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重读近代史.朱维铮

重读近代史.朱维铮.pdf

重读近代史.朱维铮

和光同尘
2010-12-02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重读近代史.朱维铮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重读近代史朱维铮《重读近代史》朱维铮FT中文网目录挨打必因“落后”?慈禧垂帘的合法性胜保的浮沉胜保与慈禧胜保何以非死不可慈禧破满清惯例辛酉政变和肃顺女主慈禧从包世臣到冯桂芬王茂荫质疑晚清外交观文祥和总理衙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难产记圆明园之焚由咸丰到慈禧华拿二圣再论“华拿二圣”武圣怎会压倒文圣清史上的“今圣”满清的“儒术”海内天国史的掠影罗孝全与洪秀全失败的“天国”清代的“神道设教”“神道设教”的双重效应纪晓岚与“神道设教”满汉双轨制再议“满汉双轨制”晚清的军机处清代的正史、野史与笔记探花不值一文钱挨打必因“落后”?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新邀专栏作家、史学家朱维铮年月日星期四直到清英鸦片战争爆发之前二十年即清嘉庆帝死而道光帝立的年中国的总产出(GDP)仍占世界总份额的领先西欧核心十二国(英法德意奥比荷瑞士瑞典挪威丹麦芬兰)的产出总和更遥遥领先于美国()日本()。由设在巴黎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出版的著名经济史家麦迪森(AngusMaddison)《世界经济千年史》(中文版伍晓鹰等译北京大学出版社)提出的这组数据常使我们的中国史读者感到吃惊。不是吗?半个多世纪以来我们的各级历史教科书总在反复地告诉读者“落后是要挨打的”。所谓挨打当然是指中国遭受西方列强(其后又加上日本)的武装侵略开其端的就是年英国发动的对华战争。关于这场战争的起因中外学者已有众多而相互矛盾的解读。中世纪中国向来有崇圣拜经的传统。满清诸帝都好自命“今圣”。雍正、乾隆尤其警惕人们非议时弊一概斥作“狂吠”。于是百年社会基本稳定造就的经济繁荣反而成为政治日趋腐败黑暗的屏风。二者的巨大反差促使社会两极分化越发剧烈。乾隆生前已出现蔓延川楚七省的白莲教造反他刚死又因满洲权贵内閧而闹出“和审案”正是映照“盛世”实相的两面。所以倘说鸦片战争是因为中国“落后”而挨打并不合乎历史实相。第一当时中国经济并不落后GDP仍居世界第一便是证明。第二当时中国对外并不封闭。正如经济史家全汉升等早已指出中国是贫银国但由明英宗正统元年到民国二十四年中国实行银主币制达五百年那源源不断由日本、美洲流入中国的白银渠道就在对外贸易。一个反例就是康熙为对付台湾郑氏政权而实行“禁海”立即导致全国银荒通货急剧膨胀而一旦征服台湾撤消海禁银贵铜贱现象迅即消失。第三且不说汉唐夹在蒙元、满清两大世界级帝国中间的明朝疆域囿于长城以内但初期有郑和七下西洋晚期又有徐光启等南国士绅欢迎利玛窦、艾儒略等入华彰显中国有识之士世界意识的觉醒便反证所谓到鸦片战争时期中国才有人开始“睁眼看世界”的说法是如何违背历史。第四既使单看逻辑所谓鸦片战争是因中国“落后”才挨打的说法也不通。英国不是首先觊觎中国的海盗在他之前葡萄牙、西班牙、荷兰都不断从海上入侵中国那都是因中国“一穷二白”吗?不然恰好是因为中国比欧洲富。哥伦布相信地圆说为突破葡萄牙人的限制以为向西航行便能抵达中国这个“黄金之国”不想误打误撞“发现新大陆”就是显例。打个比方有强盗要劫掠面对一家穷的家徒四壁另一家却富得流油他要冒惊涛骇浪越洋抱掠岂会弃富择穷?第五前引麦迪森《世界经济千年史》对于清英鸦片战争前后中国经济数据的统计和分析未必完整。比如没有提及英国东印度公司由于无法打开中国市场决定强迫印度孟加拉农民种植罂粟用鸦片走私方式扭转对华贸易逆差结果造成中国白银外流却危害了英国乃至西欧的对华商品贸易。这在马克思的《鸦片贸易史》等文中早有深刻揭露而麦迪森却置之度外。