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毛泽东语体在现代汉语写作发展史上的地位和影响.pdf

毛泽东语体在现代汉语写作发展史上的地位和影响.pdf

毛泽东语体在现代汉语写作发展史上的地位和影响.pdf

上传者: forhealth 2010-11-09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毛泽东语体在现代汉语写作发展史上的地位和影响pdf》,可适用于文学艺术领域,主题内容包含 理 论 探 索 毛泽东语体在现代汉语写作      发展史上的地位和影响  编者按:现代汉语与现代中国是一种表与里、形式与内容的关系,现代中国的成符等。

 理 论 探 索 毛泽东语体在现代汉语写作      发展史上的地位和影响  编者按:现代汉语与现代中国是一种表与里、形式与内容的关系,现代中国的成长史也正是现代汉语从草创走向成熟的过程。领导中国人民走出半封建、半殖民地梦魇,毛泽东作为现代中国的政治缔造者,同时也对现代汉语的成熟发挥了独一无二的、巨大的、不可磨灭的影响。正如乔叟与现代英语,马丁路德与现代德语,拉伯雷和蒙田与现代法语之间难解难分的关系一样,毛泽东对现代汉语的历史性影响,是一个仍有待开掘的丰富课题。本期刊出的研讨“毛泽东语体”的文章初步展开了这一课题。同时,文章对于我们警惕和反省在文论界肆虐多年的新潮话语的“殖民地性格”,也深具启迪意义。傅金祥  纵观“五四”以来现代汉语写作(现代白话文)的发展历程,我们大致可认为:二十年代为起始阶段,经历了三、四十年代的发展,到五十年代中后期,现代汉语已从普遍意义上达到了成熟、规范阶段。在四十年的具有历史意义的发展历程中,有两方面的努力起了巨大的推动和促进作用。一方面是,语言学家、教育家等学人的研究、倡导和教学活动另一方面,或许是更重要的,则是诸多现代作家(广义的)的现代文写作实践的示范和影响作用。其中毛泽东的文章和语言具有无与伦比的特殊地位,其影响是其他学者、作家不可比拟的。毛泽东的语言以其独特的个性风格形成了鲜明的体式毛泽东语体。一、现代汉语发展的这四十年,也正是毛泽东主要的写作活动所经历的阶段。当然,同代许多学者、作家、政治家的写作活动都经历了这一阶段,但是限于种种原因,他们的影响无法与毛泽东相比较。先从学者、作家们角度看。大家知道,胡适作为现代白话文的首倡者,自然功不可没。尔后胡适的写作,无论学术的、非学术的文章都使用白话。但胡适的文章作为现代语体并不很典范,有较重的文白间杂的痕迹,而且胡适并不以语言著称。鲁迅作为本世纪中国最杰出的思想家和作家,其文章的影响是巨大而深远的。鲁迅固然算得上语言大师,但这主要在于鲁迅语言的深刻性、表现力和独特风格,并不在于其作为现代汉语的规范性。相反,鲁迅的语言尚有文白间杂痕迹,不够畅达明快,有的还过于婉转、隐晦和生涩,这自然难为一般群众所接受。鲁迅文章和语言的影响主要在思想界、文学界,远不像毛泽东的文章和语言那样,广泛地影响了社会各阶层,并且能为工农大众所接受。在现代作家中,老舍的语言在现代汉语的规范性方面是颇受称道的,他成功地将北京方言熔炼为朴实、流畅、纯正、典范的现代文学语言。但老舍语言的影响主要限于文学界,其影响的广泛性更不能与毛泽东比较。至于其他学者、作家,无须一一论及。在现代汉语发展、成熟的过程中,语言学界、教育界许多学者从语法、修辞研究,普通话推广角度做了大量专门性工作。年黎锦熙先生的《新著国语文法》的出版,标志着现代汉语语法研究的开始。尔后,陈望道、王力、吕叔湘、高名凯、朱德熙等人对语法、修辞理论的发展成熟及现代汉语的规范化作出了突出的贡献。另外,叶圣陶等人作为教育家在现代汉语及现代文教学计划的制定、教材设计等方面也做了大量的工作。这一切对现代汉语走向成熟、规范,对于现代汉语的教学和普及起了巨大的促进作用。但是,总体而言,这些工作偏重于汉语语法理论、知识,而非写作实践和示范作用。