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上)——亚当斯密.pdf

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上)——亚当斯密.pdf

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上)——亚当斯密.pdf

上传者: 漫步 2010-10-04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上)——亚当斯密pdf》,可适用于经济金融领域,主题内容包含改订译本序言英国著名资产阶级经济学者亚当斯密的代表著作《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出版于年。那时正是英国资本主义的成长时期英国手工制造业正在开始向符等。

改订译本序言英国著名资产阶级经济学者亚当斯密的代表著作《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出版于年。那时正是英国资本主义的成长时期英国手工制造业正在开始向大工业过渡英国产业的发展还在很大的程度上受着残余的封建制度和流行一时的重商主义的限制政策的束缚。处在青年时期的英国资产阶级为了清除它前进道路上的障碍正迫切要求一个自由的经济学说体系为它鸣锣开道。亚当斯密的《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就是在这个历史时期负有这样的阶级历史任务而问世的。这部书总结了近代初期各国资本主义发展的经验并在批判吸收了当时有关重要经济理论的基础上就整个国民经济运动过程作了较系统、较明白的描述。此书出版以后不但对于英国资本主义的发展直接产生了重大的促进作用而且对世界资本主义的发展来说恐怕也没有过任何其他一部资产阶级的经济学著作曾产生那么广泛的影响。无怪当时有些资产阶级学者把它奉为至宝。可是历史很快就把它的局限性和缺点错误显示出来了。在这部书出版后将近一百年左右的十九世纪七、八十年代资本主义经济已开始逐渐由自由竞争阶段进入垄断阶段从此斯密强调的自由而又自然的体制已经失灵了再往后不到半世纪时间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登上了历史舞台这一来为斯密所强调的资本主义的永恒性就遭到了彻底的否定。现在在这帝国主义日趋灭亡社会主义革命不断走向胜利的历史阶段尽管一些反动的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者还在不同意义上强调着自由市场经济还在宣扬着资本主义的改造或再生但作为资本主义成长时代的斯密的这部经济学论著早已没有现实的意义而只有政治经济学史上的意义了。列宁曾经这样指示我们:“判断历史的功绩不是根据历史活动家没有提供现代所要求的东西而是根据他们比他们的前辈提供了薪的东西。”亚当斯密的《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究竟在政治经济学史上有了怎样的贡献他通过这部书比他的前辈提供了哪些新东西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先要了解他所处的时代对他提出了怎样的经济问题。近代资本主义经济生活是从重商主义时代开端的。这种经济生活一开始就要求回答财富是什么财富的来源是什么以及财富怎样才能迅速积累这些基本问题。重商主义首先对这些问题作了解答。对于他们的解答先后持有不同意见的有英国启蒙经济学者如配第、洛克等特别是有法国的布瓦基尔柏以及重农主义者魁奈、杜阁等。经济学者创立一种关系到整个国民经济运动的基本理论首先要看他所在社会或国家的国民经济的发展是否容许他作较全面的观察斯密的上述那些先辈经济学者还缺乏这样的条件而斯密正处在资本主义成长时期的英国他就有可能在其先辈经济学者的理论基础上就那些问题提出一些新的见解。当重商主义者根据他们所在社会的商品流通上的实际需要凭直感来强调财富只是货币只是金银的时候启蒙经济学者配第、洛克曾经历了一番相当曲折的努力才从那个成见中解脱出来可是后来的重农学者一方面很正确地论证包括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劳动生产物是财富。但同时他们却列宁:《评经济浪漫主义》《列宁全集》第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页。不把同样是劳动生产物的货币或金银看成是财富。直到亚当斯密才在这些争论的基础上从现实经济生活运动中概括出货币是社会总资财的一个构成部分或只是其中一个构成部分的结论。在这个结论里就包含了社会财富的来源以及财富如何积累的问题。如果财富主要不是货币不是金银那么财富的来源就主要不是金银矿山不是富有金银的殖民地它也不是得自贸易顺差。启蒙经济学者配第最先强调财富来自自然与劳动但他对于这两者在生产上的关系没有交代清楚重农主义者着重强调使用价值认为财富来自生产纯生产物的农业劳动亚当斯密却从商品价值形成的角度出发在共著作中开宗明义第一句就撇开自然这个因素从而论证说“一国国民每年的劳动本来就是供给他们每年消费的一切生活必需品和便利品的源泉”并且他所说的劳动带有一般性打破了重农主义者所设定的农业劳动那个狭窄圈圈。在斯密看来社会财富来自劳动社会财富的增长不单是取决于参加生产的劳动量而更重要的是取决于更大的劳动生产率对于资本主义社会来说劳动的生产性表现在它不只为劳动者本身生产作为劳动力价格的工资还为资本家的资本生产利润为地主提供的土地生产地租。后面两种收入都是从劳动者生产的生产物或其价值中扣除下来的。