第六不过由麦迪森《世界经济千年史》整合的数据与分析昭示了一个基本史实即中国在清朝中叶仍属全球首富却在世界竞争格局中迅速沦为“东亚病夫”成为欧美乃至后起的日本竞相瓜分的鱼肉。个中的历史原因不正由于当时经济繁荣下政治腐败、社会黑暗的落差所导致的吗(现在的中国也有这种趋势经济迅速崛起而政治体制仍然落后)慈禧垂帘的合法性相传由孔子删定的《今文尚书》内有《牧誓》一篇说周武王誓师讨伐殷纣王历数商王罪状头一条就是“惟妇言是用”之前还引古语:“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意谓母鸡是不能报晓的如果母鸡报晓家就败尽了。自从汉武帝宣布“儒术独尊”以后列朝所谓儒者们设计制国良法便为防范妇人干政绞尽脑汁可惜多不成功。因为相传也是孔子接受天启“为汉制法”又强调做儿子必须孝顺父母。皇帝也是人子假如母后在世岂能不听她的话?况且皇帝即位年幼更难不听母后摆布。自汉至明太后干政乃至临朝称制史不绝书。正表明孔子的统治术早就二律背反只能与时俱变用来指导从政非见风使舵不可。满清“祖制”不许太后干政另有历史缘故这里不拟讨论。然而它在满洲统治全国二百年后忽然被“两宫垂帘”所打破出现两个太后共同“垂帘听政”的新奇局面。这局面之新在于它在“本朝故事”找不出先例而它之奇更在于“大行皇帝”的一名遗妾竟依仗“母以子贵”的《春秋》故训与先帝明媒正娶的正宫娘娘并列太后而听政这在满清诸帝关于孔子朱熹遗经的钦定解说里也找不出踪影。固然时过百年最高指示已有新解说是“先有事实后有概念”套用到所谓近代史的这件新奇事上也觉凿枘。因为那段“两宫垂帘”的信史表明它恰是概念争论于前再出现辛酉政变而两宫垂帘听政正是政变造成的事实。对于满清咸同之际(年秋冬)出现的新奇局面我们的清史或近代史论著大都非避而不谈即含糊带过尤其不从古典的或满清的“儒术”传统角度直面它的历史合法性问题。这里不妨重述一点当年历史实相。咸丰帝于临终前遗命“赞襄政务王大臣”八人共同辅政。咸丰及其亲信似已看出在他们远离帝都年余中间政府的权力运作由恭亲王等操纵形成了实际执政的核心。为防大权旁落他们将恭亲王排斥在辅政圈子之外并对野心勃勃的储君生母那拉氏进行防范。不料恭亲王与那拉氏早在暗通消息。待皇帝易人那拉氏“母以子贵”而肃顺等却因失去龙首而被迫承认那拉氏为“圣母皇太后”权力较量的态势便发生逆转。恭王集团率先打出“正名”牌由御史董元醇上疏说是“皇上冲龄未能亲政天步方艰军国事重暂请皇太后垂帘听决并派近支亲王一二人辅政”。理由好像很充足年幼的新帝离不开两宫皇太后(他们已知那拉氏成功地挑起新帝嫡母“母后皇太后”钮祜禄氏对肃顺等八大臣的疑忌)的呵护而满洲皇族内部向来严分亲疏作为先帝亲弟的恭亲王显然应居辅政首位于是肃顺们“赞襄政务”的合法性就有疑问了。肃顺们能打的只有“祖制”牌宣称“本朝无太后垂帘故事”。然而在专制体制内的权力对决首重实力。英法联军退出北京以后恭亲王得宝鋆、文祥等帮助恢复帝都秩序而咸丰帝躲在热河不肯“回銮”已使恭亲王获得僭主式的权威。他在咸丰死时遭到肃顺等排斥反而使他赢得朝野舆论同情。《清史稿》肃顺传论分析肃顺等何以变成辛酉政变的输家以为毛病出在他不能与恭亲王“和衷共济”暗示这矛盾终为慈禧利用话虽不中亦不远。前述董元醇首请两太后垂帘无疑是恭亲王要夺取辅政权的一块问路石。而肃顺等借上谕予以否定强调两点一是“我朝圣圣相承向无皇太后垂帘听政之礼”“何敢更易祖宗旧制?”二是说咸丰帝临终特召载垣等八人指为辅弼“朕仰体圣心自有深意又何敢显违遗训轻议增添?”如辛酉政变史的众多论著所说这一驳效应就是促使恭亲王决意支持慈禧先发制人用突袭手段抓捕肃顺和怡、郑二亲王。不过肃顺等抬出“祖宗旧制”否定太后垂帘听政的合法性却对两太后和恭亲王实施夺权密谋带来压力它很可能歆动满洲宗室与八旗疏属反对变更祖制的太后干政。于是在两太后借送咸丰灵柩回京之际恭亲王指使胜保和在京大学士周祖培等连上二疏为太后垂帘听政的合理性辨护。胜保代表满洲军方实力派向肃顺等施压另篇再说。周祖培是董元醇的座师可能即董疏的捉刀人如今由恭亲王授意与大学士贾桢户刑二部汉尚书沈兆霖、赵光联名上疏则分明是利用肃顺轻满人重汉臣的弱点证明太后垂帘的合理性与必要性。