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2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券
  • 上传内容扩展
  • 资料优先审核
  • 免费资料无限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禅门修证指要

禅门修证指要.pdf

禅门修证指要

鱼1978
2010-11-02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禅门修证指要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禅门修证指要◎圣严法师自序一禅宗不立文字主张教外别傅。但是中国佛教的大乘诸宗之中禅宗所留下的文字最多在大正大藏经的诸宗部禅宗典籍占首位有一五九九页天台宗以义理的阐扬著称却占第二位计九八二页。於大正藏经的史傅部禅宗所占篇幅与各宗比较也是首位例如《景德傅灯录》及《续傅灯录》的两部禅宗史傅合起来有六十六卷。再看卍续藏经所收中国撰述的部门内禅宗撰述占了十七册多共计八二八四页其次为净土宗的撰述计不足四册共一六八五页再次是天台宗计一六O四页。可知禅宗虽称不文字并非不用文字相反地倒是善用文字来傅播佛法的一个宗派。“不立文字”的主张出於菩提达摩的<入道四行>所称:“凡圣等一坚住不移更不随於文教”。过了二百多年至圭峯宗密的《中华傅心地禅门师资承袭图》始有“然达磨西来唯傅心法故自云:我法以心傅心不立文字”之句。到了宋朝杨仪序道原的《景德傅灯录》时也说“首从於达磨不立文字直指心源不践阶梯经登佛地。”由於文字的教义是用符号形容事物整体或局部的观念并不等於事物的本身。如果以为文字即是文字所表达的事物观念的本身便永远无法见到文字所要表达的事物了所以达摩主张“不随於文教”。可是文字仍是一种最好的工具和媒介为了使人达到不立文字的目的最初还得用文字来作为通往悟境的路标。以路标为目的是愚痴不依路标所指而前进更加危险以研究经教为唯一的工作而不从事实际的戒定慧三学的修证者那是佛学的领域不是学佛的态度。所以如永嘉大师起先研究经教后来以禅悟而遇六祖慧能之后便说:“入海算沙徒自困却被如来苦诃责数他珍宝有何益?从来蹭蹬觉虚行多年枉作风尘客。”一般人只见到禅宗大德呵斥文字的执著殊不知唯具有洲博学问的人才能於悟后扫除文字又为我们留下不朽的著作引导著我们向著正确的佛道迈进。故在悟前的修行阶段若无正确的教义作指导便会求升反堕。因此明末的蕅益大师智旭极力主张“离经一字即同魔说”的看法。二有人问我:何等人始够资格学禅?有多少人由於学禅而得解脱生死出离三界?我的答覆是:如果限定资格那就不是平等的佛法如果学禅不能出离三界那就是说任何法门都没有使人解脱生死的可能。因为禅是炼心之法是戒定慧三学的总纲离戒定慧三学而别有佛法可修那一定是受了外道的愚弄。但是禅的修持在近世的中国的确容易受人误解那是由於缺乏明师的锻炼指导或者对佛法没有正确的认识习禅者便可能堕入两种可怜可哀的心态:(一)知识较高者多看了几则公案和语录往往会以自己的想像揣摩公案和语录中所示的意境及悟境自以为懂得了并也悟入了。此即不假真参实修也不必持戒习定以为自然天成本来是佛即烦恼是菩提即生死是湼槃。这种人目空一切放浪不覊自傲自大不信心外有佛不敬三宝不信三世因果或者倒因为果。一般人以为唯有利根上智者才够资格学禅的论调即是错将这一模式的人当成了禅者。(二)有一辈好求奇迹的人在修行若干时日的禅定之后由於求功心切定境无法现前悟境更我踪影却在幻觉与幻境中自我陶醉例如自以为见光见华见佛菩萨像亲见净土闻佛说法以及种种奇象异境。而且逢人便说他们是已有证悟的人是具有异能的人是亲见圣境的人乃至自以为是某佛或某大菩萨的再来。由於他们以幻境为实际的证悟经验也可能招致一些外道鬼神的趁势而入利用他们的身心真的发挥若干彷佛是宿命、天眼及放光、喷香等的神奇现象例如告知你的过去世曾是什么、做了什么又向你预报吉凶等非但增强他们自以为是圣者的信念也能引来许多贪便宜、走捷径、以及好奇者的崇拜与追随。一般被尊称为新兴宗教的创始者在佛教则称之为附佛法外道大多是属於这一类型。下焉者则成神经错乱的精神病患者身心均受损害乃至无法过他们的正常生活。所谓修行禅定走火入魔者即是这一类型的人。至於正确的禅者必定在戒定慧并重的切实修行者不作浮光掠影的牵强附会不为光影声色的境界所动不因身心的任何反应而起执著。此在《楞严经》、《摩诃止观》等的叙述中均有明确的指示否则便称为魔境现前。中国佛教所用“禅”字的意思是依戒修写依定发慧的智慧行它与布施持戒等的福德行必须相应始能成就。正像《阿弥陀经》所说若人求生西方阿弥陀佛的国土必须具备足够的福德与深厚的善根方得。如果说禅不易修成往生西文的弥陀佛的国土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假如不能备积资粮并且不断地修行学禅固然不能立即超凡入圣修持任何法门都会同样地无法速修速成否则便与因果律相背了。