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道教与中国古代通俗小说研究

道教与中国古代通俗小说研究.pdf

道教与中国古代通俗小说研究

淇宝宝2018
2010-09-30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道教与中国古代通俗小说研究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道教与中国古代通俗小说研究宗教学专业研究生刘敏指导教师潘显一教授道教与中国古代通俗小说有着天然的亲缘关系,是研究道教文化的宝贵资料。二十世纪中后期以来,越来越多的学者重视到道教在中国文化中的重要地位,道教文学的研究成为热点,道教与小说的研究也逐渐深入、丰富。但是目前的研究也有不尽入人意之处,首先是现有研究成果大多是立足传统的文学研究思路,着重于道教对某种小说类型兴起、小说的思想主题及创作特色的影响和小说的主题与道教的思想观念联系等外部研究描述,其次是就道教小说研究的整体而言却嫌零星和分散,缺乏从道教的历史发展梳理小说的流变的纵深研究和从道教影响现实世界的广度探讨小说中的道教内涵的横向研究,不能从根本上解释道教作为一种文化系统对文学的意义和道教文学的宗教特质。本文围绕天道与人心这一对道教的基本概念,以通俗小说所描写的世俗生活中的道教内容为材料,首先从纵向的角度考察道教的发展与小说的形态流变的关系,其次从横向的角度研究道教思想与现实的人生观念的切入和渗透,考察道教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认识道教在中国古代社会的存在状况,研究道教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推动和影响下形成的道教文化。全文包括绪论、论文的主体、结语三部分。论文的绪论阐述了本论文选题的文化意义,以通俗小说为材料研究道教可以从真实生活的角度清晰地呈现出道教追求信仰的过程及影响社会的深度和广度,显示道教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联结精英思想与民间文化的作用,这也是对道教审美文化的研究并在简略回顾、评述道教小说研究现状的基础上提出本文的研究中心是天道与人心在不同的时代的契合关系及道教的信仰追求与现实人生的渗透。论文的主体分为两大版块。第一编从纵向的角度研究道教的发展与小说的形态流变的关系,一共四章。第一章主要研究汉魏小说在早期道教确立宗教信仰、建构宗教神谱的作用。汉魏时期道教整合传统的神仙思想、方士方术、民间鬼神崇拜,并与先秦道家思想结合,开始形成成熟的宗教初始时道教在教义上还没有一致的理论体制,经典、教制和组织均不统一,经过长期的艰苦的理论建设、教制建设,确立了以道为核心的神仙思想体系,在传播上开始进入上层门阀士族,道教逐渐脱去来自于民间的粗疏鄙俗,更与现实政治相一致,让道教的王道政治之术获得现实施展的空间。总的说来,这个时期的道教援道入术,致力于为传统的神仙思想、方士方术、民间鬼神贯注理论思想,以确立自己的宗教理论体系,初步形成一个道之体与道之用结合、有道有教的文化系统。汉魏小说在道教发展的早期兼具文学活动与宗教活动的双重身分,能相当直观形象地展示出道教援道入术的理论建设。道教“拥道自重’,,为了自神其教,将历史人物、神话人物、民间传说中的人物神仙化,以宣传道教的神仙信仰、宇宙观念、伦理思想,其间使用的虚构、想象夸张和人物形象清晰化、故事情节曲折化的方法,将神话传说史传寓言中萌发的和各种叙事状物记人的手法,慢慢地转化为小说技巧,小说的发展与道教的盛行相互渗透、相互支持,小说观念的成熟与道教成熟具有一体性,小说从早期的“丛残小语”稗官小识发展为一种独立自觉的文学体裁的过程,也是道教借小说塑造神仙形象、宣扬神仙信仰的过程,汉魏小说不仅有着比较明确的文体意识,也自觉地宣教宏道、“明神道之不巫”,仙化民间俗神、历史人物、塑造道教仙景,直接建言丹道。第二章以唐传奇小说中的道教内容为材料研究道教对文人的思想观念、情感世界的影响。唐代是道教全面发展的繁荣时期之一,因为统治者的崇奉和扶持道教的政治地位非常尊贵,进入历史舞台的前台唐代道教哲学高度发达,实现了从道教方术向哲学的转化因为道教进入科举考试的体制,更成为进入中国传统士人极为看重的仕途的另一途径。唐代道教自身的发展和社会对道教的需求使得道教的社会作用具有了不同于以往的形式。统治集团的优宠,让道教从早期的民间方术一跃而挤身为辅佐治理天下的利器,具有理国的意义,道教的进入治国方略又使它与士夫文人的仕途经济相联系,理国之外还兼理身,道教除在现实的层面上对士人的安身立命提供帮助外,更具有安顿心灵的作用。唐传奇小说中丰富的道教内容,显示出道教精深丰富的思想理论对一代文人的情感世界、人生观念和价值取向的影响,是天道与文心的契合。唐传奇与道教存在着内在的逻辑联系,它是道教在宗教思想领域发动的对天道的抽象思辨的文学化表现,是文心对天道的形象性体认。第三章以宋元话本小说中的道教内容为材料,主要研究道教与世俗生活的渗透。