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第一他把劳动看成商品价值的普遍的正确尺度认为“只有劳动能在一切时代、一切地方比较各种商品的价值”第二他把资本主义生产看成是价值和剩余价值的生产第三他还把资本主义社会三大阶级构成的生产关系看成是流通分配关系所由决定的基础而价值论则被看成是分配论的根据。在所有这些体现着劳动价值剩余价值学说的基本论点中特别是依据这些论点对整个资本主义经济运动或其资本积累过程所作的全面系统的论述中他确实提出了他的一切先辈经济学者所没有提出的一些新的东西、然而由于阶级地位的限制加上当时还不够充分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经济条件斯密不能对资本主义制度本身的历史过渡性有一个正确的了解他一直认为资本主义是合乎人性、合乎自然的只要改变一些阻碍它发展的人为的不自然的社会经济措施如撤消过时的基尔特制和重商主义限制政策等等让每个人以他的劳动或资本与任何其他人一道参加自由竞争责本主义就会自由而自然地建立起来并永远发展下去。他并且认为个人天生是为自己的利害打算的只要不妨害他的自由竞争他个人由此获得的利益愈大社会就会愈富有。这个资产阶级的功利主义的错误认识使得他停留在这样的限度内:“它从批判封建的生产形式和交换形式的残余开始证明它们必然要被资本主义形式所代替”在这个意义上去确立上述那些有关价值剩余价值的比较正确的论点一碰到资本主义本身矛盾问题在那个资产阶级的功利主义思想的指导下就再也不能前进了。由他的阶级观点决定的这个二重的方法论即一方面为内部联系的考察一方面又为外部现象的考察的方法论就使得他的每一个正确论点都表现为半截的、半途而废的、充满了矛盾的东西。比如单就最有关键性的劳动决定商品价值这个论点来说罢他一方面主张商品价值是由生产所费的劳动量决定的但在有些场合他又强调商品价值是由商品在交换中所能获得的劳动量来决定他一方面说商品价值分解为工资利润和地祖在这个命题中错误还只在于漏掉了不变资本可是在其他场恩格斯:《反杜林论》人民出版社年版第页。合他叉强调商品价值是由工资、利润和地租所构成这就不只是漏掉了不变资本并且使在前一场合中还是确定的商品价值到这里竟变成为极不确定的了。不只是关于商品价值的说法而且关于货币的职能及其产生过程的说法关于资本积累的说法都显得是正确的与错误的科学的与庸俗的论点杂然并陈。关于这点我们除了就他的观点方法来说明外还须很好地领会马克思就斯密的矛盾的价值学说所作的历史唯物主义的评价他说“我们在亚当斯密的书中不但看到美于价值概念的‘对立见解的痕迹’不但看到两种而且看到三种更确切地说甚至四种尖锐对立的关于价值的看法这些看法在他的书中相安无事地并容和交错着。在政治经济学的创始者那里这是很自然的事情因为他必然要摸索、试验同刚刚开始形成的观念的混乱状态进行斗争”。至于他在讨论分配问题时所表述的社会三大阶级之间的比较乐观的和自然调和的倾向这也是由于当时的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间的斗争还处在初级阶段资本家阶级与地主阶级间的斗争还不象产业革命以后来得那样尖锐的缘故这与后来庸俗经济学者一味宣扬阶级调和谬论来掩盖已经非常激烈的阶级斗争的现实是有所不同的。总之斯密的这部经济学论著从其剖析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方面来看是无疑存在着不少矛盾和错误的庸俗论点的但作为成长过程中的资产阶级的经济学代表著作来看它确实表现出许多科学成分是在批判以往经济理论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资产阶级古典经济学的科学研究成果。由于这部书在他的研究方法上都分别表现出了正确与错误、科学与庸俗的两重特点它对后来政治经济学的影响也是两方面兼而有之的。在这部书出版以后不久受到产业革命推动的英国手工制造业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大工业发展同时资本主义制度的内部矛盾也开始暴露出来了。李嘉图继斯密之后把劳动价值学说把建立在劳动价值学说上的分配学说引到一个站在资产阶级立场上的学者再也不能逾越的境界。李嘉图的代表著作《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出版于年在二十年代曾有一些空想社会主义者利用李嘉图的分析来宣扬他们的社会学说。到了四十、五十和六十年代马克思就在继续努力批判和吸收整个资产阶级古典经济学的基础上建立起来了为无产阶级服务的政治经济学。后来恩格斯和列宁都把古典经济学把亚当斯密和李嘉图的劳动价值与剩余价值理论看作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来源。但是随着资本主义的日益发展暴露了它的内部矛盾随着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斗争的发展随着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的传播资本主义制度的统治日益动摇了于是在十九世纪二十年代后的资产阶级经济学者就极力回避斯密学说中的正确的论点并极力利用其中的错误的庸俗的论点来抵毁马克思的经济学说。到了十九世纪七十年代以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在工人运动中已经取得了支配的地位于是以反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相标榜的奥地利学派及其、在英美各国的变种都把反对古典经济学或更确切他说都把反对古典经济学理论中的科学成分作为反对马克思经济学理论的一个间接手段。