周祖培等合疏首先承认肃顺等驳太后垂帘议违反祖制接着笔锋一转宣称赞襄政务王大臣的设置也非本朝祖制说它不过是昔日军机大臣的异名而肃顺等将其职能佐助皇上行事变作主持国政先犯太阿之柄不可假人的祖训。而后追述自汉晋辽太后临朝到宋明太后护佑幼主的圣明史大讲“政治”由太后裁决施行对于君主大权不旁落的好处。当然“我皇上聪明天亶正宜涵泳《诗》《书》不数年即可亲政。而此数年间外而贼匪未平内而奸人逼处何以拯时艰?何以饬法度?固结人心最为紧要。倘大权无所专属以致人心惊疑是则目前大可忧者。”所谓贼匪指太平天国和捻军。“奸人”呢?显然谁反对太后垂帘就指谁。不过作于同年九月二十九日的这道公疏赞襄政务八大臣可能未见因为次日两宫太后便令恭亲王传旨将顾命王大臣载垣、端华、肃顺三人“革去爵职拿问”。再过一天即十月初一恭亲王便授议政王兼领军机大臣。不过五天已定凌迟处死的怡亲王载垣、郑亲王端华依照“国家本有议亲议贵之条”“著加恩赐令自尽”“至肃顺之悖逆狂谬”本应凌迟“以伸国法而快人心”“惟朕心究有所不忍肃顺著加恩改为斩立决。”于是政变成功有“三凶”下场警示无论满汉权贵官民谁还敢反对两太后垂帘听政?但慈禧太后满意了吗?不然听政不等于专政帘内坐着名分在右的慈安太后帘外站着领袖群臣的议政王。她要在幼子同治帝成人亲政前过把女皇瘾能不继续战斗吗?胜保的浮沉慈禧太后通过“辛酉政变”开始了她在晚清长达四十七年的僭主生涯。相传孔子就说过“唯名与器不可以假人。”然而在中世纪列朝没有皇帝、国君之类名号却“挟天子以令诸侯”而实际充当专制君主的历史实例屡见不鲜。这类实例常见于史籍的不外权臣专权和太后临朝两种形态。满清有过权臣“以下儗上”的僭主政治却从未有过母后临朝的先例。一则广泛流传于晚清的传闻说咸丰帝生前已感到懿贵妃可能在他身后无法控制曾与肃顺密商要仿行汉武帝暮年对付钩弋夫人的故事为立子为帝而杀其母(如恽毓鼎《崇陵传信录》、黄濬《花随人圣庵摭忆》、许指严《十叶野闻》等均录此传闻)。此说似非空穴来风由咸丰遗诏指定肃顺等满汉八大臣“赞襄一切政务”便显然是模拟汉武帝托孤给宫廷侍从霍光等三人的做法。又相传咸丰濒死曾密授皇后钮祜禄氏一道朱谕说假如此人闹事“卿即可按祖宗家法治之”(见前篇引)。这由咸丰生前没有因懿贵妃生子而给她的家族“抬旗”(由镶蓝旗抬入皇帝亲率的镶黄旗)在遗诏中也无一语提及这位贵妃的未来身份问题(懿贵妃晋圣母皇太后在咸丰死后次日晚于皇后晋母后皇太后一天而抬旗更在宣布改元“同治”之后)也可知他给慈安的密谕应属实有。所谓辛酉政变海内外已有很多论著。虽说传闻异辞而使过程的陈述不尽一致有一点则很少有异议即由慈禧策动的这场政变否定了咸丰临终安排的权力格局的合法性而太后“垂帘听政”也明显地破坏了满清爱新觉罗皇室历代相承的“祖宗家法”。只是慈禧、慈安和恭亲王联手发动政变要是没有军权在握的旗人权贵做后盾也是不行的。谁是他们的军事支柱?进入人们视线的有三名带兵大员蒙古科尔沁亲王僧格林沁满洲大臣瑞麟、胜保。这三人都是上一年八月(年月)英法联军进攻北京的败将。咸丰帝就是闻报他们在八里桥大败仓皇北奔热河的。(见《圆明园之焚》篇。)咸丰帝跑到承德行宫惊魂未定又闻报圆明园被劫掠一空北京城开门揖盗迁怒僧、瑞下诏革去二人爵职。挑动皇帝对他们怒气的一是恭亲王二是胜保均见咸丰朝《筹办夷务始末》其中胜保的折片和咸丰帝的硃批尤其有趣。据《清史稿》本传这个胜保是满洲镶白旗人道光二十年()中举人做了十多年京官忽然上疏提出“办贼方略”于是由文转武被派往前线与太平军捻军作战很快成了督办河北军务的钦差大臣。他很得意刻图章两方分别文曰:“十五入泮宫二十入词林三十为大将”“我战则克”。可惜战多不克于咸丰十年被降为光禄寺卿即专管国宴的满官头儿。他回京正值英法联军打倒通州于是又奉旨率八旗禁军成为僧王麾下。在八里桥大战前咸丰派载垣与联军谈判破裂后由僧王武装劫持英法谈判代表巴夏礼等三十九人为人质。胜保立即表现高尚的忠义之心手刃人质两名。不想接着开仗他就被敌方炮子击伤左颊右腿。伤得奇怪却成了他向皇帝显示忠君捨身的本钱不仅赏假十五天使他躲过联军攻打京城的战役而且每奏不忘提及倘未负“重伤”指挥京城保卫战决不会像僧格林沁、瑞麟那样不战而溃。他又屡陈“力疾”与恭亲王等商议“退夷之策”“以为必须痛剿后再行议和”。