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娱乐、生活 >文学艺术 >麦田捕手(台译)麦田里的守望者.PDF

麦田捕手(台译)麦田里的守望者.PDF举报

简介:

《麦田捕手》(台译),大陆译作《麦田里的守望者》。

CreatePDFwithGO2PDFforfree,ifyouwishtoremovethisline,clickheretobuyVirtualPDFPrinter前言《麦田捕手》是著名美国作家沙林杰的成名巨作。这部作品自问世之日起就引起了强烈的争议,并一度被列为禁书,遭到部分学校和图书馆的查禁。尽管如此,这本书仍深受读者喜爱,尤其是美国的青少年。一时间,校园里到处有人模仿小说主角候登的衣着言行身穿风衣,倒戴鸭舌帽在街头踽踽独行。随着时光的流逝,越来越多的学校对此书予以重视,把它当作教材或必修读物。曾有著名的文学评论家称《麦田捕手》是二十世纪的经典之作,而沙林杰的成就更是能与马克吐温、海明威等大作家媲美,亦曾有人视沙林杰笔下的人物为"战后青年反抗习俗和放浪不羁的一代之代表"。总括说来,这部小说出版数十年来,其影响历久不衰,销售总数已超过千万册,在美国文学中占有重要地位。故事描述一位名叫候登的十六岁中学生,当他第四次被学校开除时,因为害怕父母亲接到学校通知时对他发脾气,便决定暂时不回家,先住旅馆在城里玩几天,等父母亲脾气过去后再回家。小说的主要部分就是描写候登在纽约一天两夜的心理历程。从表面看来,候登确实是个坏孩子抽烟、喝酒、满口脏话,然而,他内心深处却不停在追求一个纯真美好的理想世界。他厌恶虚伪、庸俗、丑恶、卑鄙、龌龊的社会,精神上非常苦闷和迷惘,他的"变坏"实质上是一种消极的反抗。作者用幽默犀利的文笔剖析主角的复杂心理,逼真地描绘了其精神世界的各个层面,细致反映了年轻人对生命的那份无奈,令人读来心领神会,就像是一面镜子,映照出人们失落已久的质朴纯真,带着我们逐一洗涤心灵的尘垢。无怪乎此书在青少年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而成人们则能透过此书对青少年增加了解,消除代沟。《麦田捕手》的确是一本值得一读的好书。CreatePDFwithGO2PDFforfree,ifyouwishtoremovethisline,clickheretobuyVirtualPDFPrinter1你若是真想听我的故事,你首先想要知道的第一件事可能是我在什么地方出生,我的童年是如何度过,我的父母在生我之前忙些什么,以及诸如此类的废话。可是我老实告诉你,我无意跟你聊这些。而且,我也不想告诉你有关我那窝囊的一生的自传。我要说的只是我在去年圣诞节前后所过的那段荒唐生活。后来我的身体整个儿垮了,不得不离家到这儿来休养一阵。我要说的这些事情都是告诉D?B的一些糗事。D?B是我哥哥,住在好莱坞。他写过一本了不起的小说《秘密金鱼》,这故事动人极了,简直感动得要了我的命。但这会儿他却进了好莱坞我最讨厌电影,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提起它。我打算从我离开潘西中学那天讲起。潘西这学校在宾夕法尼亚州阿格斯登城,你也许听说过,至少你看过招生广告。他们差不多在一千份杂志上登了广告:"自一八八八年起,我们就把孩子培养成优秀、有智慧、才能出众的年轻人。"完全是骗人的鬼话,潘西像别的学校一样,根本没培养什么卓越的人才。在那里我没见到任何优秀的、有智慧的人。或许有那么一、两个,那可是他们在进学校之前就是那样的人了。嗯,那天正好是星期六,潘西中学要和萨克逊霍尔中学比赛橄榄球。这可是件头条大事。这也是本年度最后一场球赛,若是潘西输了,看样子他们非自杀不可。那天下午,我爬到高高的汤姆逊山顶上看球赛,从这儿可以望见整个球场。看台里的情况虽然看不太清楚,可是你听得见他们的吆喝声,一片疯狂地喊声都是为潘西叫好,因为除了我,大概全校的人都在球场上。我之所以站在汤姆逊山顶上,没下去看球,是因为我刚随击剑队从纽约回来。我曾是队上的领队,但因我把全队的剑及配备都遗失在地下铁,以至于无法赴纽约参赛,CreatePDFwithGO2PDFforfree,ifyouwishtoremovethisline,clickheretobuyVirtualPDFPrinter因此招致全体队员对我的排挤。另一个原因则是我要去向我的历史老师斯宾塞先生告别。他患了流行性感冒,我推测在圣诞节放假前是见不到他了。他写了张纸条给我,说是希望在我回家之前见一次面。他知道我这次离开潘西后再也不会回去了。我忘了告诉你这件事了。他们准备把我踢出学校,原因是我有四科功课不及格,又不肯好好用功学习。他们常常警告我,要我用功学习特别是学期中我父母来找校长老赛摩尔谈过话以后但我总是当耳边风。于是我就被开除了。嗯,那是十二月,天气冷得像晚娘脸上的寒霜,尤其是在这混帐的小山顶上。我只穿了一件晴雨两用的风衣,没戴手套什么的。上个星期,有人从我的房间里偷走了我的骆驼毛大衣,大衣口袋里还放着我那副毛皮手套。潘西有的是贼,学校越是贵族化,里面的贼也就越多我不是开玩笑。嗯,我当时冻得屁股都快掉了。我并没有专心看球。我流连不去的真正目的,是想跟学校悄悄告别。我是说,过去我也离开过一些学校,一些地方,可是我在离开的时候自己事先并不知道。我痛恨这类的事情。我不在乎是悲伤的离别还是痛快的离别,我只希望离开的时候能事先知道。要不然,我就会更加难受。我开始下山,向老斯宾塞的家奔去。他并不住在校内,而是住在安东尼卫恩路。我一口气跑到大门边,然后稍停一下,喘一喘气。我老实告诉你,我的烟瘾很大,肺活量很小。正因为这个缘故,我差点儿得了肺病,所以现在离家到这儿作一些要命的检查治疗。