在谈到赵孟倾《兰亭十三跋》时,对冯铃只刻其跋而不刻赵跋的独孤本定武《兰亭》再三表示不满。但独孤本德漫模糊,不易再翻,不刻并不奇怪,倒是冯氏藏《兰亭》帖中,有“张金界奴本”褚摹《兰亭》,较这个“领字从山本”有天渊之胜,冯氏舍彼刻此,确是值得遗憾的。据《石渠宝岌续编》乾清宫著录,此帖为绢本,引首为聂大年篆书“楔帖”,后有元至元四年柯九思题跋。《快雪》未刻,今已不知下落。徐浩《朱巨川告身》,墨迹上石,原帖为纸本,帖本身无作巍款,历代做为徐浩书,由来已久。但与传世徐浩书碑及宋帖中所刻徐帖,笔法、风格都不相类,当是出于当时的省吏之手。此帖也是屡见著录的名迹,从《宣和书谱》至《石渠宝岌续编》,流传有绪。后有元鲜于枢、张斯立、张晏,明董其昌等题跋。冯氏只刻了鲜于和董跋。虽非正帖却也是名书家的真迹,略补《快雪》名头的不足。《快雪》上石前,曾刻入《戏鸿堂帖》中,之后毕沉又摹入《经训堂帖》,但都不如《快雪》之刻精彩。但帖中署名官员俱衔小字未刻。墨迹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有影印本。’柳公权《蒙诏帖》,墨迹上石,原帖纸本,行草书七行,帖上收藏印记自南宋绍兴御玺至元明清著名收藏家甚多,如赵孟握、乔赞成、张绅、韩世能、韩逢禧、安仪周等。著名书画著录书如《东图玄览编》、《南阳书画表》、《真迹目录》、《果缘汇观》等都曾收入。入清内府后集入《法书大观》册中,并刻入《三希堂法帖》卷五。此帖前数行笔意奔放,气势雄畅,颇有豪迈之气,但有些虎头蛇尾,后半便松懈薄弱了。同《大观帖》所刻诸柳书相比较,’亦乏其劲媚清健之意,笔法的区别和艺术的高下是明显的。而且帖中文句欠通不似柳公权这样的大家手笔。但行笔自然而且多燥笔,不是双勾廓填。证以宋拓《兰亭续帖》中的《紫丝鞭帖》,知是节临本,《紫》帖为行书,而此帖多草法,临写的时间应不下于北宋。此帖墨迹现藏故宫博物院。有影印本。颜真卿《蔡明远帖》、《邹游帖从《虚八仓帖》、《奉辞帖》、《寒食帖》,都是从《绛帖》中翻出的。《绛帖》是北宋皇枯至嘉枯间尚书潘师旦以《淳化阁帖》重摹而又杂参别帖,共二十卷刻于绛州。姜白石评曰“按《淳化帖》王著所集,其间因已真伪混淆,名代爽失,潘氏不悟,又重而刻之”。潘师旦死后,其二子各得十卷,因而各补所缺十卷,长子帖入官,当时绛州便有公私二本。“靖康兵火,石并不存,金人百年之间重摹至再”赵希鸽《洞天清录。冯铃所藏《绛帖》,虽够二十卷之数,却是凑集而成。因此,有些帖呆滞刻板如死猫瞪眼,颜鲁公书法的丰神,实在难以想像出来。《快雪》所刻颜书唯《鹿脯帖》是墨迹上石,此本亦摹入《戏鸿堂帖》中,董其昌跋云‘!!鹿脯》宋刻不可信”。但这个墨迹本,虽从刻本上看,较那些再翻帖《蔡明远》等要生动不少,但以之同后面的《寒食帖宋刻《忠义堂帖》中的此二帖相较,便可见其是晚出。《快雪堂帖》的刻石进入清内府后,因将此帖的木版改成了石版,再翻刻一遍,精神当然就又差了许多。《鹿脯帖》原底已不知下落。图九米带珊瑚帖墨迹怀素《高坐帖》、高闲《此斋帖》、《正嘉类信札。此册中其他帖,不尽相同地见于帖》、李建中《与司封道兄七绝》都是从《绛《珊瑚网》、《式古堂书画汇考》、《大观录》帖》中翻出,已经锋棱尽失,转折走样,完等书,至《墨缘汇观》始成此册。安岐跋云全不是本来面目了。只有《与司封道兄七绝》,“此册本十纸,后有倪珊、袁凯、陈文东、陈尚存李西台书的结体用笔规模,虽由再翻而迪题识。