所以禅虽不是修行佛道的唯一方法确是修行佛道的通途或要门它以戒律的生活与禅观的定力为基础智慧与慈悲大菩提心的开发为目的。从释迦世尊以来诸大菩萨及诸祖师无不以此方法而得成就。因为禅的修行方法并无定法若得明师指点一切方法均可汇归禅的入门方便包括念佛、持咒、礼拜、读诵等方法并不限於静坐或禅数。唯其用疑情、参话头乃是最快捷和最有效的方法。若能用任何方法使得身心宁静之后再以疑情来能话头智慧的火花或所谓悟境便会出现。当我们有过一次真正的失却了身心世界的经验之后信心才会落实气质才会变化菩提心才会滋长慈悲心才会殷切。那时你的心胸扩大、清灵性格开朗、稳定奠定了一个学佛者的人格基础。三向来的禅者以及重视实际修行的佛教徒大都不重视思想史的演变过程似乎觉得“禅”的修证方式和观念从来不曾有过变化仅恁以因缘而接触到的某一种或某一些禅的方法或禅的文献作为衡断及修持的标准。纵然是聪明的禅者涉猎了往古迄今的各种禅籍多半也仅以同一个角度来理解它们此与各还其本来面目的认识法是有很大出入的。因此我已在《禅的体验》一书中以历史的角度介绍了“禅的源流”、“从印度禅到中国禅”、“中国禅宗的禅”。在本书中则以抽样的方式将中国禅宗史上留下的禅门重要文献之有关於修证内容及修证方法者摘要选录了二十四篇。时间的历程自梁武帝(五O二五四九在位)时代的菩提达摩直到现代虚云老和尚(一八三九一九五九)经过一千四百多年其间的禅风因时而异因地而异因人而异亦化多端越到后来越圆熟越往上追溯越明其源头的活水及其基本的形态。比如几乎尽人皆知北宋以下参禅与念佛合流倡导禅净双修最有力的是永明延寿禅师(九O四九七五)明末的莲池大师袾宏(一五三五一六一五)则将念佛分为“持名”与“参究”的两门皆以往生西方净土为其指归。持名即是念“南无阿弥陀佛”的六字洪名参究即是以大疑情能问“念佛是谁”。因此晚近的净土行者虽不参禅而参禅者无不念佛虽有净土行者排斥禅门真的禅者则殊少非议念佛之行因为净土的念佛法门即是禅观方法的一种如予排斥就像有人用右脚踢左脚举左手打右手岂非愚不可及!事实上禅者念佛早在四祖道信(五八O六五一)的<入道安心要方便门>即举《文殊说般若经》所说的念佛法门劝导大家照著修行:“心系一佛专称名字”说明禅门也用持名念佛。又引《观无量寿经》所说“诸佛法身入一切心想是心是佛是心作佛”的观点说明禅门的“是心是佛”净土经典中也早有此说。我本人亦常劝念佛不得力的人先学摄心的禅观方法心安之后专心持名庶几容易达成一心念佛的效果。因为念佛往生极乐者一心念要比散心念更有力。一心念心即与佛相应散心念则不能与佛相应所以永明延寿的《宗镜录》内数处提到“一念相应一念佛念念相应念念佛”的主张那也正是《楞严经·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所说:“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得三摩地”的道理。要是六根不收摄净念不相继而想“以念佛心入无生忍”“摄念佛人归於净土”是不容易的事。故请净土行者不可盲目地非议正确的禅门修持。四本书的编著是以“述而不作”的态度介绍禅门的重要文献逐篇从藏经中抄出予以分段、分目、标点并且抉择取捨节略而四上我的附识。一则节省读者的时间能在数小时之中一窥禅籍精华的原貌。二则便於阐扬禅籍精义的大德轻易地得到已有新式标点的教材课本。三则使得有心於禅之修证的行者在见地上有所依恁。四则是向已是禅师或将要成为禅师的大德在锻炼法将及勘验工夫方面提供参考的资料。当然最重要的本书的编著是给读者看的更是给我自己看的。我将置之於案於携之於行囊温习再温习。中华民国六十九年中十节后一日序於中华佛教文化馆略辨大乘入道四行夫入道多途要而言之不出二种:一是理入二是行入。理入者谓藉教悟宗。深信含生同一真性但为客尘妄想所覆不能显了。若也捨妄归真凝住壁观无自无他凡圣等一坚住不移更不随於文教此即与理冥符无有分别寂然无为名为理入。行入者谓四行。其馀诸行悉入此中。何等四耶?一报冤行二随缘行三无所求行四称法之行。云何报冤行?谓修道行人若受苦时当自念言:我从往昔无数劫中弃本从末流浪诸有多起冤憎违害无限。今虽无犯是我宿殃恶业果熟非天非人所能见与甘心忍受都无冤诉。经云“逢苦不尤”何以故?识违故。此心生时与理相应体冤进道故说言报冤行。二、随缘行者:众生无我并缘业所转苦乐齐受皆从缘生。若得胜报荣誉等事是我过去宿因所感今方得之缘尽还无何喜之有?得失从缘心无增减喜凡不动冥顺於道。是故说言随缘行也。三、无所求行者:世人长迷处处贪著名之为求。智者悟真理将俗界久居犹如火宅有身皆苦谁得而安?了达此处故捨诸有息想无求。经云:“有求皆苦无求乃乐。”判知无求真为道行故言无所求行也。四、称法行:性净之理目之为法。此理众相斯空无染、无著、无此、无彼。经云:“法无众生离众生垢故法无有我离我垢故。”智者若能信解此理应当称法而行。法体无悭於身命财行檀捨施心无悋惜。达解三空不倚不著但为去垢。称化众生而不取相。此为自行復能利他亦能庄严菩提之道。