嗯,等我喘过气来以后,我就奔向二四号街。天气冷得要命,我差点摔了一跤。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奔跑我猜想大概只是一时高兴。我一到老斯宾塞家门口,就拚命按起门铃。我真的冻坏了,耳朵疼得厉害,手指头连动都动不了。"喂,喂,"我几乎大声喊了起来,"快来开门哪!"最后老斯宾塞太太来开CreatePDFwithGO2PDFforfree,ifyouwishtoremovethisline,clickheretobuyVirtualPDFPrinter了门,他们家并不富有,没有仆人。"候登!"斯宾塞太太说,"见到你真高兴!进来吧,亲爱的!你冻坏了吧?"我觉得她的确乐于见到我,她喜欢我。至少我是这样觉得。我三步并两步冲进了屋内。"您好,斯宾塞太太。"我说:"斯宾塞先生好吗?""我来帮你脱大衣吧,亲爱的。"她说。她没有听见我的问候,她的耳朵有点聋。"您好吗,斯宾塞太太?"我又提高声调说了一遍。"我很好,候登。"她把我的大衣挂在门厅的壁橱里。"你好吗?"从她问话的口气里,我立刻听出老斯宾塞已经把我被开除的事告诉她了。"挺好。"我说。"斯宾塞先生好吗?他的感冒好了吗?""好了没有?候登,他完全跟没事一样了进去吧,亲爱的。他就在他自己房里。"2他们都有七十岁左右,或者已过了七十岁。但他们都很自得其乐当然是那种俗气的快乐。我知道这话听起来有点刻薄,但我并不是恶意的。我的意思是说他的背已经完全驼了,身体的姿势十分难看,上课的时候在黑板边掉了粉笔,总要坐在第一排的学生上去拾起来递给他。在我看来真是不可思议。他的房门开着,可是我还是轻轻敲了一下,以表示礼貌。"谁?"他大声嚷道:"候登吗?进来吧,孩子。"除了在教室里,他总是大声嚷嚷,有时候你听了还真会起鸡皮疙瘩。我一进去,马上感到有点儿后悔。他正在看《大西洋月刊》,房间里到处是药丸和药水,还有一股维克斯滴鼻药水的味道。这实在叫人泄气。更叫人不敢领教的是老斯宾塞穿着破烂不堪的旧浴衣,把他那瘦骨嶙峋的胸脯露在外面。"您好,先生,"我说。"我接到您的便条了。多谢您的关怀。""坐在那上面吧,孩子。"老斯宾塞说。他要我坐在床上。我坐下了。"您的感冒好些了吧,先生?""好多了。"老斯宾塞说:"你怎么不去看球?我本来以为今天有隆重的球赛呢。""今天是有球赛。我去看了一会。"我说。嘿,他的床硬得就像岩石一样。他开始严肃起来。我早知道他会这样的。"这么说来,你要离开我们了,呃?"他说。"是的,先生,我想是的。"CreatePDFwithGO2PDFforfree,ifyouwishtoremovethisline,clickheretobuyVirtualPDFPrinter他开始那点头的老毛病了。你这一辈子再也见不到有谁比他更会点头。"赛摩尔博士跟你说了些什么,孩子?我知道你们好好谈过一番。""哦呃,他说什么人生是场球赛,你必须按照规则进行比赛。他说得倒是挺和蔼,我的意思是说他没有动怒得蹦跳碰到天花板什么的。""人生的确是场球赛,孩子。人生的确是场大家都必须按照规则进行的球赛。""是的,先生。我知道是场球赛,我知道。"球赛,什么球赛?若是你叁加了实力雄厚的那一边,倒可以说是场球赛。但你若是叁加了一点实力也没有的队伍,那么还比赛什么球?什么比赛也不是。"赛摩尔博士写信给你父母了吗?""他说他打算在星期一写信给他们。""你自己写信告诉他们了没有?""没有,先生,因为我星期三就要回去了。""你想他们听了这个消息会怎么样?""呃他们会觉得烦恼,"我说:"他们一定会的,这已经是我第四次换学校了。"老斯宾塞又点起头来。接着他说:"你爸爸和妈妈几个星期以前跟赛摩尔博士谈话的时候,我有幸跟他们见了面。他们都是很了不起的人。""了不起",我打心眼里讨厌这个虚伪的字眼。我每次听见,心里就作恶。一时间,老斯宾塞好像有什么尖锐的大事要跟我说。他在椅子上微微坐直身子,稍稍转过身来。我感觉到有一席可怕的长篇大论就要来了。我倒不怎么在乎听训话,不过我不喜欢一边听训话一边闻维克斯滴鼻药水的味道,一边还要望着穿了睡裤和浴衣的老斯宾塞。我真的不乐意。长篇大论终于来了。"你是怎么回事,孩子?"老斯宾塞说。"这个学期你修了几科?""五科,先生。""五科,你有几科不及格?""四科。"我只有英文还考得不错,我是说念这门课我用不着费多大工夫。"历史这一科我没让你及格,是因为你简直什么也不知道。""我明白,先生。您也是没有办法。"CreatePDFwithGO2PDFforfree,ifyouwishtoremovethisline,clickheretobuyVirtualPDFPrinter"简直什么也不知道,"他重复了一遍。真是叫人受不了。我都已经承认了,他却还要重复说一遍。"我十分十分怀疑,整整一个学期你可曾把课文翻阅过一回。到底翻过没有?老实说,孩子。""呃,我约略看过那么一、两次,"我告诉他说。我不愿伤他的心,他对历史简直着了迷。"你约略看过,嗯?"他说讽刺得厉害。"你那份试卷就在我的小衣柜顶上,最最上面的那份,请拿来给我。"真是卑鄙的计谋,可是我还是过去把那份试卷拿给他了此外没有其他办法。随后我又坐到他那张岩石做的床上。嗯,你想像不出我心里有多懊恼,深悔自己过来向他道别。他把我的混帐试卷从头到尾念了一遍。"你的大作,很有意思。"他用十分讽刺的口气说:"而且,你在试卷底下还写了一封短信给我。""我知道我写了封短信,"我说。我说得非常快,因为我想拦住他,不让他把那玩意儿大声读出来。可是你没法拦住他,他像个着了火的鞭炮。亲爱的斯宾塞先生,我只能回答这些。虽然您的课讲得极好,我却不怎么感兴趣。您尽管可以不让我及格,反正我除了英文以外,哪门课也不可能及格。