在明曾经锡山华氏所收,有‘真赏’、失神气,原底却应当是真迹。其他则难信为‘华夏’二印,后归项笃寿家,每幅有项氏真迹。收藏印。后经散佚,惟存五帖并元明四跋,蔡襄《持书帖》,墨迹上石!图四,真迹。其中《十一月》、《雇从》、《门屏》三帖,乃原帖纸本,行书书札一通。曾著录于《式古后增入者”。今此帖上确实没有项氏藏印,而堂书画汇考》、《墨缘汇观》等书。入清内府只有居贞、昊炳、王世延及安氏藏印。入清后集入《法书大观》册中,并刻入《三希堂内府,《石渠宝复三编》著录,一如《墨缘汇法帖》。蔡襄书功力深厚,法度严谨,结体端观》所记。此帖秃笔所书,挥洒狼藉,纤绕丽,用笔精紧。既持重稳健而又姿媚娟秀,欧纵横,使转任意而灵活,通篇章法安排亦好,阳修和苏轼对他评价都很高是宋四家中唯有相当的艺术水平。但笔有粗俗气,笔性与一能写工楷书者。人品政绩亦佳,所以是北蔡襄不合。蔡书学颜鲁公,但气质性情大不宋前期最有影响的书家。此帖运笔时有贼毫,相同,颜端正而显大气,蔡工稳而近矜重,颜更可以让人见转折之妙,《快雪》上石时,将书似不经意而豪壮,蔡书特精致而有些修饰有的字如“感,,“闲”等字的贼毫细丝,也美,虽笔画轻清利落,而能力透纸背。此帖维妙维肖地刻出,极大限度地再现了此帖的则使转点画甚不讲究,行笔轻肆而有拖泥带笔意神态。墨迹现藏故宫博物院。水之嫌,特别是入笔、收笔、转折、挑勾和蔡襄《别已经年帖》!图五!亦称《十一牵丝,都远离蔡书。蔡襄行草书笔画和牵丝月帖》、《与知郡司门书》,墨迹上石,原帖纸虽也有连绵贯通者,但粗细轻重的区别是很本,是《自书诗札册》中的八帖之一,应酬明显的,笔画虽有瘦细者但都劲健,牵丝则图十快雪堂帖刻米带珊瑚帖《题名表》本无粗笔而必轻灵。黄山谷评蔡襄书“虽清壮顿挫,时有闺房态度,,米南宫云“蔡襄书如少年女子,体态娇烧,行步缓慢,多饰繁华’、赵松雪评蔡书“如周南后妃,容德兼备”。这些评价。用意虽不尽相同,但都道出了蔡书最重要的特点姿媚、精致、典雅,这正是此帖所没有的。此帖署名一“襄”字或竟是名襄的其他人。此帖现藏故宫博物院。该院##年曾经影印过。《佳舍帖》,容庚先生《丛帖目》。将此帖归为蔡襄,称之曰《临王羲之佳舍帖》。其他人人云亦云,便也列入了蔡书。但此帖不像《诸从帖》后有“米带”二字,既无蔡襄名款印记,其书风笔意也同蔡书是风马牛,何以称为蔡临呢)其实,此帖和《东比帖》、《修载》、《羊参军》等帖不仅书法气息相同,而且都是来源于董其昌所得的《澄清堂帖》中。较早的宋人!蔡襄以前汇帖中也并无此帖之目。那要么就是《澄清堂帖》果真如董其昌所说是南唐刻本了。但《澄清堂帖》是南宋人施宿所刻(如果此书真有些蔡书意味的话,或蔡君莫竟是见到了原迹,或我们今天不知道的刻本。但都不是。这看来有些令人不得其解的问题,在看过《快雪堂帖》原石之后便可“顿悟”,此帖同上面有蔡襄款的《别已经年帖》刻在同一石上,是被人“以邻为姓”的(《快雪》刻石顺序颇有杂乱有一石数人帖,而不分书者生卒先后的,有一帖数石帖尾在前而帖首在后的如苏书《登临览观》等三帖在前,王书《胡母帖》在后同刻于第十一石赵书《闲邪公传》在前,王临摊书《墓田丙舍帖》在后同刻在第七石米书《甘露帖》前段在第四十石而后段在第十二石等等。因此,所见《快雪堂帖》,一本一个顺序,分册!卷也不相同。所以前人或云六卷,或云五卷,或云十卷。《佳舍帖》归于蔡襄,就是误信了帖石的这个排列顺序。《快雪堂帖》共刻苏轼书七帖!容庚先生《丛帖目》将《天际乌云帖》后半分出,称《杭州营籍帖》,因此是八目,从拓本上看基本上都是墨迹上石。