宋元时期,道教更加积极地融入社会生活,宗教仪轨、纯粹的宗教哲学义理下移为具体生活中的规范、仪式和行为,与普通的人生形态紧密结合为一体,作为一种文化形态存在于社会。宋元话本小说是典型的市民文学,话本小说中的道教内容显示的不是宗教的神仙思想理论建设,也不是社会精英阶层的文人士大夫对道教的需要和理解,而是道教的信仰、知识、仪轨、活动与市井生活民风但俗的融入。宋元话本小说中鬼魂神怪、占卜求卦、因缘果报、图俄符命、祈攘勤治等和道教相关的内容仍占相当大的比例,与汉魏神仙小说和唐传奇小说相比较,在表现方式和表现内容上都有所不同。宋元话本小说中的道教内容,不是道教学者对道教义理探究推演,不是系统严整的宗教叙述,表现出道教的宗教形式与社会生活、民风民情的契合,道士的活动参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道教的仪轨仪式是普通的生活场景,道教的理论为广大人民所接受,成为普通的人生啃叹,抽象玄妙的高深义理,具体化为琐细的现实生活。第四章以世情小说的典型个案为材料,主要研究明清时期道教沉潜为现实的民风民情的生存状况。从教团教会组织来说,明清道教的发展似进入了衰落时期,与统治集团的关系不再如宋元时期那么密切,政治上失去了显赫的地位,教义教理的发展也未出现新的重大突破,一些道士腐化堕落导致社会上对道教的失信但此时道教的发展已经有了一千多年的历史,道教的观念思想沉潜于民族心理的底层,道教的宗教形式与百姓的生活形态相互渗透,道教的宗教信仰自然而然地融合于民众的人生观念中,可以说,此时天道与人心的融合是进入了一个了无痕迹的新的阶段,抽象的本体论思辨、深邃的历史反思、现实追问化脱为世俗生活的民风民俗,天道与人心在朴素的生活形态上化合为一。明清世情小说大多并无明显的道教主旨和完整的道教知识,却又时时晃动着道教身影道教的理念、思维方式及仪轨活动都不知不觉地完全化入日常生活之中,道教诸如人生如梦、善恶承负、太平社会之类的思想与老百姓对日常生活的观察与体悟相混融,道教斋酷科仪的仪式、求睛止雨驱鬼除邪的法术就是日常生活的形式,在明清小说中,道教的出现方式几乎都是化合在世风民情之中,成为文化隐而不显的底蕴。第二编通过对中国古代小说中的道教思想命题的考察,从横向的角度研究道教思想与现实的人生观念的切入和渗透,一共四章。第一章主要研究中国古代小说中的道教神仙思想。神仙思想是道教最重要的思想,也是道教对最高的人生境界的认识。道教贵生、重生,以生为乐,以长生为大乐,以不死成仙为极乐,道教的最高境界是成仙。道教的人生追求是“合于道”,认为人一旦修持得道,进入神仙境界,就能够长生不死,变化自如,自由自在,永远快乐幸福。道教神仙思想充分表达了对摆脱生老病死的局限、获得永恒的存在和绝对的自由的渴望,这一由现实的人生困境而引发的对美好人生的设计形成了道教独特的人生境界论。道教的人生境界论在小说中得到形象而生动的呈示,小说的仙境仙人构成了一个超越现实的理想世界,显示出道教宗教信仰的本体意义,仙凡交往仙凡同在的景象,又显示出道教神仙信仰与现实世界的联系。第二章主要研究中国古代小说中的道教人生如梦思想。道教在理论上把得道视为人生的最高境界,宣扬得道之人就能长生成仙,却无法在现实上解决有形与无形、有限与无限的矛盾,即以有形质之身躯合虚无之道,以有限之生命去追求无限的道,对这一问题的虚无主义的回答形成道教独特的人生价值观,在主张生道合一、长生久视的同时,又认为人生如梦,视现实感性的生活为虚幻。人生如梦这一道教理论命题有丰富的审美内涵,小说中以梦来总结现实世界中人对富贵、爱情的追求和对时间的体验,形成富有道教意味的人生意识、情感意识和文化意识,并用梦来标示对理想境界的追求和对真实的透彻领悟。第三章主要研究中国古代小说中的道教的太平社会理想。合道、得道不仅是人生的最高境界,也是人的理想的生存环境。道教将社会的太平视为人的生命的永恒的重要保证条件,有着丰富的人的生存环境论。长生成仙的宗教追求和现实世界的太平完满的理想社会之间有着内在的联系,道教不仅要修炼成仙,长生不死,还要建设人人安居乐业平等富足的太平社会,既理身且经国,理身是道教修炼对于个人生命境界的提升,意义在于个体获得崇高的人格力量和伟大的精神境界,个体的人生意义体现为对社会、对国家有所作为,道教所有的修炼、法术的宗旨都是对内治身长生,对外治国太平。道教的社会理想重视普通老百姓的情感和需要,具有民本思想,并且反对贫富差距,提倡财富均等,描绘了一幅社会公平、人民大乐,没有灾祸的太平世道蓝图,这样的生存环境是历来英雄好汉追求的理想,英雄传奇小说的主人公行侠仗义的行为大都以这种思想为动力,道教的法术更为这一追求理想的过程敷衍上一层神异的色彩。第四章主要研究中国古代小说中的道教女性观念。由于对道的尊崇,道教还有着自己独特的性别意识。道教认为,“道”是万物的本源,由道而生成混沌之气,混沌之气又分为阴阳二气,二气交融,而生成宇宙万物,从阴阳合谐出发,重视阴柔的作用,是一种主阴的思想。《太平经》认为,“道”既是万物之母,又是大化之根,作为宇宙间最根本的存在,它体现在天地万物和人类社会的一切方面,并通过阴阳的运动变化来化生万物。因此,自然界有天有地,人类社会有男有女,这都是阴阳之道的不同体现,那么,女性作为人类社会中阴的象征,也一样是道的体现,因而具有重要的地位和作用。