他放下试卷,望着我,就好像在比赛乒乓球或者别的什么球时把我打得一败涂地似的。说真的,我写那封信只是为了安慰他,好让他不让我及格的时候不至于太难受。"你怪我没让你及格吧,孩子?"他说。"不,先生!我当然不怪您。"我说。我真希望他别老是叫我"孩子"。"你要是在我的立场,会怎么做呢?"他说。"老实说吧,孩子。"呃,你看得出他让我不及格,心里确实很不安。于是我信口跟他胡扯起来。我跟他说要是换做他的立场,我也不得不那么做,还说大多数人都体会不到当老师的处境有多难。反正那只是胡扯。但奇怪的是,我一边信口开河,一边却在想别的事。我不知怎的竟想起纽约中央公园的那个小湖来了。我在思索,当湖水结了冰,那些野鸭上哪儿去了呢?会不会有人开辆卡车来,捉住它们送到动物园里去。或者是它们自己飞走了?CreatePDFwithGO2PDFforfree,ifyouwishtoremovethisline,clickheretobuyVirtualPDFPrinter我倒是很幸运。我是说我竟能一边跟老斯宾塞胡扯,一边想到那些鸭子。可是,他突然打断了我的话。他总是喜欢打断别人的话。"你对被开除这件事有什么感觉呢,孩子?我很有兴趣想知道。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你在胡敦中学和爱尔敦希尔斯也遇到过同样的困难。""我在爱尔敦希尔斯倒没什么困难,"我对他说。"我不完全是被开除的。我只是自动退学。""为什么呢,请问?""为什么?哎呀,这个说来话长,先生。我的意思是说问题极其复杂。"我不想跟他细谈。反正他听了也不会理解。我离开爱尔敦希尔斯的最大原因,就是我周围全都是伪君子。举例来说,校长哈斯先生就是我生平见到的最最假仁假义的家伙。每到星期天,有些家长开了汽车来接自己的孩子,老哈斯就趋前去跟他们握手,像个娼妇似的巴结人。要是学生的家长显得土气或者粗野,他就只对他们假惺惺地笑一下,然后便去跟其他家长讲话,一谈也许就是半个小时。我受不了这类事情,它逼得我几乎发疯。我痛恨那个该死的爱尔敦希尔斯中学。老斯宾塞这时又问了我其他一些什么话,可是我没听清楚。我正在想老哈斯的事。"什么,先生?"我问。"我很想让你的头脑恢复一些理智,孩子。我想给你一些帮助,只要我做得到。"他倒是真的想给我一些帮助,你看得出来。但问题是我们俩一个在南极一个在北极,相距太远,就是那么回事。"我知道您想帮助我,先生。"我说:"我非常感谢,真的,非常感谢。"说着,我就从床边站起身来。嘿,哪怕要了我的命,也不能让自己在那儿再坐十分钟了。"问题是,我现在必须走了,我有不少东西要收拾呢。"他抬起头来望着我,又开始点起头来,脸上带着极为严肃的神情。突然间,我真为他感到难受。"你喝杯热巧克力再走好吗?斯宾塞太太马上""谢谢,真的谢谢,不过我真的必须走啦。多谢您了,先生。"于是我们握了手,说了一些客套的废话。我心里可真是难受得要命。"我会写信给您的,先生。注意您的感冒,多多保重身体。"CreatePDFwithGO2PDFforfree,ifyouwishtoremovethisline,clickheretobuyVirtualPDFPrinter"再见了,孩子。"我随手带上门,向起居室走去,忽然又听到他大声跟我嚷了些什么。我深信他说的是"祝你好运!"虽然我真的希望不是。我自己从来不跟任何人说"祝你好运!"你只要仔细想一想,就会觉得这句话真是可怕。3我在潘西的时候,就住在新宿舍的奥森贝格纪念大楼里。我是初级生,我的室友是一位毕业生华西斯特拉德莱塔。离开老斯宾塞家回到我自己房里,有一种舒服的感觉,因为大家都去看球赛了,房里又正好放着暖气,令人感到十分温暖适意。我脱下大衣解下领带,又松了衣领的钮扣,然后戴上当天早晨从纽约买来的那顶帽子。那是一顶红色猎人帽,有一个很长、很长的鸭舌顶。我戴着的时候,总是把鸭舌顶转到脑后这样的戴法十分粗俗,我承认,可是我喜欢这样戴。随后我拿出我正在看的那本书,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我看的这本书是从图书馆借来的。他们给错了书,直到我回到房里才发现,他们给我的是《远离非洲》。我本以为这是本烂书,其实不然。内容写得还不错。我这个人文学素养不高,不过看过的书倒不少。我最喜欢的作家是我哥哥D?B,其次是林拉德纳,他的故事总是使我着迷。嗯,我戴上我那顶新帽子,开始阅读那本《远离非洲》。这本书我早已看完,但我想把某些部分重新看一遍。我才看了三页,就听见有人掀开浴室的门帘走出来。我用不着抬头就知道进来的是罗伯特阿克莱,住在我隔壁房里的家伙。他一天总要闯进来找我个八十五次。他是那种圆肩膀、个子极高的家伙差不多有六英尺四寸满嘴烂牙齿。我从来没见他刷过一次牙。那副牙齿像是长着苔藓似的,脏得可怕。不仅如此,他还长青春痘,满脸都是。他为人也近于下流,还有可怕的孤僻性格。说句老实话,我对他实在没什么好感。我可以感觉到他正站在浴室门槛上,偷看斯特拉德莱塔是否在屋里。他恨斯特拉德莱塔恨得入骨,只要他在屋里,就绝不进来。他从门槛下来,走进我的房里。可是我照样看我的书,并没抬起头来。遇到像阿克CreatePDFwithGO2PDFforfree,ifyouwishtoremovethisline,clickheretobuyVirtualPDFPrinter莱这样的家伙,你若是停止看书把头抬起来,那你可就完蛋了。他像往常一样,开始在房间里踱步,走得非常慢,随后从你的书桌上或者五斗柜上拿起你的私人东西看了又看。嘿,他这人有时真叫你心里发毛。他干脆走过来挡住了我的光线。"嗨,"我说:"你坐下来或者走开好不好,阿克莱小鬼?你挡住我的光线啦。"他不喜欢人家叫他"阿克莱小鬼"。