对于现代汉语的发展成熟而言,毛泽东典范的现代文写作实践活动比语法、修辞理论研究的影响要大得多,重要得多。就政治领域看,从“五四”到本世纪中叶,没有哪一位政治家的文章影响可与毛泽东比较。孙中山的著述虽也产生了重大影响,但他的一生基本以文言写作,从本文角度自然不待论及。上面我们从几个角度列述了诸多大家的情形。笔者绝非随意漠视他们的业绩,事实上他们在各自领域都取得了十分辉煌的成就,具有不可替代的历史地位。笔者并无意于从一般意义上去比较高低(那是不科学的),只是想指出,由于政治的、历史的、社会的原因,毛泽东的文章和语体在现代汉语写作发展史上的地位和影响,是任何一位文章大家都难以比较的。这已是历史形成的客观存在。二、毛泽东二十年代的写作已体现了驾驭现代语言的才能。如果说二、三十年代,其影响还主要限于党内和军队那么,从四十年代开始,随着他的历史地位的确立和党的力量逐步左右全国,毛泽东文章也逐步广泛影响了社会各阶层。尔后,他的不少著作或作为学习材料印发,或编入各级学校教材,其读者面之广,影响范围之大,在中国乃至世界历史上都是空前的。可以说几代人都从耳濡目染中接受了毛泽东语体的影响至于在特定社会环境中,毛泽东话语权威带来的负面影响,那是历史学、社会学所研究的课题,不在本文探讨之列。“言之无文,行而不远”。作者特殊的历史地位和社会影响虽然会促进其文章的影响力,却并不能决定其文章一定能载誉天下。乾隆一生虽爱好舞文弄墨,其诗文创作可谓三等其身,但却并没有被认定为文学大家,文学家的桂冠还是授予了曹雪芹、吴敬梓、袁枚等人。毛泽东文章在现代汉语写作中的地位,其语体对现代汉语发展的意义,关键还在于其品格、文采和魅力,在于其表率作用。这可从下述两方面略见一斑。其一,规范纯正、畅达明快,少有文言印记及欧化倾向。“五四”后的一定时期内,现代汉语仍处于过渡和转型阶段。此时,现代汉语文法、句式尚不成熟、规范,也没有多少被公认的典范的现代文可作楷模。现代汉语写作的书面语言不可能凭空产生。一般而言,人们所能吸取的营养主要有这几个来源:古代文言及《三言》、《红楼梦》以来的古白话文,人民群众生活中的语言,欧美等外国语言。这便赋予一代新文人一历史使命:如何吸琼纳玉,取之众长,创造出现代汉语的新规范。不过,实际上不少文人学者,包括一些文章大家,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并没有摆脱文言痕迹,包括梁漱溟、熊十力、陈寅恪等人的语言也存在过重的旧书卷气。邹韬奋作为著名新闻记者和政论家,也没有避免这种局限。另一种倾向则是,有一部分文人由于长期受西方语言熏染,也由于专业领域的原因,欧化倾向较重,影响了读者的接受。瞿秋白、胡风、朱光潜等人的语言都程度不等地存在这一倾向。而毛泽东的语言则避免了上述两种倾向。从二十年代起便做到了畅达、规范。如《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开篇:“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中国过去一切革命斗争成效甚少,其基本原因就是因为不能团结真正的朋友,以攻击真正的敌人”(《毛泽东选集》一卷本,人民出版社,年出版,第页。以下引用毛泽东语句均出于此版本,不再注明)。可以说,同代文人的语言如此自然、流畅的是极少数。我们不妨把毛泽东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与瞿秋白的《〈鲁迅杂感选集〉序言》做一比较:二者同为文艺性论文,毛泽东的语言简明、畅达,可为现代汉语的典范而瞿秋白的语言欧化特点明显,比较拖沓冗长,以至于一般读者读起来很吃力。倘若将毛泽东的哲学论著《实践论》、《矛盾论》与同代哲学家熊十力、冯友兰、金岳霖、朱光潜等人的哲学论著从语言上略作比较,便会进一步看到毛泽东语体的特点。正如若水先生所说:“他的文章透明清澈,没有什么晦涩难懂的地方,可又有一种智慧的深度。”“普通人读了不嫌深,高级干部和理论工作者读了不嫌浅。”