关于这一点我们只要看从庞巴维克直到凯恩斯是怎样反对亚当斯密和李嘉图就够了。当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者为了反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不惜猛烈攻击其先辈经济学者亚当斯密和李恩格斯:《反社林论》人民出版社年版第页。嘉图的古典理论的时候我们为了捍卫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为了从历史发展上增进我们对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理解对于斯密乃至李嘉图的经济学说应该科学地对待重新介绍他们的经济学说是有其现实意义的。十九世纪末年中国维新派人物严复就曾将这部书以效法亚当斯密把他的“富其君又富其民”当作国策献给英王的精神来献策于光绪皇帝的冀有助于清末的维新“大业”。但他这个以《原富》为名的译本在年出版以后却不曾引起任何值得重视的反响。这当然不仅是由于译文过于艰深典雅又多所删节主要是由于清末当时的现实社会经济文化等条件和它的要求相距太远了。到年我和郭大力同志又把它重译成中文出版改题为《国富论》我们当时重新翻译这部书的动机主要是鉴于在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以后在中国已经没有什么资本主义前途可言。我们当时有计划地翻译这部书以及其它资产阶级古典经济学论著只是要作为翻译《资本论》的准备为宣传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作准备。我们知道《资本论》就是在批判资产阶级经济学特别是在批判亚当斯密、季嘉图等经济学著作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对于亚当斯密、李嘉图的经济学著作有一些熟悉和认识是会大大增进我们对于《资本论》的理解的。事实上我们在翻译《资本论》的过程中也确实深切感到翻译亚当斯密、李嘉图著作对我们的帮助。《资本论》翻译出版以后对于我们来说翻译斯密的《国富论》的历史任务已算完成了。全国解放以后人民出版事业要从社会主义当前利益与长远利益来进行全面安排了。商务印书馆为了有计划有选择地翻译介绍世界各国哲学社会科学名著曾多次向我们提出《国富论》译本的重新校订问题。这个译本已经出版三十五年了。其中有些地方没有把作者的原意明确表达出来有个别地方还有错误此外还有不少的语法词汇需要斟酌统一。经陈福生、陈振驿同志校改译本颇有改进。但其中仍不免有错误的地方应由我们特别是应由我来负责。此次校订时将译名由《国富论》改按原著全称译为《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王亚南年月于厦门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出版说明我馆历来重视移译世界各国学术名著。从五十年代起更致力于翻译出版马克思主义诞生以前的古典学术著作同时适当介绍当代具有定评的各派代表作品。幸赖著译界鼎力襄助三十年来印行不下三百余种。我们确信只有用人类创造的全部知识财富来丰富自己的头脑才能够建成现代化的社会主义社会。这些书籍所蕴藏的思想财富和学术价值为学人所熟知毋需赘述。这些译本过去以单行本印行难见系统汇编为丛书才能相得益彰蔚为大观既便于研读查考又利于文化积累。为此我们从今年着手分辑刊行。限于目前印制能力现在刊行五十种今后打算逐年陆续汇印经过若干年后当能显出系统往来。由于采用原纸型译文未能重新校订体例也不完全统一凡是原来译本可用的序跋都一仍其旧个别序跋予以订正或删除。读书界完全懂得要用正确的分析态度去研读这些著作汲取其对我有用的精华剔除其不合时宜的糟粕这一点也无需我们多说。希望海内外读书界著译界给我们批评、建议帮助我们把这套丛书出好。商务印书馆编辑部年月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序论及全书设计一国国民每年的劳动本来就是供给他们每年消费的一切生活必需品和便利品的源泉。构成这种必需品和便利品的或是本国劳动的直接产物或是用这类产物从外国购进来的物品。这类产物或用这类产物从外国购进来的物品对消费者人数或是有着大的比例或是有着小的比例所以一国国民所需要的一切必需品和便利品供给情况的好坏视这一比例的大小而定。但无论就哪一国国民说这一比例都要受下边两种情况的支配:第一一般他说这一国国民运用劳动是怎样熟练怎样技巧怎样有判断力第二从事有用劳动的人数和不从事有用劳动的人数究成什么比例。不论一屑土壤、气候和面积是怎样它的国民每年供给的好坏必然取决于这两种情况。此外上述供给的好坏取决于前一情况的似乎较多。在未开他的渔猎民族间一切能够劳作的人都或多或少地从事有用劳动尽可能以各种生活必需品和便利品供给他自己和家内族内因老幼病弱而不能渔猎的人。不过他们是那么贫乏以致往往仅因为贫乏的缘故迫不得已或至少觉得迫不得已要杀害老幼以及长期息病的亲人或遗弃这些人听其饿死或被野兽吞食。反之在文明繁荣的民族间虽有许多人全然不从事劳动而且他们所消费的劳动生产物往往比大多数劳动者所消费的要多过十倍乃至百倍。但由于社会全部劳动生产物非常之多往往一切人都有充足的供给就连最下等最贫穷的劳动者只要勤勉节俭也比野蛮人享受更多的生活必需品和便利品。劳动生产力的这种改良的原因究竟在那里?劳动的生产物按照什么顺序自然而然地分配给社会上各阶级?这就是本书第一篇的主题。