他老是说我是个小鬼,因为我只有十六岁,而他十八岁。我一叫他"阿克莱小鬼",就会惹他气得发疯。"你在看什么?"他说。"一本不关你的事的书。"他用手把我的书往后一推,看那书名。"好看吗?"他问。"实在糟透了。"我把那本书扔到地上。有阿克莱那样的家伙在你身旁,你就甭想看书。简直不可能。我往椅背上一靠,看阿克莱如何在我房里自得其乐。"这是谁的?"他说。他拿起我屋里的护膝给我看。阿克莱这家伙什么东西都要拿起来看。我告诉他说这是斯特拉德莱塔的。于是他往床上一扔。明明是从斯特拉德莱塔的五斗柜里拿出来的,却往他的床上扔。他过来坐在椅子扶手上。他从来不坐椅子,老是坐在扶手上。"这顶帽子是哪儿弄来的?"他说。"纽约。""多少钱?""一块。""你上当啦。"他开始用火柴剔起他的混帐指甲来。说来可笑,他的牙齿污秽不堪,他的耳朵也脏得要命,然而他老是剔着自己的指甲。我想他大概以为这么一来,他就成为十分干净俐落的人了。"斯特拉德莱塔到底到什么地方去了?""看球去了,他约了女朋友。"我打了个呵欠。这房间实在太热了。在潘西,你不是冻得要死,就是热得要命。"伟大的斯特拉德莱塔。"阿克莱说。他开始剪他那又粗又硬的指甲。"你可以剪CreatePDFwithGO2PDFforfree,ifyouwishtoremovethisline,clickheretobuyVirtualPDFPrinter在桌子上吗?我不想在夜里光着脚踩着你那又粗又硬的指甲。"然而他还是照样剪在地板上,一点也不懂得礼貌。我说的是实话。"斯特拉德莱塔约的女朋友是谁?"他说。他老是打听斯特拉德莱塔的事,尽管他恨他恨得入骨。"我不知道。干嘛?""不干嘛。嘿,我受不了那家伙。他老是摆出那种高人一等的臭架子,"阿克莱说:"我甚至觉得那家伙缺少智商,他大概还以为他是世界上最""阿克莱!你到底能不能把你的指甲剪在桌子上?我已经跟你说了五十遍了喔!"你只有对他大声吆喝,他才会照着你的话去做。"他的确自高自大,"我说:"可是他在某些事情上也十分慷慨。瞧,例如他系了一条领带,你见了很喜欢,他说不定会把那混帐领带送给你。大多数人恐怕只会""他妈的,"阿克莱说:"我要是有他那些钱,我也会这样做的。""不,你不会。"我摇摇头。"你不会的,阿克莱小鬼。你要是有他那些钱,你就会成为一个最大的"突然间,房门开了,斯特拉德莱塔飞快冲进房来,样子十分匆忙。他老是那么匆忙。一切事情在他看来都是了不起的大事。他走过来像闹着玩似的在我两边脸上重重拍了两下这种举动真叫人哭笑不得。"听着,"他说:"你今天晚上有事吗?""我不知道,可能要出去。""听着。你若是没有要出门,能不能把你那件狗齿花纹夹克借我穿一下?我那件外套全溅上脏东西了。""我倒是没有要穿,只是我不愿意你把肩膀撑得过大。"我说。我们俩的身高差不多,可是他的体重几乎超过我一倍。他的肩膀宽极了。"我不会把肩膀撑大的。"他急忙向壁橱走去。"小鬼,你好,阿克莱?"他跟阿克莱打招呼。阿克莱好像哼了一声。他不会回答他,可是他没胆量连哼都不哼一声。接着他对我说:"我想我该走了,再见。""好吧!"我说,像他这种人离开,你绝不至于为他心碎。CreatePDFwithGO2PDFforfree,ifyouwishtoremovethisline,clickheretobuyVirtualPDFPrinter斯特拉德莱塔开始脱大衣解领带。"我想快速刮个脸。"他说。"你的女朋友呢?"我问他。"在会客室等我。"他把洗脸用具夹在腋下走出房去,连内衣也没穿。他老是光着上半身到处跑,因为他觉得自己的体格超棒的魁伟。我闲着没事,于是走到盥洗室里,跟他聊天。我坐在他旁边的那个洗脸盆上,开始把那个冷水龙头开了又关这是我一个病态的兴趣。你记得我说过阿克莱的个人习惯十分邋遢吗?嗯,斯特拉德莱塔也一样,不过他是私底下邋遢,外表总是打扮的光鲜十足。随便举个例子吧,你拿起他刮脸用的剃刀来看看,那剃刀锈得像块烂铁,沾满了肥皂沫、胡子渣之类的东西。他从不肯把它擦干净。他打扮妥当以后,外貌倒挺帅的。你知道,他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是因为他疯狂地爱着自己。他自以为是西半球上最漂亮的美男子。他长得是蛮漂亮的我承认这一点。然而他只是比较上相的漂亮男子,毫无独特之处。"嗨,"斯特拉德莱塔说。"肯帮我一个大忙吗?""什么事?"我说,并不太热心,他老是要求别人帮他一个大忙。这种自以为了不起的人物,总以为别人也都疯狂地爱着他们,人人都渴望替他服务。说起来确实有点儿好笑。"你今天晚上会出去吗?""我可能会出去,也可能不出去。我不知道。干嘛?""我必须准备星期一的历史课,大约有一百页书要看,"他说:"你能不能代我写一篇作文,应付一下英文课?"这件事非常滑稽。的确滑稽。"我有四科不及格,被这个混帐学校开除了,你反倒要我代你写什么混帐作文?"我说。"没错,我知道。问题是,我要是再不交,就会完蛋了。帮个忙,好吗?""什么题目?""写什么都可以。只要是描述性的,一个房间、一幢房子什么的只要是叙述文就可以。"他一边说,一边打了个很大的呵欠。这类事让我十分恼火。我是说,如果有CreatePDFwithGO2PDFforfree,ifyouwishtoremovethisline,clickheretobuyVirtualPDFPrinter人一边口口声声要求你帮忙,一边却那么嚣张的打着呵欠。"你约的女朋友是谁?"我问他。"是不是菲丽丝史密斯那辣妹?""不是。本来应该是她,后来不知怎么回事全搞乱了。我这次约的是跟布德莎同寝室的那位嗨,我差点儿忘了。她认识你呢。""是吗?"我说。"她叫什么名字?"我倒是产生兴趣了。"让我想一想啊!琴迦拉格。"嘿,他这么一说,害我差点儿倒在地上死去了。"琴迦拉格?"我说。"