而恭亲王的奏折也总在指斥僧、瑞应为园焚城陷承担罪责的同时称道胜保可用。这样皇帝还不肯定胜保“报国心殷”吗?还不愿把禁军残兵和各省援兵“俱著交胜保统带”吗?保当然不会满足。他又连上奏折说只要他有兵“定当出奇致果立殄狂氛”“惟以奴才现在所秉事权尚恐有呼不灵之处”“奴才惟有急催所调新兵早日到齐言战方有把握尤须稍假事权方不致有掣肘”。如此云云迫使咸丰帝明发上谕:据胜保折“足征该大臣忠勇性成赤心报国著即授为钦差大臣并开缺以侍郎候补总统各省援兵”“其各省未到援兵无庸归僧格林沁、瑞麟大营均著交胜保调遣。”不幸胜保启用钦差大臣关防仅十来天咸丰帝便批准清英、清法北京条约。既然“抚局已定”皇帝对于胜保的豪言壮语便由嘉尚变为嘲笑尤其不能容忍他以带兵大员干涉“抚局”一再予以训斥。胜保立即转而建议改练京兵果然又打动了皇帝命他兼管圆明园八旗、内务府包衣三旗。于是他成了皇家侍卫亲军的首领。这个位置如此重要以致使他不仅拉紧了同恭亲王的老关系还与懿贵妃之弟桂祥建立了新关系(参看费行简《慈禧传信录》)。也许咸丰有所觉察次年派他赴山东“剿捻”虽赏他为钦差大臣却强割他所部五千兵给复爵郡王的僧格林沁(见《清史稿》本传)而且不改他的“候补侍郎”职称。他抓住“兼管”皇帝侍卫亲军的实权不放。不久咸丰在热河病故他很快表示支持两宫太后“垂帘听政”的建议扬言要“清君侧”西汉景帝时吴楚诸侯造反的口实为中世纪列朝的僭主习用就是说要率领皇家侍卫亲军打到热河去。这使肃顺等顾命八大臣吃惊不得不容许他赴热河行宫哭灵。但此人到达行宫却没有如预发奏折所说要求面对皇太后请安还向秘密夜访的许庚身辩白说“伊等(賛襄政务王大臣)罪状未著未可鬻拳兵谏致蹈恶名”(见《近代史资料》总号所刊《热河密札》第十一通)。可见此人首施两端唯恐“投机”失败赔上自己的身家性命。不过确如有的论者所说胜保临场退缩也意外地起了麻痹肃顺等警觉性的效应使得慈禧与恭亲王的密谋即借挟柩回京拆散顾命八大臣分别抓捕的设计得以顺利实现。事后论功行赏胜保也有份。或因他不够坚定吧只在政变成功后正式任命他为兵部满左侍郎但仅让他在职一年便取消他掌握皇家侍卫亲军的权力调任镶黄旗满洲都统接着又命他赴安徽“剿捻”。(参看《清史稿》本传其任兵部满左侍郎的起迄时间据该书部院大臣年表。)这个胜保对付太平军和捻军只有“一意主抚”一招也就是封官许愿包括许诺其首领“反正”后不拆散原有团伙等于承认官军和“土匪”的区别仅在旗号服色而已。这一招似乎很灵驰骋皖豫鲁苏各省的著名枭雄如李兆受、苗沛霖、宋景诗等都以绿林易服而成官军。当然他们随时可恢复原形。结果呢?“捻匪”越剿越多地方动乱没有尽头。胜保本人也如官匪一体。他总用对付咸丰的老谱向清廷声称“事权不一身为客军地方掣肘”辩护自己无能并伸手要权要官。“于是中外交章劾胜保骄傲贪淫冒饷纳贿拥兵纵寇欺罔贻误”促使清廷将他革职拿问。(《清史稿》本传)但他被捕后仍自比雍正时的年羹尧辩称慈禧太后“垂帘听政”全是因为他拥戴之功。这不是揭露慈禧勾结军头发动政变才得母仪天下的丑史吗?于是胜保非死不可。慈禧发扬“臣主”由满清王大臣会议判处他大辟“从宽赐自尽”。时在同治二年七月。胜保与慈禧慈禧在同治元年()“垂帘听政”与之前的满洲将军胜保的跳踉叫嚣很有关系。这个胜保满洲镶白旗人瓜尔佳氏。据《清史稿》本传他于道光二十年()中举便循满洲八旗子弟做官优先的老例仅十年就做到国子监满祭酒即国立大学满人校长又升副部级的内阁学士。咸丰二年()他因太平天国造反上书说皇帝没能“先天下之忧而忧”被降级于是自荐有“办贼方略”被派往河南帮办军务从此弃文就武。他很会讳败夸胜没几年即任钦差大臣却由于挡不住北伐的太平军逼近京畿吹牛露馅遭清廷革职治罪免死充军新疆。咸丰六年赦还派往安徽剿捻改用招降纳叛办法冒充战功又被发觉降职回京。但他运气不错回京正逢英法联军攻来慌乱的皇帝起用他统领八旗禁军协助僧格林沁、瑞麟抗击。他初上阵就被流弹所伤先是杀害联军和谈人员泄愤接着将负伤当成闻敌即躲的借口同时将京郊战败的责任推给僧、瑞。于是咸丰帝在北逃中将僧、瑞革职授予胜保钦差大臣、头品顶戴而留京议和的恭亲王又一再奏称守京三将中唯胜保忠勇可用。这样在咸丰流亡热河期间胜保就跃居都城驻军的统帅成为恭亲王最倚重的满洲军头。胜保神气活现了。