其中《登临览观帖!东坡《眉州远景楼记》末段、《墨戏帖》、《苦雾帖》是明显的伪书。这三帖,从字的结体到笔法,都完全不同于苏书东坡才气英迈,曾遍学羲献父子、王僧虔、徐浩、李琶、颜真卿、杨凝式等晋唐名家,但又完全自出新意,尽脱前人形貌。其书体势略显敬侧而姿态横生,笔圆墨酣近肥却棉里裹铁,天真烂漫,沉著飞动。而用笔结体和章法安排,又极讲究精到特别是入笔、转折、牵丝处,一丝不苟,交待得非常清楚。而这三帖,意在纵肆,行笔迅急草率,体势故作险奇,笔画平板僵弱,入笔收笔处全无含蓄精致可言。大概是这些作伪者,认为东坡文风波澜壮阔,诗词豪放雄壮,揣度其书,也应是意气纵横、雄豪外露的。此书似金人学苏学米者,李日华《六研斋笔记》三笔卷四,记载了一个做伪苏、黄、米书者“成化间有士人白麟,专以伉壮之笔悠为苏、米、黄三家伪迹。以其自纵自由,无规摄之态,遂信以为真,此所谓居之不疑而含欺者。苏公《醉翁亭》草书,是其手笔,至刻之石矣。米书《师说》,亦此公所为也”此三帖同李氏所形容颇一致,又见苏书款《醉翁亭记》,正像金人学米苏之赵秉文辈书。此三帖或就是白麟所为也未可知。苏轼《天际乌云帖》,墨迹上石,曾著录于吴升《大观录》卷六,说是“白麻纸本,,昊氏在按语中,错把上石的《快雪堂》写作了《戏鸿堂此帖早在周密《云烟过眼录》卷上就有记载帖文收录于度集《道园学古录》卷四。同《快雪》所刻相校,文句出入颇多,“篙阳道士”作“篙阳居士,,,“绰约”作“约绰’、“一分真态为谁添”作“更难添’、“与君漠斗胜”后多一“之”字“又和作诗”作“又知作诗’、“二人最善,认字后多一“者”字“春风”作“东风”“滋樱还见武陵人”“见”字作“作”字“杭人多慧也”“慧”字作“惠”。不能说度集所记均为无误,但这么多字不同,绝不可能是一本。虞集除了录下东坡此帖原文外,又题四首绝句于后,并跋云是柯九思所藏。明《珊瑚网》、清《式古堂书画汇考》亦著录一本,柯九思题后,还有张雨、倪珊、马冶的诗题,说是“白粉笺”本。文句基本上同于《快雪》本,只“绰约”,“杭人多慧”同于虞集所记本。说明它既不是虞记本,也非《快雪》本。这样,此帖就有了三本,但《式古》、《大观》著录,在柯九思和诗第八首下注有“风浪’七作“波浪’、倪珊追和诗第一首下注“清浦,,作“清夜’、马冶第三首下注“鹤毛”一作“凤毛”。说明卞永誉和吴升起码还知道有另外一本。可惜的是,除《大观录》本因《快雪堂帖》上石而可见模样外,其余均无法判其真伪好坏了。清翁方纲收得一本,纸本册装,翁氏为之撰《天际乌云帖考》,并因之署室名“苏斋”。但其本帖虽有苏书面貌,却无其丰神,去真已远。诸元人跋如虞伯生、柯敬仲、张伯雨、倪云林等,其书是风格各异,特点突出的,但此本不仅艺术水平差,且从用笔到结体,相互面貌基本相同,可见作伪者技能之低,但翁氏还在那里烦琐考辨。并认为《快雪》所刻,是他那本的“幕本”。校对可知,其文与虞记本有出入的地方,同《快雪》果然相同。但从书法上看,《快雪》所刻还要好些,这说明,两本原是同宗,只不过翁本攀的更差些罢了。从拓本上看《快雪》所攀,亦非真迹。《人来得书帖!图六、七、《新岁展庆帖》,墨迹上石,原件纸本,真迹。二帖都是给他的朋友陈季常!名糙的信札。从《东坡集》的一些诗文可知,他在黄州与陈季常的过往是颇为密切的。二帖大约都是东坡居黄州时所书。上面谈到东坡作书,态度认真,一丝不苟,从这两帖均可得到证明。