我认识她,前年夏天,她差点就住到我家隔壁。她家养了一只柏曼种大狗,老是到""你挡住我的光线啦,候登,"斯特拉德莱塔吼着。"你非站在那儿不可吗?"嘿,我心里正兴奋着呢。我的确很兴奋。"她在哪儿?"我问他。"我应该下去跟她打个招呼才是。她在会客室里?""没错。""她怎么会提到我的?她现在读西普莱中学吗?她说过可能要读那儿,她怎么会提到我的?"我心里十分兴奋。我的确十分兴奋。"我不知道。"斯特拉德莱塔只顾着往他头上抹发油。"琴迦拉格,"我念念不忘这件事。"她会跳芭蕾舞什么的。那时是大热天,她每天还是要练习两个小时,从不间断。我常跟她在一起下棋。"斯特拉德莱塔根本没有在听,他又重新分起他的头发来。他梳头总要梳上个把钟头。"她母亲跟她父亲离了婚,又跟一个酒鬼结了婚,"我说。"一个皮包骨的家伙。大概是个剧作家什么的。不过我只见他一天到晚喝酒,还光着身子满屋子跑,不顾及有琴在场。""是吗?"斯特拉德莱塔说。这真的让他感兴趣了:听到一个酒鬼光着身子满屋子跑,还有琴在场。斯特拉德莱塔是个非常好色的杂种。"她的童年真是糟糕透了。我不是开玩笑。"可是斯特拉德莱塔对这些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只是那些非常色情的东西。CreatePDFwithGO2PDFforfree,ifyouwishtoremovethisline,clickheretobuyVirtualPDFPrinter"琴迦拉格,老天爷。"我念念不忘。"至少,我应该下去跟她打个招呼。""你干嘛不去,光嘴里唠叨着?"斯特拉德莱塔说。我走到窗边,可是一眼望出去什么也看不见,玻璃上全是水气。"我这会儿没那心情。"我说。我的确没那心情。做某些事,你总得要有那心情才行。我手足无措,就在浴室里耗了一会儿。"她有告诉你我们常在一块下棋吗?""我不知道。老天爷,我只是刚认识她呢。"他说。他刚梳完他那混帐头发,正在收拾那套脏得要命的梳妆用具。"听我说,你代我向她问好,可以吗?""好吧。"斯特拉德莱塔说,可是我知道他大概不会。像斯特拉德莱塔那样的家伙,他们是从来不代为问候别人的。我们回到屋里。"嗨,"我说。"别告诉她我被开除了,好吗?""好吧。"斯特拉德莱塔就是这一点可取。在一些小事情上,他跟阿克莱不一样,你用不着跟他仔细解释。不过我猜这多半是因为我个人的揣测他对一切都不怎么感兴趣。"你约了琴打算上哪儿呢?"我问他。我忽然紧张起来。我是个精神很容易紧张的人。"我不知道。若是来得及,也许上纽约。她外出的时间只签到九点半。"他说,他穿了我那件狗齿花纹夹克,准备离开了。"替我写那篇作文吧,只要写一篇有描述性的就OK。"他砰的一声关上门,走出了房间。他离开后,我又大约坐了半个小时,什么事也不做。我一心想着琴,还想着斯特拉德莱塔跟她的约会。我心绪十分不宁,都快疯了。我已经跟你说过,斯特拉德莱塔是个十分好色的杂种。4晚上,阿克莱又闯了进来。他躺在我的床上,还把整张脸都贴在我的枕头上。他开始用极单调的声音叽哩呱啦地说起话来,同时拚命的在挤满脸的青春痘。我至少CreatePDFwithGO2PDFforfree,ifyouwishtoremovethisline,clickheretobuyVirtualPDFPrinter给了他一千个暗示,都没办法把他打发走。最后我不得不直截了当地告诉他说,我要替斯特拉德莱塔写一篇作文,他必须给我出去,好让我凝神思考。他跟往常一样磨菇了半天,才终于出去。我换上睡衣和浴袍,戴上那顶猎人帽,开始写起作文来。问题是我实在想不起有什么房间、屋子之类的东西可以描写,至少我自己对描写房屋什么的不感兴趣。因此我索性描写起我弟弟艾里的棒球手套来。写这个题目的动人之处在于那副手套上用绿墨水写满了诗。艾里写这些诗的目的,是守在外野遇到没人进攻的时候可供阅读。他已经过世了,是一九四六年患白血病而死去的。你准会喜欢他。他小我两岁,可是比我聪明五十倍。他不仅是家里最聪明的孩子,而且在许多方面都最讨人喜欢。他从来不跟别人发脾气。大家都认为红头发的人最容易发脾气,可是艾里从来都不会,他的头发真的非常红。他真是一个好孩子,有时候他在饭桌上忽然想起什么,立刻笑得不可开交,差点儿从椅子上摔下来。他死去的那天晚上,我用拳头把那些混帐玻璃窗全都打碎了,我甚至想把那辆新旅行车的玻璃也打碎,可是我的手已经鲜血淋漓,使不出力了。这么做的确傻得要命,我承认,可是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嗯,这就是我帮斯特拉德莱塔写的作文。我写了大约一个钟头,因为他的混帐打字机使用起来很不顺手。我没有用自己的打字机是因为楼下一个家伙把它借走了。现在我已经记不清斯特拉德莱塔回来时我到底在干什么。我大概正向窗外眺望,可是我发誓说我记不清了。当时我心里烦得要命。若是你认识斯特拉德莱塔,你也准会心烦。我曾跟那混帐一块与女朋友约会,他这个人不知廉耻。他真的是这样的人。他进来的时候没事找碴儿,怪外面的天气太冷,接着又说:"他妈的这儿的人都到哪儿去了?简直像个混帐停尸间。"他开始脱衣服。关于琴的事他一字也没提,连吭都没吭一声。我也和他一样,我只是盯着他看。后来,他在解领带的时候,问我是否替他写了那篇混帐作文。我对他说就在他的混帐床上。他走过去一面摩擦自己的肚皮和胸部,一面看作文。他疯狂地爱着自己。突然他大喊:"天哪,候登,你写的是一个混帐的棒球手套啊。""怎么啦?"我说。CreatePDFwithGO2PDFforfree,ifyouwishtoremovethisline,clickheretobuyVirtualPDFPrinter"我不是跟你说过,要写一个房间,一幢房子什么的!""你说要写篇描写文章,写棒球手套有什么不对?""