檀施既尔馀除妄想修行六度而无所行是为称法行。圣严识:中国的禅宗由菩提达摩自印度传来是一樁史实所以宗门常用“祖师西来意是甚么”作为话头来参。达摩何时来中国则众说纷纭根据《传法正宗记》说他是於梁武帝普通元年(西纪五二O年)《宝林传》、《祖堂集》、《景德传灯录》皆说他於普通八年(西纪五二七)来华。他在中国虽遇见了深信佛法的梁武帝但却未能投机结果在嵩山面壁默坐九年所得弟子仅仅慧可及道育二人。达摩祖师留下的著作极有限此处所收的<略辨大乘入道四行>大概是在达摩圆寂后约一百十年。根据他的被世间传流的法语整理而成的。其实这篇文章不是专门指导行人如何进入禅门的教材乃是介绍达摩祖师对於修行佛法通途的看法。讲到禅的理论及方法的只是短短二几个字。因此道宣的《续高僧传》以壁观与四行为达摩之道宗密的《禅源诸诠集都序》卷上之二所称:“达摩以壁观教人安心外止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大正藏经第四十八卷四O三页下)者即是指的本篇的二入及其所称:“凝住壁观”、“安心无为”。至於现今流通的《少室六门》所收者除了<入道四行>之外尚有<破相论>、<血脈论>、<悟性论>、<安心法门>等其成立年代多有议论但也值得流通故被收入大正藏经第四十八册及卍续藏经第一一O册。读者不妨自寻参阅。有关达摩祖师的史实、思想、禅风的考证说明可参看日本关口真大博士的《达摩大师の研究》、《达摩の研究》。印顺博士的《中国禅宗史》第一章。‘达磨’及‘达摩’两种写法也有其历史背景。早期的禅宗史料例如唐代的净觉所集《楞伽师资记》、杜胐的《传法实纪》(大正八五)及道宣的《续高僧传》卷十六(大正五O)均用“达摩”而在宋代道原的《景德传灯录》卷三及卷三十(大正五一)则使用“达磨”了。息心铭法界有如意宝人焉九缄其身铭其膺曰:古之摄心人也戒之哉!戒之哉!无多虑无多知。多知多事不如息意多虑多失不如守一。虑多志散知多心乱心乱生恼志散妨道。勿谓何伤?其苦悠长勿言何畏?其祸鼎沸。滴水不停四海将盈纤尘不拂五嶽将成。防末在本虽小不轻关尔七竅闭尔六情。莫视於色莫听於声闻声者聋见色者盲。一文一艺空中蚊蚋一伎一能日下孤灯。英贤才艺是为愚蔽捨弃淳朴躭溺淫丽。识马易奔心猿难制神既劳役形必损毙。邪行终迷修涂永泥莫贵才能是曰惛懵。夸拙羡巧其德不弘名厚行薄其高速崩。徒舒翰卷其用不恒内怀憍伐外致怨憎。或谈於口或书於手邀人令誉亦孔之醜。凡谓之吉圣以之咎赏翫暂时悲尤长久。畏影畏迹逾远逾极端坐树阴迹减影沈。厌生患老随思随造心想若减生死长绝。不死不生无相无名一道虚寂万物齐平。何贵何贱?何辱何荣?何胜何劣?何重何轻?澄天愧净皎日渐明安夫岱嶺同彼金城。敬贻贤哲斯道利贞。(录自《景德传灯录》卷三十、大正五一·四五八上中)圣严识:释亡名俗姓宋氏不知其本名为何世袭衣冠他的才华出众曾为梁末的元帝所重而受礼遇。因其“弱龄遁世永绝妻孥吟啸丘壑任怀游处。”所以在梁朝王室衰亡之后即投兑禅师出家。嗣后於北周天和二年(西纪五六七)大冢宰宇文护遗书邀其返俗做官他欲以:“禀质醜陋恒婴疾恼。”固辞不赴并谓:“乡国殄丧宗戚衰亡贫道何人独堪长久诚得收迹岩中摄心尘外支养残命敦修慧业此本志也。寄骸精舍乞食王城任力行道随缘化物斯次愿也。”宇文护不能夺其志反而以“不屈伯夷之节”赞欢他迎其入咸阳。亡名因作<宝人铭>以述其志:“余十五而尚属文三十而重势位值京都丧乱……定知世相无常浮生虚伪譬如朝露其停几何……乃弃其簪弁剃其须髪衣衲杖锡听讲谈玄。”(参看《续高僧传》卷七、大正五O·四八二中)可见亡名乃是一位自少年时代起即有遁世思想的梁末遗民。唐代宣的《续高僧传》将亡名传列於羲解篇可是到了宋代《景德传灯录》的作者道原便将亡名视为重要的禅者而把他的<息心铭>与菩提达摩的<入道四行>、傅大士的<心王铭>、三祖的<信心铭>、法融的<心铭>、神会的<显宗记>、希迁的<参同契>、玄觉的<证道歌>同录於《景德传灯录》的第三十卷。日本学者鎌田茂雄博士以为亡名的禅思想和南宗禅六祖以下的精神并不相同。南宗禅是以般若的慧为根本亡名的禅境却以老庄为其背景。例如<息心铭>所云:“多虑多失不如守一。”虽四祖道信有“守一不移”及五祖弘忍有“守本真心”之说但其“守一”的思想毕竟是道家的。又如“莫视於色莫听於声闻声者聋见色者盲。”实可以考虑到与老子思想的渊源。又云:“一道虚寂万物齐平。”则可联想到庄子的<齐物论>。而其“多知多事”及“多虑多失”则是表现著否定知解并见任其自然的一种思想。所以本篇<息心铭>的基本立场是与隐逸遁世的道家思想接近的。(《中国佛教思想史研究》二四二二四九页东京春秋社出版)我将<息心铭>录入本书的目的是在介绍中国禅的历史背景及其观点的转变。唐代的道宣时代不以亡名为禅师宋代的《景德传灯录》中便以他为禅门的龙象后代以迄今日仍有不少人以为禅与道是相辅相成的也可说明了时代的越向。不过如果出於道而入於禅只要能放弃道家的情执和见障确可把道家的工夫变为禅门的初阶。比如本篇“何胜何重?何劣何轻?何贱何辱?何贵何荣?”