而且,正是因为天地有阴阳而生生不息,人类有男女而延续生命,生命的存在与繁衍乃人类的头等大事,女性在此中担任着无可替代的作用,由此形成了道教独有的贵柔祟阴的尊重妇女、赞美妇女心态。中国古代小说中女性人物画廊多姿多彩,且表现出与封建社会主流意识形态相偏离的性别意识,女性常常成为赞赏肯定的对象,一些女性人物身上体现出亦仙亦凡的特征女性显示出彼岸世界的联系,还出现了一些冲破世俗伦理的极端形象,这些特征都显示出道教的女性观在实际生活中的影响。论文的最后部分是结语,在总结全文的基础上提出结论道教是中国传统文化整体中的有机组成部分,道教思想、活动、人物故事广泛而深入地与社会生活的政治、伦理、习俗、人生观念融合渗透。道教自身的宗教活动、宗教思想、宗教组织的发展过程,同时也是一个积极地融入现实影响现实的过程,道教推行教化的历程,走过了一条从汉魏时期确立宗教信仰、建构宗教理念体系、完善宗教组织到明清时期终于化为沉潜为现实的民风民情和人生态度的道路。道教对现实生活的影响通过作用于人生的思想观念而实现,道教思想广泛在渗透到了中国传统的人生境界论、人生价值观、生存环境论和性别意识论。关键词道教通俗小说天道人心,’权妞卫·而,,,一叮,,,,,,,,,刀初,叭即七,由几。七刀刀诚一七几。几,长坦,几。嫩飞’一,伍认”,汾斌,’,们以刀以田吐加,址〔七刀力,,别,幻以泊,认五。刀五卿砚皿耽几。耐如刘比五七叭’仅江,盯目录绪论第一编道教的发展与小说的形态流变⋯⋯第一章汉魏小说建言丹道⋯⋯第一节汉魏小说中神仙思想之一修玄体道的成仙理论第二节汉魏小说中神仙思想之二联系现实的善恶观念第三节博物地理小说中的天道自然观⋯⋯第二章唐传奇小说道契文心⋯⋯第一节唐代社会的道教氛围⋯⋯第二节唐传奇小说的兴起二,⋯⋯第三节征奇话异⋯⋯第三章宋元话本道入理耳⋯⋯,⋯⋯第一节宋元道教的通俗化特点⋯⋯第二节宋元话本中道教内容的特点之一精英思想与民间文化的联结二,⋯⋯,⋯⋯第三节宋元话本小说中道教内容的特点之二与民间生活的融合⋯⋯,⋯⋯第四节宋元话本小说中道教内容的特点之三世俗的伦理观念⋯、二,⋯,⋯⋯第四章明清小说道化成俗⋯⋯第一节明清道教与世俗社会的融合⋯⋯第二节世情的底蕴⋯⋯第三节曲尽人情的手段⋯⋯,⋯⋯⋯⋯⋯⋯,⋯⋯⋯⋯⋯⋯⋯,⋯⋯勺口人乙人己上占成⋯⋯,⋯⋯⋯⋯只︺乙八匕户户叮一只⋯⋯⋯,第二编中国古代小说中的道教思想⋯⋯第一章中国古代小说中的道教神仙思想⋯⋯第一节道教的神仙思想⋯⋯第二节小说中的仙境意象⋯⋯,⋯第三节壶天仙境⋯,,⋯,⋯⋯,·一第二章中国古代小说中的道教人生如梦思想⋯⋯第一节道教人生如梦的审美意味⋯⋯第二节梦中的人生世界⋯⋯,⋯,,第三节梦的境界⋯⋯,·····⋯⋯第四节梦的真实⋯⋯第三章中国古代小说中的道教理想社会⋯⋯第一节道教的太平社会理想⋯⋯,⋯⋯第二节英雄的追求、⋯⋯,⋯⋯第三节神异的色彩⋯⋯第四章道教女性观与中国古代小说中的女性形象⋯⋯第一节道教的女性观,⋯⋯第二节中国古代小说中的女性态度⋯⋯,⋯⋯第三节亦仙亦凡的女性形象⋯⋯结语⋯⋯主要参考文献················⋯⋯声明⋯⋯,⋯,⋯⋯后记⋯,⋯⋯,⋯⋯道教与中国古代通俗小说研究绪论随着二十世纪学术研究的繁荣,学界对道教的研究也呈深入化、细致化、丰富化的趋势,对道教的发展历史、道门道派、道教人物、教理思想、宗教伦理、修炼方法、斋醇科仪、医学养生、早期科学知识、文学的研究,都逐渐展开并形成相应的研究分支,形成了一个多学科、多层次、多角度的道教研究系统,对道教进行了不仅是宗教学的,而且也包括伦理学的、哲学的、科学的、文化学的研究,这对于全面揭示道教这一中国本土宗教的丰富而复杂的内涵有着积极的意义。本论文就是在吸收现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试图以最为真实生动地展现生活面貌的中国古代通俗小说为材料,通过对通俗小说中所反映的世俗生活中的道教内容,来研究道教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推动和影响下形成的道教文化。道教与中国古代通俗小说有着天然的亲缘关系,以小说为材料研究道教,可以真实地考察道教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认识道教在中国古代社会的存在状况。鲁迅先生说“中国的根抵全在道教”①,这成为概括总结道教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地位及道教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的最经典的话语道教为中国的根抵,不仅在于道教是儒、释、道中国三大传统宗教中的一支,不仅在于道教在中国封建社会的长期发展中数度与统治者亲密结合,成为实际支配影响现实政治的王道之术,更在于道教不是一个封闭的系统,它不是一个封闭于自身界限之中并且要加在家庭、职业、政治或娱乐生活之上且与之不相混溶的孤立的区域,而是始终包容在社会之中,道教的根本信仰即道的追求,有着道之体的超越之思,也有着道之用的推行教化的具体行为形式,道教渗透在中国传统社会的所有等级上并在其各种形态中的各个方面。