真是该死。"他气得要命。"你总是帮倒忙,怪不得学校把你开除掉。""好吧,那就还给我好了。"我说。我走过去,把作文撕得粉碎,扔进纸篓。好长一段时间我们俩人都没说话。他把衣服全脱了,只剩下裤子;我呢,就歪躺在床上点了支烟。关于琴的事他依旧只字不提。因此最后我说:"她外出的时间只签到九点半,你倒回来得挺晚。你让她迟归了?""迟一、两分钟有什么关系,在星期六晚上,有谁把外出时间签到九点半?""你们到纽约了没有?"我说。"你疯了?她只签到九点半,我们怎么能去纽约?""你替我问候她了吗?""唔。"他问了才怪哩,这混帐杂种!"她说了些什么?"我说。"你可曾问她还下棋吗?""没有,我没有问她。你以为我们整个晚上都在干什么在下棋吗?我的天!"我甚至没答理他。天哪,我真是恨他。"你们要是没到纽约,你带她上哪儿去啦?"过了一会我问他。嘿,我心里真是不安得很。我只是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事发生了。"哪儿也没去。我们就坐在汽车里面。"他开玩笑地拿拳头打我的肩膀,一个劲儿练习拳击。"你干了些什么了?"我说。"在那辆混帐汽车里跟她做了那件事啦?"我的声音抖得真是厉害。"你说的什么话。要我用肥皂把你的嘴洗干净吗?""到底做了没有?""那可是职业性的秘密,老弟。"接下来的情况,我记不太清楚了。我只知道我从床上起来,突然使尽了我全身的力CreatePDFwithGO2PDFforfree,ifyouwishtoremovethisline,clickheretobuyVirtualPDFPrinter气打了他一拳。这拳本来想打在他嘴里叨着的牙刷上,好让那牙刷戳穿他的混帐喉咙,可惜我打偏了,只打在他半边脑袋上。嗯,我记得的下一件事,就是我已经躺在地板上了,他满脸通红地坐在我胸口上,用他妈的两个膝盖压着我。他两手握住我的手腕,所以我不能再挥拳打他。我真想一拳把他打死。"你到底是怎么啦?"他不停地说,他那张混帐脸蛋越来越红。"快滚,从我身上滚开,你这个下流的杂种。"我几乎是在大声咆哮。我一直骂他,我说他是个愚蠢的混帐窝囊废!"住嘴,候登。真是的我警告你,"他说我真把他给气坏了,"你要是再不住嘴,我可要给你一巴掌了。""我干嘛要住嘴?"我大声喊着。"你们这些窝囊废就是有这个毛病。你们从来不肯讨论问题,你们从来不关心一些聪明的"他果真打了我一下,我的头撞在地板上。我记不起他是否把我打昏过去,我想大概没有,反正我的鼻子上全是血,我抬头一望,斯特拉德莱塔就站在我身上。"我叫你住嘴,你干嘛不听?"他说话的口气好像很紧张,也许是害怕把我的脑袋瓜打碎了什么的。真倒霉,我的脑袋瓜怎么不就此碎开呢?我甚至不打算站起来,就那般在地板上躺了一会儿,不停地骂他是婊子养的窝囊废。"听着。快去洗一下脸。"斯特拉德莱塔说。我叫他去洗他自己的窝囊废脸这句话当然很孩子气,可是我确实气疯了。我坐在地板上不动,直到听见他关上门,沿着走廊走出去,我才站起来。我怎么样都找不到我那顶混帐猎人帽。最后才在床底下找到了。我戴上帽子,把鸭舌顶转到脑后,然后过去照镜子。我的嘴上、脸上甚至睡衣上全都是血。我有点害怕,也有点得意。这片血污倒让我看上去像个硬汉,我这辈子只打过两次架,两次都输了。老实说,我算不上好汉。我走到窗口向外眺望,街上一片死寂,你甚至听不到汽车声。一时间,我觉得寂寞极CreatePDFwithGO2PDFforfree,ifyouwishtoremovethisline,clickheretobuyVirtualPDFPrinter了,苦闷极了。我真的希望自己已经死了。我关上那混帐的门,走进走廊。宿舍里的人不是已经睡着,就是已经外出或者回家度周末了,所以走廊里十分安静。我一边往楼梯走,一边用脚踢着一个牙膏空盒。我本来想下楼去看看,可是刹那间我改变了主意。我打定主意要做什么了,我要马上离开潘西就在当天晚上。我是说不再等到星期三了。我决定到纽约的旅馆里开一个房间,一直逍遥到星期三,等我休息够了,心情好转了,就动身回家。我盘算我的父母大概要在星期二才会接到老赛摩尔的信,通知我被开除的事。我要等他们对这事完全消化以后再回去。我母亲非常神经质,可是不管什么事她只要完全消化之后,倒也不难对付。我立刻回到房间,动手整理我的两只手提箱。我收拾起东西来速度快得惊人。我收拾妥当以后,又数了数钱。我已记不起到底有多少钱,反正数目还不少。可是我仍担心不够,生怕有什么不时之需。于是下楼叫醒了向我借打字机的家伙,问他肯出多少钱把我的打字机买下来。这家伙很有钱,但他只肯给二十块钱。我这架打字机约值九十块钱。我拿着皮箱准备动身,还在楼梯口站了一会儿,不知怎的,我差点哭了出来。我戴上我那顶红色猎人帽,依照我喜欢的样子将鸭舌顶转到脑后,然后使出我的全身力气大声喊道:"好好睡吧,你们这些窝囊废!"我敢打赌我把这一层楼的所有杂种全都喊醒了。随后我就离开了那个地方。不知哪个混蛋在楼梯上扔了一地花生壳,害我差点儿摔断了我的脖子。5由于时间太晚,已叫不到计程车了,所以我就一直步行到车站。路并不远,可是天气冷得要命,风吹得我鼻子发痛,那两只手提箱还不停地碰着我的大腿。到了车站,我发现自己的运气还不错,因为大约只等了十分钟就有火车。我等车的时候,顺手捧起一手雪洗了我的脸。我的脸上还有不少血呢。通常我很喜欢在夜里坐火车。车里点着灯,窗外一片漆黑,走道上不时有人卖咖啡、夹心面包和杂志。我通常会买一份火腿面包和四本杂志。我若在夜晚搭火车,通常还能看完杂志里某个无聊的故事而不至于作恶。可是这一次情况不同了。我没CreatePDFwithGO2PDFforfree,ifyouwishtoremovethisline,clickheretobuyVirtualPDFPrinter那心情。