的思想是在表达万物平等观的自内证此在修行的层次上对普通人而言已经不容易但其仍有落於自然神论或泛神论的所谓我与一切不一不异的大我局面的可能。假如再能以般若的空慧照破这个大我便会落实到出世而不是隐遁的大乘精神也就是南宗禅的全体大用上来了。心王铭观心空王玄妙难测。无形无相有大神力。能减千灾成就万德。体性虽空能施法则。观之无形呼之有声。为大法将心戒传经。水中监味色里胶清。决定是有不见其形。心王亦尔身内居停。面门出入应物随情。自在无碍所作皆成。了本识心识心见佛。是心是佛是佛是心。念念佛心佛心念佛。欲得早成戒心自律。净律净心心即是佛。除此心王更无别佛。欲求也佛莫染一物。心性虽空贪瞋体实。入此法门端坐成佛。到彼岸已得波罗蜜。慕道真士自观自心。知佛在内不向外寻。即心即佛即佛即心。心明识佛晓了识心离心非佛离佛非心。非佛莫测无所堪任。执空滯寂於此漂沈。诸佛菩萨非此妄心。明心大士悟此玄音。身心性妙用无更改。是故智者放心自在。莫言心王空无体性。能使色身作邪作正。非有非无隐显不定必性离空能凡能圣。是故相劝好自防慎。刹那造作还復漂沈。清净心智如世黄金。般若法藏并在身心。无为法宝非浅非深。诸佛菩萨了此本心。有缘遇者非去来今。(录自《景德传灯录》卷三十、大正五十一)圣严识傅大士(西纪四九七五六九)本名傅翕乃是梁武帝时代的两位大士之一与宝志公齐名。他的傅记详见於《景德传灯录》卷二十七。十六岁他便结了婚遂生二子。二十四岁时与人同到河中漉鱼却向水中祝愿说:“去者适止者留。”人或以其为愚。后见天竺僧嵩头陀有省悟捨渔而耕作即有:“空手把锄头步行骑水牛。人从桥上过桥流水不流。”之偈。并自号为“双林树下当来解脱善慧大士”。於中大通六年(西纪五三四)及大同元年(西纪五三五)、大同五年曾三次入宫见梁武帝。并且有一传说:“梁武帝请讲金刚经(传大)士纔陞座以尺挥案一下便下座。帝愕然圣师曰:‘陛下还会麽?’帝曰:‘不会。’圣师曰:‘大师讲经竟。’”这段记载最早出现在宋人普济所集的《五灯会元》卷二在此之前凡是述及傅大士的任何著作中均未见到例如以《景德傅灯录》为始《天圣广灯录》等均无此记述。所以在宋人宗鉴所编的《释门正统》卷八特为此事援引《傅灯录》的记载考订而谓:“大士言行录其与帝问答佛法妙羲及讲经旨趣甚详何独讲般若经时挥案一下俾帝措耶?”总之傅大士乃为超格的圣者后人的傅说可信不可不信以史实而言似为虚构但是故事的本身颇受后人的喜爱而加以傅诵。其实禅宗在当时像德山及临济那样的所谓机用尚未流行傅大士在梁武帝之前很不可能有如此的作略。但此傅说之形成却说明了禅宗自唐至宋机锋大行的事实。信心铭至道无难唯嫌拣择但莫憎爱洞然明白。毫厘有差天地悬隔欲得现前莫存顺逆。违顺相争是为心病不识玄旨徒劳念静。圆同太虚无欠无馀良由取捨所以不如。莫逐有缘勿住空忍一种平怀泯然自尽。止动归止止更弥动唯滯两边宁知一种。一种不通两处失功遣有没有从空背空。多言多虑转不相应绝言绝虑无处不通。归根得旨随照失宗须臾返照胜却前空。前空转变皆由妄见。不用求真唯须息见二见不住慎勿追寻。纔有是非纷然失心二由一有一亦莫守。一心不生万法无咎无咎无法不生不心。能随境减境逐能沈境由能境能由境能。欲知两段元是一空一空同两齐含万象。不见精麤宁有偏党大道体宽无易无难。小见狐疑转急转迟执之失度心入邪路。放之自然体无去住任性合道消遥绝恼。系念乖真沈昏不好。不好劳神何用疎亲。欲趣一乘勿恶六尘六尘不恶还同正觉。智者无为愚人自缚法无异法妄自爱者。将心用心岂非大错。迷生寂乱悟无好恶。一切二边妄自斟酌。梦幻空华何劳把捉。得失是非一时放却。眼若不眠诸梦自除。心若不异万法一如。一如体玄兀尔忘缘。万法齐观归复自然。泯其所以不可方比。止动无动动止无止。两既不成一何有尔?究竟穷极不存轨则。启心平等所作俱息。狐疑尽净正信调直。一切不留无可记忆。虚明自然不劳心力。非思量处识情难测。真如法界无他无自。要急相应唯言不二。不二皆同无不包容。十方智者皆入此宗。宗非促延一念万年。无在不在十方目前。极小同大妄绝境界。极大同小不见边表。有即是无无即是有。若不如是必不须守。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但能如是何虑不毕?信心不二不二信心。言语道断非去来今。(录自大正四十八)圣严识三祖僧璨(西纪?六O六年)的史料不多於《续高僧傅》未曾有傅仅於法冲傅中提及“可禅师之后粲禅师”。根据《楞伽师资记》的介绍则称其:“隐於司空山萧然静坐不出文记秘不傅法”。但是道信侍奉他十二年结果受其傅法。根据《隆兴编年通论》卷十八所收舒州刺独狐及於唐代宗大历六年(西纪七七一)所撰僧璨大师的《赐谥碑》则称:“禅师号僧粲不知何许人出见於周隋间傅教於慧可大师抠衣邺中得道於司空山。谓身相非真故示有疮疾谓法无我故居不择地以众生病为病故所至必说法度人以一相不在内外中间故必言不以文字。其教大略以寂照妙用摄羣品流注生灭观四维上下不见法不见身不见心乃至心离名字身等空界法同梦幻无得无证然后谓之解脱。(下略)”(卍续藏第一三·五九九)僧璨大师的傅记虽未见於续高僧傅却见於隋书卷五十七等处。他在隋文帝开皇十二年(西纪五九二)度沙弥道信后至广东惠州府的罗浮山又还转到岏公山寂於隋焬帝大业二年(西纪六O六)。