道教是一种宗教,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因此,我们研究道教不仅应该研究道教的教义教理、纯粹的宗《致许寿裳》,《鲁迅全集》第卷页,人民文学出版社年出版四川大学博士学位论文教形式、宗教活动,也要把道教放在整个中国传统文化的在背景下,将其视为整个中国传统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关注在这个文化系统中各个要素的既独立又相互渗透的关系,研究道教与现实世界的融合与影响,研究现实生活中那些化为具体的人生理想、人生价值观念的道教义理,研究在历史发展过程中纯粹的宗教形式、宗教活动进入具体和生活场景的方式。要研究这些问题,中国古代通俗小说是最为鲜活生动的材料。蔡元培先生曾说“小说者,民史之流也。”①说明正统的官方历史写作并不能囊括世界的全部,在正统史书之外,小说中描绘的民间生活图景、小人物的情感愿望、民风侄俗、乡规民约,也是过去生活的组成部分。班固说“小说家流,盖出于稗官,街头巷语,道听途说之所造也。孔子曰‘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是以君子弗为也,然亦弗灭也。间里小知者之所及,亦使缀而不忘,如或一言可采,此亦自尧狂夫之议也。”②余嘉锡先生在《小说家出于稗官说》中说稗官系指收集庶人之言传达给天子的“士”,可见,小说最早就来自于王官采集的民间街谈巷议,它能真实地反映出民间生活面貌,它与正统的官方史书共同构成了历史的完整世界。以通俗小说为材料研究道教,可以真实地考察道教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触摸到道教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发展脉络,观照到道教融入现实生活的方式和途径,道教以信仰的方式追究天人关系,小说则以生活形态的充盈与真切展示着天道与人心的实际状况。具体说来,关注小说视野里的道教,有几个方面的意义。首先,可以从真实生活的角度清晰地呈现出道教追求信仰的过程及影响社会的深度和广度。道教之为教,在于它有道有教,有着推行教化,移风易俗,陶铸民彝的宗教精神。对教理教义、道门道派、神仙高道、养炼之术的研究,可以在纯宗教的领域内集道教的信仰世界,而小说中原汁原味的百姓生活民风民俗中的道教内容,则显示出作为整体的中国传统文化有机组成部分的道教其推阐天道的努力的意义和价值,更能彰显道教的内在精神信仰。其次,可以显示出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道教联结精英思想与民间文化的作用。众所周知,在中国传统的文学意识中,小说一直是不能登大雅之堂的民间小语,与居于庙堂之高的诗文相去甚远,但小说作为一种文学写作的样式,要求创作者要有一定的文化素养,又注定要与《学堂教科论》,《蔡元培全集》第一卷,中华书局年出版,第页汉班固《汉书·艺文志》,中华书局年出版道教与中国古代通俗小说研究社会的正统知识阶层相瓜葛道教的信仰世界,一方面有深厚的哲思洞见,一方面又有明确的现实指归,具有哲学的本体论与现实的政治论人生论的双重属性,通俗小说中的道教内容向上承接道教的深邃哲理,向下呈示了道教与现实的政治论人生论的契合,揉和在一起就是抽象的本体思辨心性讨论化为现世的情感与生存方式。葛兆光先生在研究道教思想时就注意到了通俗小说的意义“小说作为一种普遍存在的无意识流露的观念的文学表述,更值得思想家注意,如果一种观念常常在小说中无意地表达,并被当作天经地义的事情来叙述,那么这一观念己经成了深入人心的传统。”①道教思想正是化作为深入人心的传统进入小说中的。第三,以中国古代通俗小说为材料研究道教,也是对道教审美文化的研究。潘显一先生指出由宣传道教教义和思想的道教文艺与道教美学思想构成的道教审美文化,是中国审美文化的主要分支之一,它为丰富和促进中国审美文化的发展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②。小说是文人有目的创作的产物,具有强烈的主体性,小说中的道教内容不是抽象的宗教思辨,也不是规范的宗教活动,而经过道教融冶的主观的情感态度、审美趣味、感受体验,充分显示了道教思想的审美内涵。道教是一个多维发展的文化体系,以哲学思考究天人之际是一端,斋酷科仪的仪式操作是一端,潜沉于社会生活作为生活中的伦理之术又是一端,服务于统治阶级的王道之术也是一端,与现实的生活实践有着密切而广泛的联系,对道教进行文化学的研究是一个合理的并且是必要的思路。二十世纪中后期以来,越来越多的学者重视到道教在中国文化中的重要地位,道教文学的研究逐渐成为热点,道教文学研究方面的丰富成果表明了学者们开始从文学研究的途径探讨道教的文化价值。在道教文学的研究中,学者们的研究对象其外延相当宽泛。古存云在《中国大百科全书·宗教卷》中把宣传道教教义、神仙出世思想以及反映其宗教生活为题材内容的各种形式的文学作品都归入道教文学,既见于《道藏》,也散见《屈服史及其他六朝隋唐道教思想史研究》,三联书店年出版,第卫页《道教审美文化的历史、特色及将来》,《宗教学研究》年第期。