咸丰帝病死他正在京东指挥剿捻。显然经过事先策划于恭亲王抵达热河吊丧次日(辛酉八月初二)他就上奏要求赴热河“叩谒梓宫俾得跪求圣训并与赞襄政务王大臣熟商南剿一切机要”在奏折末特别声明:“至奴才现统各军已饬分布直东要隘派令文武大员管带驻扎操防镇抚。”直东即紧邻热河的直隶东部原非剿捻战区。他说已在各要隘紧急布防又说赴热河一大目的是与赞襄政务王大臣“熟商”军事机要而且另有两折“请皇太后圣躬懿安”那不是分明摆出要向肃顺们兴师问罪的架势吗?《清史稿》称咸丰十一年七月“文宗崩于行在穆宗嗣位肃顺、载垣、端华等辅政专擅胜保昌言将入清君侧肃顺等颇忌惮之。”西汉景帝下诏“削藩”吴楚七国起兵造反借口即“请诛晁错以清君侧”。此策曾为中世纪列朝的割据军阀发动反中央战争所反复利用。但满清开国二百多年还没有这样的先例。据我寡闻所及尚未见胜保“昌言入清君侧”的原始史料记载然而由现存胜保的上述奏折堪称其人确有此意的明证。因此肃顺们得到胜保奏折一面发“上谕”准许胜保前来行在“叩谒梓宫叩谒后即赴军营”一面又发“内阁奉上谕”指责胜保署“钦差大臣、兵部侍郎”衔具折向皇太后请安“实属有违体制”著交部议处也彰显了他们面对这个满洲军事实力派代表的惧恨交加心态。胜保不防被肃顺们抓住把柄指他竟敢违反本朝“臣工无具折请皇太后安之例”只好再上奏折认错“叩谢‘交部议处’天恩”。或因又与恭亲王们密商于是到热河谒灵即返似乎很老实。但他大约得知恭亲王与慈禧要抓捕肃顺等密谋至少出于对“山雨欲来”的政治敏感在慈禧违拗肃顺们意向坚持借送咸丰棺材安葬为名回京之际又抢先上长篇奏折声称他坚决拥护御史董元醇关于请求两太后“垂帘听政”的建议。这道奏折发在前述内阁汉大学士周祖培等公疏的前一天而内容与周祖培等公疏如出一辙虽对引用史证申诉皇太后临朝的必要性太过简略却点名指斥载垣等王大臣均非近支明白指出:“为今之计非皇太后躬理万机召对群臣无以通下情而正国体非另简近支亲王佐理庶务尽心匡弼不足以振纲纪而顺人心。”无论他的奏折是否出于恭亲王的授意但他的权位既是满洲军头又手握卫戍京畿的重兵如此公开声明支持慈禧与恭亲王夺权即使在满汉亲贵中的“祖制”守护者中间也极有威摄性谁敢不噤声?倘说辛酉政变没有胜保的跳踉叫嚣便不能实现或者说虽暂时成功也未必持久大约不算过度推论。不过胜保也如传统谚谓小人得志利令智昏。作为满洲下五旗的世僕他出身卑微被满洲宗室权贵所贱视。他发迹变泰的资本唯在军功而他先前的军功多属假冒虚报早为识者不齿。他在辛酉政变前后居功骄横却不悟在恭亲王们眼里无非“功狗”早已注定兔死狗烹的宿命。辛酉政变得逞议政王奕訢给他的奖赏是镶黄旗满洲都统兼正蓝旗护军统领一身充当八旗两军统帅地位够高了却随即打发他去主持剿捻。他以为这是再造帝国的重任欣然就职却只会一招即用官禄收买捻军头目就“抚”。不想捻军头目苗沛霖比他更狡诈在诱擒太平天国英王陈玉成而受重赏之后随即倒戈以致“中外交章劾胜保骄纵贪淫冒饷纳贿拥兵纵寇欺罔贻误”。于是恭亲王获得垂帘听政的慈禧太后同意下令查办。而委派查办的首席大臣不是别人正是胜保借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事件而夺取其帅权的僧格林沁亲王。当然僧王对胜保的罪状件件“查实”。议政王政府唯恐胜保狗急跳墙在先已将他调往陕西剿捻密令僧王“监制”这时又密诏多隆阿率重兵到陕西传旨“宣布胜保罪状褫职逮京交刑部治罪籍其家。”同治二年()北京三堂会审胜保仅承认“携妾随营”一条有罪而相反要求惩办对他诬告之罪。但虎已入柙岂可宽纵?于是恭亲王与两宫太后假借同治帝名义下诏“斥其贪污欺罔天下共知。苗沛霖已戕官城宋景诗反复背叛皆其养痈贻患不得谓无挟制朝廷之意念其战功足录从宽赐自尽”并逮其从官论罪有差。就这样胜保被迫自杀了。他活了四十岁后半生都为拯救满洲统治权力而战斗。他很卑鄙不择手段地追求权力。他很荒淫贪污纳贿买妾样样都干。他很投机总瞄准中枢权势的未来取向下注。但他弃文从武之后对于造反的太平军和捻军一意主“抚”在个人权力所及之内能和就不战招降纳叛固然应受谴责效应呢?却是动乱地区得到安定由民不聊生转而民可聊生。因而胜保为彰显个人“剿匪”业绩尽可能避免武力冲突对沦为匪徒的平民以软性的招抚措施缓和他们与朝廷的对抗情绪是否只有否定意义?