虽是书札,写得潇洒自然,但每一字入笔收笔、牵丝连带处,交待的非常分明有致,甚至一字写毕,牵丝连第二字时,发现笔落的地方对通篇章法有碍,便提笔重新选地再写下一字。这在《新岁展庆帖》中可以找至少一一如“起”、“依”等字在他的另一名迹《寒食诗》中也能找到“泥’,、“纸’,等字。据岳坷记载,这位大才子在信札写的不满意时都要重写一遍。其文如下“右东坡先生与钱内翰穆父书简重本二帖真迹一卷。予尝疑所藏颜鲁公《朝迥帖》与《群玉堂帖》刻本,文皆同而字则有小大之别,意必有一度而未敢议也。后收先生帖,而此二帖者亦复出焉。验其纸素,皆一等粉笺,而笔力精到,又非先生不能作,尤以为惑。后见韩季茂寺承,同在外府,因论及帖事,为予言‘先生以翰墨雄一世,每自贵重,虽尺简片幅,亦不苟书。遇未惬意,辄更写,取妍而后出以予人,期于传世。凡今帖,间有同者,便当视其纸长短色泽,若具出一时,字与之称,切勿以为硬而置疑!此予先君庄敏之所以致别也’。予惊异其说,强应之曰‘诺’!是时家藏正有此帖,饭已,出局驱车疾归,发岌视之,不爽毫发,则作而呼曰‘有是哉!’而今而后,益知宝普双眸自信之说为足据。帖盖家藏,旧置一处,既闻韩说,乃裱而析之’,。这是何等的认真!大家的艺术成就,不是人人所能企及,但其作学问搞创作的态度,却应人人效法。《人来得书帖》曾著录于昊氏《大观录》卷五,《墨缘汇观》法书卷上《新岁展庆帖##,,墨缘汇观》亦曾著录。入清内府,二帖均集入《法书大观》册中,并刻入《三希堂法帖》卷十。二帖今藏故宫博物院。《与廷平郭君书》,墨迹上石,真迹,纸本,行书十一行,是《宋贤笺犊册》中的一帖,著录于《大观录》卷五,《石渠宝复续编》宁寿宫。墨迹今藏台北故宫博物院。此帖结体端庄,行笔舒缓,笔圆墨润,神态安祥。虽然纸有些疲损,但仍如陈眉公所说“整健秀润,姿态横生,公尺犊中精妙入神迹也”曾刻入陈氏《晚香堂苏帖》卷十三、清内府《三希堂法帖》卷十。有影印本。黄庭坚《寄撤云三言诗帖》,从拓本看,可知是墨迹上石,而且是山谷的真迹。汪氏《珊瑚网》卷五,卞氏《式古堂书画汇考》卷十一著录,帖后有宋陆游、元胡汲仲跋。山谷书,后人因其中宫紧收而笔画伸展,便指其书是学《瘫鹤铭》,仔细研究他一的一些作品,可以看出,山谷书体势有些似《座鹤铭##,只是暗合,并非有意临学。山谷自道学书师承是“初以周越为师,故二十年抖擞俗气不脱,晚年得苏才翁子美书观之,乃得古人笔意。其后又得张长史、僧素、高闲墨迹,乃窥笔法之妙”。这些师承特点,表现在行草书特别是大草书上,是很明显的。而其行楷书,则是从颜柳取法加以变化出来,人称其“出古入新”,即指其创造性。其大字中宫紧收,笔画以动宕战制之笔伸展开去,撇捺特长,显得笔力挺拔矫健,字势舒展浩逸。这种峻‘拔跌宕、激励起伏的风格,时露奇倔不平之气,有时还失之于不够含蓄虚婉甚至故作姿态。宋人《独醒杂志》记有一则苏黄戏谑之语“东坡尝与山谷论书,东坡日‘鲁直近字虽清劲,而笔势有时太瘦,几如树梢挂蛇’。山谷曰‘公之字固不敢轻议,然间觉偏浅,亦甚似石压虾蟆’。”或竟是出于附会,但于苏黄字病,讥讽可谓中的。但此帖却无伸腿挂脚、剑拔弩张之病,’而是圆劲秀挺、雍容潇洒,是黄书中的精品。帖后陆游跋云“此帖与汉嘉乐园题名绝相类,岂亦滴英时所书耶’’健,古蜀地。从有关史料可知,山谷在宋哲宗绍圣元年受党争之累,被章撑、蔡卞者流诬其所修《神宗实录》失实,而贬涪州别驾,黯州安置。绍圣二年四月至黯州。如放翁所言有据,此帖当书于此年春,时年山谷五十一岁。此帖墨迹今已不知下落。