年的《人民日报》社论说毛泽东的语言“表现了我国现代语言最熟练、最精确的用法。”今天看来并不为过。从五十年代开始,汉语语法、修辞的著作、教材引用毛泽东文例较多,主要还在于毛泽东语言简明规范,禁得住语法分析,并容易为大众所接受。其二,毛泽东语体个性鲜明而又丰富多彩,极大地丰富了现代汉语宝库。合乎语法规范,能够准确简明地把意思表达出来,是语言的基本要求,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也并非少数。但是,简陋的词句,刻板的文法和章法,只会平淡寡味,无法吸引读者。显然,毛泽东语体的主要特色绝不仅在于简明规范和通畅,而在于鲜明的个性风格。毛泽东从不满足于把话写得清楚明白,而是力求富有表现力,力求鲜明的个性和魅力。如《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在谈到小资产阶级时,说他们“发财观念极重,对赵公元帅礼拜最勤,他们看见那些受人尊重的小财东,往往垂着一尺长的涎水”。描摹人物,可谓穷形尽相。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形容农民运动:“其势如暴风骤雨,迅猛异常,无论什么大的力量都将压抑不住,他们将冲决一切束缚他们的罗网,朝着解放的路上迅跑。”再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中,形容中国革命的高潮时说:“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的一个婴儿”。这类脍炙人口的语句,早已为几代人所熟诵。毛泽东极具推陈出新、化平凡为神奇的语言才能。他善于从古代历史、文学中,从群众生活中吸收大量的成语、典故、熟语和格言警句,并加以提炼改造,赋予新的内涵。如“愚公移山”、“实事求是”、“重于泰山”、“轻于鸿毛”、“即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诫有则改之,无则加免”、“放下包袱,开动机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古为今用,洋为中用”、“钦差大臣满天飞”、“东风压倒西风”、“懒婆娘的裹脚,又臭又长”、“眼睛向下”、“纸老虎”、“小脚女人”等等。经过毛泽东点石成金的引用、化用,许多古代词语、民间熟语进入了现代语汇,获得了新的生命,极大地丰富了现代语言宝库。毛泽东极重视修辞和句式的灵活运用,他的很多名篇都可以作为修辞艺术的典范。这些早为大家熟知,这里不再列举。总之,丰富的语汇、灵活的表达方式、富有个性的修辞艺术,使其语体珠玑满篇,文采焕发,极具艺术魅力。三、毛泽东语体之所以成为现代汉语写作的典范,并体现了鲜明的个性风格,其成因是复杂的,决非本文可以厘清。这里仅从两个角度略作观照。其一,正确处理“三个吸收”的关系。毛泽东在《反对党八股》中谈到:“第一,要向人民群众学习语言”,“第二,要从外国语言中吸收我们所需要的成分”,“第三,学习古代语言中有生命的东西”。在写作实践中,毛泽东正是努力从上述三方面吸收语言营养的。毛泽东始终注意以群众生活语言为基础,“将活人的唇舌作为源泉”须知,这个基础至关重要,这恰恰是现代汉语的根本所在,源泉所在。“从生活中找语言,语言就有了根。”毛泽东写作既不是书斋里的逻辑推演,也不是歌风吟月的艺术把玩,而是为时而作,为事而作。其出发点和立足点都是来自现实生活而又服务于现实生活,来自群众又服务于群众。这正是毛泽东写作迥异于一般学者、作家之处。对于古代语言和外国语言的吸收,毛泽东始终掌握这一原则:为我所用。我国古代语言内容十分丰富,某些文言句式、成语、典故,用得得当,不仅可为读者接受,而且具有刚健有力、紧凑简练的修辞效果。毛泽东以他深厚的古文化修养,顺手拈来,点化生发,使之焕发出新的生命,从而极大地丰富了文章内容和表达方式,并进一步体现出现代意义上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不过,另一方面必须看到,汉语的不足也是明显的。