据说胜保被逮被他招抚的前捻军首领李世忠愿以提督官位替他赎罪。而胜保一位幕宾之兄时任御史也不避嫌疑上疏说胜保“有克敌御侮之功无失地丧师之罪”。他们的尺度相异见解相近都以为胜保对清朝功大于过甚至有功无过。但这样的辩护可称历史如实而与现状不合反而促使胜保非死不可。胜保何以非死不可还在清世祖亲政初期他到内三院即后称内阁阅史与满汉大学士有这样的对话:“问汉高、文、光武及唐太宗、宋太祖、明太祖孰优?陈名夏曰:‘唐太宗似过之。’上曰:‘不然明太祖立法周详可垂永久历代之君皆不能及也。’”由蒋良骐《东华录》顺治十年()二月保存的这段实录可谓满洲君主入主北京后将朱元璋开创的明朝体制奉作圭枭的首次表述。所谓明太祖的立法焦点就在集权于君主个人。洪武晚年借口丞相胡惟庸、大将蓝玉企图谋反屠戮开国功臣株连杀害列侯以下朝臣约一万五千人随之废除君相共治体制正是实现君主独裁的手段。不过由于满洲八旗的军事民主传统以及满洲征服全国过程面对的复杂矛盾以致时历三世直到雍正帝夺取帝位总算实现祖训。只是这个世宗的手段更诡诈先勾结掌军权的汉军皇亲因其妹为康熙皇后而改隶满洲镶黄旗的步军统领隆科多因其妹早为雍亲王侧福晋并握西南军权的汉军镶黄旗人年羹尧内外呼应打掉势力强大的兄弟诸党然后掉头囚杀隆、年等功臣实现大权独揽。特别对付年大将军的恶辣策略(参拙作《年羹尧与汪景祺》《走出中世纪》初版)可看作慈禧处理胜保的先例。前篇《胜保与慈禧》已略述胜保之死。其实在辛酉政变中由恭亲王与慈安、慈禧叔嫂结盟对肃顺等顾命八大臣发动突然袭击而能得手假如没有胜保凭借兵权威迫肃顺等就范那结局便很难说。关于这位“大将军”于政变后怎样走上死路?以《清代野记》的记述较诸《清史稿》的胜保传要详尽得多不妨据它对前篇稍作补充。《清代野记》作者张祖翼其父(名不详书中但称“先君子”)于辛酉政变后入胜保幕府任文案至胜保被逮共十六个月携子随胜保从安徽、河南至陕西因而书中《胜保事类记》篇长事详。书初刊于民国三年在清亡以后因而很少避忌(现所见中华书局年月排印本整理说明却说做了“必要的删节”)。有趣的是《胜保事类记》说胜保“生平慕年羹尧之为人故收局亦如之”。乍看似荒唐难道胜保不知年大将军被雍正安上罪名达九十二款而强令自杀的下场?他应该是知道的但仍以当代年大将军自居唯一的解释只能是他认定时无雍正自己与当国的恭亲王有深交而垂帘的两太后乃女流莫奈我何。他也确实有实力任剿捻钦差大臣除原统官兵一万五千人又收编捻军苗沛霖、宋景诗、李世忠诸部及山东大刀会等共一万五千余人后者的帮会积习知“大帅”而不知朝廷使他有恃无恐。因而他神气得很自刻二印一镌“我战则克”一镌“十五入泮宫二十入词林三十为大将”对所驻行省巡抚发文都用红笔札示并向劝阻的幕僚宣称:“尔辈何知?钦差大臣者即昔之大将军也大将军与督抚例用札不以品级论也。”这位“大将军”在同治初的最大战功无疑是通过苗沛霖诱捕了太平天国英王陈玉成。正如陈玉成所说:“我死我朝(太平天国)不振矣!”胜保不顾陈玉成痛骂他是自己“手中败将”向清廷报功要求入京举行“献俘大典”不料曾国荃早向清廷表功声称是他把陈玉成打得全军覆没。但胜保显然不明兔死狗烹的古训。据《胜保事类记》:“胜之章奏往往自属草动辄曰‘先皇帝曾奖臣以“忠勇性成赤心报国”’盖指咸丰间与英人战八里桥事也。又曰‘古语有云阃以外将军治之非朝廷所能遥制。’又曰‘汉周亚夫壁细柳时军中但闻将军令不闻天子诏。’此三语时时用之意以为太后妇人同治幼稚恐其牵掣耳而不知致死之由即伏于此矣。”末语判断是不错的。胜保既奏捻军主力降陈玉成部太平军败便给慈禧行调虎离山计的口实命胜保移师陕西镇压回民造反。恭亲王知晓要害通过军机处发密书要他抵陕后“日内切勿上言触怒”因为他一调动他的政敌便看出风向变了纷纷上书弹劾。曾被他札示侮辱的河南巡抚弹章甚至说较诸回捻粤寇“惟胜保为腹心大患观其平日奏章不臣之心已可概见至其冒功侵饷渔色害民犹其余事。”胜保呢?却不顾恭亲王密书告诫抵陕数日便上书大发牢骚说是“凡治军非本省大吏即呼应不灵”“臣以客官办西北军务协饷仰给于各省又不能按数以济兵力不敷又无从召募以致事事竭蹶难奏厥功。若欲使臣专顾西北则非得一实缺封疆不足集事。”在慈禧看来这不分明是拥军要挟吗?恰好证明此人确有“不臣之心”。