四川大学博士学位论文于藏外有道士的作品,也有文人的创作。将道教文学的范围从教内扩展至教外。。伍伟民在《道教文学三十谈》中论说道教文学时说,道教文学有两种理解,一是道教内部的文学,一是反映道教的文学②。詹石窗先后在《道教与中国传统文化》、《道教文学史》以及《南宋金元道教文学研究》等论著中对道教文学进行界说,将道教文学的定义为道教文学就是以道教活动为题材的,其形象塑造和意境的创造都是以道教活动为本原的文学研究范围为凡是以说明道体本身或者述说道教的神仙及信仰者包括道士的事迹、活动以及描写道教的宫观、名山,记录道教斋蘸仪式活动和阐明道教教义,并宣扬信奉之效果及自我体道的情怀为题材的文学作品都可说是道教文学的范畴。这一概念以“形象塑造”和“意境的创造”界定了道教文学的内涵③。由此可见,道教文学这一边缘性的学术范型,它的研究超出了道教的范围,也非传统的文学研究。就道教小说研究而言,詹石窗先生发表在《道家文化研究》的《道教小说略论》一文堪称具有总领性意义的文章④。该文首先以纵向的历史发展为线索,大致梳理了道教小说的形成及其在各个时期的流变,然后指出在道教小说中蕴含了道教的生存观以及中国民众的独特生存追求,最后,该文剖析了道教小说梦幻模式的艺术表达形式、分析了道教小说中道士形象背后的文化内蕴,涉及了小说形态的历史流变、道教融入生活的方式及道教思想中审美内涵等各个方面,对整个道教小说研究思路的形成有重要意义。在具体的道教小说的研究中,也出现了多角度多类型的研究。有对具体的小说作品的研究,早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柳存仁先生就撰写了有关《封神演义》《四游记》的作者及版本内容的数篇有分量的论文,八十年代,牟钟鉴、陈辽等学者发表了有关《西游记》《封神演义》和《红楼梦》与道教的研究文章有对断代的道教小说的研究,孙昌武对唐代神仙传记的研究也颇具新意,认为唐代无论是教内还是教外创作的新型神仙传说都体现了强烈的入世精神,这种倾向在道教发展史上体现了神仙思想的世俗化,在文学创作上则更富艺术创作的情趣和现实意义⑧,探讨了小说形态流变与道教发展特点的关系,张松辉著的《汉魏六朝道教与文学》也是这一肠《中国大百科全书·宗教卷》,新华书店年出版,第一页。②伍伟民、蒋见元著《道教文学三十谈》,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年出版,第一页劲参见詹石窗著《道教文学史》,上海文艺出版社年出版,第页。詹石窗著《南宋金元道教文学研究》,海文化出版社年出版,第页。。《道家文化研究》第四辑,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年出版备孙昌武著《道教与唐代文学》,人民出版社年出版,第一页道教与中国古代通俗小说研究类型的研究也有专门研究某一小说样式的,苟波的《道教与神魔小说》是对于神魔小说研究的专著,论述了神魔小说的“济世”与“修道”主题、空间结构和情节结构,还具体考察了神魔小说人物形象的道教思想内涵。值得一提是一些海外学者如小南一郎、乐唯、傅飞岚,也对道教小说深感兴趣,他们关注小说与道教的关系,细致剖析小说与道教教理、道教发展规律及其与社会文化的关系,致思尤为深入台湾学者李丰林《误入与滴降六朝隋唐道教文学论集》①一书中收录的《六朝道教游历仙境小说与洞天说》、《魏晋神女传说与道教神女降真小说》、《孟郊列仙文与道教降真诗》、《西王母五女传说的形成及其演变》、《道教滴仙传说与唐人小说》等论文无疑为具有相当学术份量的成果。在这些论文中,论者以其对于道教各类经典的熟谙引证以及一贯主张的“主题研究”方法的娴熟运用,对于道教文学中诸如游仙、洞天、降真、滴仙等重要主题在道教思想史和文学史的共同层面上进行了详尽的论述,这种论说视角对于道教文学的细致研究颇具启发意义。可以说,道教小说的研究取得了相当的成就。但是,现在的研究格局也并不意味着没有可以挖掘和开拓之处。首先,现有研究成果大多是立足传统的文学研究思路,以“内容、思想、艺术特色”的三分法关注道教对某种小说类型兴起、小说中的道教思想主题及创作特色的影响和小说的主题与道教的思想观念联系等外部研究描述,这种研究思路要寻找和证明道教与小说之间的直接的线性的联系,而文化的演进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其中有多种因素在相互交汇、融合,道教与小说发生关联,首先是道教进入真实的现实生活,以具体的故事、情感、人物、场景的方式进入创作者的视野,往往是作为一种习焉不察的习俗与人生态度,而不是彰明的思想义理、仙人仙境和高道。这样的研究,将“杂而多端”的道教置于呆板的文学思想主题和写作手法中,会因削足适履而轻忽道教中很多真正在现实生活有重要意义的内容,对文学来说,将内蕴简单地归入道教的或佛教的、儒教的因素,也是对文学的文化内涵的忽略。其次,现有的道教小说研究虽然涉及到不少小说的类型和历史阶段,也研究到相当多的道教思想观念和道教人物故事,但就道教小说研究的整体而言却嫌零星和分散,缺乏从道教的历史发展梳理小说的流变的纵深研究和从道教影响现实世界的广度探讨小说中的道教内涵的横向研究,李丰材著《误入与滴降六朝隋唐道教文学论集》,台北学生书局】出版。