那正是东魏、西魏、梁、后周、北齐、陈、隋等的王朝兴灭起伏干戈不已的时代所以三祖僧璨也就怀道而潛行默化於山水之间隐居於岩薮而终其一生。入道方便(一)一<入道安心要方便门>抄略1为有缘根熟者说我此法。要依《楞伽经》诸佛心第一又依《文殊说般若经》一行三昧好念佛心是佛妄念是凡夫。《文殊说般若经》云:“文殊师利言:世尊云何名一行三昧?佛言:法界一相系缘法界是名一行三昧。如法界缘不退不坏不思议无碍无相。善男子善女人欲入一行三昧应处空闲捨诸乱意不取相貌系心一佛专称名字。随佛方所端身正向能於一佛念念相续即是念中能见过去、未来、现在诸佛。何以故?念一佛功德无量无边亦与无量诸佛功德无二不思议佛法等无分别皆乘一如成最正觉。悉具无量功德无量辩才。如是入一行三昧者尽知恒沙诸佛法界无差别相。”夫身心方寸举足不足常在道场。施为举动皆是菩提。《普贤观经》云:“一切业障海皆从妄想生若欲忏悔者端坐念实相。”是名第一忏。拼除三毒心、攀缘心、觉观心。念佛心心相续忽然澄寂更无所缘念。《大品经》云:“无所念者是名念佛。”何等名无所念?即念佛心名无所念。离心无别有佛离佛无别有心念佛即是念心求心即是求佛。所以者何?识无形佛无形佛无相貌。若也知此道理即是安心。常忆念佛攀缘不起则泯然无相平等不二。入此位中忆佛心谢更不须徵即看此等心即是如来真实法性之身亦名正法亦名佛性亦名诸法实性、实际亦名净土亦名菩提、金刚三昧、本觉等亦名涅槃界、般若等。名虽无量皆同一体。亦无能观所观之意如是等心要令清净常现在前一切诸缘不能干乱。何以故?一切诸事皆是如来一法身故。住是心中诸结烦恼自然除灭。於一尘中具无量世界无量世界集一毛端。於其本事如故不相妨碍。《华严经》云:“有一经卷在微尘中见三千大世界事。”略举安心不可具尽。其中善巧出自方寸。2略为后生疑者假为一问:如来法身若此者何故復有相好之身现世说法?信曰:正以如来法性之身清净圆满一切像类悉於中现。而法性身无心起作如玻璃镜悬在高堂一切像悉於中现镜亦无心能现种种。经云:“如来现世说法者众生妄想故。”今行者若修心尽净则知如来常不说法说是乃为具足多闻。闻者一切相也。是以经云:“众生根有无量故所以说法无量说法无量故羲亦无量羲。无量羲者从一法生。”其一法者则无相也。名为实相。则泯然清净是也。斯之诚言则为证也。(中略)何者是禅师?信曰:不为静乱所恼者即是好禅。用心人常住於止心则沈没久住於观心则散乱。《法华经》云:“佛自住大乘如其所得法。定慧力庄严以此度众生。”云何能得悟解法相心得明净?信曰:亦不念佛、亦不捉心、亦不看心、亦不计念、亦不思惟、亦不观行、亦不散乱直任运亦不令去亦不令住独一清净究竟处心自明净。或可谛看心即得明净心如明镜。或可一年心更明净。或可三五年心更明净。或可因人为说即得悟解。或可永不须说得解经道。众生心性譬如宝珠没水不浊珠隐水清珠显。为谤三宝破和合僧诸见烦恼所污贪瞋颠倒所染众生不悟心性本来常清净。故有学者取悟不同有如此差别。(中略)3又古时智敏禅师训曰:“学道之法必须解行相扶行知心之根源及诸体用见理分明无惑然后功业可成。一解千从一迷万惑。”失之毫厘差之千里此非虚方。《无量寿经》(案实为《观无量寿经》)。云:“诸佛法身入一切心想是心是佛是心作佛。”当知佛即是心心外更无别佛也。略而言之凡有五种:一者知心体体性清净体与佛同。二者知心用用生法宝起作恒上万惑皆如。三者常觉不停觉心在前觉法无相。四者常观身空寂内外通同入身於法界之中。五者守一不移动静常住能令学者明见佛性早入定门。诸经观法备有多种傅大师所说独举守一不移先当修身审观以身为本。(中略)又常观自身空净如影可见不可得智从影中生毕竟无处所不动而应物变化无有穷。空中生六根六根亦空寂。所对六尘境了知是梦幻。如眼见物时眼中无有物。如镜照面像了了极分明。空中现形影镜中无一物。当知人面不来入镜中镜亦不往入人面。如此委曲知镜之与面从本已来不出不入不来不去即是如来之羲。(中略)如此观察知是为观空寂。(中略)守一不移者以此空净眼住意看一物无间昼夜时专精常不动。其心欲驰散争手还摄来。如绳系鸟足欲飞还掣取终日看不已泯然心逢定(中略)4若初学者坐禅时於一静处直观身心四大五阴(中略)从本以空寂不生不灭平等无二。从本以来无所有究竟寂灭。从本以来清净解脱。不问昼夜行住坐卧常作此观。即知自身犹水中月如镜中像如热时炎如空欲响。(中略)依此行者无不得入无生正理。復次若心缘异境觉起进即观起处毕竟不起。此心缘生时不从十方来去亦无所止。常观攀缘、觉观、妄识、思想、杂念乱心不起即得麤住。若得住心更无缘虑即随分寂定亦得随分息诸烦恼。(中略)5初学坐禅看心独坐一处先端身正坐宽衣解带放身纵体自按摩七八翻。令腹中嗌气出尽即滔然得性清虚恬净身心调适然安心神则窈窈冥冥气息清冷徐徐敛心神道清利心地明净观察分明内外空净即心性寂灭。如其寂灭则圣心显矣。性虽无形志节恒在然幽灵不竭常存朗然是名佛性。见佛性者永离生死名出世人。是故《维摩经》云:“豁然还得本心。”信其言也。悟佛性者名菩萨人亦名悟道人亦名识理人亦名得性人。(中略)凡捨身之法先定空空心使心境寂净铸想玄寂令心不移。