于是急调原随僧格林沁起家的满洲悍将多隆阿率军入陕怀揣密诏乘胜保不备一举将他擒拿解京。昔读雍正三年()四月清世宗给已降为杭州将军的内兄年羹尧的一道硃批谕旨曾说:“朕想你若自称帝号乃天定数也朕亦难挽若你自不肯为有你统朕此数个兵你断不容三江口令人称帝也。”由此得知雍正帝“怀疑诛忠”年大将军非死不可的奥妙。时逾百年胜保自居年大将军从地位、战功、威望等任何方面都只配称作东施效颦照说绝无帝制自为的野心或可能。但慈禧尚未成为一人独裁的僭主便对胜保疑忌如此之深以致胜保也非死不可。《胜保事类记》讨论胜保是否罪有应得说:“惟曾文正公有言胜克斋有克复保卫之功无失地丧师之过虽有私罪而无公罪。人皆服其公允云。”曾国藩的评论“公允”与否是另一问题但他暗讥慈禧的心态与雍正毫无二致倒给怎么看待慈禧的权力取向颇有启迪。慈禧破满清惯例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在前诸文已述清同治元年()正式登场的“两宫垂帘”在政变事实之前曾受到咸丰帝临终时委派的顾命八大臣的抵制。肃顺们抵制的理由很正当说她们违反“祖制”没有满清列祖列宗“圣圣相传”的体制合法性。但他们终于成了输家除了恭亲王已在北京拥有政军实权使他们猝不及防在后者突然袭击时失去抵抗能力还因为他们忘记了同样曾由本朝祖宗不断示范的惯例。那惯例前明万历时名剧《牡丹亭》的作者汤显祖已经道破:“万里江山万里尘一朝天子一朝臣。”所谓清沿明制清初列帝对明初二祖(朱元璋、朱棣)不择手段夺权弄权的帝王术都很钦仰。顺治帝才亲政就将已故“皇父”摄政王多尔衮打成逆党首领。康熙帝刚成年便将顺治临终委任的顾命大臣鳌拜及其党擒拿下狱。雍正帝更厉害靠“舅舅隆科多”、内兄年羹尧搞宫廷政变残害手足转身就杀功臣。乾隆帝搞文字狱有一个大案就是杀掉劝他建储、立后的言者从此不准外臣干预皇帝“家事”也成祖训。近例还有嘉庆帝在太上皇尚陈尸大殿即出手捕杀当国首辅和珅。君位更迭新主集团必用阴谋暴力清除旧主辅弼既成本朝惯例当然也算满清体制的一种不成文法。肃顺们似乎至死未悟。更可注意的是慈禧善于利用惯例破惯例。满洲原属中国北疆的少数族群至早在明初才脱离母系氏族社会妇女对生产和生活都保留较大发言权社交也相对开放。努尔哈赤及其子孙通过与满蒙各族联姻以增强后称爱新觉罗氏的皇族实力又不得不防后妃依仗各自氏族或部落的实力干政。清史论著每每好说满清没有后妃干政传统那时以假当真。正如谁害什么病谁就老谈什么病满洲顺康雍乾诸帝无不警惕后妃氏族干政早从反面递送了真信息即宫廷内部后妃争风吃醋其实映现与列帝联姻的满蒙汉八旗诸氏族的勾心斗角。慈禧是满洲镶蓝旗人母家属于叶赫那拉氏。但其父这一支显然已经没落由慈禧被选秀女起初分发至圆明园桐荫深处做宫女可知所以她得咸丰帝临幸由贵人而妃即使生子后晋贵妃也只是二等妾。有的史著已注意肃顺正是清初第一代镶蓝旗主郑亲王济尔哈朗的后裔就是说与慈禧同旗。他在慈禧已成懿贵妃之后仍表示藐视也可反证慈禧母家在本旗内地位式微。或说卑贱者最聪明不知有什么历史统计学的依据?但在等级森严的满洲八旗内部慈禧由宫廷女奴爬到贵妃地位除了色相必定心计过人。近人费行简《慈禧传信录》、恽毓鼎《崇陵传信录》、许指严《十叶野闻》等都记有慈禧如何媚主固宠的传闻有的传闻只可视作荒唐言。有一点众说相同即咸丰帝死前两年已不满慈禧恃宠干政。这可说明咸丰帝何以至死不给独子的这位生母晋封皇贵妃也不给他的母家“抬旗”(镶蓝旗属下五旗储君之母未来必称皇太后照满清惯例应将其家族抬入镶黄旗即皇帝直辖的上三旗之首旗)决非无因。正像那些不择手段向上爬的阴谋家慈禧很懂得利用他人权势以达个人目的。她本来恃子而骄觊觎皇后地位却被咸丰帝识破反被疏远。于是掉头巴结后称慈安太后的中宫钮祜禄氏。慈安在其夫还是皇子时已为侧福晋值嫡福晋早逝于咸丰二年()立为皇后。她比慈禧小两岁少年入宫唯知恪守传统妇道不妒咸丰多内宠相反常劝皇帝以国事为重颇得咸丰敬重。据熟悉晚清宫闱官场掌故的张祖翼所作《清代野记》咸丰帝在热河行宫临终前“密授朱谕一纸与慈安后谓某(引注指慈禧)如恃子为帝骄纵不法卿即可按祖宗家法治之。及文宗崩慈安以之示慈禧殆警之也。”显然慈禧被镇住了却转而拉慈安共同对付受咸丰遗诏襄政务的顾命八大臣。