不论一国国民在运用劳动时实际上究竟是怎样熟练怎样有技巧怎样有判断力在运用情况继续不变的期间一国国民每年供给状况的好坏总必取决于其国民每年从事有用劳动的人数和不从事有用劳动的人数究竟成什么比例。我以后要说明有用的生产性劳动者人数无论在什么场合都和推动劳动的资本量的大小及资本用途成比例。所以本书第二篇讨论资本的性质逐渐累积资本的方法以及因为资本用途不同所推动的劳动量亦不相同这几点。在劳动运用上已有相当程度的熟练、技巧和判断力的不同国民对于劳动的一般管理或指导曾采取极不相同的计划。这些计划并不同等地有利于一国生产物的增加。有些国家的政策特别鼓励农村的产业另一些国家的政策却特别鼓励城市的产业。对于各种产业不偏不倚地使其平均发展的国家怕还没有。自罗马帝国崩溃以来欧洲各国的政策。都比较不利于农村的产业即农业而比较有利于城市的产业即工艺、制造业和商业。本书第三篇将说明什么情况使人们采用和规定这种政策。这些计划的实行最初也许是起因于特殊阶级的利益与偏见对于这些计划将如何影响社会全体的福利他们不曾具有远见亦不曾加以考虑。可是这些计划却引起了极不相同的经济学说。有的人认为城市产业重要有的人又力说农村产业重要。这些不相同的学说不仅对学者们的意见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而且君王和国家的政策亦为它们所左右。我将尽我所能在本书第四篇详细明确地解释这些不同学说并说明它们在各时代和各国中所产生的重要影响。要之本书前四篇的目的在于说明广大人民的收入是怎样构成的并说明供应各时代各国民每年消费的资源究竟有什么性质。第五篇即最后一篇所讨论的是君主或国家的收入。在这一篇里我耍努力说明以下各点:第一什么是君主或国家的必要费用其中哪些部分应该出自由全社会负担的贼税哪些部分应该出自社会某特殊阶级或成员负担的特殊赋税。第二来自全社会所有纳税人的经费是怎样募集的而各种募集方法大抵有什么利弊。第三什么使几乎所有近代各国政府都把收入的一部分作为担保来举债而这种债务对于真实财富换言之对于社会的土地和劳动的年产物有什么影响。第一篇论劳动生产力增进的原因并论劳动生产物自然而然地分配给各阶级人民的顺序第一章论分工劳动生产力上最大的增进以及运用劳动时所表现的更大的熟练、技巧和判断力似乎都是分工的结果。为使读者易于理解社会一般业务分工所产生的结果我现在来讨论个别制造业分工状况。一般人认为分工最完全的制造业乃是一些极不重要的制造业。不重要制造业的分工实际上并不比重要制造业的分工更为周密。但是目的在于供给少数人小量需要的不重要制造业所雇用的劳动者人数必然不多而从事各部门工作的工人往往可集合在同一工厂内使观察者能一览无遗。反之那些大制造业要供给大多数人的大量需要所以各工作部门都雇有许许多多劳动者要把这许许多多劳动者集合在一个厂内势不可能。我们要同时看见一个部门以上的工人也不可能。象这种大制造业的工作尽管实际上比小制造业分成多得多的部分但因为这种划分不能象小制造业的划分那么明显所以很少人注意到。扣针制造业是极微小的了但它的分工往往唤起人们的注意。所以我把它引来作为例子。一个劳动者如果对于这职业(分工的结果使扣针的制造成为一种专门职业)没有受过相当训练又不知怎样使用这职业上的机械(使这种机械有发明的可能的恐怕也是分工的结果)那末纵使竭力工作也许一天也制造不出一枚扣针要做二十枚当然是决不可能了。但按照现在经营的方法不但这种作业全部已经成为专门职业而且这种职业分成若干部门其中有大多数也同样成为专门职业。一个人抽铁线一个人拉直一个人切截一个人削尖线的一端一个人磨另一端以便装上圆头。要做圆头就需要有二三种不同的操作。装圆头涂白色乃至包装都是专门的职业。这样扣针的制造分为十八种操作。有些工厂这十八种操作分由十八个专门工人担任。固然有时一人也兼任二三门。我见过一个这种小工厂只雇用十个工人因此在这一个工厂中有几个工人担任二三种操作。象这样一个小工厂的工人虽很穷困他们的必要机械设备虽很简陋但他们如果勤勉努力一日也能成针十二磅。以每磅中等针有四千枚计这十个工人每日就可成针四万八千枚即一人一日可成针四千八百枚。如果他们各自独立工作不专习一种特殊业务那末他们不论是谁绝对不能一日制造二十枚针说不定一天连一枚针也制造不出来。他们不但不能制出今日由适当分工合作而制成的数量的二百四十分之一就连这数量的四千八百分之一恐怕也制造不出来。就其他各种工艺及制造业说虽有许多不能作这样细密的分工其操作也不能变得这样简单但分工的效果总是一样的。凡能采用分工制的工艺一经采用分工制便相应地增进劳动的生产力。各种行业之所以各各分立似乎也是由于分工有这种好处。一个国家的产业与劳动生产力的增进程度如果是极高的则共各种行业的分工一般也都达到极高的程度。未开化社会中本书所用“制造业”一语是指手工制造业因而和现今使用的此语的涵义有所不同而它所用的“制造者”的涵义和现今使用的“制造商”或“工厂主”的涵义亦不相同。译者一人独任的工作在进步的社会中一般都成为几个人分任的工作。在进步的社会中农民一般只是农民制造者只是制造者。而且生产一种完全制造品所必要的劳动也往往分由许多劳动者担任。试以麻织业和毛织业为例从亚麻及羊毛的生产到麻布的漂白和烫平或呢绒的染色和最后一道加工各部门所使用的不同技艺是那么多啊!农业由于它的性质不能有象制造业那样细密的分工各种工作不能象制造业那样判然分立。木匠的职业与铁匠的职业通常是截然分开的但畜牧者的业务与种稻者的业务不能象前者那样完全分开。纺工和织工几乎都是各别的两个人但锄耕、耙掘、播种和收割却常由一人兼任。农业上种种劳动随季节推移而巡回要指定一个人只从事一种劳动事实上绝不可能。所以农业上劳动生产力的增进总跟不上制造业上劳动生产力的增进的主要原因也许就是农业不能采用完全的分工制度。现在最富裕的国家固然在农业和制造业上都忧于邻国但制造业方面的优越程度必定大于农业方面的优越程度。