四川大学博士学位论文而缺少这样的研究,就不能从根本上解释中国古代小说中长盛不衰的道教母题和丰富多彩的道教人物故事,解释道教作为一种文化系统对文学的意义,也不能从根本上解释道教文学的宗教特质。本文试图围绕天道与人心这一对道教的基本概念,以通俗小说所描写的世俗生活中的道教内容为材料,从纵向的角度考察道教的发展与小说的形态流变的关系,这一考察并非在外部形态上关注道教对文学的作用的“影响说”,而是选取小说的典型形态为观察点,探讨道教的信仰追求与现实世界的互动历程本文还以道教与现实的人生观念的切入途径为横向的维度,探讨道教的信仰追求在中国传统的人生境界论、人生价值观的形成及对生存环境和性别的认识中的地位和作用,人生是在现实的层面上展开的多维度的形态,研究道教的人生论,自然也涉及道教与世俗的伦理道德、道教与民间祭祀民间风习、道教与民间文化的关系等问题。本文的研究是在现有的研究基础上的延伸,也是对其局限的补充。本文实际上是宗教文化层面上的道教研究,是宗教学与文学交叉的边缘性研究范型,它不站在文学的立场上单纯描述道教对文学的作用的影响,也不是简单地以文学来证明、附会道教,而是以通俗小说中对世俗生活中的道教内容的描写,来研究道教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推动和影响下形成的道教文化。本文研究总的方法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联系实际、实事求是的方法,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不妄自猜测、解释、增益,对道教思想的理解要符合《道藏》等原典,对小说中的内容要放在整个中国传统文化的背景下考察在涉及一些具体问题的研究时,如民间祭祀、民间风俗、神话传说时,则采取王国维先生所谓的“取地下之实物与纸上之遗文相互释”。的“二重证据法”,吸收考古发现的新材料和结论,甚至也引用田野调查的材料。本文的结构为两大板块,第一编是从纵向的角度考察道教的发展与小说的形态流变的关系,道教是一个庞杂的文化系统,中国古代通俗小说更是浩如烟海,无论是从道教的角度还是从文学的角度,本文的叙述都是不详备的,本文。《观堂集林》卷四,河北教育出版社年出版,第页道教与中国古代通俗小说研究只是从论述中心出发,选择论述了能够较典型地体现天道与人心关系流变的小一说形态,这些小说形态的流变也恰好细致体现出天道与人心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文化背景下的契合方式。一共四章第一章汉魏小说建言丹道,第二章唐传奇小说道契文心,第三章宋元话本小说道入侄耳,第四章道,化成俗。第二编是从横向的角度探讨道教的信仰追求在中国传统的人生论中的地位和作用,本文论述的道教思想是与现实人生深入交融同时也是小说中较为集中的理论,以求在探讨道教思想精髓的同时在横向上显示出人生形态的丰富。一共四章第一章中国古代小说中的道教神仙思想,第二章中国古代小说中的道教人生如梦思想,第三章中国古代小说中的道教理想社会,第四章道教女性观与中国古代小说中的女性形象。本文想要作出的结论是道教是中国传统文化整体中的有机组成部分,道教思想、活动、人物故事广泛而深入地与社会生活的政治、伦理、习俗、人生观念融合渗透。道教自身的宗教活动、宗教思想、宗教组织的发展过程,同时也是一个积极地融入现实影响现实的过程,道教推行教化的历程,走过了一条从汉魏时期确立宗教信仰、建构宗教理念体系、完善宗教组织到明清时期终于化为沉潜为现实的民风民情人生态度的道路。道教对现实生活的影响通过作用于人生的思想观念而实现,道教思想广泛在渗透到了中国传统的人生境界论、人生价值观、生存环境论和性别意识论。本文行文力争做到“言之有物”和“言必有据”,引文力求规范,文字力求准确,结构层次清楚。在具体的论述中,因为研究的目的是以小说为材料研究道教,在分析小说时,根据论说的需要,有综合论述,也有个别分析。另外,汉魏神仙小说并非今人概念中的通俗小说,但它处于道教思想体系确立和道教向社会文化渗透的源头阶段,是叙述中无法回避的,对它的考察,可以看出早期道教的道的理念契合人心的方式。在通俗小说中,神魔小说具有明确的道教主题和丰富的道教人物故事等内容,宗教特性明显,但本文主要考察道教与世俗生活的关系,故未对它加以论述。四川大学博士学位论文第一编道教的发展与小说的形态流变道教道的追求是一个历史地存在的过程,历史演化发展的实质是,确立道的追求并把至高无上的道现实地实施为整顿政治秩序、提升人的生命境界、修炼个体生命乃至了无痕迹地化为民风侄俗,这就是天道与人心的契合过程,也是道教在宗教信仰的同时实现自己的文化价值的过程。有的学者主张以道与术的关系变化来对道教进行历史分期①,这种致思方式充分重视了道教最根本的精神不是孤悬于现实之外的彼岸之思,而是体现于天道与人心的联结渗透,天道对人道的引导、提升和融入中。道教以道为最高追求,同时又重视术,术是得道的手段、途径。《云友七签》卷四十五《秘法要诀·序事第一》“道者,虚无之至真也。术者,变化之玄技也。道无形,因术以济人。人有灵,因修而会道。