慈安不知是计于是充当慈禧篡权所利用的第一个出头鸟。慈禧入宫前已随其父备历官场沉浮颇知权术成败在于实力。她早就相中在北京的恭亲王通过心腹太监安得海与恭亲王暗通消息密谋于皇帝身后夺权。据早与恭亲王打交道的清廷英籍雇员赫德说这位亲王智商不高。不过在满清宫廷政争中起决定作用的因素并非智商而是权益。恭亲王于道光末与其兄咸丰帝争夺储位失败终咸丰朝遭忌。然而咸丰帝出逃热河前命他留京主持和战却因英法联军在逼出新一轮不平等和约后退出北京使他人望骤升化身为帝国中枢的实际执政。满清“祖制”其实忌讳皇子亲王干预政事。例外的只有雍正兄弟相残用十三弟怡亲王充当打手。往后仅有嘉庆帝用其弟成亲王主持军机处但在打掉和珅集团后即将其免职。因而前揭张祖翼《清代野史》说:“当文宗崩穆宗孩提天下又不靖慈安柔顺不敢负重任慈禧位卑又恐不孚人望思得一重望之亲贵佐理之于是廷议推奕訢为议政王、总理军机大臣。此本为权宜之计非永远定制也。”可见恭亲王位居议政王与两宫太后垂帘听政一样都不合顺治、康熙亲新政后改立的“祖制”当然更背离雍正、乾隆极权于君主个人的传统。慈禧把慈安、恭亲王当作走向个人独裁的影身草直白地说就是实现权力转移的工具。她成功了终于成为人莫予毒的晚清大独裁者。但归根结底她失败了因为她走向个人独裁时大清帝国却走向灭亡。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辛酉政变和肃顺满清入住北京之后多次发生宫廷政变。例如清顺治八年()庙号世祖的爱新觉罗•福临亲政仅两月便取消叔父摄政王多尔衮的“成宗义皇帝”尊号对多尔衮一系满汉王大臣实行清洗。康熙八年()圣祖玄晔仅十六岁就训练一帮少年侍卫捉拿僭权的顾命大臣鳌拜将其党羽杀关黜免。康熙帝多内宠满蒙汉妻妾生子达三十五人成年诸子内外结党互斗目光都锁定皇太子胤礽致使康熙晚年两度废储每次都伴随权力恶斗。康熙六十一年()雍亲王胤祯宣布父皇断气指定他继位顿时政坛哗然而这个世宗皇帝手足相残得逞立即烹杀功狗以致时过近三百年中外史家依然对其政变实相不断质疑。其子高宗弘历由皇帝而太上皇专权凡六十四年压制得举国鸦雀无声自诩十全老人。但他刚陈尸大殿已在帝位三年不言的仁宗颙琰突然一鸣惊人将乾隆晚年宠臣和珅抄家处死。通观在嘉庆四年()和珅案及此前的满清历次宫廷政变都发生在满清权贵之间取向是破坏满洲传统的军事民主制效应是不断强化爱新觉罗家族首领作为帝国君主的独裁体制却也弱化了满洲作为满蒙汉征服族群的凝聚力和统治有效性。乾嘉间帝国中部爆发的白莲教造反曾使包世臣、洪亮吉等惊觉体制危机也使嘉庆前期龚自珍预言拒绝“自改革”就将使爱新觉罗一姓统治走向灭亡。他们都指出帝国存亡的关键在内不在外在上不在下“治世”的表象无非是“乱竟不远”的假相。果不其然清英鸦片战争由宣宗旻宁用满洲亲贵代替林则徐等汉臣制乱和戎而遭割地赔款的侮辱但险些倾覆帝国的正是南国底层平民的武装暴动。时值年号咸丰的文宗奕詝即位这个沉湎女色的帝国八世皇帝以弄臣视之的满洲宗室的一个庶子肃顺在充当御前大臣后却显得并不庸碌。他聘入幕府者多为南国汉人中的杰特文士后者通过他影响咸丰帝起用曾国藩、胡林翼等自主组织团练对付太平天国。他还力保怪杰左宗棠给满清赢得内战并征服新疆叛乱留下了有智谋的帅才。他经常放肆地辱骂“咱们旗人混蛋多”“满人胡涂不通不能为国家出力惟知要钱耳”这已注定了他于“辛酉政变”中非死不可。他在咸丰帝死前曾参与密议要否仿效汉武帝“立子杀母”的先例把懿贵妃那拉氏除掉尤被未来的“圣母皇太后”视为眼中钉。据《清史稿》宗室肃顺传后论:“文宗厌廷臣习于因循乏匡济之略而肃顺以宗潢疏属特见倚用治事严刻。其尤负谤者杀耆英、柏葰及户部诸狱以执法论。诸人罪固应得第持之者不免有私嫌于其间耳。其賛画军事所见实出在廷诸臣上削平寇乱于此肇基功不可没也。自庚申议和后恭亲王为中外所系望肃顺等不图和衷共济而数阻返跸。文宗既崩冀怙权位于一时以此罹罪赫赫爰书其能逭乎?”这则传论出于民初的逊清遗老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29

重读近代史.朱维铮

仅供在线阅读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