富国的土地多一般都耕耘得较好投在土地上的劳动与费用也比较多生产出来的产品按照土地面积与肥沃的比例来说也较多但是这样较大的生产量很少在比例上大大超过所花的较大劳动量和费用。在农业方面富国劳动生产力未必都比贫国劳动生产力大得多至少不象制省业方面一般情况那样大得多。所以如果品质同样优良富国小麦在市场上的售价未必都比贫国低廉。就富裕和进步的程度说法国远胜于波兰但波兰小麦的价格与品质同样优良的法国小麦同样低廉。与英格兰比较论富裕论进步法国可能要逊一筹但法国产麦省出产的小麦其品质之优良完全和英格兰小麦相同而且在大多数年头两者的价格也大致相同。可是英格兰的麦田耕种得比法国好而法国的麦田据说耕种得比波兰好得多。贫国的耕作尽管不及富国但贫国生产的小麦在品质优良及售价低廉方面却能在相当程度上与富国竞争。但是贫国在制造业上不能和富国竞争至少在富国土壤气候位置适宜于这类制造业的场合贫国不能和富国竞争。法国绸所以比英国绸又好又便宜就是因为织绸业至少在今日原丝进口税很高的条件下更适合于法国气候而不十分适合于英国气候。但英国的铁器和粗毛织物却远胜于法国而且品质同样优良的英国货品在价格上比法国低廉得多。据说波兰除了少数立国所需的粗糙家庭制造业外几乎没有什么制造业。有了分工同数劳动者就能完成比过去多得多的工作量其原因有三:第一劳动者的技巧因业专而日进第二由一种工作转到另一种工作通常须损失不少时间有了分工就可以免除这种损失第三许多简化劳动和缩减劳动的机械的发明使一个人能够做许多人的工作。第一劳动者熟练程度的增进势必增加他所能完成的工作量。分工实施的结果各劳动者的业务既然终生局限于一种单纯操作当然能够大大增进自己的熟练程度。惯于使用铁锤而不曾练习制铁钉的普通铁匠一旦因特殊事故必须制钉时我敢说他一天至多只能做出二三百枚钉来而且质量还拙劣不堪。即使惯于制钉但若不以制钉为主业或专业就是竭力工作也不会一天制造出八百枚或一千枚以上。我看见过几个专以制钉为业的不满二十岁的青年人在尽力工作时每人每日能制造二千三百多枚。可是制钉决不是最简单的操作。同一劳动者要鼓炉、调整火力耍烧铁挥锤打制在打制钉头时还得调换工具。比较起来制扣针和制金属纽扣所需的各项操作要简单得多而以此为终生业务的人其熟练程度通常也高得多。所以在此等制造业中有几种操作的迅速程度简直使人难于想象如果你不曾亲眼见过。你决不会相信人的手能有这样大的本领。第二由一种工作转到另一种工作常要损失一些时间因节省这种时间而得到的利益比我们骤看到时所想象的大得多。不可能很快地从一种工作转到使用完全不相同工具而且在不同地方进行的另一种工作。耕作小农地的乡村织工由织机转到耕地又由耕地转到织机一定要虚费许多时间。诚然这两种技艺如果能在同一厂坊内进行那末时间上的损失无疑要少得多但即使如此损失还是很大。人由一种工作转到另一种工作时通常要闲逛一会儿。在开始新工作之初势难立即精神贯注地积极工作总不免心不在焉。而且在相当时间内与其说他是在工作倒不如说他是在开玩笑。闲荡、偷懒、随便这种种习惯对于每半小时要换一次工作和工具而且一生中几乎每天必须从事二十项不同工作的农村劳动者可说是自然会养成的甚而可说必然会养成的。这种种习惯使农村劳动者常流于迟缓懒惰即在非常吃紧的时候也不会精神勃勃地干。所以纵使没有技巧方面的缺陷仅仅这些习惯也一定会大大减少他所能完成的工作量。第三利用适当的机械能在什么程度上简化劳动和节省劳动这必定是大家都知道的无须举例。我在这里所要说的只是:简化劳动和节省劳动的那些机械的发明看来也是起因子分工。人类把注意力集中在单一事物上比把注意力分散在许多种事物上更能发现达到目标的更简易更便利的方法。分工的结果各个人的全部注意力自然会倾注在一种简单事物上。所以只要工作性质上还有改良的余地各个劳动部门所雇的劳动者中不久自会有人发现一些比较容易而便利的方法来完成他们各自的工作。唯其如此用在今日分工最细密的各种制造业上的机械有很大部分原是普通工人的发明。他们从事于最单纯的操作当然会发明比较便易的操作方法。不论是谁只要他常去观察制造厂他一定会看到极象样的机械这些机械是普通工人为了要使他们担当的那部分工作容易迅速地完成而发明出来的。最初的蒸汽机原需雇用一个儿童按活塞的升降不断开闭汽锅与汽筒间的通路。有一次担任这工作的某儿童因为爱和朋友游玩他用一条绳把开闭通路的舌门的把手系在机械的另一部分舌门就可不需人力自行开闭。原为贪玩想出来的方法就这样成为蒸汽机大改良之一。可是一切机械的改良决不是全由机械使用者发明。有许多改良是出自专门机械制造师的智巧还有一些改良是出自哲学家或思想家的智能。哲学家或思想家的任务不在于制造任何实物而在于观察一切事物所以他们常常能够结合利用各种完全没有关系而且极不类似的物力。随着社会的进步哲学或推想也象其他各种职业那样成为某一特定阶级人民的主要业务和专门工作。此外这种业务或工作也象其他职业那样分成了许多部门每个部门又备成为一种哲学家的行业。哲学上这种分工象产业上的分工那样增进了技巧并节省了时间。各人擅长各人的特殊工作不但增加全体的成就而且大大增进科学的内容。在一个政治修明的社会里造成普及到最下层人民的那种普遍富裕情况的是各行各业的产量由于分工而大增。各劳动者除自身所需要的以外还有大量产物可以出卖同时因为一切其他劳动者的处境相同各个人都能以自身生产的大量产物换得其他劳动者生产的大量产物换言之都能换得其他劳动者大量产物的价格。别人所需的物品他能与以充分供给他自身所需的别人亦能与以充分供给。于是社会各阶级普遍富裕。考察一下文明而繁荣的国家的最普通技工或日工的日用物品罢!你就会看到用他的劳动的一部分(虽然只是一小部分)来生产这种日用品的人的数目是难以数计的。例如日工所穿的粗劣呢绒上衣就是许多劳动者联合劳动的产物。为完成这种朴素的产物势须有牧羊者、拣羊毛者、梳羊毛者、染工、粗梳工、纺工、织工、漂白工、裁缝工以及其他许多人联合起来工作。