心性寂定即断攀缘窈窈冥冥凝净心虚则几泊恬乎泯然气尽住清净法身不受后有。若起心失念不免受生也。此是前定心境法应如是此是作法。法本无法始名为法法则无作。夫无作之法真实法也。(中略)(录自《楞伽师资记》大正八五·一二八六一二八九)入道方便(二)二方寸论夫百千法门同归方寸。河沙妙德总在心源。一切戒门、定门、慧门神通变化悉自具足不离汝心。一切烦恼业障本来空寂一切因果皆如梦幻。无三界可出无菩提可求人与非人性相平等。大道虚旷绝思绝虑。如是之法汝今已得更无阙少与佛何殊更无别法。汝但任心自在莫作观行亦莫澄心莫起贪瞋莫怀悉虑荡荡无碍.任意纵横不作诸善不作诸恶行住坐卧触目遇缘总是佛之妙用。快乐无尤故名为佛。(法融)师(问)曰:心既具足何者是佛何者是心?祖(答)曰:非心不问佛问佛非不心。(法融)师(问)曰:既不许观行於境起时如何对治?祖(答)曰:境缘无好丑好丑起於心心若不强名妄情从何起?妄情既不起真心任徧知。汝但随心自在无復对治即名常住法身无有变易。吾受璨大师教法门今付於汝。(录自《景德傅灯录》卷四、大正五一·二二七上中)圣严识四祖道信(信纪五八O六五一)在中国禅宗史上是一位很重要的人物他继承了他以前的各种禅观思想包括小乘、大乘乃至智头等的思想却未将天台宗那样的禅观组织接受下来反而依《楞伽经》的“佛心”及《文殊说般若经》的一行三昧主张“念佛心是佛”。又由於道信在江南游学时受到大小品般若经弘傅的影响也有教大众念摩诃般若波罗蜜而退贼的傅说。因此初祖达摩以四卷《楞伽经》印心六祖慧能以《金刚经》印心的中间四祖道信是一位承先启后而将这两种倾向同时提起的人。被集於《楞伽师资记》第五篇的<人道安心要方便门>是研究并介绍道信禅思想的最佳资料。从其所引经典名称内容之广可以看出他是一位禅教并重的大师。例如除了上述的《楞伽经》、《文殊说般若经》、尚有《普贤观经》、《大品般若经》、《法华经》、《华严经》、《涅槃经》、《金刚经》、《观无量寿经》、《维摩经》、《遗教经》、《法句经》等乃至强用老庄而批评老庄说“庄子犹滞一也”及“老子滞於精识也”。可见他是以道家的“守一”及“窈窈冥冥”为坐禅的入门方便同时又指出了入门之后必须扬弃老庄的滞执。庄子说“天地一指万物一马”是滞於一老子的“窈兮冥兮其中有精”是表示“外虽亡相内尚存心”这都不是究竟但其受到老庄的影响到很显然。达摩的二入四行是偏重於行入的四种行理入部分的叙述却不够多。在道信的<入道安心要方便门>之中则弥补了达摩所述的不足偏重於理入方法的介绍为后世的修行者铺了从悟理而进禅门的大路。但其虽说“离心无别有佛离佛无别有心。”“大道虚旷绝思绝虑”尚未发挥“不立文字”的禅风并且可说他的主要修行方法仍是止观的范围。从道信的思想体系而论他说:一旦进入“泯然无相平等不二。”的位置那便是“真实法性之身”也名为正法、佛性、实性、实际、净土、本觉、涅槃界、般若等。又说:由“直观身心”、“不生不灭平等无二”即可入於“无生”法忍的“正理”。可知他是立足於性宗的立场而接受空宗的思想这正好是天台宗及后世禅宗的态度。当然他的<方寸论>所表示的例如讲“方寸”、“本来空寂”、“平等”均与<入道安心要方便门>相同。“莫作观行亦莫澄心。”则较“常住於止心则沈没久住於观心则散乱。”的说法更接近於六祖以后的禅宗。至於“不作诸善不作诸恶。”则与《坛论》所说“不思善不思恶”的态度相接了。显然地四祖这两篇文字均系后人依据傅诵而作成的记录。从文字结构盾<方寸论>比较清晰<入道安心>文段很长约有三千五六百字颇有段落不清、文羲支离之感。可是《楞伽师资记》撰成於七二O年顷距道信去世(六五一)不过七十年所以<入道安心>成文的年代较古。《景德傅灯录》法融条中收有道信的<方寸论>《景德录》则成於宋真宗景德年间(西纪一OO四一OO七)。在《景德录》中并没有<方寸论>这个题目乃是一段语录的傅抄。本书根据四祖重视方寸所以借作文题。四祖道信的傅记资料可以参看《续高僧傅》卷二十附编《傅法宝记》(本正八五)、《历代法宝记》(大正五一)、《景德傅灯录》卷三(大正五一)等。他的俗家姓司马原籍河内(河南省沁阳县)后迁到蔪州的广济县。七岁出家五年后到岏公山(安徽省潛山县西北)从三祖僧璨学禅法十年在道信二十一岁顷三祖去了罗浮山道信便度其独自修行的生活。到了大业年间(六O五六一七)道信才为政府承认出家住到吉州(江西省吉安县)逢盗贼转城七十馀日道信劝大众念“摩诃般若”贼才散退。接著在江西的庐山大林寺一住十年这段时期使他接触到了般若及天台宗的禅法。所以他大约在三十岁左右时即已受到佛教界的尊敬了。后来到了黄梅的双峯山一住就是三十馀年诸州学者无远不至。《历代法宝记》说唐太宗曾四次勅召道信入京道信均以“辞老不去”甚至宁可被来使斩头而去此心终不去。此为后代禅宗大德不近王臣一个榜样。同时也将以往的禅师独自生活於岩壑的风格转变成了集合数百人共住一个道场的风气。此为后来百丈开创业林作了预备工作。由於道宣的《续高僧傅》未曾明白地指出道信接法於三祖僧璨以致近世学者间有人怀疑道信的傅承。其实这是不必置疑的因为僧璨傅道信是五祖弘忍门下所公认的。