无论古代的文言、白话,还是生活中的群众语言,虽有简练生动的长处,但语法的严密性、句子成分的丰富性及语句间的逻辑性等方面都是很不够的,某些概念表意的精确性也较差。而西方语言的长处恰恰在这些方面。毛泽东吸收外国语言营养,除语汇外,正是侧重于论证的逻辑性、思维的缜密性、概念的准确性和句子成分的丰富性。如《改造我们的学习》中,“如果我们回想一下,我党在幼年时期,我们对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认识和对于中国革命的认识是何等肤浅,何等贫乏,则现在我们对于这些的认识是深刻得多,丰富得多了”。再如,此文中对“实事求是”这一命题的诠释。这些充分体现了现代文章的品格。这是前代文人难以做到的。自然,在西方文章大家中,毛泽东受马、恩、列、斯影响较大。他们的语言不仅论证有力,而且形象生动,富有气势,这无疑也切合了毛泽东的语言风格。须强调的是,毛泽东吸收群众语言而没有失却典雅高致,吸收古典营养而戒绝文言痕迹和旧书卷气,吸收外国语言而不流于繁冗拖沓。他始终做到了“独立自主”不失却自我,充分体现了善于融汇众长的综合能力。其二,个性秉赋的自然显现。作者的语言风格往往是其个性的自然展示。毛泽东集农民、学者、政治家、诗人的秉性于一身。农民的质朴和率真、学者的渊博和儒雅、政治家的胸襟和胆识、诗人的激情和浪漫想象,这一切在他身上十分融洽自然。这是中国历史上任何文人和任何政治家都不具备的。正是复杂丰富的个性内涵使其语体呈现着多种色彩:散文的风采与情致,杂文的自由活脱,政论文的逻辑力量,各得其所,各司其职。通俗与儒雅、生动与庄重、绚烂与朴素、挥洒与节制获得和谐的展现。深厚的社会内容和澎湃的激情使其文章洋溢着一种浩然正气,一种磅礴雄壮的美,而这正是他个性魅力的呈现。作为职业革命家的毛泽东,一生所倾尽全力的是他改天换地的事业,如果说他一生研究文章做法,研究现代汉语的运用,那并不切合实际。可是他的文章、语言却成为现代汉语的典范,这正如他虽不是专业诗人,其诗作成就却达到了本世纪其他诗人难以企及的高度。这给我们这样的启示:诗之功夫在诗外,语言功夫也在语言外。语言表达不仅仅是语言本身的问题,说到底,它是人的思想、个性、学养、胆识和创造才能的集中表现。杰出的语言大师往往开辟一代文风,影响一代甚至几代人。无疑,毛泽东便属于这种产生深远影响的语言大师。而在本世纪汉语写作的革命性范式转换中,这种影响有着特殊的历史意义。我们有必要对毛泽东语体风格、特色、成因及在现代汉语写作发展史上的影响(当然可以也应当包括对其局限和不足)作多方面的探讨,以引出有益的启示。这比某些“显学”,如“钱学”之类狭小的文化圈内的自恋与把玩或许更有意义其原因在于,它确实产生过巨大的影响,是一种巨大的无法回避的历史存在。 若水:《学习毛泽东同志的文风》,见《新闻工作文选》,解放军报社出版,年月,第页,第页。 见《正确使用祖国的语言,为语言的健康纯洁而斗争》,《人民日报》,年月日。 鲁迅:《写在“坟”后面》,《鲁迅全集》,第一卷,人民文学出版社,年版,第页。 老舍:《我怎样学习语言》,《作家谈创作》,中国青年出版社,年出版,第页。书 讯《辛苦又欢乐的旅程》九叶诗人、散文家、翻译家陈敬容女士()的《辛苦又欢乐的旅程九叶诗人陈敬容散文选》由作家出版社于年月出版。该散文集共分为“抒情记事”“序跋书评”“论诗说文”三辑。其中,少量为作者发表于解放前的散文名篇大部分为作者解放后特别是新时期以来写作、发表的散文作品。在收入本书中,大多数篇章已由编选者根据作者手稿重新作了校定,具有一定的史料研究价值。

职业精品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热门资料

资料评价:

/5
0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