加之这些劳动者居住的地方往往相隔很远把材料由甲地运至乙地该需要多少商人和运输者啊!染工所用药料常须购自世界上各个遥远的地方要把各种药料由各个不同地方收集起来该需要多少商业和航运业该需要雇用多少船工、水手、帆布制造者和绳索制造者啊!为生产这些最普通劳动者所使用的工具又需要多少种类的劳动啊!复杂机械如水手工作的船、漂白工用的水车或织工用的织机姑置不论单就简单器械如牧羊者剪毛时所用的剪刀来说其制造就须经过许多种类的劳动。为了生产这极简单的剪刀矿工、熔铁炉建造者、木材采伐者、熔铁厂烧炭工人、制砖者、泥水匠、在熔铁炉旁服务的工人、机械安装工人、铁匠等等必须把他们各种各样的技艺联结起来。同样要是我们考察一个劳动者的服装和家庭用具如贴身穿的粗麻衬衣脚上穿的鞋子就寝用的床铺和床铺上各种装置调制食物的炉子由地下采掘出来而且也许需要经过水陆运输才能送到他手边供他烧饭的煤炭厨房中一切共他用具食桌上一切用具刀子和叉子盛放食物和分取食物的陶制和锡蜡制器皿制造面包和麦酒供他食喝的各种工人那种透得热气和光线并能遮蔽风雨的玻璃窗和使世界北部成为极舒适的居住地的大发明所必须借助的一切知识和技术以及工人制造这些便利品所用的各种器具等等。总之我们如果考察这一切东西并考虑到投在这每样东西上的各种劳动我们就会觉得没有成千上万的人的帮助和合作一个文明国家里的卑不足道的人即便按照(这是我们很错误地想象的)他一般适应的舒服简单的方式也不能够取得其日用品的供给的。第二章论分工的原由引出上述许多利益的分工原不是人类智慧的结果尽管人类智慧预见到分工会产生普遍富裕并想利用它来实现普遍富裕。它是不以这广大效用为目标的一种人类倾向所缓慢而逐渐造成的结果这种倾向就是互通有无物物交换互相交易。这种倾向是不是一种不能进一步分析的本然的性能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不是理性和言语能力的必然结果这不属于我们现在研究的范围。这种倾向为人类所共有亦为人类所特有在其他各种动物中是找不到的。其他各种动物似乎都不知道这种或其他任何一种协约。两只猎犬同逐一兎有时也象是一种协同动作。它们把兎逐向对手的方向或在对手把兎逐到它那边时加以拦截。不过这种协同动作只是在某一特定时刻它们的欲望对于同一对象的偶然的一致而并不是契约的结果。我们从未见过甲乙两犬公平审慎地交换骨头。也从未见过一种动物以姿势或自然呼声向其他动物示意说:这为我有那为你有我愿意以此易彼。一个动物如果想由一个人或其他动物取得某物除博得授与者的欢心外不能有别种说服手段。小犬要得食就向母犬百般献媚家狗要得食就作出种种娇态来唤起食桌上主人的注意。我们人类对于同胞有时也采取这种手段。如果他没有别的适当方法叫同胞满足他的意愿他会以种种卑劣阿谀的行为博取对方的厚意。不过这种办法只能偶一为之想应用到一切场合却为时间所不许。一个人尽毕生之力亦难博得几个人的好感而他在文明社会中随时有取得多数人的协作和援助的必要。别的动物一达到壮年期几乎全都能够独立自然状态下不需要其他动物的援助。但人类几乎随时随地都需要同胞的协助要想仅仅依顿他人的恩惠那是一定不行的。他如果能够刺激他们的利己心使有利于他并告诉他们给他作事是对他们自己有利的他要达到目的就容易得多了。不论是谁如果他要与旁人作买卖他首先就要这样提议。请给我以我所要的东西吧同时你也可以获得你所要的东西:这句话是交易的通义。我们所需要的相互帮忙大部分是依照这个方法取得的。我们每天所需的食料和饮料不是出自屠户、酿酒家或烙面师的恩惠而是出于他们自利的打算。我们不说唤起他们利他心的话而说唤起他们利己心的话。我们不说自己有需要而说对他们有利。社会上除乞丐外没有一个人愿意全然靠别人的恩惠过活。而且就连乞丐也不能一味依赖别人。诚然乞丐生活资料的供给全部出自善人的慈悲。虽然这种道义归根到底给乞丐提供了他所需要的一切东西但没有也不可能随时随刻给他提供他所需要的东西。他的大部分临时需要和其他人一样也是通过契约、交换和买卖而得到供给的。他把一个人给他的金钱拿去购买食物把另一个人给他的旧衣拿去交换更合身的旧衣或交换一些食料和寄宿的地方或者先把旧农换成货币再用货币购买自己需要的食品、衣服和住所。由于我们所需要的相互帮忙大部分是通过契约、交换和买卖取得的所以当初产生分工的也正是人类要求互相交换这个倾向。例如在狩猎或游牧民族中有个善于制造弓矢的人他往往以自己制成的弓矢与他人交换家畜或兽肉结果他发觉与其亲自到野外捕猎倒不如与猎人交换因为交换所得却比较多。为他自身的利益打算他只好以制造弓矢为主要业务于是他便成为一种武器制造者。另有一个人因长于建造小茅房或移动房屋的框架和屋顶往往被人请去造屋得家畜兽肉为酬于是他终于发觉完全献身子这一工作对自己有利因而就成为一个房屋建筑者。同样第三个人成为铁匠或铜匠第四个人成为硝皮者或制革者皮革是未开化人类的主要衣料。这样一来人人都一定能够把自己消费不了的自己劳动生产物的剩余部分换得自己所需要的别人劳动生产物的剩余部分。这就鼓励大家各自委身于一种特定业务使他们在各自的业务上磨炼和发挥各自的天赋资质或才能。人们天赋才能的差异实际上并不象我们所感觉的那么大。人们壮年时在不同职业上表现出来的极不相同的才能在多数场合与其说是分工的原因倒不如说是分工的结果。例如两个性格极不相同的人一个是哲学家一个是街上的挑夫。他们间的差异看来是起因于习惯、风俗与教育而不是起因于天性。他们生下来在七八岁以前彼此的天性极相类似他们的双亲和朋友恐怕也不能在他们两者间看出任何显著的差别。大约在这个年龄或者此后不久他们就从事于极不相同的职业于是他们才能的差异渐渐可以看得出来往后逐渐增大结果哲学家为虚荣心所驱使简直不肯承认他们之间有一点类似的地方。然而人类如果没有互通有无、物物交换和互相交易的倾向各个人都须亲自生产自己生活上一切必需品和便利品而一切人的任务和工作全无分别那末工作差异所产生的才能的巨大差异就不可能存在了。