弘忍在世时一定已有所傅这才能成立禅宗傅承的系谱。禅与密极端重视傅承而且也无法假冒、不许假冒有德的禅师也不可能假冒。这一点为印顺博士所极力强调的。(参见《中国禅宗史》四六及四七页)心铭心性不生何须知见。本无一法谁论熏炼。往返无端追寻不见。一切莫作明寂自现。前际如空知处迷宗。分明照境随照冥蒙。一心有滞诸法不通。去来自尔胡假推穷。生无生相生照一同。欲得心净无心用功纵横无照最为微妙。知法无知无知知要。将心守静犹未离病。生死忘怀即是本性。至理无诠非解非缠。灵通应物常在目前。目前无物无物宛然。不劳智鉴体自虚玄。念起念灭前后无别。后念不生前念自绝。三世无物无心无佛。众生无心依无心出。分别凡圣烦恼转盛。计较乖常求真背正。双泯对治湛然明净。不须功巧守婴儿行。惺惺了知见纲转弥。寂寂无见暗室不移。惺惺无妄寂寂明亮。万象真常森罗一相。去来坐立一切莫执。决定无方谁为出入。无合无散不迟不疾。明寂自然不可言及。心无异心不断贪淫。性空自离任运浮沈。非清非浊非浅非深。本来非古见在非今。见在无住见在本心。本来不存本来即今。菩提本有无须用守。烦恼本无无须用除。灵知自照万法归如。无归无受绝观忘守。四德不生三身本有。六根对境分别非识。一心无妄万缘调查。心性本齐同居不携。无心顺物随处幽栖。觉由不觉即觉无觉。得失两边谁论好恶。一切有为本无造作。知心不心无病无药。迷时舍事悟罢非异。本无可取今何用弃。谓有魔兴言空象备。莫灭凡情唯教息意。意无心灭心无行绝。不用证空自然明彻。灭尽生死冥心入理。开目见相心随境起。心外无境境外无心。将心灭境彼此由侵。心寂境如不遣不拘。境随心灭心随境无。两处不生寂静虚明。菩提影现心水常清。德性如愚不立亲疏。宠辱不变不择所居。诸缘顿息一切不忆。永日如夜永夜如日。外似顽嚣内心虚真。对境不动有力大人。无人无见无见常现。通达一切未尝不遍。思维转昏迷乱精魂。将心止动转止转奔。万法无所只有一门。不入不出非静非喧。声闻缘觉智不能论。实无一物妙智独存。本际虚冲非心所穷。正觉无觉真空不空。三世诸佛皆乘此宗。此宗毫末沙界含容。一切莫顾安心无处。无处安心虚明自露。寂静不生放旷纵横。所作无滞去住皆平。慧日寂寂定光明明。照无相苑朗涅磐城。诸缘忘毕诠神定质。不起法座安眠虚室。乐道恬然优游真实。无为无得依无自出。四等六度同一乘路。心若不生法无差互。知生无生现前常住。智者方知非言诠悟。(《景德傅灯录》卷三十大正五一·四五七中四五八上)圣严识牛头法融(西纪五九四六五七)是禅宗四禅道信的弟子他与黄梅东山法门的五祖弘忍并峙在牛头山开创牛头宗。据《续高僧傅》卷二十六记载他随三论宗的炅法师出家之时已徧通经史出家后先探空宗的幽颐宴默於空林二十年唐贞观十七年(西纪六四三)住於建康的牛头山幽栖寺之北岩下以其慈善感应蛇、虎、羣鹿等禽兽来驯乃至集於手上而食。当时牛头山的佛窟寺藏有七藏经书佛经、道书、佛经史、俗经史、医方图符等法融经八载探寻内外诸学素养大丰。还隐幽栖寺。又据《景德傅灯录》卷八所记在贞观年间道信入山见法融端坐自若未曾稍顾道信问他:“在此作甚麽?”他答:“观心。”道信又问:“观是何人?心是何物?”法融无对便起作礼请说心要。道信即为他说了<方寸论>。但在道宣的《续高僧傅》中并未记载道信付法给法融的事在现存资料中最早提及此事的是李华所撰的<润州鹤林寺故径山大师碑铭>(全唐文卷三二O)。这位径山大师是鹤林玄素天宝十一年(西纪七五二)圆寂离法融示寂(西纪六五六)已一百零四年。不过法融为道信的别傅为后代所公认。后法融的弘化与修行来说是一位禅教并重的大师尤其更重於惮悟的学者。到了五十岁时始在幽栖寺的北岩下别立禅室。跟从他学禅的有一百多人后来增加到三百多众。经常为大众讲《法华经》等。五十九岁时(西纪六五二)受当地宰官的礼请在建初寺讲《大品经》听众千馀人。在他去世前一年再度受请出山到建初寺讲经。他的著作有<绝观论>、<心铭>、《净名经私记》、《华严经私记》、《法华经名相》等。现存僧璨的<信心铭>与法融的<心铭>相对照可产为姐妹篇思想相近所说的问题相近类似的句子也少。而<信心铭>更为精炼一些因此有人以为<信心铭>是后人依<心铭>所作的精治本至於以之为僧璨所作只是马祖派下的傅说。至於<绝观论>永明延寿的《宗镜录》卷九十七(大正四八·九四一页)引录了一段又在敦煌发现了三种抄本却未见《宗镜录》所引用的那段文字那是在傅抄流通中的变化此论为法融所作应当没有疑问。《修心要论》节录1《十地经云》:“众生身中有金刚佛性犹如日轮体明圆满广大无边”只为五阴重云所覆如瓶内灯光不能照辉。譬如世间云务八方俱起天下阴暗日岂烂也何故无光?光元不坏只为云雾所覆。一切众生清净之性亦復如是只为攀缘妄念烦恼诸见重云所覆。但能凝然守心妄念不生涅槃法自然显现故知自心本来清净。2行知法要守心第一。此守心者乃是涅槃之根本入道之要门十二部经之宗三世诸佛之祖。(中略)涅槃者体是寂灭无为安乐。我心既是真心妄想则断妄想断故则具正念正念具故寂照智生寂照智生故穷达法性穷达法性故则得涅槃。故知守本真心是涅槃之根本。乃至举一手爪画佛形像或造恒沙功德者只是佛为教导无智慧众生作当来胜报之业及见佛之因。若愿自早成佛者会是守本真心。