人能学道,则变化自然。”术也是现实的生活方式、生命活动,因为有术,天道与人道、自然与人为就统一起来了。从小说的角度看,中国小说从产生与之初就与道教有着密切的联系。通俗小说反映的是现实生活中人们的情感、思想和活动,直接抒写的不是道教的道,而是道教的术,准确地说,抒写的是道教进入了人们日常生活、情感世界的术,马端临《文献通考》说道教之术,杂而多端”,道的内涵是如此丰富,它可以涉及生活中的任何方面、任何层次,术自然也是“杂而多端”了,“杂而多端”的术正好对应了生活的丰满与多维,民众生活中术的面貌的变化也正好折射出天道契合人心、的形态流变。参见孔令宏《宋明道教思想研究》,宗教文化出版社年出版,第页一页。。道教与中国古代通俗小说研究第一章汉魏小说建言丹道汉魏时期是道教的初创期。这个时期,道教开始整合传统的神仙思想、方士方术、民间鬼神崇拜,并与先秦道家思想结合,开始形成成熟的宗教初始时道教在教义上还没有一致的理论体制,经典、教制和组织均不统一,经过长期的艰苦的理论建设、教制建设,确立了以道为核心的神仙思想体系,在传播上开始进入上层门阀士族,特别是寇谦之的“清整”,使道教逐渐脱去来自于民间的粗疏鄙俗,更与现实政治相一致,让道教的王道政治之术获得现实施展的空间,而南朝陆修静总括“三洞”,广集道书,扩充道教仪典,则具体形成了道教以斋醇科仪来推行教化的宗教形式。总的说来,这个时期的道教援道入术,致力于为传统的神仙思想、方士方术、民间鬼神贯注理论思想,以确立自己的宗教理论体系,初步形成一个道之体与道之用结合、有道有教的文化系统。在这个确立的过程中,汉魏神仙小说起着独特的作用。汉魏六朝小说与道教的紧密联系是学者们颇为关注的,对中古文学深有所得的王瑶先生认为汉魏六朝小说是与道教共同发展的小说的发展与道教的盛行,存在着极密切的关系。”①林辰从小说发展的角度论述道教的作用中国神怪小说的发展,和道家的广为传播与道教的自神其教息息相关⋯⋯从秦汉到魏晋,是道家思想的传播和道教形成的重要时期与此相应,也是神怪小说的诞生期。道教借小说进行宣教活动,一方面是推动了小说的发展,一方面是道教的思想内容渗透入小说之中。”②其实,小说与道教很难说是谁影响谁的主次关系,从时间上说,历史上一般把汉末天师道和五斗米道的活跃视为道教的诞生,到南北朝,道教从民间流传的宗教向官方上层宗教转化,教理教仪逐步系统确立,有了成熟的教团组织和宣示教义的经典,这段时间,也是小说逐渐脱离民间传说、神话故事和历史典籍而形成独立的小说文体的时期,二者的发展是同步的。从作用方式上说,道教“拥道自重”,为了自神其教,将历史人物、神话人物、民间传说中的人物神仙化以宣传道教的神仙信仰、宇宙观念、伦理思想,其间使用的虚构、想象夸张和人物形象清晰化、故事情节曲折化的方法,瑶《中古文学史论·小说与方术》,第页,北京大学出版社年出版林辰申怪小说史》第一页,浙江古籍出版社年出版。四川大学博士学位论文将神话传说史传寓言中萌发的和各种叙事状物记人的手法,慢慢地转化为小说技巧,小说的发展与道教的盛行相互渗透、相互支持。可以说,小说观念的成熟与道教成熟具有一体性,小说从早期的“丛残小语”稗官小识发展为一种独立自觉的文学体裁的过程,也是道教借小说塑造神仙形象、宣扬神仙信仰的过程,《列仙传》《汉武故事》《神仙传》《搜神记时》等小说不仅有着比较明确的文体意识,也自觉地宣教宏道、“明神道之不巫’,,仙化民间俗神、历史人物、塑造道教仙景,直接建言丹道。文学活动参与宗教生活,宗教生活又反过来刺激了文学的发展。第一节汉魏小说中神仙思想之一修玄体道的成仙理论在古代中国,小说更多地是与稗官相连称为“稗官小说”。所谓稗宫,是先秦时期君王为了搜集了解民间风情和言论,专门设置的官位,余嘉锡先生在《小说家出于稗官说》中说稗官系指收集庶人之言传达给天子的“士”。稗官采集到的民情和言论,内容驳杂丰富,有异闻、议论、故事、民俗,包括歌谣,总称为小说。现己失传的班固《汉书艺文志》记录的十五种小说,“大抵或托古人,或记古事,托人者似子而浅薄,记事者近史而悠谬者也”,①之所以收录,是因为其中有治身理家或广博视听的功能。班固说小说家流,盖出于稗官,街头巷语,道听途说之所造也。孔子曰“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是以君子弗为也,然亦弗灭也小知者之所及,亦使缀而不忘,如或一言可采,此亦自芜狂夫之议也。。班固的这个小说概念至少明确了两点,一是小说的来源是“街头巷语,道听途说”,与民间生活血脉相联二是小说不是登大雅之堂的庄严精深之作,只是“当莞狂夫之议”,其作用仅在于或有“一言可采”。比班固更早的庄子对小说的这一审美特征就有总结“饰小说以干县令,其于大达亦远矣。”③东汉的桓谭也说“若其小说家,合丛残小语,近取譬论,以作短书,治身理家,有可观之辞。”④沁鲁迅《中国小说史略史家对于小说之著录及论述》。人民文学出版社年出版岛汉班固《汉书·艺文志》,中华书局年出版《庄子“杂篇外物’,,郭庆藩《庄子集释》第四册,第页,中华书局年出版。以下所引皆出自此版本,恕不一一注明。④《文选》卷三一一江淹杂体诗《李都尉陵从军》注,上海古籍出版社年出版。道教与中国古代通俗小说研究都认为小说是来自于民间的浅识小语,离大明大知还有很远的距离。