使各种职业家的才能形成极显著的差异的是交换的倾向使这种差异成为有用的也是这个倾向。许多同种但不同属的动物得自天性的天资上的差异比人类在未受教育和未受习俗熏陶以前得自自然的资质上的差别大得多。就天赋资质说哲学家与街上挑夫的差异比猛犬与猎狗的差异比猎狗与长耳狗的差异比长耳狗与牧畜家犬的差异少得多。但是这些同种但不同属的动物并没有相互利用的机会。猛犬的强力决不能辅以猎狗的敏速辅以长耳狗的智巧或辅以牧畜家犬的柔顺。它们因为没有交换交易的能力和倾向所以不能把这种种不同的资质才能结成一个共同的资源因而对于同种的幸福和便利不能有所增进。各动物现在和从前都须各自分立各自保卫。自然给了它们各种各样的才能而它们却不能从此得到何种利益。人类的情况就完全两样了。他们彼此间那怕是极不类似的才能也能交相为用。他们依着互通有无、物物交换和互相交易的一般倾向好象把各种才能所生产的各种不同产物结成一个共同的资源各个人都可从这个资源随意购取自己需要的别人生产的物品。第三章论分工受市场范围的限制分工起因于交换能力分工的程度因此总要受交换能力大小的限制换言之要受市场广狭的限制。市场要是过小那就不能鼓励人们终生专务一业。因为在这种状态下他们不能用自己消费不了的自己劳动生产物的剩余部分随意换得自己需要的别人劳动生产物的剩余部分。有些业务那怕是最普通的业务也只能在大都市经营。例如搬运工人就只能在大都市生活。小村落固不待言即普通墟市亦嫌过小不能给他以不断的工作。散布在荒凉的苏格兰高地一带的人迹稀少的小乡村的农夫不论是谁也不能不为自己的家属兼充屠户、烙面师乃至酿酒人。在那种地方要在二十哩内找到二个铁匠、木匠或泥水匠也不容易。离这班工匠至少有八九哩之遥的零星散居人家只好亲自动手作许多小事情在人口众多的地方那些小事情一定会雇请专业工人帮忙。农村工人几乎到处都是一个人兼营几种性质很类似因而使用同一材料的行业。农村木匠要制造一切木制的物品农村铁匠要制作一切铁制的物品。农村木匠不仅是木匠同时又是细工木匠家具师、雕刻师、车轮制造者、耕犁制造者乃至二轮四轮运货车制造者。木匠的工作如此繁杂铁匠的工作还更繁杂。在苏格兰高地那样僻远内地无论如何总维持不了一个专门造铁钉的工人。因为他即使一日只能制钉一千枚一年只劳动三百日也每年能制钉三十万枚。但在那里一年也销不了他一日的制造额就是说销不了一千枚。水运开拓了比陆运所开拓的广大得多的市场所以从来各种产业的分工改良自然而然地都开始于沿海沿河一带。这种改良往往经过许久以后才慢慢普及到内地。现在以御者二人马八匹驾广辐四轮运货车一辆载重约四吨货物往返伦敦和爱丁堡间计需六星期日程。然而由六人或八人驾驶船一艘载重二百吨货物往返伦敦和利斯间也只需同样日程。所以需一百人四百匹马和五十辆四轮运货车搬运的货物可借水运之便由六人或八人搬运。而且把二百吨货物由伦敦运往爱丁堡依最低陆运费计算亦需负担一百人三个星期的生活费和四百匹马五十辆四轮运货车的维持费以及和维持费几乎相等的消耗。若由永运所应负担的充共量也不过是六人至八人的生活费载重二百吨货船的消耗费和较大的保险费即水运保险费与陆运保险费之间的差额。所以假若在这两都市间除陆运外没有其他交通方法那未除了那些重量不大而价格很高的货物而外便没有什么商品能由一地运至另一地了。这样两地间的商业就只有现今的一小部分而这两地相互间对产业发展提供的刺激也只有现今的一小部分。假使世界上只有陆运则各僻远地区间的商业一定会无法进行。有什么货物负担得起由伦敦至加尔各答的陆上运费呢?即使有这种货物又有什么输送方法能使货物安然通过介在两地间的许多野蛮民族的领土呢?然而现今这两个都市相互进行大规模的贸易相互提供市场并对彼此的产业发展相互给与很大的鼓励。由于水运有这么大的便利所以工艺和产业的改良都自然发轫在永运便利的地方。这种改良总要隔许久以后才能普及到内地。由于与河海隔离内地在长期间内只能在邻近地方而不能在其他地方销售共大部分生产物。所以它的货品销量在长时间内。必定和邻近地方的财富与人口成比例。结果它的改良进步总落在邻近地方的后面。我国殖民北美所开发的大种植园都沿着海岸和河岸很少扩展到离此很远的地区。根据最可靠的历史记载开化最早的乃是地中海沿岸各国。地中海是今日世界上最大的内海没有潮汐因而除风起浪涌外也没有可怕的波涛。地中海由于海面平滑岛屿棋布离岸很近在罗盘针尚未发明造船术尚不完全人都不愿远离海岸而视狂澜怒涛为畏途的时候对于初期航海最为适宜。在古代驶过世界的尽头换言之驶过直布罗陀海峡西航在航海上久被视为最危险最可惊的企图。就连当时以造船航海事业著名的腓尼基人和迦太基人也是过了许久才敢于尝试。而且在他们尝试过了很久以后别国人民才敢问津。在地中海沿岸各国中农业或制造业发达最早改良最大的要首推埃及。上埃及的繁盛地域都在尼罗河两岸数哩内。在下埃及尼罗河分成无数支流大大小小分布全境这些支流只要略施人工就不但可在境内各大都市间而且在各重要村落间甚至在村野各农家间提供水上交通的便利。这种便利与今日荷兰境内的莱茵河和麦斯河几乎全然一样。内陆航行如此广泛如此便易无怪埃及进步得那么早。东印度孟加拉各省以及中国东部的几个省似乎也在极早的时候就已有农业和制造业上的改良虽然关于这种往古事迹的真相我欧洲有权威的历史家尚未能予以确证。印度的恒河及其他大河都分出许多可通航的支流与埃及的尼罗河无异。中国东部各省也有若干大江大河分成许许多多支流和水道相互交通着扩大了内地航行的范围。这种航行范围的广阔不但非尼罗河或恒河所可比拟即此二大河合在一起也望尘莫及。但令人奇怪的是古代埃及人、印度人和中国人都不奖励外国贸易。他们的财富似乎全然得自内陆的航行。非洲内地黑海和里海以北极远的亚洲地方古代的塞西亚即今日的鞑靼和西伯利亚似乎一向都处于野蛮未开化状态。鞑靼海是不能通航的冰洋虽有若干世界著名大河流过鞑靼但因彼此距离太远大部分地区不利于商业和交通。