三世诸佛无量无边若有一人不守真心得成佛者无有是处。故经云:“制心一处无事不办。”故知守本真心是入道之要门也。(中略)如来於一切经中说一切罪福、一切因缘果报或引一切河大地草木等种种杂物起无量无边譬喻或现无量神通种种变化者只是佛为教导无智慧众生有种种欲心心行万差是故如来随其心门引入一乘。我既体知众生佛性本来清净如云底日。但了然守本真心妄念云尽慧日即现。何须更多学知见所生(生)死苦一切羲理及三世之事。(中略)《涅槃经》云:“知佛不说法者是名具足多闻。”故知守本真心是十二部经之宗也。三世诸佛皆从心性中生先守真心妄念不生我所心灭后得成佛。故知守本真心是三世诸佛之祖也。3若有初心学禅者依《观无量寿经》端坐正念闭目合口心前平视随意近远作一日想守真心念念莫住。即善调气息莫使乍麤乍细则令人成病苦。夜坐禅时或见一切善恶境界或入青黄赤白等诸三昧或见身出大光明或见如来身相或见种种变化但知摄心莫著并皆是空妄想而见也。经云:“十方国土皆如虚空三界虚幻唯是一心作。”若不得定不见一切境界者亦不须怪。但於行住坐卧中常了然守本真心会是妄念不生我所心灭一切万法不出自心。(中略)若能知识本心念念磨炼莫住者即自见佛性也。(中略)若了此心源者一切心羲自现一切愿具足一切行满一切皆办不受后有。会是妄念不生我所心灭捨此身已定得无生不可思议。(中略)好好自安自静善调诸根就视心源恒令照燎清净勿令无记心生。(中略)诸摄心人为缘外境麤心小息内炼真心心未清净时於行住坐卧中恒惩意看心犹未能了了清净独照心源是名无记心也。4但能著破衣餐粗食了然守本真心佯痴不解语最省气力而能有功是大精进人也。世间迷人不解此理於无明心中多涉艰辛广修相善望得解脱乃归生死。若了然失正念而度众生者是有力菩萨。分明语汝等守心第一。若不勤守者甚痴人也。会是信心具足志愿成就缓缓静心。更重教汝好自闲静身心一切无所攀缘端坐正念善调气息惩其心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好好如如稳看看熟则了见此心识流动犹如水流、阳焰晔晔不住。既见此识时唯是不内、不外缓缓如如稳看看熟则反覆消融虚凝湛住其此流动之识飒然自灭。灭此识者乃是灭十地菩萨众中障惑。此识灭已其心即虚凝寂淡泊皎洁泰然。吾更不能说其形状。妆若欲得者取《涅槃经》第三卷中<金刚身品>及《维摩经》第三卷<见阿闪佛品>缓缓寻思细心搜检熟看。(录自大正四八·三七七三七九)圣严识五祖弘忍(西纪六O二六七五)的傅记资料最早的是《傅法宝记》及《楞伽师资记》(大正八五)其次是《神会语录》(石井光雄藏本)与《历代法宝记》(大正五一)。还有《宋高僧傅》卷八(大正五O)及《景德傅灯录》卷三(大正五一)等。弘忍是黄梅人(今之湖北省黄梅县)原籍浔阳(今之江西省九江县)俗姓周。他十二岁(《傅法宝记》)一说七岁(《楞伽师资记》)即开始奉事道信禅师。他经道信小了二十三岁。《历代法宝记》说:弘忍身长八尺容貌与常人绝殊一直亲近道信达三十年之久承受双峯山的禅法。道信去世后弘忍又在双峯山之东的凭茂山建寺住山西十馀年唐高崇诏其入京坚辞不赴。接引四方的学者而被称为东山法门。(大正五一·一八二)《楞伽师资记》对於弘忍的记载是:“大师俗姓周其先浔阳人贯黄梅县也。父早弃背养母教障七岁奉事道信禅师。自出家处幽居寺住度弘怀抱贞纯。缄口於是非之场融心於色空之境。役力以申供养法侣资其足焉调心唯务浑仪师独明其观照。四仪皆是道场三业咸为佛事盖静乱之无二语默之恒一。时四方请益九众师横虚往实归月逾千计。生不瞩文而羲符玄旨。时荆州神秀禅师伏膺高轨亲受会嘱。玄赜以咸亨元年(西纪六七O)至双峯山恭承教诲也奉驱驰道尾五年。”又说:“如吾一生教人无数好者并亡后傅吾道者只可十耳。我与神秀论《楞伽经》率理通快必多利益资州智诜、白松山刘主簿兼有文性莘州惠藏、随州玄约忆不见这嵩山老安深有道行潞州法如、韶州惠能、扬州高丽僧智德此并堪为人师但一方人物越州羲方仍便讲说。”《楞伽师资记》是玄赜的弟子净觉所集他把神秀推为五祖门下的第一位上足惠能虽也名列十人之中却许为“但一方人物”。这应该是北宗禅的态度。南宗的《坛经》及《神会语录》便表明了惠能是弘忍之下的唯一心傅。由《楞伽师资记》对弘忍的介绍说:“其忍大师萧然静坐不出文记口说玄理默授与人。”以及:“生不瞩文而羲符玄旨。”看来五祖并无著作傅世。现存於大正藏经卷四十八及卍续藏经卷一一O的<最上乘论>也标明<弘忍禅师述>此连敦煌发现的本子有好几种或作<导凡趣圣悟解脱宗修心要论>或作<凡趣圣道悟解真宗修心要论>。而在大正藏及卍续藏本不知何时何故标题为<最上乘论>。事实上<最上乘论>的开头就是<凡趣圣道悟解真宗修心要论>的十二个字。所以本书仍用<修心要论>为其标题。这是后人所集弘忍的语录故在其文中也明白地记著:“弟子上来集此论者直以信心依文取羲。”之语(大正四八·三七九)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87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