还有的学者认为小说就是方士们自炫其术的伎俩他们为了想得到帝王贵族们的信心,为了干禄,自然就会不择手段地夸大自己方术的效异和价值。这些人都是有较高知识的,因此志向也就相对地增高了于是利用了这些知识,借着时间空间的隔膜和一些固有的传说,援引荒漠之世,称道绝域之外,以吉凶休咎来感召人而且把这些本来依托古人的名字写下来,算是获得的奇书秘籍,这便是所谓小说家言。”①不管是“色芜狂夫之议”,还是方士的伎俩,都说明中国最早的小说内容主要是远古的神话寓言、民间传说及方术的记载。至汉魏时期,这种情况有了改变,从“丛残小语”“稗官”之议,小说转变为自觉服务于道教的工具。汉魏小说很多有着自觉的宣教宏道的宗旨。从佚名《列仙传序》可以看出,刘向撰此书就是为了宣扬神仙事“《列仙传》者,光禄大夫刘向之所撰也。初,武帝好方士,淮南王安亦招宾客,有《枕中鸿宝季秘》之书,言神仙使鬼物,及邹衍重道延命之术,世人莫见。先是安谋反伏诛,向父德为武帝治淮南王狱,独得其书,向幼而好之,以为奇。及宣帝即位,修武帝故事,向与王褒、张子乔等,并以通敏衣俊才,进侍左右。向及见淮南铸金之术,上言黄金可成。是使向典尚方铸金,费多不验,下吏当死。兄安成侯安民乞入国户半赎向罪。上亦奇其材,得减死论。复征为黄门侍郎,讲五经于石渠。至成帝时,向既司典籍,见上颇修神仙之事,乃知铸金之术,实有不虚,仙颜久视,真乎不谬,但世人求之不勤者也。遂辑上古以来及三代秦汉,博采诸家言神仙事者,约载其人,集斯传焉。”可见刘向是在神仙方术盛行的情况下,出于对神仙的向往和宣传迷信而撰集《列仙传》。《洞冥记》的作者郭宪也是一位以神异的方术面著称的人物,《后汉书方术列传》“郭宪⋯⋯从驾南郊。宪在位,忽回向东北,含酒三哄。执法奏为不敬,诏问其故,宪对曰‘齐国失火,故以此厌之。’后齐果上火灾,与郊日同。”据《洞冥记序》载,郭宪之所以写作此小说,是因为赞赏汉武帝“洞心于道教”,“欲穷神仙之事,故绝域遐方贡其珍奇物及道术之人,故于汉世盛于群主”,收集汉武帝的传说,为补今籍旧史之网,洞达神仙冥迹之奥妙。写《搜神记》的干宝似乎也素与道教有缘,据《晋书干宝传》载,他“性好阴阳术数”,其家中亦怪事多多,父亲宠爱的奴裨死了十余年,“开墓,而裨伏棺如生,载还,经日乃苏”,其兄“尝病气绝,积日。王瑶《中古文学史论小说与方术》,第页,北京大学出版社年出版。四川大学博士学位论文不冷。后遂悟,云见天地间鬼神事,如梦觉,不自知死。”,于是“撰遂集古今神袱灵异人物变化,名为《搜神记》”,“亦足以发明神道之不巫”。。晚清陆绍明称“《海内十洲记》好言神仙,字字脉望”,乃“道家之小说”②在这些为宣教宏道而写作的小说中,神仙形象的塑造服从于宣扬宗教信仰的要求,故事情节体现着汉魏道教的发展进程,主题思想则直接是这一时期的道教理论,文学创作直接参与宗教活动,宗教活动借文学的形象性生动性而更具感染力号召力,在小说的起源阶段和道教的早期发展中,文学和宗教相因相应,浑然一体。因为汉魏小说兼有文学活动与宗教活动的性质,其中的神仙思想明显地具有道教发展的时代特征。在道教从早期民间道教发展为魏晋神仙道教的过程中,小说起着建构道教神谱、完善天庭的作用。刘向《列仙传》记上舌三代至西汉成帝时神仙七十人,葛洪《神仙传》录仙人九十四人③,这些神仙时间上上起上古三代至西汉成帝,地域上遍布东西南北中,身份上包括帝王将相、庶民百姓、正统道士、儒生、方士,构成一个无所不包无处不在的道教神仙系列。道教神仙谱系的建构方式,就是将一个个神话人物、民间俗神、历史人物仙化。神话人物有着悠久的历史己经沉淀于民众的心理深层,民间俗神与民间生活息息相关,是民间文化中有重大影响力的力量,历史人物以其史实的真实性具有不可辩驳的说服力,由他们来承载道教精神理念,就是使之有了一个坚实深厚的基础“凡是民俗传说都必然具有公众信仰的基础,由于有这种基础,传说才产生出来,而且由整个民族在长期中流传下来。”④再辅之以文学的夸张、想象、形象化的手法,小说中或显示宗教权力凌驾于世俗权力的至高无上,或渲染历史人物因勤于修道而飞身成仙,或夸张长生久视、变化易形之术的神异,又为道教的神仙信仰、神仙可学的思想赋予了直观感性的形象。神仙是神话传说中一直存在的形象,人们借此表达想要超越时间空间的束缚、获得一种绝对无待的自由的渴望。如《庄子逍遥游》中所说的居住在藐姑射山上的神人“肌肤若冰雪,绰约如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病而年谷熟。”还有的神仙传说来源肠千宝《搜神记自序》,见丁锡根《中国历代小说序跋集》,人民文学出版社年出版,第页。《月月小说发刊词》,《晚清文学丛抄。小说戏曲研究卷》食文渊阁《四库全书》第册《神仙传》录神仙八十四人,《汉魏丛书》抄合《太平广记》所引,增为九卜二人,《道藏精华录》除全收《汉魏丛书》九十二人外,又增入华子期、卢敖若士二人,为九十四人。④维柯著《新科学》,朱光潜译,人民文学出版社年出版,第页。道教与中国古代通俗小说研究于对世界的

用户评价(1)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95

道教与中国古代通俗小说研究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