在欧洲有波罗的海与亚得里亚海在欧亚两大陆间有地中海与黑海在亚洲有阿拉伯、波斯、印度、孟加拉以及暹罗诸海湾。但在非洲却是一个大内海也没有境内诸大河又相隔太远因此不能有较大规模的内地航行。此外一国境内纵有大河流贯其间但若毫无支流其下游又须流经他国国境始注于海这国也就仍然不能有大规模的商业因为上游国能否与海洋交通随时都要受下游国的支配。就巴伐利亚、奥地利和匈牙利各国说多瑙河的效用极为有限但若此河到黑海的全部航权竟为三国中任何一国所独有效用就不可同日而语了。第四章论货币的起源及其效用分工一经完全确立一个人自己劳动的生产物。便只能满足自己欲望的极小部分。他的大部分欲望须用自己消费不了的剩余劳动生产物交换自己所需要的别人劳动生产物的剩余部分来满足。于是一切人都要依赖交换而生活或者说在一定程度上一切人都成为商人而社会本身严格地说也成为商业社会。但在刚开始分工的时候这种交换力的作用往往极不灵敏。假设甲持有某种商品自己消费不了而乙所持有的这种物品却不够自己消费。这时甲当然乐于出卖乙当然乐于购买甲手中剩余物品的一部分但若乙手中并未持有甲目下希求的物品他们两者间的交易仍然不能实现。比如屠户把自己消费不了的肉放在店内酿酒家和烙面师固然都愿意购买自己所需要的一份但这时假设他们除了各自的制造品外没有别种可供交易的物品而屠户现时需要的麦酒和面包已经得到了供给那末他们彼此之间没有进行交易的可能。屠户不能作酿酒家和烙面师的商人而酿酒家和烙面师也不能作屠户的顾客。这样他们就不能互相帮助。然而自分工确立以来各时代各社会中有思虑的人为了避免这种不便除自己劳动生产物外随时身边带有一定数量的某种物品这种物品在他想来拿去和任何人的生产物交换都不会见拒绝。为这目的而被人们先后想到并用过的物品可有种种。未开化社会据说曾以牲畜作为商业上的通用媒介。牲畜无疑是极不便的媒介但我们却发现了古代往往以牲畜头数作为交换的评价标准亦即用牲畜交换各种物品。荷马曾说:迪奥米德的销甲仅值牛九头而格罗卡斯的铠甲却值牛一百头。据说阿比西尼亚以盐为商业交换的媒介印度沿海某些地方以某种贝壳为媒介弗吉尼亚用烟草纽芬兰用于鱼丁我国西印度殖民地用砂糖其他若干国家则用兽皮或鞣皮。据我所闻直到今日苏格兰还有个乡村用铁钉作媒介购买麦酒和面包。然而不论在任何国家由于种种不可抗拒的理由人们似乎都终于决定使用金属而不使用其他货物作为媒介。金属不易磨损那与任何其他货物比较都无愧色。而且它不仅具有很大的耐久性它还能任意分割而圣无损失分割了也可再熔成原形。这性质却为一切其他有耐久性商品所浚有。金属的这一特性使金属成为商业流通上适宜的媒介。例如假设除了牲畜就没有别种物品可以换盐想购买食盐的人一次所购价值势必相当于整头牛或整头羊他所购买的价值不能低于这个限度因为他用以购买食盐的物品不能分割分割了就不能复原。如果他想购买更多的食盐亦只有依同一理由以牛或羊二三头购人两倍或三倍多的分量。反之假如他用以交易的物品不是牲畜而是金属他的问题就容易解决了他可以按照他目前的需要分割相当分量的金属来购买价值相当的物品。各国为此目的而使用的金属并不相同。古斯巴达人用铁古罗马人用铜而一切富裕商业国的国民却使用金银。最初用作交换媒介的金属似乎都是粗条未加何种印记或铸造。普林尼引古代历史家蒂米阿斯的话说:直到瑟维阿斯图利阿斯时代为止罗马人还浚有铸造的货币他们购买需要参阅普林尼:《自然史》第篇第章。的物品都使用没有刻印的铜条。换言之这些租条就是当时当作货币使用的东西。在这样租陋状况下金属的使用有两种极大的不便。第一是称量的麻烦第二是化验的麻烦。贵金属在分量上有少许差异在价值上便会有很大差别。但要正确称量这类金属至少需备有极精密的法码和天平。金的称量尤其是一种精细的操作。诚然贱金属称量稍差在价值上不会发生大的影响因此没有仔细称量的必要。但若一个穷人买卖值一个铜板的货物也需每次称量这一个铜板的重量就不免个人觉得麻烦极了。化验金属的工作却更为困难更为烦琐。要不是把金属的一部分放在坩埚里用适当的熔解药熔解检验的结果就很不可靠。在铸币制度尚未实施以前除非通过这种又困难又烦琐的检验否则就很容易受到极大的欺骗。他们售卖货物的所得可能是表面上很象一磅纯银或纯铜而其中却混有许多最租劣最低贱的金属。所以进步国家为避免此种弊害、便刊交易、促进各种工商业发达起见都认为有必要在通常用以购买货物的一定分量的特定金属上加盖公即。于是就有了铸币制度和称为造币厂的宫衙。这种制度的性质类似麻布呢绒检查官制度。这些检查宫的任务是通过加盖公印确定这市上各种商品的分量划一它们的品质。最初盖在货币金属上的公印其目的似乎都在于确定那必须确定而叉最难确定的金属的品质或纯度。当时的刻印与现今银器皿和银条上所刻的纯度标记很相似。在金块上刻印但只附在金属一面而不盖住金属全面的西班牙式标记亦与此相似。它所确定的只是金属的纯度不是金属的重量。传载亚伯拉罕秤银四百舍克尔给伊弗伦作为马克派拉田地的代价。据说舍克尔是当时商人流通的货币。可是那时金属货币的流通和今日金块银条的授受一样都不论个数只论重量。在古代撒克逊人人主英格兰其岁人据说不是徽取货币而是徽取实物即各种食粮。以货币缴纳的习惯是征服王威廉第一创始的。不过当时纳入国库的货币在很长的一段时期里是按重量而不按个数计收的。耍称量金属而毫无差误是很麻烦和很困难的。这便引出了铸币制度。铸币的刻印不仅盖住金属块的两面有时还盖住它的边缘。这种刻印不但要确定金属的纯度还要确定它的重量。自是以后铸币就象现在那样全以个数授受没有称重量的麻烦了。那些铸币的名称看来原要表明内含的重量或数量。罗马铸造货币始于瑟维阿斯图利阿斯时代当时罗马币阿斯(As)或庞多(Pondo)含有纯铜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2积分

资料评价:

/40
仅支持在线阅读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