黄庭坚《惟清道人帖》,墨迹上石,真迹。原帖纸本,曾著录于《墨缘汇观》法书卷上,入清内府集入《法书大观》册中,亦刻入《三希堂法帖》。山谷书结体师柳公权,须大字才能尽其笔势,但也只有大字才能时而带出战制和强作顿挫的毛病。此为小行书,笔力劲健,俊逸遭紧,是黄字小行书的代表作。属中晚年书风格。帖无年款,但从所书人事可知,当为山谷在分宁!江西修水原籍时书。帖中惟清道人,据《嘉泰录》知其俗姓陈,是江西隆兴黄龙寺的和尚。天觉是张商英的字,《宋史》卷三百五十一张传记载,他在“哲宗初”因得罪吕公著而“出提点河东刑狱,连使河北、江西、淮南”。至“哲宗亲政,召为右正言,左司谏”。那么张氏到江西,应在元枯八年至绍圣元年!##年之间。而山谷以元枯七年壬申!#年正月护母丧抵家,第二年九月眼除,绍圣元年甲戌!#年“春,授知宣州、鄂州,皆未赴”。他是“十月离分宁”的,那么,此帖当书于这两年,四十九岁或五十岁。《快雪堂法书》此帖上石时,虽未曾移行娜位,但因石质问鹿,有些入笔变化及牵丝细微处,未能很好地表现出来,这又说明,再好的刻手,也难以将笔毫表现的丰富变化完全在石刻上表现出来。墨迹今藏故宫博物院。《快雪堂法书》帖所刻米书之多,几同于王羲之。其中小楷书《九歌》,并无书者款印,其书笔弱气虚,局促拘紧,结体不稳,时代风格不会早于元。从拓本亦可看出系墨迹上石,归于米带,自然靠不住。顾复《平生壮观》虽然看出“与挽词及题跋诸楷稍异”。但又猜想可能是早年笔,并提到有董其昌跋,董氏曾节选十六行刻入《戏鸿堂帖》中,却没有刻董跋。此帖墨迹今已不知下落。《快雪》米帖中,小楷《燕然山铭》,行书《与门下仆射书》、《与左承书》、《与司勋书》、《内翰帖》!图八、《腊雪帖》,是帖翻帖。其中《燕然山铭》,见《群玉堂帖》卷八。《群玉堂帖》原是南宋韩诧宵所刻之《阅古堂帖,韩氏籍没,石入内府,才改今名。其他行书帖,皆来自《绍兴米帖》。《绍兴米帖》是宋高宗集绍兴内府所藏米书真迹上石之帖,凡十卷。冯锉藏有宋拓善本,其中第九卷篆书,至今尚在,藏于上海文管会,文物出版社曾经影印。《快雪堂帖》此数帖虽系翻刻,但一因原底“神采焕发,与真迹几于无别,,!王文治跋《绍兴米帖,二因刘光肠摹刻技艺高超,使米书的风神及点画特点,最大限度地保存下来。这是其他汇帖所翻米书无法比拟的。此数翻之帖,从拓本上看原底墨迹都应是真迹。米莆《丹青引》,墨迹上石,今已不知下落。从拓本上看,米书的意味虽然比《九歌》要浓一些,但笔画柔弱疲软,根本不见米书的沉着痛快,更没有米书的寓平稳于奇险,而是字字求稳妥而致平庸,是定造的伪迹。帖本身也有自相矛盾的硬伤帖本文是杜甫赠曹霸的《丹青引》诗,但帖后米萧的题识却成了米带的观款“右杜工部《丹青引分赠曹将军,元枯戊辰获观于才翁之子及之,对紫金浮玉书”。这样,“右”边的就绝不是米带自己写的东西,而应当是杜甫的《丹青引》墨迹了(而这一段米跋文句,虽不通,却也有似曾相识之感,原来是将米带其他地方的题识文句如兰亭帖跋改编而来的,不过由于作伪者的不通,结果帮了倒忙。后面程矩夫、虞集二题,亦是伪书。特别是度集诗,使破绽显得更突出“高秋风起玉关西,路铁归来十万蹄。貌得当时第一匹,昭陵风雨夜闻斯。雍虞集题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1积分

资料评分:

/23
0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