我只是坐在那里,什么也不做。这时,有位太太从特兰敦上来,坐在我身旁。她把一只大旅行袋往走道中央一放,也不管列车或者什么人走过来都可能绊一跤。她身上戴着兰花,好像刚赴了什么重大宴会回来。我猜测她的年纪约在四十到四十五岁左右,可是她长得十分漂亮。女人真是要我的命。我并不是说我这人是色情狂什么的虽然我的确是十分好色。我只是喜欢女人,只是这样而已。嗯,我们这么坐着,忽然她对我说:"对不起,这一张不是潘西中学的签条吗?"她正望着上面行李架上我的两只手提箱。"没错。"我说。我有一只手提箱上的确贴着潘西的签条,看上去十分粗俗。"哦,你在潘西念书吗?"她说。她的声音十分悦耳,很像电话里那一种悦耳的声音。"唔,没错,"我说。"哦,太好了!你也许认得我儿子吧,欧纳斯特摩罗?他也在潘西念书。""我认识他,他跟我同班。"她儿子无疑是潘西有史以来所招收到的最最混帐的学生。他洗完澡后,老是在走廊上拿他的湿毛巾抽打别人的屁股。"哦,太好了!"那太太说。"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亲爱的?""鲁道尔夫席密德,"我回答她。我并不想把我一生的经历都讲给她听。鲁道尔夫是我们宿舍警卫的名字。"你喜欢潘西吗?"她问我。"潘西?不算太坏,但也不是什么天堂,有些教职人员倒是很正直。""欧纳斯特非常崇拜它呢。""我知道他崇拜,"我说。我又开始信口开河了。"他很能适应环境。这是真的。""是吗?"她的口气好像越来越感兴趣了。"欧纳斯特的父亲和我有时很为他担心,"她说:"我们有时候觉得他不是个很合群的人。""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呃,这孩子十分敏感。他不会跟别的孩子相处,他太严肃了。"敏感?简直笑死我了。摩罗那家伙敏感得就跟一个混帐马桶差不多。CreatePDFwithGO2PDFforfree,ifyouwishtoremovethisline,clickheretobuyVirtualPDFPrinter我仔细打量了她一下。她看上去不像是个傻瓜,她似乎应该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样的混蛋。可是也很难说我是说对那些当母亲的人来说。所有的母亲都有点儿神经兮兮的。不过,我倒是挺喜欢摩罗的母亲。她看上去挺不错。"欧纳斯特是潘西最有人缘的学生之一,您知道吗?"我说。"不,我不知道。"我点了点头。"他是个怪人,我是说他的个性很特别,您必须跟他相处久了才能了解他。"摩罗太太专注地听着,就像被胶水粘在座位上。不管是谁家的母亲,都想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个多么了不起的人物。接着,我真正瞎扯起来。"他把选举的事告诉您没有?"我问她。"班会选举?"她摇了摇头。"呃,我们一大堆人全部推选小欧当班长。我是说只有他一个人才能担任这个工作。"我说嘿,我真是越说越远啦。"可是他怎么也不肯让我们给他提名,他真是腼谦虚得要命。您应该帮助他克服这个缺点。"我盯着她。"他告诉您这件事了吗?""不,他没有。"就在这时,列车查票员来了,我趁机不再往下瞎扯了。不过我很高兴自己胡扯了一通。像摩罗这样的家伙,一辈子都讨人厌,我敢打赌。可是经我那么信口一吹,摩罗太太就会以为他是个十分腼、十分谦虚的好孩子。她会这样想的,那些当母亲的对这类事情的感觉都是不太灵敏的。"您想喝杯鸡尾酒吗?"我问她。我自己心血来潮,很想喝一杯。"我们可以走到餐车去。好不好?""你可以喝酒吗?""呃,不,严格说来是不可以的,可是因为我长得高,一般总可以买得到。"我说。"再说,我有不少白头发呢。"我把头侧向一边,露出我的白头发给她看。她被我逗得呵呵笑。"一块儿去吧,可以吗?"我真希望她能陪我去。"我真的不想喝,可是我还是非常感谢你,亲爱的。"她说。"再说,餐车这时大概已停CreatePDFwithGO2PDFforfree,ifyouwishtoremovethisline,clickheretobuyVirtualPDFPrinter止营业了。"她说得没错。我完全忘了这会儿已是什么时候了。接着她问了我一个我一直怕她问的问题。"欧尼说圣诞假期从星期三开始,"她说:"我希望不是家里有人生病,把你突然叫回去的吧。"她看上去真的很担心。她不像是好管闲事,你看得出来。"不,家里人都很好,"我说:"是我自己必须去动一个小手术。""哦!我真替你难过。"她说。她确实如此。我也马上后悔不该说这话,不过为时已晚。我从口袋里掏出火车时刻表看着,是为了不让自己继续撒谎。我一开口,就能一连胡扯几个小时。不是开玩笑,真的是几个小时。她在纽瓦克下了车。她祝我手术顺利。她不停地叫我鲁道尔夫。接着她邀请我明年夏天到他们的度假别墅去看望摩罗。可是我婉拒了,说是我要跟我的祖母一块儿去南美。这实在是弭天大谎,因为我祖母根本就不出屋子。老实说,即使把全世界的钱都给我,我也不愿去看望那个婊子养的摩罗哪怕是在我穷极潦倒的时候。6我下车走进潘恩车站,第一件事就是进电话亭打电话。我很想跟什么人通电话。可是我进去之后,一时竟想不起要跟谁通话。我哥哥D?B在好莱坞,我的小妹妹菲碧在九点左右就上床了所以我不能打电话给她。我要是把她叫醒,她倒是不在乎,问题是接电话的不会是她,而是我的父母。接着我想到琴迦拉格的母亲,想打听一下琴什么时候放假,可是我又不怎么想打。再说时间也太晚了。于是我想打电话给那位常常跟我在一起的女朋友萨丽海斯,因为我知道她已经放假了她写了封又长又假的信给我,请我在圣诞前夕到她家去帮她修剪圣诞树可是我又怕她母亲来接电话。她母亲认识我母亲。她一接到电话肯定就会急忙通知我母亲,说我已经在纽约了。我于是又想打电话给那个在胡敦中学时期的同学卡尔路斯,但我不怎么喜欢他。所以我在电话亭里待了将近二十分钟,却没打半通电话就走了出来,拿起我的手提箱,叫了一辆计程车。我在爱德蒙旅馆开了一个房间。进旅馆之前我把那顶红色的猎人帽脱下来。我不CreatePDFwithGO2PDFforfree,ifyouwishtoremovethisline,clickheretobuyVirtualPDFPrinter喜欢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怪人。说起来也真可笑,我当时并不知道那混帐旅馆里住的全是变态的怪人。到处都是怪人。他们给了我一间十分简陋的房间,从窗口望出去什么也看不见,只看见旅馆的另外一边。但我不怎么在乎。我心里沮丧得要命,也就顾不得窗外的景色好不好。服务生离开后,我没脱大衣什么的,就站在窗边往外眺望了一会儿。我没有别的事可做。可是旅馆另一边房间在干些什么,你听了准会吃惊。我看见有个头发花白的家伙,看样子还颇有身份,正在穿戴一套妇女服装长统丝袜、高跟鞋、胸罩、衬裙等等。随后他穿上了一件腰身极小的黑色长裙,像女人那样迈着碎步,一边抽烟一边照着镜子。后来,就在他上面的窗口,我又看见一对男女彼此用嘴喷水。嗯,他先喝一口,喷了她一身,接着她也用同样的方式喷他他们就这样喷来喷去。我的老天爷!你真应该见见他们。整个时间内他们都歇斯底里地发作着,好像这是世界上最最好玩的事儿。我没有开玩笑,这家旅馆确实住满心理变态的人。我也许是这儿唯一的正常人了。我想,你要是真不喜欢一个女人,那就干脆别跟她在一起厮混;你要是真喜欢她呢,就该喜欢她的脸,你要是喜欢她的脸,就应该小心爱护它,不应该对它干那种下流事,比如往上面喷水什么的。可是糟糕的是,许多下流事有时候干起来却十分有趣。而女人们也好不了多少,如果你不想干太下流的事,如果你不想毁坏真正好的东西,她们反而不高兴。我就遇过一个女孩,甚至比我还要下流。嘿,她真是下流极了!我们用一种下流的方式玩耍了一阵,虽然时间不长。性这东西,我实在不太了解。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真的不太了解。过了一会儿,我心里又起了个念头,思索着要不要给琴拨个电话我是说拨个长途电话到她学校,而不是打电话给她妈妈。照理说是不应该在深更半夜打电话给学生的,但我什么都盘算好了,就说我是她舅舅,她舅妈刚撞车死了。我现在马上就要找她说话。如果这样做,是可能成功的。但我没有做,唯一的原因是我当时的情绪不对。你要是没那情绪,这类事是做不好的。时间还早。我记不清楚已经几点钟了,不过还不算太晚。我最讨厌做的一件事就是在我还不觉得困的时候上床睡觉。因此我打开手提箱,换了件衬衫。我想下楼CreatePDFwithGO2PDFforfree,ifyouwishtoremovethisline,clickheretobuyVirtualPDFPrinter去看看"紫丁香厅"里到底在干什么。他们这个旅馆里有个夜总会,叫作紫丁香厅。我在换衬衫的时候,差点儿就拨了个电话给我小妹菲碧。我倒是真的想跟她聊聊天。你真应该见见她。你这一辈子再也不会见到那么漂亮、那么聪明的小孩子。她那头红头发,跟艾里的有点儿相像。夏天,她总把头发一股脑儿扎在耳朵后面。她的耳朵既小又漂亮。冬天,她的头发留得很长,有时候我母亲帮她梳成辫子,真是漂亮极了。她只有十岁,个子很瘦,可是瘦得很好看,像体操运动员那样。你不管对菲碧说什么话,她总知道你讲的是什么。比方说你要是带她去看一场蹩脚电影,她准会知道这电影十足蹩脚。你要是带她去看一场好电影,她也会知道这电影很棒。她真是不错,你见了准会喜欢她。她忙的另一件事是一天到晚写小说。写的全都是关于一个叫做海士尔威塞菲尔的故事。海士尔是一个女侦探。她本来应该是个孤儿,可是她的老爸却经常出现。她老爸是一位"高而帅的绅士,年纪在二十岁上下。"简直笑死我了。这个菲碧,她还是个很小的孩子的时候,我跟艾里常常带她上公园去。她戴着白手套,走在我们中间,就像个贵夫人似的。遇到我和艾里谈论起什么事情来,菲碧总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她简直要了艾里的命,我是说他也喜欢她。每个有头脑的人都会喜欢她。嗯。嘿,像她这样的人,你没事总想跟她在电话上聊聊。但我很怕我父母来接电话,然后他们就会发现我在纽约,已经被潘西开除了,等等一切。所以我只是穿上衬衫,然后乘电梯下楼到休息室里看看。除了少数几个不入流的男子,几个风尘味十足的女人,休息室里简直没什么人。但你听得见乐队在紫丁香厅奏乐,所以我就走了进去。里面并不十分拥挤,但他们仍然给我安排一个极不好的桌位。厅里极少像我这样年纪的人。事实上,没一个像我这样年纪的人。他们大多数都是上了年纪的、装腔作势的家伙,约了女朋友在一起。在我隔壁桌上坐着三个年约三十的小姐。三个人全都难看得要命,三个人全都戴着一种帽子,你一看就知道她们不是纽约的人。可是其中有一个金头发的,看上去还好些,像是那一种爱卖弄风骚的女人,于是我也

相关资料推荐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用户评论(1)

0/200
  • jeydragon 2013-09-04 07:11:19

    下面有个字很不舒服,

资料阅读排行

该用户的其它资料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收藏
资料评价: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